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标死前一年:背生恶疮疼痛难忍,朱元璋难辞其咎,死前仍分父忧

洪武二十三年六月,东宫寝殿里,传来一声声痛苦的呻吟号叫,这是皇太子朱标的叫声。

谁也想不到,向来温和慈善如菩萨一般的太子,竟然得了这种恶症。

这病来得很急,事先没有任何征兆。只知道皇太子忙活完李善长谋反案的善后处置工作后,就病了。

这病浑身发热,后背上生出大面积的脓包,红肿多汁,又痒又痛,钻心刺骨。

经太医诊断,朱标得的病是背疮,现代医学认为这是一种细菌感染的炎症。

这种病在古代也算常见病,但难治愈,严重者会致命。

历史上有许多名人都是死于这种病,像是秦末的范增、三国的刘表和曹休、唐朝的孟浩然,临近点的,几年前,中山王徐达亦是得了这种病死的。

只是朱标既不像徐达长年带兵打仗,有感染风险,又不是生活在流行病多发的战乱年代,他堂堂皇太子,锦衣玉食,又不乱吃东西,怎么会生出如此恶症?

朱标觉得,可能是报应吧!

近一个月以来,朱元璋将十年前的胡惟庸案升级为谋反案,将韩国公李善长、吉安侯陆仲亨、延安侯唐胜宗、平凉侯费聚、南雄侯赵庸、荥阳侯郑遇春、宜春侯黄彬、河南侯陆聚、还有已故的营阳侯杨璟、济宁侯顾时等一众开国功臣全部牵连进去,满门抄斩。

前前后后株连的已经有3万余人,到底是杀孽太重了。

尽管,朱标知道朱元璋的良苦用心,这些勋臣平日里嚣张跋扈,目无法纪,结党横行。尤其是李善长致仕多年,仍然能在朝中施加影响,危害皇权。

为了剪除这些“荆条之刺”,朱元璋只能用谋反的罪名,破解免死铁券的承诺,才能杀掉他们,好留给太子一个安稳江山。

但朱标并不能认同朱元璋的做法,这些勋贵家族里的妻儿老小又有何辜,还有嫁到李善长和陆仲亨家的两个妹妹,她们的终身幸福就这样给断送了。

朱标根本无法向两个妹妹解释,为何一夜之间就落得个家破人亡,迁移异乡。

中医《灵枢经》里,有言,“六腑不和则留为痈”,人的内在情绪会导致六腑不和,痈是疮的一种,皆属于壅滞产生的疾病。

所以朱标的背疮很大程度上是他内心的郁闷无处排解,而导致的身体机能下降,感染病菌所致。

是憋出来的病。

这种郁结可不是短期能形成的,事实上自从朱标做了太子,他就一直很憋屈。

这憋屈还源自于朱元璋对儿子的爱。

朱元璋小时候没读过书,全靠后天努力,边打天下边学习,因此他太知道读书的重要性。

所以朱元璋给儿子们安排的学习教育资源都是最好的,尤其是朱标,六岁就跟着当代大儒宋濂启蒙学习。

十几年的师徒影响,加上朱标本身就是一个善良温和的性格,使朱标身上养成了集仁慈、友善、孝亲、爱人等诸多美好的品德。

这些让朱元璋都非常满意,唯独遗憾的是朱标身上缺乏帝王该有的杀伐果决。

一开始朱元璋并不担心,觉得让儿子跟着自己处理政务,手把手传授浸染,总会有几分自己的样子。

但让朱元璋没想到的是,一个人的性格一旦养成真的很难改变,不仅徒劳无功,反而让父子间的矛盾越来越深。

父亲担心儿子太过软弱,儿子认为父亲杀伐太重。

父亲改变不了儿子,同样,儿子也劝谏不了父亲。

洪武十三年,胡惟庸案刚爆发时,早已归乡致仕的宋濂因儿孙犯案遭到株连,70岁的老头被朱元璋从金华抓来,处死。

那可是陪伴朱标十几年的老师,朱标跑到朱元璋面前苦苦哀求,免老师一死,可换来的却是朱元璋的一句,等你做皇帝时再去赦免他吧。

当时的朱标既痛苦又无助,一时想不开,竟只身跳进御河轻生。

这一番折腾,加上马皇后的劝解,才令朱元璋答应免去宋濂一死。

这事之后,朱元璋尝试过与朱标沟通,他对朱标说,他杀的这些人都是荆条上的刺,他现在把刺拔光,将来留给你一根光滑不扎手的荆条不好吗?

哪知,朱标竟一点不领情,还固执地顶撞道,“上有尧舜之君,下有尧舜之民”。

朱元璋改造儿子计划宣告失败,但“拔刺”计划仍在进行,他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总要给子孙安排妥当才安心。

于是,大案再起,朱元璋亲自下诏给李善长等公侯定罪,没有人可以反驳。

朱标的病在太医们的全力救治下,慢慢有了好转。儿子朱允炆日夜侍疾榻前,替父亲缓解疼痛,也在士大夫间留下了美誉,这是后话。

“庚午夏六月,懿文背痈痛甚,号呼不绝口,含泪抚摩,日夕不暂离,闻号呼惶惶若不生,亲吮吸之,逾旬而愈。”

古代没有抗生素,对付病菌引起的疾病就要迂回很多,只能依靠调养气血,恢复自身抵抗力,消灭病菌。

只是医者治得了表面的脓疮,治不了心里的憋屈,情致不豫,身体机能如何能恢复正常。

尤其是恶疮在古代的治愈率那么低,类似于现代的癌症,患者得了这个病,自身的心理压力也会很大,有多少癌症患者是自己被自己“吓”死的,是一个道理。

无论是从病因还是治愈难度都预示了朱标身体堪忧。

一年后,朱元璋下旨,令皇太子巡抚陕西。

可能朱元璋也觉得儿子自从做了太子之后,很少出紫禁城,借由考察迁都地理位置,让朱标巡抚陕西,也放松放松心情。

上谕皇太子曰:“天下山川,惟秦中号为险固,向命汝弟分封其地,已十数年,汝可一游,以省观风俗,慰劳秦民。”

关于都城的选择,朱元璋考察过开封,属意过凤阳,此次又瞄准了西安,不过,据明人笔记中记载,朱标的选择是洛阳,据说,此次出巡,朱标也去考察了洛阳,还献上了洛阳地图。

许是舟车劳顿的缘故,或是朱标身体本就不太好,回京后朱标便一病不起,拖了几个月后就去世了。

史料中没有具体说明朱标得的是什么病,只用“恶疾”两字概括。

一般,不太好治,且发病速度快的,都称为“恶疾”,而朱标去世距离朱标的恶疮发病间隔只一年,推测,朱标的恶疮并没有根除,导致朱标抵抗力弱,出巡在外,感染风寒,再次引发病毒性感染,不治去世。

朱标病重期间,仍在为迁都之事建言,只是不知道他的建议是依旧主张洛阳,还是顺从朱元璋的心意西安。

原文链接:https://www.toutiao.com/article/7090831710527144485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