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对崇祯见死不救,在明清两朝反复无常,最后被清廷凌迟处死

崇祯末年,明朝真正的忠臣良将大半为国捐躯,卢象升、孙承宗、孙传庭……不论文臣也好,武将也罢,明朝再无人堪用。崇祯皇帝没有掌控臣子的能力,他的喜怒无常并不足以让臣子畏惧他,相反,只要是手上有兵的人,都敢于不听崇祯调令,崇祯为了不让他们倒戈,反而还要安抚。

他对崇祯见死不救,在明清两朝反复无常,最后被清廷凌迟处死

刘泽清就是明末的军阀之一,他是山东曹县人,出身行伍,能力不算特别突出,但特别会钻营,混了个山东总兵的官职。明末的官场上武将贿赂文官是潜规则,刘泽清则是其中好手,他通过克扣军饷、盘剥百姓的方式积蓄金银,然后再贿赂给朝中的阁老。

这样一来,不论刘泽清犯下什么过错,都有朝臣为他说话,只要风头一过,马上就能官复原职。比如崇祯十三年的时候,山东发生严重的饥荒,刘泽清不愿意带兵到前线,他糊弄崇祯皇帝,以自己是山东人为由,请求辞去任命。崇祯大为恼怒,罢免了刘泽清总兵的官职。可刘泽清给首辅周延儒送去两万两黄金,等周延儒一入京,刘泽清马上就被重新启用为山东总兵。

崇祯十六年(1643年),明朝的局势陷入崩溃的边缘,刘泽清见状开始出工不出力。当时农民军围困开封许久,崇祯皇帝严厉命令刘泽清出兵增援。刘泽清率军抵达了开封外围的朱家寨,这里距离开封城只有八里,但他不愿出击,一直在这里修筑营寨耽搁时间。等农民军打来,刘泽清试探性的打了三天,见敌势凶猛,拔腿就跑,放弃了开封城。

刘泽清率军逃跑的行为并非个例,这个时候的明军几乎全部以自保作为目标,真正愿意出力的人要不牺牲,要不为崇祯皇帝所杀,不做事反而比做事更容易活下来。崇祯皇帝大动肝火,却不敢给刘泽清严厉的惩罚,生怕他投靠敌人。

刘泽清认识到了这一点,于是他愈发张狂。朝廷遣刘泽清剿匪,刘泽清就杀良冒功,拿无辜百姓的首级充当流寇,向朝廷索要封赏。刘泽清的军队和匪徒无异,士兵们烧杀抢掠,残害百姓,事后放一把火,就说是流寇干的。有人弹劾刘泽清的所作所为,刘泽清就派人把弹劾自己的人都杀了,自此以后再无人敢向朝廷检举刘泽清的恶行。

大顺军迫近北京时,崇祯下令让刘泽清马上率军入城守卫,刘泽清可没食君粮为君死的节操,他找了个蹩脚的理由:坠马受伤,不能行动。满朝文武都不听调遣,准备放弃明朝,崇祯皇帝心如死灰,也没有心思再去惩罚刘泽清了。

不过崇祯失去了利用的价值,但明朝的宗室还有好处可捞。闯王李自成攻破北京以后,吴三桂打开山海关大门,放清兵入关,刘泽清等人见势就在南方拥立福王朱由菘登基。朱由菘为了拉拢各方势力,就设立了四藩,刘泽清就是四藩之一,他被封为东平伯,镇守淮安和扬州。

他对崇祯见死不救,在明清两朝反复无常,最后被清廷凌迟处死

刘泽清发誓向明朝效忠,但他却将防区视为自己的私人领土,疯狂的掠夺百姓,“各镇分队于村落打粮,刘泽清尤狠,扫掠民间几尽”,而榨取来的钱粮全都不上交,供他们肆意挥霍。刘泽清仗着权势,在朝中结交大臣,培植党羽,打压异己,朝廷的钱全都被他们中饱私囊。有官员看不下去,弹劾刘泽清,刘泽清就威胁皇帝将他们都逮捕杀掉。

刘泽清的府邸和王府一般,金碧辉煌,富丽堂皇,里面有数不尽的甲士和侍女。刘泽清贪恋美色,他不仅蓄养几十个歌姬艺妓,还大肆抢夺良家妇女。有人问刘泽清守御之策,刘泽清却恬不知耻的回答说:“我为拥立福王而来,他就该让我享受,要是有事,我就在江南一郡占山为王。”

这样的人,如何能指望他为明朝出生入死。还没等清军打来,刘泽清就暗地里投靠了清朝,导致扬州等地的抗清义士和百姓惨遭屠戮。刘泽清投降清朝以后被解除了兵权,软禁在京城,多尔衮赐给他两个侍女和一处府邸,让他做一个富家翁。

可到了顺治六年(1649年),天下的局势又开始乱了起来,刘泽清错误的认为清朝大势已去,所以秘密派遣侄儿和南明政权联络,说自己愿意反清复明。

刘泽清和心腹李化鲸商议,约定八月十五日刘泽清在京城起事,李化鲸在外起兵。李化鲸到了曹州就开始招兵买马,但事情泄露,李化鲸被迫提前起事。这次反清复明的起义得到了各地百姓的响应,但他们外无援兵,最后还是在清兵的重兵围剿下失败。李化鲸和刘泽清的三个侄儿都被清兵俘虏押到京城,刘泽清连忙烧掉密信,拒不承认自己参与了谋反。但刘泽清烧毁密信的事情被人检举,家中婢女又将他告发,清廷以谋反罪将刘泽清全家押赴市曹凌迟处死。

他对崇祯见死不救,在明清两朝反复无常,最后被清廷凌迟处死

清朝初期,起兵反清复明的人大多会受到世人的赞誉,他们的失败也往往会得到人们的惋惜,可刘泽清不同,他的反清复明只是一次政治投机,他在明清两朝间反复无常,其人毫无底线可言,为的都是一己私欲。这样的人,不论是为明廷所杀,还是为清廷所杀,都会让人拍手称快。而像李定国这样忠君爱国,举起反清复明旗帜,英勇战斗到最后一刻的英雄,才值得后人尊敬。

原文链接:https://www.toutiao.com/i7073436456840430115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