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的“恐怖组织”:锦衣卫和东西厂都不敢惹,官员见了先下跪

提起锦衣卫、东西二厂,想来大家都不陌生,这是明朝时期的三大特务机构,只隶属于皇帝,起到监察百官、监察天下的责任。

众官员看到这三大机构,大多是瑟瑟发抖,唯恐被抓到把柄,头顶来之不易的乌纱帽就不保了。

明朝的“恐怖组织”:锦衣卫和东西厂都不敢惹,官员见了先下跪

而在这锦衣卫、东西厂的背后还藏着一个“恐怖组织”,这组织的领导人手段狠辣、权利滔天。

就连三大特务机构见了都绕道走,官员见了那是膝盖一软,直接下跪。

明朝的“恐怖组织”:锦衣卫和东西厂都不敢惹,官员见了先下跪

这个“恐怖组织”从何而来?领导人又是何人?为何大家都怕它怕得心惊胆战?

“厂卫”出现,朝堂三分

每一个机构的设立,初衷都是好的。明朝皇帝为了监察百官,设立了暗中行动、专门纠察和搜集文武百官罪证的特务机构——锦衣卫,主要负责对谋反、叛逆等罪证进行查证。

毕竟明朝是朱元璋起义灭元建立起来的,一个新朝代的建立一定会波及元朝一代官员等阶级的利益,故想要“反明复元”的也大有人在。

明代皇帝为了维护自身统治地位的稳定,谨防自己养的官员里有心思不正之人,便设立了专属于自己的特务机构来行事。

明朝的“恐怖组织”:锦衣卫和东西厂都不敢惹,官员见了先下跪到了朱棣登基,他担心百官造反,就寻思在前代的基础上再加强特务系统,东厂便正式成立,与锦衣卫合称“厂卫”。

东厂的职能是“访谋逆妖言大奸恶等,与锦衣卫均权势”,在设立之初替朱棣解决了不少麻烦事儿。

明朝的“恐怖组织”:锦衣卫和东西厂都不敢惹,官员见了先下跪

因着朱棣的皇位是从自己侄子建文帝手中抢来的,在礼教森严的明代自然会受到非议,使得朝堂不稳。

东厂的存在就帮助朱棣监察朝堂百官,但凡对朱棣有所异议的官员都被“拜访”了一个遍,其中不乏有贤臣,如杨涟、左光斗甚至包括锦衣卫的官员沈炼都是被东厂严刑拷打而死。

明朝的“恐怖组织”:锦衣卫和东西厂都不敢惹,官员见了先下跪

一代皇帝有一代皇帝的能力,轮到了后面那些贪图享乐、才能平庸的皇帝,“厂卫”就不是皇帝手中的一把利刃,而成为明王朝的一颗毒瘤。

一般而言,刚就位的新帝都很少彻底沿用先皇留下的个人势力。在成化帝就位之后,参照原模式建立西厂,将西厂视作自己的心腹,故西厂的权利远超东厂。

明朝的“恐怖组织”:锦衣卫和东西厂都不敢惹,官员见了先下跪

“三个和尚没水吃”,本来还算势力均衡的“厂卫”,因着西厂的出现,彻底打破了“原生态”。

三个特务机构头目之间暗自较劲,都想要在皇帝面前做出一番功绩。可这仨机构干的是监察百官的活,要想做成绩可不就要多抓贪官,多抓有谋逆心的人。于是,遭殃的就是朝堂内的官员们了。

明朝的“恐怖组织”:锦衣卫和东西厂都不敢惹,官员见了先下跪

如果说他们抓的确实是贪官,那也算是功德一件。可整个朝堂内能

“薅”的羊毛也就那么多,抓点地方小喽啰算不上大功绩。

他们便将目光放在了在朝堂上说得上话的官员身上,其中直言上梳撤掉西厂的内阁大学士商辂以及另外三位大臣便是被迫害官员的沧海一粟。

明朝的“恐怖组织”:锦衣卫和东西厂都不敢惹,官员见了先下跪

这时候,明朝便出现了三个特务机构为了邀功,对官员们施以酷刑、屈打成招的冤假错案,更可怕的是有甚者收了贿赂,故意陷害忠良,导致忠良惨死。

明朝的“恐怖组织”:锦衣卫和东西厂都不敢惹,官员见了先下跪

而有内阁大学士商辂的前车之鉴,一时间,明朝朝堂内乌云密布,百官噤声。

内行厂诞生,恐怖阴云

“厂卫”是由皇帝直接统治的,皇帝算是把这三个特务机构当“自己人”了。

因此“厂卫”所拥有的权利其实远大于官员,令不少野心大的人觊觎。

明朝的“恐怖组织”:锦衣卫和东西厂都不敢惹,官员见了先下跪到了正德年间,正德皇帝身边的红人大太监刘瑾横空出世。刘瑾此人,野心比天大,总想当那个实际意义上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他多次与东西厂较量,但苦于没有实权,次次失败。不过刘瑾足够聪明,他知道只有让皇帝百分之百信任自己,再离间皇帝和东西厂之间的关系,那他就有翻身之地。

明朝的“恐怖组织”:锦衣卫和东西厂都不敢惹,官员见了先下跪

刘瑾便着手实施自己的计策,在正德皇帝耳边“多吹风”,哄骗正德皇帝,揭东西厂的老底,塑造自己仗义执言的形象。

不得不说,刘瑾这“耳边风”吹得比“枕边风”有用多了。正德皇帝一听这东西厂竟然如此放肆,就采纳了刘瑾的方法,特许刘瑾成立规模和权利更大的内行厂。

明朝的“恐怖组织”:锦衣卫和东西厂都不敢惹,官员见了先下跪“大聪明”皇帝以为:你三个特务机构厉害,我就整个比你更厉害的机构,死死地压住你。

于是赋予内行厂的权利是除了监察臣民之外,还监察其他三个特务机构,这下子直接打破了之前“三分天下”的局面。

明朝的“恐怖组织”:锦衣卫和东西厂都不敢惹,官员见了先下跪

“屠人”内行厂,罪行累累

内行厂行事,比起锦衣卫、东西二厂要更加嚣张,刑罚制度要更加残忍。

比如《明史》中记载:“罪无轻重皆决杖,永远戍边,或枷项发遣。枷重至百五十斤,不数日辄死。”

明朝的“恐怖组织”:锦衣卫和东西厂都不敢惹,官员见了先下跪按照内行厂的刑罚,是不给任何犯人活着的机会。无论罪行轻重,都会先遭受杖刑。

如果侥幸未死,那等待犯人的是戴着一百五十斤的枷锁,永久戍边。几乎没有人能够活着走到边疆,走了几日便见了阎王。

除此之外,“抽肠”、“剥皮实草”等等酷刑,无一不在彰显着刘瑾的心狠手辣和内心的扭曲、变态。

明朝的“恐怖组织”:锦衣卫和东西厂都不敢惹,官员见了先下跪

有这样一个领导人带领的“内行厂”,绝对是文武百官和厂卫的噩梦,谁都不想连死都要备受折磨。

明朝的“恐怖组织”:锦衣卫和东西厂都不敢惹,官员见了先下跪

因此,当时“厂卫”三个机构见到内行厂就绕道,而官员见到就先下跪,唯恐因为一个小小举动,引得内行厂不快,遭来杀身之祸。

原文链接:https://www.toutiao.com/article/7086747361506427422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