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胡乱华之祸——由来已久的祸根

五胡乱华,指在西晋时期塞外众多游牧民族趁西晋八王之乱,国力衰弱之际,陆续建立数个非汉族政权,形成与南方政权对峙的时期。“五胡”主要指匈奴、鲜卑、羯、羌、氐五个胡人大部落,但事实上五胡是西晋末各乱华胡人的代表,数目远非五个。五胡乱华之后西晋衣冠南渡,北方则陷入连年战乱,妇女甚至被当作“两脚羊”被随意屠戮。然而五胡乱华确并不是一夕之祸。这种祸根早已深种且由来已久。

五胡乱华势力图

祸根初种 风云渐起

西汉汉宣帝时期,南匈奴迁到了长城以内的山西和陕西北部一带地区,汉朝想用他们构建一条防御北匈奴的“人肉长城”,为大汉保卫边疆,历史称为“保塞内附”;到了东汉光武帝时,他们进一步深入内地,定居在了西河;东汉汉灵帝时“黄巾起义”爆发,朝廷用匈奴人征讨黄巾,于是他们得以进一步南迁,后董卓废立天子,天下大乱,匈奴趁此南下劫掠一番后便驻扎在了河内。

五胡乱华之祸——由来已久的祸根

汉宣帝

逐渐深入 祸患渐显

公元208年曹操自官渡之战之后逐渐统一北方,南匈奴渐渐无法立足,首领呼厨泉单于只好在公元216年到邺城,向曹操投诚。曹操将南匈奴部众分为左、右、南、北、中五部,分散安置在并州,每一部设统帅,并设立汉人为司马进行监管。同时曹操将南匈奴单于扣押在邺城当人质,使右贤王去卑和左贤王刘豹在并州相互制衡。

魏国除了和蜀、吴争霸,更需要控制边疆地区,游牧势力常常乘机捣乱,蠢蠢欲动,将它们内迁可以死死看住。此外为填补中原的人口空缺,曹操将并州汉人百姓分批迁往中原,这就造成了并州人口的减少,而并州和司隶、冀州相邻,又是北部边境,是抵御北方游牧民族的侵扰前线,战略位置十分重要,所以必须填补并州的人口空缺。这些南匈奴人形同编户齐民,缴纳赋税,并逐渐汉化。然而这也使并州成为胡人同汉族民族融合的前沿阵地。

除了充实人口的需要,曹操内迁南匈奴还有联合其对抗鲜卑的需求。鲜卑多次侵扰东汉,幽州、并州苦受其害,南匈奴迫于鲜卑的压力也不得不南下,所以在对抗鲜卑的问题上,曹操和南匈奴有共同的利益,借助南匈奴之力可以极大减轻曹操的压力。曹操此举可谓是一石多鸟之计。

五胡乱华之祸——由来已久的祸根

魏武帝 曹操

王朝之下 隐忧已现

266年司马炎篡魏,建立政权,国号为晋,定都洛阳,史称西晋,司马炎即晋武帝。280年,西晋灭吴,完成统一。一般来讲王朝初立,多是国家万象更新,刷新吏治的时候,然而纵观华夏历史,晋朝在所有大一统王朝中国力是最为人所诟病的。政治上推行九品中正制世家大族生下来即可拥有官爵,寒门之士难以走上仕途。国家难以选到安邦定国之才,社会风气上玄学之风盛行,人人追求精神世界的满足,官员们对于治国理政则毫无责任感可言。

同时在选择国家继承人的问题上,司马炎过于执着于长子晋惠帝司马衷,始终不肯向废长立幼妥协。可未曾想司马衷确是个傻子,更是留下了何不食肉糜这句千古笑谈。再加上司马炎大开历史倒车,分封了多位握有兵权的藩王。更加阻碍了中央的集权,同时自东吴灭国以后,晋武帝司马炎便终日沉醉于享乐,虽有臣子曾上书谏言异族内迁之祸患,然而此时整个王朝从上到下都是奢靡享乐的风气,就这样直到晋武帝司马炎病逝,异族内迁的问题也始终未能得到解决。同时由于内迁的原因,异族更是自发地团结在一块,且势力日渐壮大。此刻的异族便犹如一个火药桶,只要有个引线,顷刻间便要引发巨大的爆炸,然而这个所谓的引线竟然是西晋内部自己点燃的!

五胡乱华之祸——由来已久的祸根

晋武帝 司马炎

后宫干政 王室自乱

晋武帝病逝之后,著名的何不食肉糜皇帝司马衷即位,这位皇帝在位时内有厉害的皇后贾南风,外有数位手握兵权的藩王。司马衷即位之初朝中大权由太后的父亲杨骏把持,贾南风便联动楚王司马玮杀了杨骏,此后贾南风先后杀掉入朝辅政的汝南王司马亮,又杀楚王司马玮和太后,并且杀死了并非自己所生的惠帝司马衷长子司马遹。这样的行为招致了赵王司马伦的不满,司马伦先鼓动司马遹旧部及齐王司马冏起兵,废黜并杀死贾南风。诛杀淮南王司马允,自领侍中、相国、都督中外诸军事,加九锡。逼迫晋惠帝退位,擅自称帝,年号建始。

此后齐王司马冏、河间王司马颙、成都王司马颖先后起兵讨伐司马伦,晋朝的国力在藩王的内战之中不断衰微。从元康九年(299年)到光熙元年(306年),共历时七年。其核心人物有汝南王司马亮、楚王司马玮、赵王司马伦、齐王司马冏、长沙王司马乂、成都王司马颖、河间王司马颙、东海王司马越八王。西晋皇族中参与这场动乱的王不止八个,但八王为主要参与者,故史称这次动乱为“八王之乱”。

至公元307年晋惠帝司马衷病死。司马炽继位,是为晋怀帝。晋怀帝改元永嘉,东海王司马越辅政,掌握了朝廷大权。至此,东海王司马越在八王之乱中成为了最终的胜利者。然而此时的晋王朝经历多年战乱,国力早已不复当年扫平蜀吴的雄风。自公元304年,氐族领袖李雄占据成都,自称“成都王”,史称成汉。 匈奴贵族刘渊起兵于离石,史称前赵,五胡已逐渐开始登上历史的舞台,并将在不久的将来,给予晋王朝致命的一击!

五胡乱华之祸——由来已久的祸根

何不食肉糜

五胡乱华 霍乱中原

公元311年六月,前赵刘聪、刘曜等攻陷晋王朝首都洛阳,掳晋怀帝司马炽,史称「永嘉之祸」。

313年,二月,前赵刘聪杀晋怀帝司马炽。四月,晋朝秦王司马邺在长安即位,是为晋愍帝。

316年,十一月,前赵刘曜第二次进攻长安,攻陷。掳晋愍帝司马邺,吞并关中地区,西晋结束!

317年,三月,琅邪王司马睿称晋王,是为晋元帝,东晋开始。同时大批世家大族,百姓开始前往南方,史称衣冠南渡!

然而王朝的败落之下,百姓的生命在乱世则更加不值一提。五胡所到之处都进行各种烧杀抢掠,不仅奸虏妇女,还对汉人进行大规模屠杀。甚至由于缺乏粮食,北方的胡人就把她们宰杀作为食物,当时的胡人就给这批可怜的汉族女子,起了一个外号叫“两脚羊”。五胡残害中原过后,北方汉人数量大幅减低。胡人人口则大幅提高。

五胡乱华,不是一朝之祸。生长于那个时代的百姓,我们至今也为他们的悲惨的命运感到不幸,每每想到这总想起一句诗,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杜牧《阿房宫赋》曾曰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复哀后人也。我想这便是回味历史的目的吧!

原文链接:https://www.toutiao.com/article/7091303587028206094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