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武牧羊,是在贝加尔湖吗?

苏武是卫尉(官职二品)苏建次子,苏建跟随卫青伐匈奴立功,封平陵侯,食邑1100户。卫青再次伐匈奴,前将军翕侯赵信投降匈奴,右将军苏建与赵信同行,虽逃回但连坐当斩,赎为庶人。后苏建复出,领代郡太守(官职三品),病死在任上。

苏建死后,按照他的遗愿,四个儿子中前三个苏嘉、苏武、苏贤入宫做羽林郎。羽林郎初期是汉阳、陇西、安定、北地、上郡、西河六郡的良家子弟,逐渐推广到所有边郡。其中一部分是战争阵亡将士的后代,这些人都带着良好的战争基因,国家也通过这种方式培养人才。由于羽林郎经常跟着天子出行,很多人常在天子左右,仕途比职位要顺。因此一些将校军官,像苏建这样给儿子留下遗言,让他们入宫做羽林郎。

苏建的三个儿子自少皆以父荫为羽林郎,爬的都很快,长子苏嘉官至奉车都尉(军职四品),管理皇帝的车架。原来皇帝车架由多位车令(车府令,军职七品)管理,属太仆(九卿之一,官职二品)以下的太仆丞(官职五品)。奉车都尉出现后,代替负责管理车架的一名太仆丞,品级要高一级,常陪伴皇帝左右,甚至给皇帝驾车。

次子苏武官至栘中厩监(官职七品),负责宫中栘园马厩,是弼马温之一。

三子苏贤官至羽林左监(官职七品),几年后李陵投降匈奴,擢为骑都尉(军职四品)。

苏氏三兄弟,忠心耿耿,武帝喜爱苏武,便留在身边担任侍中。

当时李陵也不过是建章监(官职七品),同为侍中,官职都不算高,二人关系不错。

公元前100年,且鞮侯单于夺位仅一年,浞野侯匈河将军赵破奴与其子赵安国便率军南下,再次投入汉朝。

三年前,左大都尉密谋投降汉朝,赵破奴率军北上迎接,陷入右贤王呴犁湖和其弟且鞮侯的包围圈,被迫投降。两年前,右贤王呴犁湖杀侄子儿单于,自己做了大单于。一年前,且鞮侯杀其兄呴犁湖单于,号且鞮侯单于。匈奴出现如此变故,赵破奴觅得良机逃回。

且鞮侯单于又惊又怕,为了稳固局势,便想与汉朝结盟,为表达善意,释放之前扣押的汉使路充国等人归国。路充国还是七年前出使匈奴乌维单于扣留的,七年经历五个单于,可见匈奴的局势有多乱。

汉武帝决定派使臣前往和谈,四十岁的苏武知道机不可失,立即自告奋勇,希望立功升官。

武帝深表赞许,拜侍中苏武为中郎将(军职四品),与副中郎将张胜、属吏常惠,率领百余骑出使匈奴。苏武持节护送扣留在汉朝的匈奴使者回国,汉武帝厚赠金帛等礼物给且鞮侯单于。

苏武年知道此行吉凶难卜,便与母秦娇妻儿子及亲友诀别。

苏武率人马来到龙城,交还匈奴使者,赠送金帛,一切按流程走。

且鞮侯单于暂停兵戈是有道理的,想反叛他的人大有人在。停战与汉朝和谈,此乃且鞮侯单于的缓兵之计。

卫律投降匈奴,封为丁零王,但麾下的长水胡人虞常,虽是匈奴血脉,但从小在汉营长大,母亲和亲弟都在长水营,一心想回归汉朝。另有浑邪王的外甥缑王,本是赵破奴麾下干将,也跟着赵破奴投降匈奴。赵破奴率军南下,缑王却因故不在军中,错失跟随赵破奴投降汉朝的时机。

虞常和缑王虽都是匈奴人,但一心向汉,虞常副中郎将张胜相熟,自然想跟苏武、张胜回去。但单于不开口,这两人当然回不去。而且空手回去,也没什么便宜,于是两人合计,杀了单于宠信的丁零王卫律,官职肯定能升。

虞常和缑王麾下有七十多骑,虽都是胡人,但本来是汉军的一员。他们要杀卫律有点困难,因此虞常向张胜借了强弩,汉朝的强弩威力大射程远,如此便可远距离击杀卫律。

一日,且鞮侯单于外出狩猎,带走了不少人马,虞常和缑王兴奋起来,决定增加难度,不单要杀卫律,还要劫持单于母阏氏,如此回去后封侯也不意外。

不过胡人中也有与卫律相熟的,行动未开始便暴露了。留在龙城的匈奴人当然不是吃素的,悄然发动突袭,杀了缑王等数十人,活捉虞常。

且鞮侯单于闻变驰归,将虞常交给卫律审讯。虞常在酷刑折磨下,招认与张胜的关系,但苏武行事谨慎,并未亲自接见虞常。

且鞮侯单于怒斩虞常,令卫律抓捕张胜。副中郎将张胜倒是条硬汉,虽然承认虞常和自己的关系,但咬死说苏武不知情。

且鞮侯单于当然知道,如此大的动作,副使不可能瞒着正使,因为就算杀了卫律并挟持阏氏,副使也不可能把正使晾在龙城自己跑回汉朝,那样免不了也要砍头。

单于令卫律审讯,但张胜在酷刑折磨下愿意投降,但死活不肯出卖苏武,一人包揽全部罪责。

卫律又去责问苏武,只是没有单于命令,不敢动粗。苏武戳指喝骂道:“卫律!汝为人臣子,叛主背亲,屈膝蛮夷,我何屑见汝?汝试想,南越杀汉使,屠为九郡;宛王杀汉使,头悬北阙,朝鲜杀汉使,立时诛灭,匈奴若杀汉使,下场亦如此?”

苏武骂的卫律脸色青一阵紫一阵,但他知道自己身份特殊,不仅是正使,更是武帝身边的侍中,日后难民屈节辱命,丢了天子颜面,骂完便拔出佩剑自刎。常惠早知苏武有自刎之意,眼疾手快,挥剑阻挡。苏武虽倒地,颈上流血满身,却并未死,经匈奴人救治,死里逃生。

且鞮侯单于知道,只要武帝的侍中苏武投降自己,效果胜过杀敌一万,匈奴各部很快会聚集在单于大帐周围。且鞮侯单于请苏武赴宴,许诺只要苏武投降,便赐爵为王,拥众数万,马畜满山。

没想到苏武干净利落拒绝,单于须髯如戟,令卫律说服苏武,方法不限。卫律开始上匈奴的酷刑,将苏武关中地窖中,不给饮食。几日后苏武饿得眼中火冒,腹内雷鸣,卧在窖中,不能动弹。恰逢天降大雪,苏武冻得堕指裂肤,却啮雪嚼旃 [zhān],数日不死。

不过单于仍然不想杀苏武这条大鱼,卫律便将苏武带到自己封地,北方丁零地界,也就是北海(贝加尔湖)周边,叫苏武牧一群羝羊(公羊)。卫律以为羝羊不能生育,苏武最多吃完这些羊,不冻死也该饿死了,届时卫律便可撇清关系。

贝加尔湖呈新月形,南北长680千米,东西平均宽40至50千米,面积约3.15万平方千米,是亚洲面积最大的淡水湖,排世界第七。

贝加尔湖属于断层湖,是世界最深的湖泊,平均深度758米,最深处约1642米。

由于有足够深度,蓄水量达到约2.36万立方千米,占全球流动的河川、淡水湖总水量的17%至20%,超过北美五大湖,是世界水量最大的淡水湖。

原文链接:https://www.toutiao.com/article/7120560081468621315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