超越时代:古罗马的社会福利如何运作?

无论是早期的共和时代,还是后来的帝国阶段,古罗马人都尽力维持着当时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社会福利制度。甚至在西罗马帝国灭亡后都没有彻底取消,只是发挥出来的具体作用已大不如前。

罗马人的社会福利制度 起源于更早的古希腊时代

首先,作为罗马文明的绝对导师,更早的古希腊人就曾有过多种社会福利尝试。即便是被后人频繁抨击的斯巴达,都有过大名鼎鼎的“共餐制度”。简而言之,就是个体定期通过向公共食堂缴纳农产,获取相应等级的“免费就餐特权”。而且同样流行于南方的克里特岛,是当地出产著名弓箭手的必要保障。

能否加入共餐食堂和参与军事训练,是拥有古代斯巴达社会的公民权标准

至于奉行原始民主制度的雅典等非王制城邦,更是有着种类繁多的公共福利规章。比如通过法令,规范谷物商人的定价区间,防止民众因粮食涨价而出现生活困难。甚至有不少学者坚持认为,当时的雅典已有“最低工资标准”,会对最多达十多种的主营行业雇佣价格进行指导。

雅典作为原始民主制的标杆,更是为各主要行业制度过最低工资标准

此外,以雅典为首的民主城邦,还有直接分发粮食、金钱的福利记录。起初不过是一些有政治野心的富人,通过定期捐赠来予以实施。随后又逐步为普遍加入公民大会的普通人所秉持,进而转化为“专款专用”的特定阶层税收。例如大学者亚里士多德,就建议直接对城市内的富人群体征税。而在一些地处偏远的区域,新建立的城邦会将土地作为分配对象。最后到城邦时代晚期,连青年群体的受教育权也被纳入福利范畴。

古希腊的社会福利制度仅限于公民群体,也就是那些能纳税、作战和参政议政的人

不过,古希腊人的福利待遇只会授予公民群体。换言之,不仅与奴隶毫不相干,连长期留居的外邦人也无福消受。相反,前者的劳动成果和后者的税收供养,都是支撑福利发放的重要保障。之所以会出现这种“不平均待遇”,主要就是因为投票者本身就多为公民阶层。他们在“享受馈赠”之余,同样需要纳税+服多种兵役。当古希腊世界的经济不再能良好运作,才纷纷以雇佣兵、商人、数量工匠或专业学者的身份脱离体系。以至于后来的希腊人不得不借更多钱维护城市安全,从而一步步由外人侧目的自由小邦,沦为罗马霸权治下的普通附庸。

古罗马的社会福利制度,同样源自希腊传统

与此同时,作为城市文明集大成者的古罗马,一样有照搬希腊导师的福利措施。但由于先后遭遇同迦太基、高卢人、西班牙蛮族、北非土著以及东方希腊化帝国的长期鏖战,因而仅仅到公元前2世纪就维持不住。此后轮番登场的格拉古兄弟改革、马略军事制度改革和凯撒崛起,都是为应对由此所产生的公民破产与贫富分化加剧。其中的前两者主要针对土地所有权分配,而后者则涉及食物发放,并且是为争取来的福利做制度性保障。

格拉古兄弟 凯撒与马略的频繁改革,都是古罗马在大幅扩张后的重建社会福利措施

值得一提的是,即便罗马人寄出参军服役换土地的解决办法,也从未放弃对原公民阶层的延续性馈赠。从公元前2世纪起,就不断将粮食从西西里岛、撒丁岛和北非运回本土。在有效平抑物价之余,作为近乎免费的福利发放项目。到公元前1世纪后期,原属托勒密王朝的埃及遭兼并,又被划归皇帝本人的直属行省。最终目的也不过是攫取尼罗河两岸的廉价谷物,充实帝都罗马城的福利保障项目。尽管从功力角度来看,这些没有投票权的平民已失去大部分左右政治走向的能力。但作为最根正苗红的公民群体,依然会被视为罗马文明的主心骨,对被征服地区的人有很强示范效应。至于帝国境内的其他城市,也有符合其定位的福利水平,但前提是受馈者拥有相应的公民身份。

廉价谷物与免费面包 一直被古罗人坚持了近800时间

此后,由于通货膨胀和帝国的版图扩张,享受罗马式福利的人口与具体标准也势必水涨船高。公元2世纪末,原先的谷物配给就由烤制成的面包全面取代,同为重要基本物资的橄榄油也加入福利保障行列。结束3世纪危机的奥勒良皇帝,又开始分配酒与猪肉等重要副食品。这项标准也被长期秉持,直至公元476年的西罗马帝国灭亡为止。但相关支出无疑非常高昂,成为加速帝国权势衰微的关键因素之一。特别是福利领取人口的居高不下,足以同服兵役者的土地福利形成鲜明对比,从而加剧了罗马晚期历史上的军事退化。许多人宁愿将自己搞成轻度残疾,都不希望被征调去远方冒风险。负责征兵的将领也因此琢磨出真理:最好的兵源来自农村,而非看似富裕的城区!

如此庞大的社会福利体系,离不开古罗马人的环地中海供应链物流

如果将此现象反过来看,则说明古罗马人的福利远不止于意大利核心。即便是那些由老兵殖民地发展起来的新兴城市,都有依葫芦画瓢的推出福利措施。这才让定居者安于高墙背后的得过且过,完全不同于为追求公民权而甘愿冒阵亡风险的N代先祖。

罗马军事力量的衰败 也与过好的福利制度有一定联系

仅此而言,古罗马式的社会福利,就足以在优惠程度、覆盖范围和持续时间方面都遥遥领先。因为有很多残存史料表明,类似的制度还被继承者们延续到中世纪。其中不仅有贵为东罗马都城的君士坦丁堡,还包括了统治意大利半岛的东哥特王国。后者一直坚持到6世纪的再征服运动爆发,才被查士丁尼皇帝的宏图伟业给摧毁。前者则踉踉跄跄的苟延残喘至7世纪,因提供廉价粮食的埃及被波斯军队攻占而被迫作罢。

阿育王和汉文帝推行的社会福利措施 都无法同古罗马人相比

诚然,古代世界还存在有多种等级各不相同福利措施。但无论是阿育王时代的印度,还是文景之治阶段的汉朝,都没有将如此庞大的人口纳入关怀体系。前者主要依托于佛教寺庙,把免费的公共医疗和禁止过度祭祀作为经营重点,奈何不到一代人的时间就分崩离析。后者则更像是一种敬老指导,将受惠人群的下限设置为80岁高龄。在那个36岁就能自称老夫的时代,无疑会将大部分需要者都合理拒之门外。

超越罗马的现代社会福利制度 到20世纪才逐步成型

正因如此,罗马帝国的福利制度虽称不上完善,却已是古代世界的杰出典范。毕竟,中世纪的阿拉伯帝国福利措施,也不过是针对穆斯林群体的有限保障。因地理限制而被孤立在南美的印加帝国,则完全是为对抗资源匮乏而被迫搞强行等级分配。唯有到现代社会成型的20世纪,才有更好的福利标准,借助工业文明的如火如荼生长起来……

原文链接:https://www.toutiao.com/article/7155684868662329896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