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三百年未有之事待三百年未有之人:崇祯皇帝刑讯吴昌时

明思宗(朱由检)崇祯十二年(公元1639年)农历六月,朝廷考选科道左懋第等、给事中詹时雨等、试御史吴昌时等及各部主事。内阁票拟考选结果,吴昌时排名首位,可升入吏部任职。奏疏呈上,朱由检亲自重新排定先后次序,他表示对吴昌时了解不够,最终,吴昌时任职礼部主事一职。没有获得自己想要的职位,吴昌时认为,这是首辅薛国观在背后操弄的结果,于是,他对薛国观大为痛恨。

崇祯十四年(公元1641年)春,农历正月初一日,前内阁首辅、文渊阁大学士薛国观因遭受弹劾而上奏道:

“刑科给事中袁恺捏造罪名,对臣进行弹劾,这一切,全是出于礼部主事吴昌时的主意,乞请皇上推究本原。”

对于薛国观的上奏,朱由检没有听取。

本年农历八月初八夜,朱由检赐死薛国观、诛杀薛国观任用的中书舍人王陛彦;同时,还籍没了他们的家产。

受死之前,薛国观还说是:

“吴昌时杀我!”

薛国观被杀之后,朝廷追回赃银九千两、没收其田地六百亩、售卖其宅第获银八百两。

最初,以王陛彦行贿为由,薛国观免了他的官职。

当日,薛国观先命人在王陛彦的官署伺探,候他前来办公,待其达到,便对他进行捉拿,后下入大狱。

王陛彦是吴昌时的外甥,临刑之前,他呼唤道:

“这都是舅舅的作为,我若这么向外说话,就是连累名教了。”

当时,薛国观之事由东厂发起,因种种情由、斑斑牵扯,所以,都说是吴昌时开启事端的。

在此之前,也就是本年农历四月的时候,朱由检征召前大学士周延儒、张至发、贺逢圣入朝。张至发推辞不出;贺逢圣出发不久,因病告归;最后,只有周延儒入朝。至本年农历九月十三日,周延儒朝见皇帝,朱由检仍然命他值守文渊阁。

据载,周延儒之所以能够复出,也是运作的结果,参与其中的,就有吴昌时:

在此之前,丹阳监生盛顺及虞城侯氏一起搜聚钱财共十万缗,纳贿于太监曹化淳、王裕民、王之心等人,投机钻营,谋求起复周延儒。当时,曹化淳等人回复,让他们稍等。大约过了一年,因工部主事吴昌时家中最为富有,由他私人再次出资十万缗,让进士周仲琏悄悄送到前中和殿大学士冯铨家中,偷偷私通内官。最终,周延儒果然得以被朱由检征召起用。因为这期间吴昌时用力居多,所以,周延儒对他深为感激。

崇祯十五年(公元1642年),行人司副熊开元上请朱由检对自己进行单独召对。熊开元进入德政殿之后,请求皇帝屏退内阁大臣。当时,在场的周延儒自请退避,朱由检不予准许。如此,熊开元只能硬着头皮上奏,因为他所奏的内容,大都指向周延儒。听完熊开元的上奏之后,朱由检命令他补写折子,正式上疏。出朝之后,熊开元奉命备文,分条陈述周延儒之过。时任礼部仪制司主事的吴昌时极力劝阻熊开元,不可如此行事,熊开元没有听从。熊开元上疏之后,因朱由检此时还比较信任周延儒,所以,他认为熊开元诋毁内阁大臣,目的是为了让自己孤立无依,于是,便命令对熊开元施以廷杖,将其交镇抚司惩办。

崇祯十六年(公元1643年)农历三月初四日,礼部主事吴昌时改任吏部文选主事、代理郎中职务。

吴昌时能得此任,其中也有关节:

吴昌时喜欢结交,与司礼太监王化民等暗中往来,他想要通过内廷关系,转往吏部任职。首辅周延儒曾极力向朱由检推荐吴昌时,并嘱托吏部尚书郑三俊予以协助。为此,郑三俊还曾向同乡、刑部尚书徐石麒询问过吴昌时的为人。徐石麒回答说是:此人是个君子。于是,郑三俊便向朱由检推荐了吴昌时。不过,徐石麒之所以说吴昌时的好话,并不是吴昌时真有多好,而是因为徐石麒对吴昌时的心机太重心存畏惧罢了。这中间的内情,郑三俊并不知晓。因为后来吴昌时的结局狼藉,郑三俊一生的清誉,遂为吴昌时所累。

随后,按照惯例,对给事中范士髦等四人、御史陈荩等六人进行了迁转。此前,循例迁转之时,一般都是六科给事中一人、都察院各道监察御史二人。这一次,科转四人、道转六人,都是在吴昌时的主持下进行的;吴昌时之所以特意扩大迁转科道官员的数目,其目的就是要胁迫中枢,使自己所在的衙门成为驱除官员的场地。

本年夏,农历四月初二,御史祁彪佳上疏,弹劾吏部文选司郎中吴昌时紊乱制度、藉职弄权。山东道御史徐殿臣、贺登选一同上疏,弹劾吴昌时。

农历五月十四,因为推荐吴昌时的缘故,吏部尚书郑三俊被弹劾,遂引咎辞官。

同月,大学士周延儒被免职还乡。

农历六月二十六,兵科给事中郝絅又上疏弹劾吏部文选司郎中吴昌时、礼部祠祭司郎中周仲琏窃权附势、纳贿行私,是周延儒的干儿子;说是内阁票拟,事关国家机密,他们却事事都先知道;总之,周延儒私欲膨胀、刚硬不足,其智力足以掩饰自己的过错,但其忠诚却不能为国家谋划;对于忠直的官员,周延儒虽然会进行支援回护,但是之后实际会疏远他们;见到奸邪谄佞之人,周延儒虽轻视怠慢,但是之后实际对他们很是亲昵;正因为这样,周延儒才辜负了皇上的知遇之恩,耽误了国家的封疆之事:如果说,周延儒是天下的罪人,那么,吴昌时、周仲琏就是周延儒的罪人了。

农历六月二十九,御史蒋拱宸、何纶各自上疏,弹劾吴昌时贪婪奸险,所为不法。

蒋拱宸的上疏之中,言及吴昌时“通内”一事。“通内”,这是朱由检最为忌讳的事情;对此,他自然愤怒不已。于是,朱由检下令,将吴昌时除名,听候审讯。

本年秋,农历七月二十四,朱由检召集府部九卿科道官员,亲自在中左门审讯吴昌时。当日,朱由检角素,他还带领皇太子朱慈烺、皇三子定王朱慈炯一同审讯。

朱由检喝呼吴昌时近前,诘问其串通内官,声色俱厉。

吴昌时辩解道:

“按照祖宗的礼制,凡是朝官结交内侍,都会予以处斩,法度极其森严,臣虽不才,怎么可能触犯这样的律条呢?”

朱由检传唤蒋拱宸与吴昌时当面对质。

蒋拱宸上来之后,颤栗不止,匍匐在地上,说不出一句话来。

对此,朱由检更加愤怒,喝叱蒋拱宸退下。

其实,朱由检心中已有定见,呼唤蒋拱宸上来,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至于蒋拱宸能不能和吴昌时对质,其实已经不重要了;所以,也就不需要等蒋拱宸真正地对质了。

尽管朱由检如此,吴昌时始终没有因为皇帝的威势而屈服,他说是:

“如果皇上一定要用这些事情来判臣入罪,臣又哪敢违抗圣上之意呢?臣自然应当承受。如果皇上想要让臣受屈招认,那么,臣实在无法做到。”

于是,朱由检下令,让内侍对吴昌时动用刑具。

此时,内阁大臣蒋徳璟、魏藻德出班上奏:

“御殿陛阶之上,从来没有动用刑具的先例,伏请皇上将吴昌时交付法司究办审讯!”

朱由检说是:

“这一类的奸党,神通广大,钻天入地,无所不能,如果让他离开这里三尺以外,谁又敢按照法令秉公审问他们呢?”

蒋徳璟、魏藻德继续上奏道:

“御殿陛阶之上动用刑具,实在是三百年未有之事。”

朱由检说是:

“吴昌时这厮,也是三百年未有之人。”

这里所说的“三百年”为虚数,明朝自洪武元年(公元1638年)朱元璋立国以来,至此崇祯十六年(公元1643年)即将崩塌,首尾共276年。

朱由检说完之后,蒋徳璟、魏藻德一时语塞,只能叩头回班。

接着,内侍便对吴昌时施以夹棍之刑,结果,吴昌时的两条小腿全部被夹断,他昏迷不醒,不省人事。这样,朱由检才下令,将吴昌时打入锦衣卫大狱。此时,吴昌时已经无法行走,他是被锦衣卫的差役背出去的。

见到其时执掌锦衣卫的骆养性,吴昌时说是:

“请动用刑罚。”

骆养性说是:

“你刚受完刑,尚且不省人事,待后再审。”

几天之后,锦衣卫对吴昌时进行审讯,过程和朱由检审问时差不多,吴昌时没有半点受屈招认的意思。于是,锦衣卫又对吴昌时的两位家人动用大刑;这两位家人始终也没有招供什么。

后来,朱由检下旨:

“将吴昌时送往法司处置。”

此时,大家都以为,送往法司审讯之后,吴昌时或许已经有了生机。

同时,朱由检还下令逮押蒋拱宸。

很快,朱由检也召还周延儒,命其听候审讯。

到了本年农历十一月(一说十二月),朱由检下令,诛杀前督师范志完、总督赵光抃、吏部文选司郎中吴昌时。随后,周延儒也被朱由检勒令自尽。

起初,吴昌时因为无法任职于吏部,而厌恶大学士薛国观、佥都御史陈乾旸,于是,便用计陷害他们。后来,吴昌时依附周延儒,随心所愿,就职于吏部,威势很盛,朝中百官为之屏息,结果,他竟然因此而殒身。

崇祯十七年(公元1644年)农历二月,朱由检下旨刑部:

没收吴昌时、周延儒的家产,充作军饷。

又下谕:

周延儒见贿忘法,本当将其家产全部没收,限追缴十二万即可;吴昌时限追缴五万即可。

本年农历三月,李自成攻入京城,朱由检吊死煤山,明亡。

原文链接:https://www.toutiao.com/article/7143797689849987617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