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楚霸王,整个中国历史上最难做的王

公元前206年,大秦帝国灭亡,诸侯联军在项羽的领导下挺进咸阳,先屠城,再杀秦降王子婴,又尽诛嬴秦宗室,将这个世系悠久且曾拥有无上荣光的远古宗族彻底抹杀,然后纵火烧秦宫室,冲天大火三月不灭。接着,项羽便开始筹备他宰割天下的宏大事业。

项羽第一件事儿,就是处理“怀王之约”。

楚怀王毕竟在名义上还是项羽等人的老大,关中之地到底怎么处置,灭秦之后诸将怎么封赏,还是得礼貌性的请示他一下。

西楚霸王,整个中国历史上最难做的王

结果,楚怀王超级不识相,他居然把两年前陈芝麻烂谷子的“怀王之约”又提出来了,宣布——刘季为关中王,诸将各回本国由各国国王封赏,项羽回楚国接着当将军(注1)。

项羽暴怒。

——我意思一下,你还真拿自己当回事儿了,好个不知进退的老家伙!人刘季都低头了,你还瞎嘚瑟啥?世人皆知,暴秦之灭,我功为首,天下平定,我功最高,天下要建立新的秩序,也该由我决定,轮不到你来说话!

于是,项羽召集诸侯诸将议道:“怀王者,吾家所立耳,非有寸功,何以得专主约!天下初发难时,假立诸侯后以伐秦。然身被坚执锐首事,暴露于野三年,灭秦定天下者,皆诸君与籍之力也。怀王虽无功,固当分其地而王之。”

这意思是:这天下都是咱们打的,那楚怀王何曾出过半点力,咱们凭什么听他的!先前立六国诸侯之后为王,都是为了诛灭暴秦的权宜之计,现在暴秦灭了,他们还是哪里凉快哪里去吧!不过他们毕竟做过幌子,咱们就可怜可怜他们,封一小块地方给他们养老就是。

项羽的这句话,道出了他建立天下新秩序的总策略。那就是:以灭秦的功劳来分割蛋糕,以各国新兴军事强人来取代保守建制派,以军功贵族来代替血统贵族,这是对陈胜“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口号的继承,也是对包括秦宗室在内的所有战国血统贵族的全面削夺。

那么,在这个基本原则之下,项羽究竟会怎样规划这个属于他的新时代呢?

在他面前,总共有四条路,也就是西周、春秋、战国、秦四个历史时期各走之路:

第一:称帝,把自己折腾成楚始皇,天下实施郡县制,跟秦一样搞个大一统的帝国来。

这条路项羽不想走,也走不通。

首先,各国军将不会答应。他们起义反秦,其最基本的目的,是要消灭秦帝国及其专制体制。否定郡县制,恢复封建制;否定统一帝国,恢复列国并立。这是秦末起义的大义名分,是难以违逆的。更何况他们带头起来造反,图的就是个封妻萌子、公侯万代,如果项羽让他们去当大一统帝国下的普通官吏,他们非再次造反了不可。

其次,项羽自己也不会同意。他与他的项氏家族本就是秦大一统思想的受害者。他自己也自至始至终以“暴秦灭六国”为无道之举,深信其灭亡是由于其专制造成。

所以,无论如何,项羽也不可能重蹈秦之覆辙。

我们现在来看,大一统是大势所趋,郡县制也是更为先进的政治制度。但是在当时人看来,秦国的路是走不通的,否则秦也不会完蛋了。其实秦国的灭亡与郡县制封建制并没有直接的关系,但当时的人不会这么想,要知道一切历史人物都不可能跳脱他所处的环境考虑问题,毕竟封建制实施了近千年一点问题没有,秦国一废除封建制就出问题了。故当时之人,盖实以封建为理所当然,反视统一转为变局矣。我们知道,汉朝经过近百年的过度,最后终于基本实现了郡县制的统一帝国,但那是由刘季秦吏集团的特殊身份,以及数代汉朝皇帝双手沾满权力斗争的鲜血而换来的。而项羽集团皆出身于楚贵后裔与江东游侠,他们不了解秦制帝国,更严重缺乏大一统的帝国想象,就算从头开始学秦制,也得花个几十年弄通,怎可能拿来就用,一蹴而就?

第二:恢复到战国时期的七国争雄状态。

这是项羽最不愿意看到的。多年战乱,人心思定,天下必须要有一个有实权的老大来维护秩序,否则各国还是跟从前一样打来打去,那暴秦不是白灭了吗?

第三:恢复到春秋时期小国林立,几个大国轮流当霸主维护秩序的状态。

这条路貌似行的通,但项羽肯定不想走。关键是项羽不想和别人轮流坐庄,他想一家独大,何况春秋时的霸主多是公爵侯爵,此等名号岂能满足项羽的胃口。

另外,诸侯们应该也不会容许自己的地盘附近有很多小国存在,即便暂时容许了也迟早要将他们吞掉。发展下去还是战国时代。

第四:恢复到西周时期,由“天子”来维护天下秩序。

这条路也可参考,但问题是谁来当这个天子。

楚怀王?还是项羽自己?

都不行,楚怀王有名无实,项羽则有实无名。

左看右看,四条路都行不通,那么怎么办?项羽于是与范增商量,决定结合春秋、西周与秦的路子,再联系现状,走一条前所未有的新路子,那就是:

虚尊楚怀王为名义上的天下共主(义帝),自立霸王为实际上的天下共主,以主持分封诸侯王及维持天下秩序。至于每个诸侯国内部再如何分封公侯,甚或是全面实施郡县制,那就是每个诸侯国自己的事情了。

这条路子从当时来言,实不可谓之不惬当。可惜事实最后证明,它就是一条彻头彻尾的歪路,或者说跟秦一样只能成为一个过渡性方案。但秦那条路子至少还撑了十几年,项羽这条路子撑不到五年就完蛋了,完全就是为汉朝来试错的。其实这也不能怪项羽,人的见解,总是较时势为落后的,否则新中国的革命,一开始就走暴力夺取政权这条路了,又何必搞啥变法维新君主立宪,白白弄得谭嗣同等先烈流血牺牲。

所以说,后来的人是幸运的,他们有更多的理论和方法,有反思历史的更大的时代空间,不必像前人如秦皇项羽,必须摸着石头过河,一不小心就会摔个大跟头。

计议已定,就开始行动,公元前206年一月,项羽佯尊怀王为义帝,又言:“古之帝者,地方千里,必居上游。”将其迁徙到南楚地区的郴县(今湖南郴州)。

秦汉时候的湖南,还是一片蛮荒之地。而郴县则更在湖南的南部,都接近广西了。这地方一直到唐宋时期都被视为蛮烟瘴雨、蛇虫遍地的鬼门关(柳宗元的《捕蛇者说》就发生在这附近的永州),谁也不爱去,根据战国时楚怀王颁发给贵族鄂君启的水陆货物运输免税通行证(鄂君启节),鄂君的商队走到郴县就再也不肯往南去了,因为太偏僻太落后,没有经商的价值。

西楚霸王,整个中国历史上最难做的王

图:郴州义帝陵

项羽这么做,与其说是“挟天子以令诸侯”,还不如说是把“天子”给变相的发配边疆了。

接下来,就该给自己上尊号了。

项羽与范增商量,西周之尊莫若王,东周之尊莫若霸,合称霸王,这就是“王中王”,可用其名虚尊天子而下制诸侯王也。

于是在公元前206年二月,项羽专制主约而宰割天下,先自立为西楚霸王,管辖梁(泛指战国时的魏境)、楚之地最富庶的九个郡,建都彭城(注2)。

西楚霸王,整个中国历史上最难做的王

按照古人的说法,西周天子乃是王业,春秋霸主乃是霸业,秦始皇乃是帝业,项羽自立为霸王,便是选择了王业与霸业的结合物,一个混合了周制与秦制的四不像的怪东西。

另外再解释一下,古有三楚之称,即江陵为南楚,吴越为东楚,彭城为西楚。项羽定都彭城,故称西楚霸王。彭城地近中原,为天下南北之脊,处关外之形胜必争之地,更兼水陆交通便利,物产丰饶,‘稻麦一熟可资数岁’,足可供战守之资。项羽放弃关中,而选这里做都城,其实是很有深意的。欲成帝业,必据关中天府以扼天下之亢,而欲成霸业,则必须占住彭城这个南北通衢之地,以就近控制山东诸侯。

至于西楚所辖之九郡,历史上有很多说法,比较流行的说法是东海(今江苏连云港、扬州一带)、泗水(今江苏徐州及安徽宿州一带)、薛郡(今山东济宁一带)、东郡(今河南濮阳一带)、陈郡(今河南周口、上蔡一带)、鄣郡(今安徽芜湖一带)、砀郡、南阳、会稽等九郡,基本上囊括了整个黄淮平原,国土大致占天下四分之一(秦共三十六郡)。这一块地盘虽然地缘优势不如四塞环绕的关中,但好在全部都可以用水运贯穿,黄河、济水、淮河、长江、泗水、淝水等天然主干水道,通过鸿沟、邗沟等人工运河连缀在一起,形成的密集的运输水网,不仅利于商业,也利于项羽四处用兵,正好符合西楚军擅攻不擅守的特点。

当然,目前这九郡之中,砀郡与南阳还是刘季的地盘,东郡则是魏王豹的地盘,彭城一带则是楚怀王的地盘,陈郡也还有很多小的地方武装,项羽想要把他们的势力赶走或收编,还得等回去后费一番功夫才行。

西楚霸王,整个中国历史上最难做的王

封完自己,再来就是要想想怎么安置刘季这个二号人物了。

这是一件麻烦事儿。论实力,论功劳,刘季都均只在项羽之下,分的地盘太少,刘季会有意见;太多,诸将会有意见,项羽自己也不舍得。

分在哪里,也是个问题。关中这个重要地方肯定不能给他,刘季收买人心,早与秦人亲的跟什么一样,封他在这里,岂不是养虎为患?

要么把刘季放在身边,把他的起家之地砀郡与泗水郡东部的丰沛之地封给他?但这也不妥,如此刘季的封国就在西楚的卧榻之侧,岂不成了两虎竞食之势?项羽还是重感情,他终归不想跟刘季公开撕破脸皮。

事情难办了,损约则违人,固信则自违,为之奈何?

关键时刻,范增给项羽出了个主意:不如把巴、蜀两郡封给刘季吧,这里名义上也属于关中之地,而且地方偏远,道路难行,不会对项羽造成什么威胁。而且,刘季手底下的将士都是中原人,他们哪里会愿意跟着刘季去巴蜀之地,到时候一路逃亡,等刘季挨到成都,估计也没有啥力量东山再起了。

项羽一想,这方法不错,这样至少在表面上没有违背楚怀王当初的约定,而且巴蜀乃天下粮仓天府之国,路虽难走,地盘却够大,吃穿也不愁,非常适合养老,多好,我项羽对老大哥刘季也可算是仁至义尽了。

如果范增此计得逞,那么刘季这辈子就完蛋了。巴蜀虽然也属于秦国故地,但与关中核心地区山长水远,直线距离将近1500里(成都到咸阳),还远隔着大巴山、秦岭两座海拔两千米的大山脉,刘季想要将巴蜀此二地的力量与资源组织起来,然后还要从这层层封锁中闯出来,没有个三年五载根本办不到,到时项羽恐怕早已将关东整合完毕,刘季哪里还会有逐鹿中原的机会?

关键时刻,还是得靠曾经在鸿门宴上拯救过刘季的张良与项伯。他们能救刘季一次,就能救第二次。

西楚霸王,整个中国历史上最难做的王

当初鸿门宴之后,刘季为了感谢张良,就送了张良黄金百镒、珍珠二斗,镒乃战国与秦时黄金的专属计量单位,一镒为黄金二十四两,也就是1.5斤(古时一斤16两),黄金百镒也就是150斤黄金,可以铸一座大金人了。但张良身为五世韩相之后(韩国173年历史张家就当了87年韩相),从小锦衣玉食,一辈子就没把钱放在眼里,所以他转手就将这笔赏赐送给了项伯,让项伯去项羽面前美言两句:除了巴蜀,能不能把汉中也封给刘季?

从汉中首府南郑到咸阳,路程全程则只有六百里,且有秦岭栈道与西汉水通航,交通条件要比封闭在成都平原要好很多,这就是刘季东山再起的关键,关键,关键,重要的话说三遍。

总之,为了这五百里汉中之地,多少钱都是值得的。所以,除了张良私人馈赠的黄金百镒、珍珠二斗,刘季还准备了几大车的金银财宝,浩浩荡荡,全运进了项伯的军营。项伯虽是贵族出身,但也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只觉得刘季这朋友真是交对了,于是赶紧去找项羽,软磨硬泡,死气白咧,非要项羽把汉中也封给刘季。

项羽实在抹不过面子,又想刘季也确实有点可怜,那就把汉中也给他好了。况且,当初刘季入武关时,已经遣其将郦商向西别定汉中,这不错是个顺水人情罢了。不要为了这种小事再让兄弟翻脸。于是,刘季顺利被封为汉王(注3),辖巴、蜀、汉中三郡,管四十一县,建都于南郑。

西楚霸王,整个中国历史上最难做的王

再下来,就是关中之地该怎么办了。这个项羽早有打算,就封给章邯、司马欣、董翳三个秦国降将吧,以秦治秦,既可防秦人作乱,又可防备刘季之汉军东出;同时也可用刘季来监视三人,防止三人反叛,此乃一举三得之妙计也。

于是,项羽将关中秦地一分为三:

秦将章邯,弃暗投明,灭秦有功,封为雍王,建都于废丘(今陕西西安市西咸新区东马坊村遗址),管上秦三十八县,辖咸阳以西的地区,大致包括秦的内史西部、陇西郡和北地郡。

秦将司马欣,多年前曾对项梁有恩,封为塞王,建都于栎阳(今陕西临潼),管下秦一十八县,辖咸阳以东的地区,大致拥有秦的内史东部。

秦将董翳,劝章邯投降有功,封为翟王,建都于高奴(今陕西延安北),管中秦三十县,辖关中以北的高地。

秦地三分,从此,关中又称三秦之地。

几个大难题解决后,剩下的地就好分了。

楚国一分为四。除了项羽所分到的楚国精华之地外,其他三块大多在南楚。

西楚霸王,整个中国历史上最难做的王

项羽的头号大将英布,战功赫赫,封为九江王,建都于六县(今安徽六安),统治原楚国南部、江淮西部的九江郡四十五县。

楚将吴芮,英布的岳父,率领百越各部落协同诸侯作战,又从入关,颇有战功,封为衡山王,建都于邾县(今湖北黄冈北),大致领有原楚国南部的衡山郡地区。

义帝的柱国共敖,率军击南郡有功,封为临江王,建都于江陵(今湖北荆州),大致统治原楚国南部的南郡等地。

魏国则一份为三。

由于项羽本人统有以前魏国大部分精华地区,乃将魏王魏豹改封为西魏王,建都于平阳(今山西临汾),管辖河东郡与上党郡。至于另外一块魏地河内地区,则封给平定此地的赵将司马卯,称殷王,建都于朝歌(今河南淇县),管辖黄河北部的河内郡三十二县。

赵国则一分为二。

赵王歇,没有随项羽入关,功劳算小,但因为他是赵国王室之后,故将其迁徙于代地,仍号为赵王,统治赵国的北部地区(代郡、雁门郡、云中郡)。

赵相张耳,声望高且富于智谋,又随项羽入关,提供不少佳策,故封为常山王(注4),将赵都信都(邯郸城已为章邯所毁)改名为襄国(今河北邢台),作为常山国的首都,统治赵国南部的河北平原(邯郸郡、巨鹿郡、常山郡)。

韩国也一分为二。

韩王成,没有随项羽入关,反而曾与韩相张良追随汉王西略地,两家亲如一家,虽无夫妻之名,却又夫妻之实,不可不防。所以项羽不让韩王成与张良去颍川郡就国,而放在身边予以控制。

赵将申阳,本为赵相张耳的心腹大将,因平定河南并攻破洛阳有功,封为河南王,建都于洛阳,领有原属韩国掌控的洛阳盆地三川郡二十县。

燕国也一份为二。

燕将臧荼,随从楚军解除巨鹿之围,功劳颇大,封为燕王,建都于蓟(今北京),统治原燕国在河北的核心区(渔阳郡、上谷郡、广阳郡)。

原燕王韩广,没有随项羽入关,功劳算小,故将其迁徙于辽东,改称辽东王,建都于无终(今天津蓟县),统治原燕国的东部地区(右北平郡、辽西郡、辽东郡)。但韩广不愿东迁就国,臧荼只好把他给砍了。

齐国也一分为三。

齐将田都,当年主动叛齐救赵,随同联军入关,功劳颇大,封为齐王,建都于临淄,统治齐国的中部地区(临淄郡和琅玡郡)。

齐将田安,齐国王族嫡系后人,巨鹿之战前攻击济北数城,并引军投降项羽,故封为济北王,建都于都博阳(今山东泰安东南),统治原齐国西北的济北郡,即泰山与河间一带。

齐王田市,原本就是田荣的傀儡,存在感极差,意思一下封他个胶东王吧,以即墨(今山东平度东)为首都,统治原齐国东部的胶东郡,即今胶东半岛一带。由于环渤海的优势,胶东半岛今天是山东最富裕的经济区,但当时由于海侵的影响,导致这里很多盐碱地,农业基础极差,属于齐国最贫瘠最不发达的地区。

齐国分了三个王,却没有齐地首席军事强人田荣的份儿,他所扶持的田市也只得了最差的一块齐地。这就是项羽在搞田荣了,谁叫他先不助项梁攻秦,后不助项羽救赵,之前还与宋义打的火热,项羽最讨厌这个人了,所以什么爵位没有,哪儿凉快哪去。

西楚霸王,整个中国历史上最难做的王

另外还有个赵国大将军陈馀,本与张耳为刎颈之交,后因救援巨鹿问题关系破裂,故弃将印离去,隐居在南皮,而未从联军入关,故啥爵位没有,也一边儿凉快去。

然而,在入关赵军将领中有不少是陈馀旧部,他们同情老上司,因而游说项羽道:“张耳、陈馀,一体有功于赵,今耳为王,馀不可以不封。”项羽不得已,乃将陈馀隐居所在地南皮(今天河北沧州一带)附近的三个县封给他去养老。但陈馀向来与张耳齐名,如今却差距这么大,所以心中仍觉不满。

项羽此次分封,在地缘政治与利益格局上还是颇下了一番功夫的,其大致没有问题,唯一的问题就在对田荣和陈馀的处置上。陈馀和田荣不是普通的建制派,而是手握实权的军事强人,可项羽却没有给他们一点台阶下,逼得他们很快就起来闹事,让项羽刚建立好的分封秩序立刻瓦解,项羽也由此威信受损,顾此失彼,埋下失败伏笔。

从事后的角度看,也许项羽应该抛开与田荣、陈馀的私人恩怨,稍微多照顾一下他们的情绪与利益,至少暂时稳住他们,让自己能多有几个月的时间完成内部的整合并封堵刘季东出的道路,然后再来解决这两位的麻烦。可惜项羽虑不及此,结果形势急转直下,这大概就是年轻冲动的代价了。当然,这都是后话,且不提。

另外,衡山王吴芮手下大将梅鋗,也曾率领一支独立的部队建立军功,故封为十万户侯,辖地在岭南一带。

至此,蛋糕分配完毕。

西楚霸王,整个中国历史上最难做的王

貌似很公平,其实不然。

此次分封,项羽乘百战百胜之威,而执诸侯之柄,手袭天下以王豪杰而宰制之,终成王中之王,看起来是豪情万丈,风光无限,实际上却暗藏了很多不得已的苦衷,莫为人知。

事实上,分配秦亡之后的大蛋糕,并维持分完后的新秩序,是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问题是:如何将分配蛋糕尽量做到公平,这太难了。诸侯诸王与随同项羽入关的诸侯诸将,在面对诛灭暴秦的大原则问题上,可因仰仗项羽的威势而团结在他身边,但当大家共同的敌人暴秦已灭,内部的利益纠缠以及私人恩怨就会不失时机的浮上水面。即“人民内部矛盾”转化为了“争夺利益的矛盾”,在这样的敏感问题上,项羽即便做的再公平,恐也无法满足某些人的胃口。因为在那个私利膨胀的乱世,诸侯们的野心是无穷的,跟这些手握重兵的军阀与扎根当地数百年的旧贵族地头蛇讲公平,无异对牛弹琴。

由此可见,项羽搞的这个四不像混合政体,虽然很大成分是西周的封建制,但他所面对的问题明显比八百年前的周公旦要复杂的多,周公旦可以依照严密的宗法制度和血浓于水的宗族情谊来分封天下,项羽却只能靠自己的武力来慑服封在各地的骄王悍将,其中的难度,可想而知。后来刘季已经打下天下做了皇帝,分封诸侯的时候都惹出无穷祸患,何况现在项羽手里还没有扎实的根据地,对各诸侯王将也只有威慑力而没有直接的控制力,这种勉强为之的分封法又怎么可能成功呢?

西楚霸王,整个中国历史上最难做的王

总之,如何分配利益,这是一个领袖最高阶的课程,刘季忙活了半辈子,也只给汉朝打了一个初样,后面还得靠后人完善,你要二十出头的项羽在灭秦后立刻搞定,可就太难为他了!

黑格尔曾说:“在世界史中凡是开创新世界的新英雄们的情况一般都是悲剧性的。”项羽毁灭了一个旧时代,开创了一个新秩序,自然可能要为那更完备的汉代新秩序去做一个悲剧的垫脚石。总之,历史是天下所有人共同博弈的产物,它的塔基是由一次次试错后的血泪铸成,这便意味着,项羽所谓“刀枪入库,马放南山”的理想最终只能是一个梦想而已,如今炙手可热的他,很快就会彻底凉凉。

原文链接:https://www.toutiao.com/article/7094056182888792611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