垓下之战,韩信是如何包围项羽的?

公元前203年十二月,霜华一白,北风甚紧。

项羽率军十万,来到垓下(今安徽省蚌埠市固镇县濠城镇),在沱河南岸扎营。此处高岗峻岭,前有掩伏,后有遮蔽,中间沱河穿过。西楚军战马只剩数千匹,行军途中队伍拉得比较长,再加上项羽目空一切,未把联军放在眼里,便在垓下休整,准备一举击溃联军。

汉王刘邦、齐王韩信、梁相彭越、汉太尉卢绾和淮南王英布也陆续率军赶来,形成包围圈,联军足足六十万。垓下周边数十里,双方营垒三百多个,昼则旌旗蔽日,夜则火光烛天。

汉王刘邦命太傅张良到齐王韩信大营,赏赐羊酒犒劳。张良奉上汉王大印,请韩信为统帅,韩信拜领。

刘邦与韩信两方人马,在一座丘原上相遇,勒马停下。

韩信只有25岁,麾下如孔聚、陈贺、陈豨、彊瞻、程黑、赵将夜、卢罢师、卢卿、蔡寅、杜得臣、高邑等将领,顶盔掼甲数十人,都是青壮年,人人朝气蓬勃,雄姿英发,足见兵强马壮,气吞山河。刘邦与太尉卢绾都是53岁,右丞相郦商年龄更大,猛将樊哙也接近不惑之年,对比之下,与人英雄迟暮的感觉。

刘邦握着韩信双手道:“好!齐王没有辜负寡人对你的期望。”

韩信点头致敬道:“臣日夜感怀大王知遇之恩。”韩信自称“臣”,确实发自肺腑感谢刘邦知遇之恩。

刘邦韩信没有过多寒暄,两人率众登上高台。齐王韩信环视诸侯联军阵容鼎盛、旗帜飘扬,目光闪烁生辉,心情难以言表。此前灭三秦、西魏、代、赵、齐,迫降燕国,垓下一战如能击溃西楚霸王项羽,他的战绩肯定会超过白起、王翦。

太尉卢绾试探问道:“齐王有把握将霸王困死此间吗?”这一问自然是代表刘邦,有些话刘邦不能直接讲,否则显得自己小气,卢绾与刘邦是“桃花潭水深千尺”的兄弟感情,刘邦想什么卢绾心知肚明。

韩信指着眼前的开阔地道:“垓下一带,北川河,南山陵,中间良田万亩,正是天生一战场也。”

在十多位将领众星捧月下,韩信对诸侯联军做出了部署,有刘邦压阵,诸将依计而行。

 

首先是三十万齐军,兵分三路围攻霸王。韩信居中,将军孔熙为左翼,将军陈贺为右翼。诸侯军方面,韩信令彭越的六万人马屯兵沱河以北,只要阻击试图渡河的西楚军即可。刘邦、卢绾、郦商、英布,统十万兵在韩信军身后,作为中军树立大旗。刘邦军中分出八万,由周勃统帅,为左后军,随时接应齐军。柴武统率西楚降卒大军,约五万余人,为右后军。最后是灌婴的骑兵,在战场外围穿插,既可增援齐军,又可击杀逃跑的西楚兵。

孔熙与陈贺二人,此前也担任过将军,谁也没料到,在韩信眼中,二人与曹参、钟离眛是一个级别的,因此把正面强攻项羽的大任,由韩信与此二将分担,韩信这是拿齐军血拼西楚军,诸侯军绝不会有异议,人人首肯心折,甘心听命。

汉军当中,按照官职来说,汉王刘邦、太尉卢绾、右丞相郦商,各自指挥一支步兵,是比较合乎情理的。但在韩信眼中,他们三人也就是三个臭皮匠,算上一蹶不振的淮南王英布,统统呆在中军,准备捡漏。

周勃此前在三秦之战中,在韩信的指挥下大杀四方,在韩信眼中,周勃比前面这几位都要强,是刘邦麾下垓下战场最能打的将领。(曹参留在齐国,正率军进入临淄城,抄韩信后路)

至于蒲将军柴武,作为巨鹿之战楚军第三号人物,有他在西楚军降卒就不敢造次,但也别指望这支军队去攻杀项羽军。

垓下一带多良田,灌渠纵横交错,但沟不深,冬天也没有水,只能稍微迟滞对方行进速度。韩信令大军迅速将灌渠挖宽挖深为壕沟,共有大壕沟十纵十横,中间还有无数密布的小壕沟,称为十面埋伏之阵。韩信将三十万齐军都隐藏在壕沟里,外围地面上的营垒,才是刘邦、周勃和蒲将军统领的军队。

项羽并未在意韩信挖壕沟,自诩居高临下并不吃亏,西楚军休整几日,项羽便亲自率步骑向外突击,双方短兵相接。

项羽抖擞精神,大喝一声,乌骓马风驰电掣,霸王戟破空而出,挡者无不立毙,西楚军随后如潮涌进。

初时项羽势如破竹,但杀开一重,又复一重,杀到第七八重时候,西楚军跟随的步兵零落,后劲不足了,只有项羽亲卫骑兵仍生龙活虎。项羽深吸一口空中血腥气味,返身杀开一条血路,驰回垓下大营。一场战争下来,项羽试探出韩信这个阵并非牢不可破,若骑兵突围是没问题的,不过步兵就很难突出去了。而且项羽有些不解,为何此前齐军见到自己便狼狈逃窜,如今在韩信麾下却一副视死若生的样子,齐人的仇恨项羽恐怕永远无法理解。

接连两天激战,汉军和西楚军伤亡都过万,西楚军还有约九万人,但可用的战马只有八百多匹了。

此时西楚国二号人物,项羽的叔父项缠,却悄悄派人联络韩信和刘邦,率千余亲信溜进韩信十面埋伏大阵。刘邦还怕有什么闪失,令卢绾、张良率一支人马,将项缠接应出来。

项羽闻项缠跑了,虎躯一震,说不出话来,心中翻起滔天巨浪。

苍茫的夜色笼罩着冰冷的垓下战场,韩信下令集中各营楚人会吹奏弹唱者,轮番唱起楚歌,以乱项羽军心。楚军忽听四面楚歌,歌声如鹤鸣九皋、哀鸿遍野。真是归心似箭忆江东,却望南方是故乡。

项缠投敌的消息很快传遍西楚军大营,士气低落至谷底,如果突围不出,西楚军很快就面临断粮的局面。项羽收拾心情,作出分兵的规划,打算挑出八百精锐骑兵,亲自统率突围南下,去会稽郡与项声会合,以图东山再起。即便突围不成,力战而亡,也算死得轰轰烈烈!垓下战场则由钟离眛纵览全局,其他亲兵共同统率剩余近九万西楚军,若汉军大幅度追击项羽,西楚大军应该也能突围而出,即使一部分西楚军投降,将来项羽东山再起,这些人必然也是身在汉营身在楚的。

项羽致爱美人名为虞姬,心爱的坐骑乌骓[zhuī]马,这一人一马,是项羽最难割舍的。若带着虞姬突围,肯定是个累赘,若留虞姬在楚营,又担心被俘后遭遇羞辱。

项羽犹豫不决,吩咐左右取出酒肴,和虞姬对饮数觥,平日此时何等惬意,今日却越饮越愁。

项羽饮酒间满腔怨愤,心绪如潮,想起自己起兵八年,身经大小七十余战,未曾一次败北,所挡必破,所击必服,东征西讨,所向无敌,遂至称霸天下。谁知到了今日,身困重围,连最爱的人都保护不了,真是英雄气短,儿女情长。

项羽心中有许多言语,口中却说不出,吟诗道:“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令可奈何,虞兮虞令奈若何!”

虞姬一寸芳心如小鹿乱撞,得知项羽之意,亦吟诗道:“汉兵已掠地,四方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项羽闻虞姬吟诗,声情凄咽,虎目流下两行眼泪。虞姬早已低头悲啼,泪痕满袖。左右亲兵见此情形,尽皆痛哭失声,气氛悲壮。

过了片刻,虞姬对项羽说道:“大王自己保重,贱妾不能相随,早寻一死,免被汉兵凌辱!”说罢拔起佩剑自刎,顿时血溅珠喉,香消玉散。

项羽痛哭一场,酒气渐去,便收拾心情,开始调兵遣将,一番安排后,又叮嘱钟离眛,若实在抵敌不住,可投降韩信。

部署完毕,项羽披挂上乌骓马,率精锐八百骑相随,向南突围。突围军如嗜血的猛兽,任手上的兵器肆虐,挡者无不命丧当场。

韩信目送项羽突围,却下令不追,因为外围还有三十万汉军。

项羽朝柴武这个方向突破,这边楚人很多,并未全力阻击。项羽突破到外围,仍有三百余骑,此刻面对的是绝不会心慈手软的灌婴军。这支军队组建之初,是以秦朝骑兵为核心的,对项羽恨之入骨。

刘邦早遍告诸军,击杀或生擒项羽者无问官职,赐千斤金,封万户侯。灌婴军怎肯放过封侯的机会,人人力战不退。

于是项羽三百多骑向南奔逃,灌婴九千骑兵在后面追,垓下之战却还没打完,下一篇是项羽乌江自刎。

原文链接:https://www.toutiao.com/article/7087237072368681513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