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有一个很特殊官职叫“道台”,几乎没人能说清他究竟是干啥的

“诲盗须知有自来,贪官污吏祸之胎。”

从古至今,贪污一直是为人所痛恨而又无可奈何的社会问题。大大小小的贪官污吏散落在政治网上,吮吸着百姓的鲜血,用他人的骨肉堆砌自己的金玉豪宅。

而在清朝,有着这样一个职位——它权责不明,管理不严,各方势力鱼龙混杂,直接成为滋养饕餮之徒的完美温床。

这个职位就是“道台”。

道台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官职?它缘起于何时?为什么说道台是最容易养出贪官污吏的地方?

别着急,让我们翻开珍藏的宝贵财富,一起倾听历史的呢喃。

源远流长,兜转变迁终复生

道台,又称道员,是清朝的一个特殊的官职。但若追根溯源,其实早在明朝就出现过这个职位,再继续细究,则要从唐朝讲起了。

唐朝初年,天下割据,战乱始终,百废俱兴。百姓饱经离乱之苦,浸于水火之中,十室九空,人口锐减,州县剧增,成一派混杂之态。

为了方便管理,中央重新进行了行政区划的设定,在州、县之上又将天下分了十道,成为一种新的监察区。

此后,道的数量不断增多,至唐睿宗达到巅峰时期,足有二十三道之数。宋朝改道为路,虽名字不同,但意义是相通的。

到了元朝,创立了行省制,省成为一级行政区划,下设各道,道又统辖着路,秩序井然。明朝又系统分为布政分司道与按察分司道,各司其职。

又因为明代的辖区较大,事务繁杂,难以处理,于是就进一步进行了细化,而道员这一官职就起源于这里。

在布政司下,中央又增设了参政与参议,用来分管各道的财政税收,称为分守道。在按察司下,中央增设副使与佥事,用来分管各道的刑狱司法,称为分巡道。

而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政权的更迭必然会带来制度的改变。明朝衰亡后,战祸四起,直到清兵入关,夺取大势,少数民族问鼎中原。

但权力是把双刃剑,机遇的到来必然裹挟着危机。坐上了天家的位置,就要担负起相应的责任,如何管理这偌大的国家就成为摆在面前的一个难题。

曾经的满蒙人自有一套管理方式,可如今来到广袤的中原地区,庞大的人口自然无法适用。

于是,满蒙人拾人牙慧,许多政治制度直接沿袭明朝,其中就包括我们今天的主人公——道台。

此前,布政使和按察使所辖区域较大,事务繁重,而明朝时的分守道与分巡道只是作为助手来辅佐布政使与按察使,只能分担一定的工作,无法有效减轻他们的负担。

而乾隆登基后,看到这一制度的弊端,于是就将参政、佥事等分守道与分巡道从助手的位置分离出来,成为道台这样一个独立的官职。

他将这些道台分派去各省的若干道上,负责一个或多个道。这样,不仅减轻了布政使与按察使的负担,还有助于监督这些官员,还能削弱其权力,加强中央集权,一举两得。

就这样,历经漫长的时代变迁,道台这一官职终于在清朝正式建立。

雾里看花,错综复杂叹扑朔

道台的形成历史已然明了,但其职责仍然是盘桓于我们心头上的一个疑惑。为何说无人能说清道台究竟是干什么的呢?

首先,我们要明确道在清朝有两种不同的含义。

第一种是从唐朝流传而下的行政区划,与省、府、县等含义类似,比如山东济东泰武临道、冀宁道、福建兴泉永道、陕西潼商道等等。

第二种便是不同领域事务的统称,各省中不同的领域分为不同的道,比如和盐相关的道就叫做盐道,负责管理盐的交易、运输、采集等等事项。

与之类似的还有负责与粮食相关的粮道,负责与河务相关的河道,负责民事、民生的分守道,负责监察官员的分巡道等等。

而道台就分别掌管着这些不同的道,相当于一个专员,将原本繁多复杂的责任具体化,更便于管理。

如果有地方官员要向上级汇报事务,就要先将事务分类,归属到一个具体的道上,然后将文书交由该道的道台。经过道台的审核之后,这些事务才能继续递送到上级长官手中。

所以,道台这个职位有相当于地方政府与上级沟通的一个枢纽,将权力下移而又未完全分散,还能够减轻核心官员的负担。

同时,道台不仅仅只起到统筹与沟通的作用,还要负责政策的执行。

中央将相应领域的政策颁布下来,各省就要推行。一个政策的推行只靠上级长官是不现实的,而地方官员体系又太过庞杂,道台就成为了一个最好的选择。

上级长官颁布命令后,道台就负责将这个政策推行下去,敦促地方政府依照中央的指令来执行,大大提高了新政策的推行效率。

此外,最初的时候,道台是为布政使与按察使设立的,只是把其麾下的参政、参议、佥事等独立出来,因此并没有明确的品阶划定。

直到乾隆十八年,政府才将道台统一认定为正四品官职,负责统辖各省不同道的事项,几乎盘踞在清朝官员体系的整个网络之中。

而且,道员是省与府、县中间一级的地方长官,各省的名额没有固定的数量,而是根据事务的繁琐与重要程度来决定。因此,虽然道台的数量繁多,但却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如此看来,道台的职责其实比较明晰,为何还会出现说不清道不明的情况呢?

其实,道台有时候并不只是专管一道,而是会兼任数道。同时由于道台是省与府、县之间的官员,所以每个省的道台设置也会不同。

比如直隶清河道的分巡道道台,同时还兼任河务道和驿传道。而湖南衡永郴桂道的分守道道台,又兼任着水利道和驿传道。

这样一来,省内道台的职责很容易出现交叉与重复,或许这个道台专管一道,另一个道台却身兼数职,不能同一而论。

与此同时,由于各省道的数量与道台的数量也不尽相同,权责安排也很有可能大相径庭,所以根本无法用同一个模板来管理。

如此看来,道台就如同大大小小的齿轮一般散落在清朝的版图之上,齿轮的数量与形状皆有殊异,却各自在位置上以独特的方式组合转动着。

而不同的道之间也有轻重缓急,比如粮道、盐道这些事关经济与民生的,必然是重中之重,掌管这些的道台的地位自然也水涨船高。

与之相应的,掌管着相对而言不算非常重要的如茶马道、驿传道等事务的道员,权力就会小一些。

所以,谁也没办法说清一个地方的道台究竟掌管着多大的权力,负责着多少事务,拥有着多少职责,道台就在这样的复杂情况下成为了一个模糊地带。

暗度陈仓,利欲熏心噬万民

自古以来,都有着一个潜规则,白色地带赚钱太难,黑色地带赚钱太危险,而灰色地带相对来说不仅能够赚钱,还要安全得多。

这条规则同样适用于官场。

处在权力中心的官员们,一举一动都在中央政权的监督之下,谋财虽然不难,但风险太大,一旦太过火,就极有可能落得个身败名裂的下场。

而其他的七品芝麻官,权力又太小,虽然敛财的风险大大降低,但可谋得的“油水”却要少上许多。

因此,那些不上不下,夹在地方政府与中央政府之间的官员,反而站在了金银财宝的顶端,这其中自然也包括道台。

俗话说“天高皇帝远”,道台如同分布在各省的零散的细弱火苗,太多也太杂,中央政权不会分出太多的精力关注。而在无人注视的荒原上,这点星星之火也足以起燎原之势。

其次,道台的主要职责相当于是省与府、县之间联络的枢纽,而在这样上传下达的运作中,最容易悄无声息地偷梁换柱。

如果巡抚或者总督要下发粮食、工程资金等等,必然要根据事项分类先交由道台,然后再进行分配。如此一来,道台就能借助职务之便利,从中克扣些许也无人发现。

对于知府而言,巡抚或总督虽然也是上级,但道台才是顶头上司,是直接管理监督自己的人物。所以,如果和道台有了罅隙,稍有不慎就有可能会被“穿小鞋”。

而知府如果想要上报一些对自己有利的事务,必然要先经过道台的手,如果不贿赂,很有可能连巡抚的面也没见到就胎死腹中了。

所以,为了确保自己的利益,知府等下级官员免不了要同道台打好关系,不管是金银珠宝还是美酒美人,总归是要双手奉上。

而且到了乾隆、嘉庆年间,道台还被赋予了密折封奏的权力,一旦有什么紧急或突发情况,可以直接上报皇帝,不必再向上级汇报。

这样一来,道台的地位扶摇直上,虽然并不能作为地方政府存在,但手中却掌握着不少实权,烜赫一时,引来更多的人来讨好、笼络。

此外,常言道“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被称为人生四大喜事。自从有了科举制,入仕为官就成了千千万万文人毕生的追求。

而通过科举入仕要经过层层选拔,即便十年寒窗苦读也难以如愿,否则也不会出现像《范进中举》这样的故事。

因此,一些既想做官,又不愿付出艰苦的努力,或者根本不是读书料子的人,就打起了其他的主意。

自古以来,为了弥补国库的空虚,填上财政的缺漏,政府会实行“捐官”制度,允许士民通过向国家捐纳财物来获取官职、爵位等等。

而清朝这一风气尤为强烈,甚至成为一个非常重要的制度,可以同科举相提并论。那些在学业上毫无建树的富家子弟,或是其他稍有资产的百姓,就通过这种方式来入仕。

但捐官也并非易事,买一个知府就要四千多两银子,而知府的俸禄也仅仅六十两而已,到下辈子也赚不回捐出去的钱。

因此,为了弥补自己的损失,这些官员就大肆敛财,拼命从百姓身上搜刮油水,其他一概不管,造成“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的丑恶现象。

在当时士民能够捐到的最大的官也就是道台了,而道台又是一个敛财的绝佳位置,自然受到众人的青睐。

因此,道台可以说是贪污受贿最为严重的职位。它不仅仅数量众多,远离中央,是关键枢纽,而且敛财便宜,变成了鱼龙混杂,人人趋之若鹜的心之所向。

捐官,亏空,贪污,敛财,压榨百姓,最终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在全国各地不断上演着。

可叹“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结语

读史可以明智,知古方能鉴今。历史上的前车之鉴,都是无数先人用生命与血肉实践出来的。

清朝为何会覆灭,为何会在最后一步步无可避免地走向衰微,从道台这一个小小官职中就足以窥见一二。

明明是连接省与府之间的枢纽,明明是为了方便管理不同事务而设立的职位,却逐渐变得复杂而模糊。

因为道台特殊的地位和其可以密折封奏的权力,不仅仅可以从上级捞油水,还能够从下级收贿赂。

再加上清朝捐官的风气大盛,加剧了道台这个职位的鱼龙混杂,也就导致了更多的贪污受贿的出现。

可“兴,百姓苦;亡,百姓苦”,清朝的政治体系不断被腐蚀,不断走向溃烂,最终受到直接伤害的,还是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平民百姓。

被搜刮殆尽的是他们,被抽骨剥皮的是他们,劳碌一生什么也没得到的还是他们。贪污就如同一只饕餮,从弱小的百姓到摇摇欲坠的国家,一切都会被拆吃入腹。

因此,我们要吸取教训,不要成为高高在上无耻的贪污者,也不要纵容身边的贪污现象。

毕竟“梦寐逢贪无好终,一旦堕落祸患生。”

原文链接:https://www.toutiao.com/article/7272676972055020032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