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前200年,汉朝诞生了三个重量级人物,却活跃在三个不同时代

公元前200年,也就是汉高祖七年,汉朝同时诞生了三个重量级人物,他们的人生并没有交集,分别活跃在文帝、景帝、武帝三朝,但都成为了当时皇帝身边最重要的人物。

第一个就是大名鼎鼎的贾谊。

公元前200年,汉朝诞生了三个重量级人物,却活跃在三个不同时代

贾谊像

贾谊年少成名,十八岁就辅佐河南郡守,使河南郡的政绩排全国第一名,贾谊因此被刚登基的汉文帝征召为博士。

贾谊有着不属于他这个年龄的清醒和睿智,每次汉文帝举行辩论,他总能应答如流,汉文帝龙心大悦,一年之内破格提拔他为太中大夫。

贾谊在受到鼓舞,上书《论定制度兴礼乐疏》,要求更改正朔,变易服色,修订律法,兴起礼乐。汉文帝当时比较谨慎,没有采纳他的建议。不过随后颁布的律法都是出自贾谊的手笔。

第二年贾谊再上《论积贮疏》,针对西汉初年的经济危机,提出了重视农业生产,增加粮食储备的主张,被汉文帝采纳,对维护社会稳定起了积极作用。

汉文帝决定重用贾谊为公卿,却遭到了功臣派周勃、灌婴等人的嫉妒,他们不断进谗言,汉文帝只好把贾谊贬出京城,担任长沙王太傅。

贾谊的年少成名心气很高,这次的贬谪对他打击很大,他路过湘江的时候,写下了《吊屈原赋》来表达心中的愤懑。

过了三年,汉文帝再次想到了贾谊。他把贾谊召回宫中问起了鬼神之事,贾谊一番高谈阔论之后,汉文帝感慨道:“几年没见贾生我以为我的才华超过了他,现在看来还是不行啊。”

鬼神之论后,贾谊被安排做了梁怀王的老师,梁怀王是汉文帝的小儿子,他这么做也算是贾谊的重用。

此后汉文帝多次向贾谊询问朝政得失,贾谊也上书《治安策》,针对日渐膨胀的诸侯王势力,提出了“众建诸侯而少其力”的策略,算是推恩令的雏形,被汉文帝小范围推行过。

汉文帝十一年,梁怀王坠马而死,贾谊自责没有尽到老师的责任,不久郁郁而终。

第二个诞生在公元前200年的大人物是晁错。他跟贾谊一样,也是河南人,年少时学习法家思想,后来又学习《尚书》,在文帝朝担任博士。

公元前200年,汉朝诞生了三个重量级人物,却活跃在三个不同时代

晁错像

晁错把自己的政治筹码压在了太子刘启身上,上书汉文帝应当让太子通晓治国之道,因此做了太子家令。他待人严峻苛刻,但因为能言善辩很受刘启的喜欢,二人结下了深厚的师生情谊。

刘启即位后,安排晁错做了内史,对他的宠爱程度超过了三公九卿。

丞相申屠嘉心里很不爽,他抓到了晁错擅自凿开太庙外墙的把柄,准备借机整死他。谁知晁错提前跟汉景帝商议好了对策,第二天申屠嘉告状时,汉景帝说晁错凿的只是外围的短墙,不算违法,并且经过了我的同意。申屠嘉回到家后越想越气,竟然一命呜呼,成为了历史上唯一一位被气死的丞相。

晁错的政治理念,跟贾谊一脉相承,都主张重农抑商,反对与和亲匈奴,打击诸侯王的势力,只不过晁错的做法更偏向实干,也更激进一些。他也为自己的激进付出了代价。

景帝二年,晁错荣升御史大夫,在汉景帝的支持下开始了削藩的道路。

他更改了三十条法令,汉景帝同时下诏削去赵国、胶西国、吴国和楚国的多个郡县。一时间诸侯们怨声四起,恨死了晁错。

公元前200年,汉朝诞生了三个重量级人物,却活跃在三个不同时代

晁错的父亲从老家赶来劝说,晁错铁了心要把削藩进行到底,父亲服毒自尽。十天后,就爆发了吴楚七国之乱。

叛军打着“诛晁错,清君侧”的旗号来势汹汹,丞相陶青、大将军窦婴以及袁盎等朝中大臣强烈要求诛杀晁错来平息叛军,汉景帝终于动摇了。

毕竟师生一场,汉景帝无法面对这么残酷的情景,就派人骗晁错上朝,晁错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车马经过东市,被下诏腰斩。死时还身穿朝服。

晁错没有白死,他的死让打着“清君侧”旗号的七国联军成了无名之师,几个月后就被周亚夫扫平。

第三个大人物公孙弘,是大器晚成的代表。他跟贾谊、晁错同年出生,贾谊在文帝朝出尽风头时,公孙弘在海边养猪,晁错在景帝朝指点江山时,他才刚开始学习儒学。但这不妨碍公孙弘成为一代大儒。

公元前200年,汉朝诞生了三个重量级人物,却活跃在三个不同时代

公孙弘像

汉武帝即位第一年下诏举贤良,公孙弘被淄川国推荐去了京城。不久因为出使匈奴把差事办砸了,他被汉武帝赶回了老家。这一年,公孙弘60岁。

一般人的世界里,他的一生也就这样了,但架不住公孙弘能活,老天爷也给机会。十年后的元光五年,汉武帝再次下诏求贤,淄川国又一次推举公孙弘。

这时公孙弘已经七十岁了,实在不愿意折腾,就拒绝了淄川国的请求。不知道是实在没人了还是公孙弘太优秀,国人们铁了心要推举他,公孙弘只好再次入京。

跟贾谊、晁错一样,公孙弘做了博士。年纪的增长和上次失败的经验让公孙弘学得无比圆滑,每次上朝奏事,公孙弘只管开头,剩下的让汉武帝自己做选择,从来不当面与别人争论。汉武帝反而觉得他品德好,升他为左内史。

耿直的汲黯看不惯公孙弘的做派,多次当面攻击他。公孙弘也不生气,反而夸奖汲黯,所以汉武帝越来越喜欢他,几年的时间就升为御史大夫,最后拜相封侯。

当时惯例是先做列侯再做丞相,公孙弘也因此创造了一个历史,成为了先做丞相再封侯的第一人。

那段时间汉武帝疯狂向外扩张,西边开通西南夷,北边修朔方城,东边设沧海郡。公孙弘认为太过劳民伤财,应该停止。汉武帝没有采纳。

公孙弘虽然表面不争,但内心很阴暗,常常背地里使坏,很多人因为他的一句话而丧命。

提出“推恩令”的主父偃因为逼死齐王而下狱,汉武帝不打算杀他,公孙弘说不杀主父偃没法跟天下交代,于是主父偃被灭族。

当时有名的游侠郭解犯事被抓,但罪不至死,公孙弘认为郭解游侠的行为比他本身犯的罪还要大,于是郭解被灭三族。

公元前200年,汉朝诞生了三个重量级人物,却活跃在三个不同时代

游侠郭解

元狩二年,公孙弘做了四年丞相后病死于任上,是汉武帝时期少有能善终的丞相。

看完这三人完全不同的人生轨迹,不得不说,性格决定命运,寿命也能改变命运。

原文链接:https://www.toutiao.com/article/7091585404419326500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