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课本上不愿写的历史

五胡乱华这事还得从汉高祖刘邦说起。汉朝建立以后,刘邦没有一天省过心,也没有踏踏实实当过一天皇帝,可以说是内忧外患。国内分封的八个异姓王个个不是省油的灯,天天给刘邦找事,刘邦不停地收拾他们,收拾了六位,一位病死,只有一位长沙王吴芮得以善终。

北方的匈奴更是天天骚扰边境,国内的异姓王已经让这位汉高祖焦头烂额,对北方匈奴只能采用和亲这种怀柔政策来对待,这也是无奈之举。当年,刘邦也亲率大军征讨过匈奴,结果被围困在白登7天7夜,最后还是陈平用美人计才得以脱身。刘邦想把自己的唯一的女儿鲁元公主嫁给匈奴,吕后不答应,不得已从宫中挑了一个宫女冒充公主嫁到匈奴,通过这种方式和匈奴也没有起太大的冲突。这种政策在刘邦死后一直延续到汉武帝,才对匈奴开始大规模的征讨。

西汉地图

“五胡乱华”与汉朝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五胡”中的匈奴、鲜卑、羯、氐、羌,其中有“四胡”就跟匈奴有关。和匈奴的爱恨纠葛贯穿了整个汉朝历史,就这样,匈奴对于汉朝来讲永远是一个抹不去的痛。“五胡”也好,“四胡”也罢,和汉族建立的政权如影随形。汉族政权强大的时候,他逐渐向西退却,汉武帝的时候,他们已经跑到了阿尔泰山以西,甚至到了现在的哈萨克斯坦境内。

一旦汉族政权内部出问题的时候,他们就从西域逐渐向东、向南中原腹地渗透。

西汉经过王莽篡位建立新朝过渡到东汉,东汉末年经过黄巾起义后,曹魏政策取代东汉。公元220年,曹丕篡汉,改国号为“魏”,至此,汉朝宣告灭亡,中国历史进入到群雄争霸的三国时代。

魏蜀吴三国争霸的过程中,以司马懿为代表的司马氏开始既不显山也不露水。在曹操时代,司马懿并未受到重用,但是他以太子“老师”的身份辅佐曹丕,这样,曹丕朝代与蜀汉诸葛亮作战的主要是司马懿。

在三国时代最能忍的就是司马家族,他们忍过了曹操,忍过了曹丕,也忍过了诸葛亮和孙权,司马家族不但超能忍耐,而且人才众多。终于,司马懿的孙子司马炎灭魏建晋,这就是西晋的开始,司马炎就是晋武帝。经过几年的征战,西晋逐渐统一了中国,并出现了短暂的“太平小康”景象,史称为“太康之治”。

司马炎建立西晋以后,就大肆分封同姓王,一下子就分封了27位同姓诸侯王。他为什么这么做?司马炎认为曹魏政权之所以垮台,就是没有分封同姓诸侯王造成的。司马炎这样做之后,为“八王之乱”埋下了伏笔。

司马炎这个人也挺有意思,他的接班人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傻”皇帝晋惠帝司马衷。知子莫若父,司马炎当然知道这个接班人智商有问题,但为什么还要选他呢?因为司马炎看中了司马衷的儿子,也就是自己的孙子司马遹(yù)。司马炎是这样考虑的,自己的儿子虽然傻,但孙子从小就非常聪明,把皇位传给傻儿子,就当是个过渡,当孙子掌权的时候还可以再创一个“太康”盛世。考虑归考虑,顶层设计归顶层设计,正所谓“世事难料”。正在司马炎计划着自己的如意算盘的时候,他去世了。“傻”皇帝晋惠帝司马衷顺利上位。他一上朝就问皇宫外的青蛙是为公事叫,还是为私事叫?殿外的百姓都饿死了,他非常纳闷,就问旁边的大臣,他们傻吗?为什么不吃“肉粥”呢?不知道是灾民傻,还是他自己傻?

屋漏偏逢连雨天。“傻”司马衷偏偏娶了一个有野心的媳妇贾南风。贾南风这个娘们和历史上其他女性掌权差得不是一星半点,她把持着权力,坏事做了一大堆,一件好事也没有做过,件件既伤天又害理,凶残而变态。最后,把并非“己出”的太子司马遹迫害至死,这样就直接引起了“八王之乱”,忍无可忍的“八位王爷”为了权力搞起了内乱。

司马炎再创“太康盛世”的计划被贾南风这个娘们彻底打翻。更大的灾难就要来了,以匈奴为主的“五胡”趁着西晋王朝的内乱杀来了。

首先起兵的这个人叫刘渊。这个刘渊是个彻头彻尾的匈奴人,他姓“刘”自称是汉高祖刘邦的后代,可实际上跟刘邦半毛钱关系也没有。曹操当政的时代,刘渊的父亲刘豹被曹操封为左贤王,带领一部分匈奴人生活在今天的山西忻州一带。作为匈奴首领的刘渊父子为什么姓刘呢?他们认为自己是刘邦和亲的后代,实际上当年和亲并非刘邦的女儿鲁元公主,只不过是个宫女而已,打刘家的旗号只不过为了争取民心罢了。

刘渊小时候深受中原文化影响,已经基本上被汉族同化。他还当过汉朝政权的人质,在洛阳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对《史记》、《汉书》、《孙子兵法》之类的中原书籍了如指掌。西晋的时候,刘渊子承父业,开始成为匈奴的首领。正在这时候,西晋内部发生了“八王之乱”,机会就这样来了。刘渊起兵,短短二十天,就募集了整整五万大军,以“恢复汉室”为号令开始征讨西晋。

就这样,刘渊带领着这支军队,一路横扫山西、河南等中原地区,其他游牧“胡人”纷纷响应,兵锋直指西晋的都城洛阳,准备灭了西晋。可是这时的西晋跟回光返照一样,不但抵挡住了刘渊的大军,还接连打了好几个胜仗。正在这关键的时刻,刘渊急火攻心,一命呜呼了。

最后是由刘渊的儿子刘聪指挥大军攻陷了洛阳,西晋灭亡了。“五胡乱华”从此开始,中国的历史进入了极为黑暗的“五胡十六国”时代,这段极为黑暗,极为动荡的年代长达300多年。少数民族大举南迁,进入到黄河流域与当地汉人杂居的大流动、大迁徙、大杂居,打破了汉族原有的居住格局。

在这段历史中,汉族处于弱势地位,被少数民族任意屠杀和侮辱。这些“胡人”在行军途中大肆掠夺汉族少女作为军粮,把她们称为“二脚羊”,肆意的屠杀和侮辱。“五胡乱华”期间,汉族的人口锐减,西晋初期的3000多万人,到东晋时期只剩下1000多万人,人口减少了三分之二,汉族人口到达有史以来的最低谷。

尽管这样,汉族在面临着灭族的边缘上挺过来了。汉族以强大的生命力和文化认同感同化了这些少数民族,使他们成为了中华民族的一员,但是这段历史因为太残酷太血腥教科书上都一笔带过。

中华民族就这样挺过了黎明前的极度黑暗,大步流星地向大唐盛世走来。

原文链接:https://www.toutiao.com/article/7085353625857344014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