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战一败,大明只剩25年

01

明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三月初一,天刚蒙蒙亮,位于赫图阿拉城中央的汗宫大衙门里却是人员进进出出,十分繁忙。

六十岁的后金大汗努尔哈赤,端坐在王座上,一边抽着烟袋,一边听取着纷至沓来的军情报告。

他将要面对的,是大明帝国对东北女真进行的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进攻,是后金汗国将要面临的生死考验,也将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一场战役。

自从去年四月,他做出攻明的决定之后,这位曾经的大明建州左卫都指挥使、龙虎将军就变成了大明最危险的敌人。

他所率领的八旗大军,攻击了抚顺千户所,又击毙了来援的辽东总兵张承胤,歼灭明军万余人。

接着又以“尸与城齐”的代价扫荡了清河堡,杀死明朝军民五千余人。

面对咄咄逼人的努尔哈赤,怠政多年的明神宗如梦初醒,急忙做出一连串部署:

以杨镐为辽东经略(明代官职,主管军事),调集各路精锐野战军前往辽东,并向全国加征“辽饷”。

1619年二月,各路大军连同助战的朝鲜军汇集辽阳,即将展开对后金的“犁庭扫穴”。

02

大明在加紧准备,努尔哈赤这边也没有闲着。

1619年正月,努尔哈赤派出大军进攻明朝的小弟女真叶赫部的地盘,掠劫了大批人口牲畜回赫图阿拉。

二月十五日,又下令派遣一万五千民夫在界凡城筑城,作为防御明朝的前沿堡垒。

双方的战前心理战,也在紧张进行着。

正月二十二日,努尔哈赤释放了在抚顺之战中被俘的明人,并给万历皇帝带去一封书信。

信中,努尔哈赤提出了一堆明朝不可能答应的条件,如,“尽撤边兵、解七大恨、赐予敕书一千五百道、银、缎各三千”等,其意图就是激怒明朝,促其不待大军到齐就速战。

03

二月二十四日,努尔哈赤收到杨镐的来信,信中声称:“我大兵四十七万,定于三月十五日月明时分分八路大举进剿”。

后世有人说,杨镐把兵力、出兵时间和进军路线都提前告诉努尔哈赤了,努尔哈赤怎么可能不赢?

但实际上这是杨镐放的烟雾弹。

因为当时,明军(含助战的朝鲜军)只有十万人,且出兵时间比信中提前了半个月,八路也变成了四路。

信中的信息和后来实际的操作相差很大。

如果努尔哈赤真按杨镐信里的说的去布置,估计十有八九要吃败仗。

但努尔哈赤会被杨镐这点儿小伎俩忽悠?

作为一个对辽东地理非常熟悉的本地人,他敏锐地意识到,明军不可能分八路前来攻打。

因为出了辽东边墙就是山峦起伏的山区,明军携带大量火炮和辎重,无法翻山行军。

因此,所以,努尔哈赤断定,明军进攻路线只有四条——

第一条:出抚顺关,至界凡山,沿苏子河逆流而上至赫图阿拉,此为西路;

第二条:出铁岭,经三岔儿堡,渡浑河,至界凡山,沿苏子河逆流而上至赫图阿拉,此为北路;

第三条:出清河堡,经鸦鹘关、乌鸡关(即老鸦鹘关),经虎拦岗至赫图阿拉,此为南路;

第四条:出宽甸堡,经牛毛岭、家哈寨,至赫图阿拉,此为东路。

出辽东边墙通往赫图阿拉的四条道路,正是后来四路明军进军的路线

所以,努尔哈赤分别向四个方向派出了大量斥候游骑,严密监视明军动向。

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他的判断和杨镐的部署完全一致!

04

三月初一辰时(7-9点),监视抚顺关方向的探马首先来报称:

“昨夜灯火甚重”。

几乎同时,监视宽甸方向的探马又来报告:

“昨天未时(13-15点)宽甸方向明军已经进了栋鄂部(建州女真五部之一,在赫图阿拉以南、今桓仁县大雅河河谷)的地界。”

两路同时发现明军,努尔哈赤迅速做出了他的判断——

第一,明军已开始大规模行动,时间并非杨镐信中所提的三月十五日;

第二,明军在宽甸一路率先出兵,就是为了让后金首先得到这一路的情报,而诱使后金主力南下,其大兵必由西边抚顺路前来,我当先战于此!

努尔哈赤马上做出部署:亲率赫图阿拉的八旗主力向西迎击抚顺来的明军,而派五百人在牛毛寨到家哈寨一路利用有利地形层层阻击宽甸来的东路明军。

可大军还没有启程,又有探马来报,清河堡这一路也发现了明军!

努尔哈赤再次迅速做出判断:“清河这一路山林茂密,道路狭窄,明军进军缓慢,只要派二百人加以袭扰迟滞即可。”

八旗主力仍然按原计划全速向西进发。

而此时,从抚顺关出边墙的明军西路军的前锋部队已经渡过了浑河,逼近了界凡山。

这一路明军确实如努尔哈赤的判断,是明军的主力兵团,全军共三万余人,主帅为山海关总兵杜松。

05

杜松乃西北名将,在西北和蒙古各部征战多年,战无不胜,打得蒙古人畏之如虎。

但这个人也有一个缺点,就是有勇无谋,狂妄自大。

原本杨镐的计划,是要他出抚顺关之后,等待从铁岭方向来的马林会师,再一起攻入苏子河河谷地带。

但杜松不想让他人来分自己的功劳,因此提前一天出抚顺关。

于是,三月初一上午,他的部队到浑河岸边的时候,马林的部队还离着五六十公里的距离。

此时他又得到情报,说,浑河对岸的界凡山上有后金大批民夫正在筑城,守军不多。

杜松觉得这是个立功的大好机会,于是不顾后队辎重和火炮部队,自己先率一万多精锐轻装渡过浑河,向界凡山发起攻击。

因为界凡山正好处于苏子河和浑河的夹角处,战场狭窄,杜松的后队人马带的装备又多,无法展开,只好在渡过浑河之后在苏子河西岸的萨尔浒山上扎营,还有一部分辎重部队,被落在最后面,还没渡过浑河。

就这样,杜松的兵团被一分为三。

界凡山上的后金军只有四百人,他们一边利用地形居高临下拼死阻击明军进攻,一边派人跑回去求援。

求援使者刚跑到距离界凡山大约十公里的赫济格,就碰上了从赫图阿拉赶来支援的前锋部队,领军的是大贝勒代善和四贝勒皇太极。

两人一听汇报,知道界凡山形势严峻,马上派一千人先去增援界凡山,然后集中兵力去攻萨尔浒山的明军。

为什么先攻萨尔浒山?

道理我们之前已经讲了,界凡山战场狭窄,后金大队人马投入进去无法展开,且会受到来自侧翼的萨尔浒山的明军的攻击,所以必须先攻下萨尔浒山。

下午申时(15-17点),努尔哈赤带领主力部队进入了战场。

但攻击萨尔浒山的兵力投入不够,于是在听取代善和皇太极的计划后,下令,将八旗中的六个旗兵力都用来攻击萨尔浒山,仅留两个旗兵力监视杜松。

此战一败,大明只剩25年

界凡山之战战场示意图

惨烈的大战首先在萨尔浒山打响。

四万多八旗大军冲向萨尔浒山,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将萨尔浒山上的明军全部歼灭。

战斗一结束,攻击萨尔浒山的六个旗兵力迅速冲过苏子河,会同留下的两个旗兵力以及界凡山上的守军三面一起围攻杜松本部。

此战一败,大明只剩25年

杜松军寡不敌众,腹背受敌、夜色降临的时候被全部歼灭。

杜松被后金军一箭射死,

西路明军完全瓦解。

06

就在这天夜里,辽东总兵马林率领的两万军队已经到了战场以北大约15公里的尚间崖。

此战一败,大明只剩25年

听到了杜松已被歼灭的消息,马林马上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就地构筑防御工事,防备后金来袭。

同时传令他的后队在尚间崖以西的斐芬山就地筑营。

三月初二清晨,努尔哈赤亲率不足一千人的骑兵追赶上了杜松留在浑河以北的辎重部队,并且在斡珲鄂谟迅速歼灭了这股明军。

就在这时,代善前来报告,说在北面的尚间崖一带发现了明军。

而此时,跟上来的只有两个旗的兵力,六个旗的主力还在后方没有跟上来。

努尔哈赤当机立断,不等主力部队赶到,不给明军以逃走的机会。

当天午时,努尔哈赤的两旗人马赶到尚间崖,打算抢占尚间崖对面的山头以便从上往下冲击。

马林不愧是名将之后(明朝名将马芳次子),看到后金兵少,当机立断,命令明军冲出营垒,主动出击,也来抢占山头。

双方顿时混战在一起。

正在此时,后金大队人马陆陆续续赶到了战场,来不及整顿队形,就纷纷发起冲击。

后金兵来得越来越多,马林知道抵挡不住,赶紧跑路,手下一万多人马,几乎被屠杀殆尽。

马林跑路之后,在斐芬山筑营的一万明军就成了孤军,面对四五万八旗军的冲击,也被歼灭殆尽。

至此,北路明军也告团灭。

此战一败,大明只剩25年

北路战场示意图

07

歼灭北路明军之后,探马来报:东路明军已攻破牛毛寨,而南路明军也已经到了乌鸡关,两路距离赫图阿拉已经不远了。

下一步打哪一路?

按道路里程来看,显然南路军会更快抵达赫图阿拉,逻辑上应该是先打南路军为佳。

但努尔哈赤经过思考权衡之后,认为南路明军行动十分迟缓,主帅李如柏似乎比较怯战,可以暂时不用理睬。

此战一败,大明只剩25年

而东路明军攻势凶猛,主帅刘綎性格勇悍,战斗意志较强,必须先打东路明军!

三月初三上午,努尔哈赤下达命令:命代善为先锋,迅速向东线进军,以莽古尔泰、皇太极为后援,八旗主力全部前去迎击东路明军,自己则率四千兵马回防赫图阿拉,以防南路明军偷袭。

08

经过一夜休整之后,后金大军在三月初四寅时(3-5点)摸着黑向家哈寨方向进发了。

三月初四上午,东路明军在刘綎的率领下已经到了深河。一路上,明军攻城拔寨,斩获颇多,因此士气高昂。

正在此时,一个手持杜松令牌的明军使者来到刘綎营中,传杜松的命令,要求刘綎加快行军,共同进攻赫图阿拉。

这让刘綎十分不快,因为他和杜松平级,杜松无权指挥他。

但他又很着急,唯恐杜松先拿下赫图阿拉,夺了头功。

为了加快行军速度,他决定亲率自己麾下的数千亲卫家丁骑兵急速进军,而把粮秣不足、行军迟缓的一万三千朝鲜军留在后边慢慢走。

就这样,东路明军和西路、北路明军一样,自己分割成了几块,给了后金军各个击破的机会。

刘綎不知道的是,杜松已经死了,前来传令的使者是后金奸细假扮的,目的就是引诱刘綎急躁进军。

上午巳时(9-11点),刘綎的前锋已经到了家哈寨所在家哈岭山脚下,再翻过这道山岭,赫图阿拉就不远了。

此时后金大军已经在此地设下了埋伏。

接近中午时分,后金军和明军前锋在家哈岭前的阿布达里冈上遭遇了,双方立刻展开短兵相接。

此战一败,大明只剩25年

此时,代善的人马占据了沟东侧的高地,皇太极的人马则在西面攻击阿布达里冈。

虽然遭遇两面夹击,但刘綎不愧是大明第一猛将,其手下家丁也不愧是精兵,和上万后金军顽强作战,不退一步。

正在此时,埋伏在洼子沟沟口的后金军也一起杀出,将进入沟内的明军全部包围。

东路战场示意图

明军被数倍于己的后金军团团围困,最终全军覆没。

六旬老将刘綎奋力厮杀,身中三刀八箭,当场阵亡。

09

战斗结束,已经过了中午时分。

午饭还没吃,代善就收到探马汇报,朝鲜军部队已经到了离沟口大约三公里的富察氏之野。

此战一败,大明只剩25年

代善立刻下令士兵吃了随身带的炒面,给马喝了水,然后迅速投入战斗,攻击富察氏之野的朝鲜军。

首先遭到攻击的是走在前面的朝鲜左右营,他们身穿纸甲,手持火枪,拼命射击,但火枪射击造成的烟雾严重妨碍了他们的视线,后金铁骑迅速冲杀上来,将朝鲜左右营迅速歼灭了。

朝鲜左右营被歼灭后,朝鲜中军被迫跑到山上筑营抵御,但面对山下数以万计的后金铁骑,孤立无援的朝鲜军最终决定投降。

至此,东路明军也宣告歼灭。

东路明军覆灭后,南路李如柏赶紧撤退,结果在撤退途中突然遇到武理堪率领的二十五名侦察骑兵,以为遇到了后金大队人马,顿时全军溃散,自相践踏死一千余人。

从三月初一到三月初四,短短四天时间,参战明军共八万八千余人,阵亡四万五千余人,战死总兵三人、副将以下将领三百余人,朝鲜军参战一万三千余人,亦全军覆没。

10

此战役是明清战争史上一个重要的转折点,更是明清兴亡史上一次具有决定性意义的战争。

此战之后,后金军乘势攻占开原、铁岭,征服了叶赫部,酋长金台吉、布扬古被杀死,余部俱降建州。

五月,朝鲜王朝的光海君派遣使者去后金致谢,从此对后金与明朝采取中立政策,直至后来仁祖反正。

大明王朝,则从此拉开了衰亡的序幕……只剩25年。

原文链接:https://www.toutiao.com/i7074406240704774693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