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王朱见潚:明代第一位被皇帝亲口赐死的亲王,他究竟身犯何罪?

前言:弘治六年(公元1493年)九月,几位宦官在锦衣卫的陪同下快步前往紫禁城西内。所谓的西内,其实就是在当年燕王府旧邸基础上改建而成的西苑。北京皇宫在建期间,永乐皇帝朱棣就曾长期在此处理朝政。此外西内之所以出名,是因为有两位明代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汉王朱高煦和景泰帝朱祁钰,就是死在此处。

而现在这份名单上又要新添一位:前荆王朱见潚。因为宦官和锦衣卫们这次过来,就是奉当朝皇帝明孝宗朱祐樘圣旨来赐他自尽。说起来这位荆王殿下已经在西内住了九个多月,为何孝宗会过了这么久才将他赐死?说起来这真是一个不作不死的故事。这位荆王朱见潚,也由此成为了明代历史上第一个被皇帝赐死的亲王。

明代紫禁城西内位置示意图

荆王朱见潚的心病:来自亲娘的偏心

朱见潚,荆靖王朱祁镐嫡长子、荆宪王朱瞻堈嫡长孙、明仁宗朱高炽曾孙,生母荆靖王妃魏氏。生年不详,据某百科为正统十三年(公元1448年),未知出处在哪里。

首封荆王朱瞻堈是仁宗第六子,永乐二十二年(公元1424年)封荆王。宣德四年(公元1429年)之国江西建昌府(今属江西省抚州市南城县),正统十年(公元1445年)迁国湖广蕲州府(今属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蕲州镇)。景泰四年(公元1453年)朱瞻堈去世,享年48岁,谥曰宪。

景泰六年(公元1455年),荆宪王嫡长子荆世子朱祁镐袭封荆王。天顺元年(公元1457年),朝廷为朱祁镐的两个嫡子分别赐名朱见潚和朱见溥。天顺五年(公元1461年)朱祁镐去世,享年31岁,谥曰靖。天顺八年(公元1464年)九月,荆靖王嫡长子朱见潚袭封荆王,开始了其长达29年的亲王生涯。

朱见潚身为荆靖王嫡长子,在整个蕲州府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因为正常情况下他就是下一任荆王的不二人选。然而在朱见潚的成长经历之中,却一直有一个心病:亲娘荆靖王妃魏氏偏心弟弟朱见溥。

博鬓冠

魏氏当然不是一个善茬,当初刚从世子妃晋升王妃,她就向时任荆王朱祁镐提出要珠翠九翟博鬓冠。这是皇后和太子妃的标配,连公主都不能佩戴,何况是亲王妃。魏氏之所以有此非分之求,是因为荆宪王妃周氏当年得朝廷特赐了一顶博鬓冠。此事当时就遭到了明英宗的严厉斥责,同时也看出魏氏不安分的性格。

尔母妃冠有博鬓者,乃一时特赐,岂可援以为例?且以己妃欲上同于母,既无敬亲之心,又取僭窃之罪。其乖违礼制甚矣!所奏不允!—《明英宗实录卷二百九十五》

由于史料的缺乏,我们很难知道朱见潚在袭封荆王之前究竟受到了多少来自亲娘的歧视,以致于他日后会做出如此疯狂的报复举动。根据史书的记载,朱见潚成为荆王之后,立刻将老娘禁锢于宫中不许外出,同时魏氏作为亲王妃所应享受的衣服和饮食规格也全部降级。此后的整整十三年时间里,魏氏一直遭受着这样的冷暴力,为自己前半生的错误还债。成化十年(公元1474年)七月十六日魏氏去世,这段噩梦终于得以了结。

初荆府荆靖王妃魏氏生子见潚、见溥,夫人王氏生见澋。魏氏钟爱见溥,凡金帛必倍与之,见潚不平。靖王薨,见潚嗣位。锢魏氏于宫中,减去衣服饮食,抑郁而死。—《明孝宗实录卷六十七》

荆王府出土文物

樊山王朱见澋:荆王府唯一幸存的成年宗室

魏氏的死,显然并没有解开朱见潚的心结。而当成化十三年(公元1477年)荆王妃张氏以及朱见潚的二叔都昌王朱祁鉴相继去世之后,潘多拉的魔盒被彻底打开,在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整个荆王府的成年男性宗室几乎惨遭团灭。为了方便大家理解,笔者先来简单介绍一下荆王府宗室情况。

荆宪王朱瞻堈共二子,长子即荆靖王朱祁镐、次子为都昌王朱祁鉴。朱祁镐共三子,长子即荆王朱见潚、次子都梁王朱见溥、第三子樊山王朱见澋。朱祁鉴共四子,长子朱见浤、次子朱见潭、第三子朱见滏、第四子朱见淲。具体人物关系见下图荆王府谱系图。

荆王府谱系图

  • 第一位受害者

父王、母妃、王妃、叔父相继去世之后,在整个蕲州府地面上荆王朱见潚已经说一不二,无人可以约束。而亲弟弟都梁王朱见溥,则成为了荆王放纵心魔的第一个受害者。

当年八月,朱见潚以骑射为名把弟弟骗入王府。在让左右之人将其五花大绑后,荆王本人亲自上阵,用铁尺对其进行痛殴。都梁王不明所以,负痛哀号之余,还希望哥哥能看在亲兄弟的份上放自己一马。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朱见潚听到“兄弟”两字,顿时想起他那偏心的老娘来。这真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荆王殿下把铁尺换成铜锤,直接把弟弟活活打死。

既入,令左右拥执,自出铁尺连棰之。见溥哀号乞免,左右以衣塞其口,仍击以铜锤,乃死。尚恐其或苏复,以铁火筯鑚尻孔间,血流盈地。乃使人给其妃何氏,谓见溥以马惊践死。—《明孝宗实录卷六十七》

成化十三年八月二十一日,都梁王朱见溥去世,年仅26岁,谥曰悼惠。此后朱见潚趁着都梁悼惠王妃何氏来王府朝见祖母荆宪王妃周氏之时,又将其无耻霸占。

荆王府复原图

  • 第二位受害者

朱见潚的二叔都昌王朱祁鉴去世之后,谥曰惠靖,因其长子朱见浤早逝,最终由次子朱见潭袭封都昌王。朱见潚害死弟弟,霸占弟媳之后,更是食髓知味,愈发地胆大妄为起来。

在某次荆府宗室大聚会之后,朱见潚又看上了都昌王妃茆氏。朱见溥和何氏的遭遇,未必便无人知晓,至少朱见潚的叔母:都昌惠靖王妃马氏便对这位侄儿十分提防,将茆氏看得极紧。

荆王恼羞成怒之下,竟然光天化日之下将马氏抓入王府“髡其首”,就是剃光头发。都昌王朱见潭闻讯赶来救母,却被朱见潚拘押在宫中不放。杀红了眼的荆王不单单将朱见潭这位堂弟用土覆面活活闷死,更是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将茆氏抢入府内霸王硬上弓。

拘见潭于宫中,挛縳之,囊土覆其面以死。械系茆氏入府,胁而淫之。—《明孝宗实录卷六十七》

成化十九年(公元1483年)十月初九日,都昌王朱见潭去世,年仅24岁,谥曰怀顺。

荆王府出土文物:金镶宝石仙人乘车簪

  • 第三位受害者

上文说过朱见潭还有两个弟弟:朱见滏和朱见淲。朱见潚在殴打叔母、杀害堂弟、逼奸堂弟媳之后,自知罪孽深重,唯恐朱见潭的两个弟弟找自己报仇。

为了一劳永逸,荆王故技重施,将二人骗入王府扣押起来,最终竟然将兄弟俩活活饿死。

恶镇国将军见滏、见淲,闭之空舍,饿死之。—《名山藏卷之三十九》

至此,荆王府第三代“见”字辈的男性宗室之中,除了荆王朱见潚本人,仅剩下其三弟樊山王朱见澋仍然在世,可谓一户口本都快被他杀绝了。面对如此恶劣的局面,樊山王转过头看看王妃谢氏,不敢想象自己接下来将会面对怎样的命运。为了自保,朱见澋只能选择向朝廷告密。

自己把自己整死的亲王

此时的当朝皇帝是荆王的堂侄朱祐樘,他在接到樊山王的密疏之后极为震惊。但是此时距离第一位受害者都梁悼惠王朱见溥之死已经过去了15年,慎重起见,明孝宗先是让湖广当地法司将事实调查清楚之后,才派出太监白俊和姑父驸马都尉蔡震赶往蕲州府,将朱见潚带回京城。成化五年(公元1492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孝宗在紫禁城文华门召集皇亲文武大臣,对朱见潚进行公开审讯。在众人口诛笔伐之下,这位荆王殿下失去了往日的威风,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我们来欣赏一下大臣们痛骂朱见潚的檄文:

兹荆王罔遵宪典,大肆凶残。败度败礼之非日加,维藩维翰之功何在?拒先帝遗诏而匿哀主婚,不忠于上。憾母妃偏爱而非礼事葬,不孝于亲。手刃同气而乱其妃,戕害骨肉而夺其禄。信术士妄谈,而窃怀觊觎之心。僭子午改府,而略无避忌之意。收亡命之人为爪牙,保冒籍之人为心腹。盗卖系官钱粮不赀,强夺受聘子女甚众。因私恨而棰杀叔妾,惑风水而暴露父棺。肆意妄为,无所不至。纲常为之败坏,伦理几于绝灭。天理不容,奸情败露。—《明孝宗实录卷七十》

紫禁城文华门

最终明孝宗的裁决如下:荆王朱见潚削王爵废为庶人,就于皇宫西内禁锢。都梁悼惠王妃何氏勒令自尽,都昌怀顺王妃茆氏削去封号和冠服。樊山王朱见澋知情不早奏,减岁禄三分之一。这里何氏和茆氏一个赐死,一个只是削去封号和冠服的区别,可能在于一个没有反抗而另一个做了反抗。

话说孝宗已经对朱见潚网开一面,因为其长子荆世子朱祐柄并没有受到此事的牵累。换句话说,朝廷默认朱祐柄将来还能够进封荆王。到时候新任荆王朱祐柄以“孝心”为理由,请求朝廷将朱见潚放回蕲州府赡养,我想孝宗是会答应的。毕竟留着朱见潚在西内,也是一笔额外开销。

然而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的朱见潚根本无心改过迁善,本着我难过你也甭想好过的精神,这位前荆王在西内写了一封又一封材料,举报樊山王朱见澋和楚王府永安王朱荣澹相互勾结准备造反。朱见澋恐惧至极,这可是杀头的大罪,他一不做二不休,也向朝廷举报朱见潚谋反。

其实此前三堂会审荆王之时,就已经点出他“信术士妄谈而窃怀觊觎之心”,说明孝宗对朱见潚有谋反之情心里很清楚,只是不愿意处置而已。但是现在樊山王公开举报,朝廷必须给宗室一个交代。于是乎太监韦宁、大理寺右寺丞王嵩、锦衣卫都指挥佥事陈云奉旨前往蕲州核实情况。朱见潚的黑材料一抓一大把,包括“置弓弩,筑土山,操演船马,广积生铁,收器械”,桩桩件件都是奔着造反去的。

明孝宗剧照

证据确凿,孝宗无法再行包庇,必须做出雷霆反应,最终裁决如下:荆王朱见潚“即令自尽”,荆世子朱祐柄、虞城王朱祐槢、洛安王朱祐橙、铜陵郡主、绩溪郡主全部革爵废为庶人。樊山王朱见澋以小过“姑宥之”。由于荆府大宗至此团灭,孝宗下旨由都梁悼惠王嫡长子、嗣封都梁王朱祐橺进封荆王。

敕都梁王祐橺曰:“庶人见潚先以戕害骨肉,败坏彝伦,罪大恶极。削爵降为庶人,使居西内。犹不知悔悟,捏奏樊山王见澋不法诸事。至诬以与楚府永安王等谋为不轨,陷之大逆。再差太监等官韦宁等往勘,俱无实迹。乃因得其多置弓弩,暗收器械等事。邪心异谋,悉皆彰露。天地所不容,国法所不宥。已令于西内自尽,其子女等例该降革。今特敕尔拘召世子祐柄、虞城王祐槢、洛安王祐橙、广济王祐棿到府。令其北跪,面谕敕旨。革去封爵,俱降为庶人。铜陵、绩溪二郡主并仪宾及宫眷有封号者,亦从禁革。迁发武昌城内,各量拨房屋居住,照例给与柴米等物养瞻。”—《明孝宗实录卷八十六》

汉王朱高煦剧照

结语:很多人可能会有疑问,此前不是已经有汉王朱高煦和景泰帝朱祁钰死在西内了吗?这俩明明都是非正常死亡,为什么荆王朱见潚才是第一个被赐死的亲王呢?当年开国太祖朱元璋制定《皇明祖训》之时,曾经明确指出不得对宗室、特别是亲王定罪,最大的惩罚就是降为庶人。

虽有大罪,亦不加刑;重则降为庶人,轻则当因来朝面谕其非。或遣官谕以祸福,使之自新。—《皇明祖训·法律》

所以当年汉王造反被擒之后,虽然文武百官一致要求将其处死,但是宣宗对此的答复是“国家待宗藩具有《祖训》,朕不敢违”。至于后来的烤肉事件,纯属一桩意外,而且明代官方史书也并没有进行记录。至于景泰帝朱祁钰,他死的时候身份是郕王,确实也是亲王。但对于朝廷来说,郕王是因病亡故,明英宗派太监将其勒死的说法并不存在于正史。换句话说,明代官方认证,由皇帝下旨赐死的第一位亲王,就是本文的主角荆王朱见潚,当然他也并不是最后一个。

原文链接:https://www.toutiao.com/article/7082298501698568741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