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齐代宋:电影都不敢编的魔幻剧情,只有南北朝

公元472年,宋明帝刘彧去世,年仅十岁的太子刘昱继位。当初,为了确保年幼的太子日后能坐稳皇位,无论是朝中大臣还是手足兄弟,刘彧都大开杀戒,将一切可能存在的威胁统统扫除。而在刘彧兄弟之中,仅有桂阳王、江州刺史刘休范得以幸免,原因是刘休范完全平平无奇,实在很难称得上是威胁。但是作为家族小透明的刘休范却迷之自信地认为,除自己以外,小皇帝刘昱的叔父们如今皆死,自己理应是尊亲莫二,完全可以入朝出任宰辅之位。但结果却是朝中大权被寒门袁粲、褚渊以及刘彧宠臣阮佃夫、王道隆把持。

皇帝对自己也毫不看重。刘休范对此倍感失落,于是私下结交豪杰,囤积物资,准备逆天改命。公元474年5月12日,刘宋桂阳王刘休范在江州发动叛乱,有刘宋造反孵化基地寻阳的两次造反经验做支撑。刘休范将当年杀刘休仁、刘休祐的锅扣在王道隆等人头上,随后打出一套清君侧的连招,接着也从刘子勋那儿吸取到教训,清楚地认识到造反要趁早,于是四天后就出兵扑向健康。

5月20日,朝廷获知刘休范造反的消息,护军褚渊、征北将军张永、领军刘勔、右卫将军萧道成等人齐聚中书省商议对策。然而众人面面相觑,毫无头绪。此时,萧道成站出来说道,“昔日长江上游叛乱,皆因行事迟缓而招致败北,刘休范必然吸取教训,趁我等不备而兵急进,如今我等绝不可派兵远出否则一旦兵败定然会军心受挫,应当屯兵新亭,白下,坚守宫城、东府、石头城三地,等候敌军前来。叛军千里奔袭,粮草补给不足,若不能速战而胜,必然自溃。我请求率兵驻守新亭,抵挡叛军先锋,请征北将军张永驻守白下、领军刘勔屯驻宣阳门指挥各军,其余各将军请安守宫城即可,我必能讨破叛贼。”

萧道成说罢,索要纸笔,将方才的规划写出来,众人纷纷签字同意。随后,建康方面依照萧道成的谋划,排兵布阵。两天后,刘休范的大军便在新林登陆,并分兵两路攻打建康和新亭。刘休范仅带了数十名卫士,乘轿抵达临沧观指挥作战。此时,屯骑校尉黄回与越骑校尉张敬儿商议,准备向刘休范诈降,趁机将其斩杀。

张敬儿将计策告知萧道成,萧道成也认为可以一试。并鼓励张敬儿说,此事若成,保你做雍州刺史。于是张敬儿、黄回二人出城向南,扔下武器,对刘休范的军队高呼投降。见有人主动归降,刘休范大喜,遂命人将黄回、张敬儿叫至面前。二人谎称自己是受命于萧道成来商议投降之事的。刘休范果然信以为真,还将自己的两个儿子送往萧道成处作为人质,以表诚意。但刘休范的儿子刚到萧道成营中,便被萧道成斩杀。此时还不知情的刘休范不顾下属的劝阻,执意将黄回、张敬儿留在身边,信任至极。一日,刘休范饮酒大醉,黄回见刘休范身边仅有少量卫士,便向张敬儿使了个眼色。张静儿心领神会,上前夺下刘休范随身佩刀,将刘休范斩首。

刘休范身边侍卫见状,纷纷四散而逃。张敬儿携带着刘休范的首级返回萧道成处,萧道成立即派陈灵宝将首级送往台城,但陈灵宝路上遭遇正在攻城的刘休范军队,慌乱之间将刘休范的首级扔在路旁,自己才勉强脱身抵达台城,陈灵宝高声大呼叛乱已平,但没有刘休范的首级为证,众人皆不敢信。更惨的是,透明人刘休范都被杀了,手下的士兵仍不知情,还拼了命地攻打城池。萧道成所在的新亭,战况更为焦灼,险些不保。不久,刘休范的军队舍弃新亭,集中力量进攻建康。

右军将军王道隆率领羽林精锐,此时在朱雀门内驻守,见情势危急,连忙催促驻守石头城的刘勔火速前来支援。刘勔抵达后,下令拆除朱雀桥,以阻止叛军攻势。然而王道隆得知后却大为恼怒,对刘勔说道,叛贼已至,应当奋力击之。岂可拆毁浮桥以自弱呢?王道隆恃宠跋扈,刘勔不敢多言。随后王道隆又催促刘勔出战,刘勔只好率军跨过朱雀桥与敌军交战,结果战败身死。叛军乘胜追击,王道隆扔下军队逃回城内,被叛军追上斩杀,这下才是真魔幻。

全天下人都知道朝廷打了败仗,叛军攻入建康,抚军长史褚澄更是直接叛变,拥立安城王刘准,占据东府,顿时间建康内外人心大乱。此时刘宋府库一空,太后、太妃将宫中金银器用散出,试图拉拢人心,但都无济于事。太后王贞风拉着刘昱绝望地哭道,天下败矣。直至此时,毫无存在感的刘休范这才被人想起,刘休范已死的消息也开始在军中流传,典签许公舆担心部众溃散,假称刘休范此时正在新亭,结果城中想要巴结刘休范的人纷纷向新亭发信件,投递名帖,而新亭的守军,此时还是孤军坚守的萧道成。

见到如此多写给刘休范的书信,萧道成全部付之一炬。但随后萧道成才明白过来,登上北门对城外的众人喊话,刘休范父子叛乱,已被斩杀,尸体就扔在临沧观,你们好好看看,我是萧道成,你们送的书信名帖我都烧了,大家都放心吧,真就是电影都不敢演的魔幻剧情,请大家把不愧是你打在刘宋身上。

萧道成振臂高呼之后,刘休范已死的真相这才传开。趁着叛军陷入混乱之际,萧道成连忙派遣陈显达、张敬儿、任农夫等人率军从承明门入宫防卫。在众人奋战之下,叛军节节败退,官军一举收复建康、东府,萧道成也从新亭发兵返回城中,刘休范之乱彻底平定。萧道成升任中领军,南兖州刺史留卫建康,与袁粲、褚渊、刘秉并称为四贵。

国家恢复稳定之后,张敬儿便不断希望萧道成能履行当年的承诺,但萧道成觉得张敬儿出身低微,不想让他出任雍州刺史的高位。张敬儿便对萧道成说,“沈攸之镇守荆州,您知道他的意图,如今若不让我去雍州,与您对沈攸之形成内外合围之势,恐怕日后会对您想做的事儿不利啊”。萧道成心领神会,于是任命张敬儿为雍州刺史。张敬儿一到任,便对沈攸之及尽示好之能事,终于取得沈攸之的信任,而暗中将沈攸之的情报告知萧道成。刘宋新一轮的危机还在酝酿。

三年就大赦四次的刘宋皇权争夺再起波澜。建平王刘景素当年深受宋明帝刘彧的喜爱,如今更是品德兼优,名声在外。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小皇帝刘昱暴虐残忍、朝中人心纷纷倒向刘景素。然而,阮佃夫、杨运长二人想要长期把持朝政,不希望年长的刘景素上位称帝。便对刘景素暗动杀心。

刘景素为求自保,于是私下结交大臣拉拢势力,准备伺机发动政变。阮佃夫、杨运长二人也听到风声,并派人混入刘景素帐下。鼓动刘景素叛乱,结果被刘景素识破,将此人首级送往建康。不久,垣邸祖率领数百人从建康忽然投奔刘景素,并说建康已经大乱。刘景素信以为真,在京口起兵。萧道成,派任农夫、黄回等人率兵讨伐。出发前,黄回内心依然向着刘景素一方,暗中下令,见到刘景素的军队,不许主动进攻。然而,黄回的心思,萧道成早已知晓,于是派左军将军李安民在旁监视黄回。建康大军一路向东,京口守军互相观望,毫无斗志。见此情形,黄回也断了响应刘景素的念头。仅七天后,建康军攻克京口,刘景素被斩首,刘宋再度颁布大赦。

然而此时日渐成长起来的刘宋皇帝刘昱刚刚步入叛逆期,太后、太妃及朝中大臣对他的约束逐渐失控,刘昱喜爱出游,却经常甩开仪仗队伍,肆意在山林、街道上纵马奔驰,身边近卫皆持兵器,所遇行人无一幸免,以致商贩皆息,门户骤闭,行人殆绝。刘昱更是一日不杀便惨然不乐,眼见即将失去对刘昱的控制,阮佃夫便与亲信私下谋划,准备趁刘昱出城狩猎之时,假传太后诏命调回卫队,随后关闭城门逮捕流落在外的刘昱,迎立年幼的安成王刘准为帝,方便自己继续把持朝政。然而,阮佃夫的计划泄露,被刘昱逮捕诛杀。

不久,刘昱突然闯入领军府内,当时天气炎热,萧道成正光着上身躺在床榻上,刘昱便在萧道成的肚子画上箭靶,随后便要开弓射箭,左右急忙劝说,萧道成的肚子是完美的箭靶,一次就射死了多可惜。不如换上圆头箭。刘昱觉得有理,萧道成因此才保住性命。从此之后,萧道成对刘昱暗生恨意,便与袁粲、褚渊等人密谋废帝。同时,萧道成还安排越骑校尉王敬则暗中拉拢刘昱身边的近臣。

公元477年农历七夕夜,刘昱又带人外出闲逛,到新安寺偷狗吃肉,当晚回宫入睡前对侍卫杨玉夫说道:“七夕夜里看到织女渡河的景象,速来报我,若我没能看到,就杀了你。”织女七夕渡银河与牛郎相见,这本就是神话传说。杨玉夫深知自己必死,于是铤而走险,趁刘昱熟睡,与杨万年一起用刘昱的防身刀斩下了刘昱的首级,随后派人将首级携带出宫交给王敬则,王敬则又连忙带着首级赶到萧道成府上敲门。萧道成以为这是刘昱发来的钓鱼帖,不敢开门。情急之下,王敬则将刘昱首级扔进院内,萧道成让人洗净血污,这才确认正是刘昱。

萧道成迅速穿上甲胄,带兵进入皇宫,宣布刘昱死讯。随后,萧道成以太后的名义召袁粲、褚渊、刘秉共商国事。萧道成对身为宗室的刘秉说道:“此为使君家事,该当如何处置?”萧道成表面要与刘秉商议,实则怒目而视。刘秉只好说:“政务上的事,是在下职责所在,若论军中事务,则由将军您全权处置。”萧道成假意推脱,又询问袁粲、褚渊的意见。王敬则则在一旁拔刀大怒,说道:“天下之事都该交付萧工处置,谁敢张口反对,我便拿他祭刀。”说罢,王敬则取出皇帝才能带的白纱帽戴在萧道成头上,并请萧道成继位称帝。萧造成一脸严肃地呵止住王敬则。两人一白一红的演出,让袁粲、褚渊、刘秉三人看得明明白白,褚渊连忙表明立场,将手中权力交出。自此,朝中军政大权悉在萧道成手中。

第二天,萧道成以太后名义宣布刘昱罪状,随后拥立年仅11岁的安成王刘准为帝,是为宋顺帝。萧道成升任司空录尚书事、骠骑大将军。褚渊加开府仪同三司。而不与萧道成同心的袁粲被任命为中书监,不久调离健康,出镇石头城。刘秉任尚书令,加中领军,被萧道成架空。

刘昱被杀的消息传至荆州,原本与萧道成关系不错的沈攸之,见昔日地位低于自己的萧道成,如今竟在朝中位极人臣,沈攸之内心十分不忿,说道:“我宁可如王凌那般反司马专权而死,不做如贾充之辈,卖主求荣。”但沈攸之没有着急立即起兵,而是一面向建康上表祝贺刘准登基,一面在荆州暗中筹备。直至12月,沈攸之对外宣称,自己获得太后派人送来的一对蜡烛,里面夹着太后手书,上写,“国家大事悉数托付于公。”

于是,沈攸之向全国发布讨伐檄文,并致信给萧道成:“刘昱年少,昏庸无道,理应与众大臣商议,再请太后下令废除。岂可私下结交皇帝近卫而行弑杀之事,更岂能将皇帝遗体抛弃于外,任其腐烂。此等之事,凡事臣子听闻,无有不骇,而你却在朝中排除旧臣,布置朋党,把持朝政,我不知道昔日霍光、诸葛亮会给后人留下这种的遗训吗?你已起改朝换代之心,而我不敢忘记当年申包胥救国复国之志。”

然而萧道成早就从雍州刺史张敬儿处得知沈攸之有谋反的迹象,于是让其子萧赜在郢州整顿军备,暗中提防。萧赜从郢州离任前,告诫接替自己的柳世隆说,“沈攸之一旦叛变,必然会焚烧夏口舰船,自己顺流而下,朝廷届时将无法阻挡。但如果能将沈攸之牵制在郢州,你我内外夹击,定能破之。”如今沈攸之起兵东进,萧赜在前往建康的路上,刚走到寻阳,于是决定在湓口组织防御,封锁长江。

但在此时,建康城内反抗萧道成的力量也趁机发难,袁粲与刘秉、黄回等人密谋,又搬出太后王贞风的招牌,以太后之名安插自己的心腹,统领宫中禁军,随后与刘秉约定,在12月23日夜共同起事。但刘秉没经历过这种场面,紧张过头,不知所措,当天下午就沉不住气地带领家眷部曲前往石头城会合,以致道路拥挤,场面混乱。袁粲见刘秉这般前来,深知事情已然败露,于是连忙起事。

而在当天夜里,萧道成就迅速派遣王敬则铲除了袁粲安插在禁军里的内应,控制住宫中局势,随后派兵前往石头城。此时黄回受命讨伐沈攸之,听闻袁粲起兵,立即回身支援,萧道成的部队,与袁粲、刘秉在石头城展开激战。袁粲同党孙昙瓘骁勇善战,萧道成的部队死伤数百,难以推进,只好分兵攻打石头城西门,并在城门放火,此时正在东门督战的袁粲,见西门起火,连忙与儿子袁最前往救援。刘秉见情况不妙,带领两个儿子踰城而走。

结果暗夜之中,萧道成部将戴僧静也翻墙进了城内,与袁粲父子遭遇,袁最察觉暗处有人,于是挡在父亲袁粲身前保护,戴僧静直冲上前将二人斩杀,袁粲临死前对儿子袁最说到:“我不失忠诚,汝不失孝子!”袁粲已死,叛乱被迅速平定,刘秉父子也被追兵所杀。直到这时,黄回才率兵赶到,准备向建康发动进攻,然而听闻袁粲事败,便犹豫不敢向前,萧道成趁机安抚,黄回投降。

近在肘腋之间的威胁已经铲除,而远处沈攸之的5万大军果然兵临郢州夏口。沈攸之见城中兵微将寡,便十分轻敌,认为夏口城不足为患。下令分兵包围夏口,大军继续东进。见此情形,柳世隆连忙派强烈军中兵参军焦度前往沈攸之阵前挑衅,凡事不能播的脏话焦度都骂了一遍。这下沈攸之上头了,撤销分兵东进的命令,猛攻夏口。然而夏口虽然兵少,但地势险要,沈攸之连续30余日仍不能攻克。

由于沈攸之治军向来严酷,不讲人情,因此大军刚从江陵出发时,部队就不断有士兵逃亡,如今加上30天围城不破,军队逃兵越来越多。沈攸之大怒,下令全军:“我奉太后诏令率领义师前往都城,大事若成,你我共享高官厚禄;如若不成,朝廷自会将我满门抄斩,与尔等无关,但如今逃兵频频,皆是尔等将官失职,我也没精力亲自去抓捕逃兵。所以从今以后,军中若再有逃兵,其长官一并治罪。”没想到沈攸之本想震慑军心的命令,结果却一波反向助攻,以前是只有逃兵,现在连追逃兵的也怕责罚,干脆一起逃了。

沈攸之人心离散,部将纵火烧营,向朝廷投降,大军瞬间崩溃,沈攸之只好收拢残部,得兵2万余人,向江陵撤退。而当初沈攸之向各州发布讨伐檄文时,各州刺史不是斩杀沈攸之的使者,就是原地观望。待沈攸之发兵后,雍州刺史张敬儿迅速发兵攻占江陵,斩杀沈攸之的两个儿子和四个孙子,沈攸之撤至离江陵100余里时,得知江陵城陷,只好逃往华容,一路上士卒离散,走投无路之下,沈攸之在华容的一片栎树林内上吊自尽,荆州平定。

朝廷加授萧道成为太尉,都督南徐等16州诸军事。自东晋以来,凡是身居此位的,下一步想要什么,大家都懂,于是太尉右长史王俭,主动投其所好:“古来大臣功劳至高,就没有什么能赏赐的了,今日以明公之地位,始终想着要向北称臣,这可怎么能行?”萧道成演技上线,假意生气怒斥王俭,但只要王俭一劝,就立马接受。随后在王俭、褚渊等人的运作下,萧道成在维持原先官爵的基础上,又加封假黄钺,都督中外诸军事、太傅,领扬州牧,并获得篡位入门三连、剑履上殿、入朝不趋、赞拜不名。仅五个月后,萧道成再进一步,上位相国、总百揆、进爵齐公、封地十郡、加九锡,篡位第二步达成。

一个月后,急不可耐的萧道成便进爵为王,加殊礼,抵达篡位的最后一步。短短五天后,公元479年4月21日,刘宋皇帝刘准举行禅让仪式,仪式即将开始前,刘准吓得躲在佛像的宝盖之下不敢出来。辅国将军王敬则上前叫刘准出来,刘准哭着问王敬则说:“你是要杀我吗?”“只是让你住在别的宫殿而已,当年司马家也是这流程”,王敬则说。刘准跪在地上祈求以禅让皇位的代价,留得一条性命,然而萧道成也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我这是在学你的祖先刘裕呀,当年他也是这样对待东晋皇帝的。”刘准哭道:“愿后身世世勿复生天王家。”至此,刘宋灭亡,立国60年。4月23日,萧道成在建康之南正式登基称帝,立国号为齐,史称南齐,一个月后,年仅13岁的刘准,连同整个刘宋皇族,尽皆被杀。

从此南北朝时代,进入了新的篇章。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