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皇帝去世后,嘉庆故意打压福长安?福长安的结局,还算不错

嘉庆四年(1799年)正月初三,乾隆皇帝驾崩。正月初八这天,嘉庆皇帝就将和珅革职下狱,与和珅一起被抓的,还有富察·傅恒的小儿子——福长安。

革大学士和珅、户部尚书福长安职,下狱治罪。

——《清实录·嘉庆朝实录·卷之三十七》

嘉庆将福长安,视为和珅的同党。嘉庆觉得,福长安与和珅共事多年,应该很清楚,和珅平时都干了哪些贪赃枉法的事,但福长安,却从来没有弹劾过和珅。更令嘉庆气愤的是,乾隆皇帝禅位之后,嘉庆多次单独召见福长安,并给他暗示,让他揭露和珅的罪行,但福长安,始终不肯说和珅的坏话。

且自嘉庆元年以来,朕时时命伊召见,且朕恭谒泰陵,伊独随行,于沿途行宫,每日召见数次,并微示以意,冀其将和珅平日所为,直陈无隐,而福长安始终讳饰,无一语道及和珅者,是其昧心丧良,自甘比党,甚为可恨。

——《清实录·嘉庆朝实录·卷之五十》

有人认为,乾隆皇帝一去世,嘉庆就治福长安的罪,其实,是为了打压富察皇后的娘家。

但嘉庆对福长安,并没有赶尽杀绝。

乾隆皇帝去世后,嘉庆故意打压福长安?福长安的结局,还算不错虽然嘉庆认定,福长安有依附和珅,但从福长安的升迁史来看,他没必要当和珅的跟班,因为他的父亲是傅恒。所以,只要福长安没有干出太出格的事,乾隆皇帝肯定会对他很照顾。

福长安,并不是傅恒的嫡子,因为史料中,有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六月十七日,题为“为侍郎福长安应得封典著加恩移封伊生母李氏事”的谕旨。而《清会典》中有载,傅恒的嫡妻,是那拉氏。

原任太保大学士、一等忠勇公,谥“文忠”,追封郡王傅恒公妻一品夫人追封福晋那拉氏之灵。

——《嘉庆朝钦定大清会典·卷七百九十九》

即便福长安是傅恒的庶出子,乾隆也是将他接到宫里教养。嘉庆皇帝就曾经说过,福长安,被乾隆皇帝“豢养二十余年”。

因念福长安蒙皇考豢养二十余年,……

——《清实录·嘉庆朝实录·卷之五十》

乾隆四十年(1775年)闰十月,福长安以蓝翎侍卫的身份,正式参加工作。

才过了4年多,即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正月二十七日,乾隆皇帝就让福长安,到军机处见习。那时,福长安的二哥福隆安,就是军机大臣,在军机处的排名,仅次于阿桂。

命署工部右侍郎福长安,在军机处学习行走。

——《清实录·乾隆朝实录·卷之一千九十九》

福隆安,虽然不如他的弟弟福康安有名,但他是乾隆皇帝的女婿(娶和硕和嘉公主),权势不比福康安小。

例如,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福隆安的属下富礼善,指使家奴赵文达打死了人,但整个刑部,都不敢将富礼善给牵扯进来。

福隆安将这个案子移送给刑部时,在移送文件中,有指出,是富礼善,指使赵文达打人的。但刑部审案的时候,赵文达将责任,都揽了下来,目击证人也没有提到富礼善,而那些刑部官员,也没有深究下去,就将赵文达判了死罪。史料中,有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五月初七,兼管刑部的大学士英廉递上的“题为会审旗下家奴赵文达因斥多支工钱争闹欧伤民人张二身死一案,依律拟斩监候请旨事”的奏折。

可乾隆看了案卷后,觉得这个赵文达,八成是替人顶罪的,便询问和珅、福康安与福长安,但这3人,都回答:不清楚。倒是阿桂,在朝审那天,对乾隆说:这个案子可能有问题,还是再查查的好。于是,乾隆就派阿桂、和珅、福康安、刘墉,与刑部堂官一起,对此案进行再审。结果,就问出了,“福隆安管事家人”富礼善,才是主要责任人。

因派阿桂、和珅、福康安、刘墉,会同刑部堂官,覆讯。该犯等始犹坚执前供,及研鞫再三,据供,实系福隆安管事家人富礼善,主使责打,赵文达等听从动手属实。

——《清实录·乾隆朝实录·卷之一千一百九十三》

乾隆当然很生气,他要是不仔细点,大笔一勾,这赵文达,就要被问斩了。虽然福隆安当时正生着病,八成是没有精力,过问这个事,可不但刑部的官员,有意将富礼善给摘出去,就连阿桂、和珅,都这么“主动”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乾隆觉得,大家都怕得罪福隆安。为此,乾隆将所有经办此案的刑部堂官(尚书、侍郎),都降为“三品顶戴”,但仍留在原职办公。福隆安,也被罚公爵俸禄10年、革职留任。

至福隆安于此案,虽原报本有富礼善之名,及后改供,亦实不知情,但致令刑部堂司官等,意存观望,即伊平素恃朕恩,以致人畏,即其过也。

——《清实录·乾隆朝实录·卷之一千一百九十三》

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三月二十四日,福长安的二哥福隆安病逝。但这并不影响福长安的仕途。

福隆安去世后不到2个月,即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五月十五日,乾隆让福长安“协同御前大臣行走”,六月初七,又补授福长安,为内大臣。

又谕曰:福康安出差,御前大臣仅和珅一人,福长安著照和珅之例,协同御前大臣行走。

——《清实录·乾隆朝实录·卷之一千二百六》

而和珅,也想要拉拢福长安。

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正月,吏部对在京官员进行考核时,给福长安的小舅子湛露,打了个高分,使其位列一等。湛露也就得到了优先外放的机会,去广信府当知府。但乾隆皇帝亲自面试湛露时,发现他年纪很轻,没什么经验的样子,而且,满语讲得也不好,达不到一等的水平。乾隆便觉得,是担任吏部尚书的和珅,故意徇私,想卖个人情给福长安,才会将湛露,列为京察一等。于是,乾隆将和珅,交给都察院议罪。最后,和珅吃了一个“降二级留任”的处分。

又谕曰:昨召见新放广信府知府湛露,年纪尚轻,询以清语,亦属生疏,难遽胜方面之任,且伊系福长安之妻弟,和珅于京察时,将该员保送一等,不无瞻徇之意,殊属非是。和珅交都察院议处。旋议,降二级留任。

——《清国史·第8册·卷一四三》

福长安曾2次入选紫光阁功臣,但这并不是托和珅的福。

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乾隆皇帝评出了“平台二十功臣”,绘像紫光阁,福长安,就是其中一位。但福长安,并没有亲自参加战役,领兵去打仗的,是他的三哥福康安,以及海兰察等人。福长安被嘉奖,是因为他与其他军机大臣一起,加班加点地协助处理军务。

大学士阿桂、王杰、尚书福长安、董诰,夙兴夜寐,一体宣勤,俱著交部议叙。

——《清实录·乾隆朝实录·卷之一千二百九十八》

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乾隆皇帝又评出了“平定廓尔喀十五功臣”,绘像紫光阁,这一次,福长安又位列其中。福长安这次也没有上战场,带兵与廓尔喀部交战的,是福康安、海兰察等人。福长安又是因为在军机处,勤勤恳恳地协助乾隆处理军务,与其他军机大臣一起,被嘉奖。

丙午。谕,此次征剿廓尔喀,办理军务一切机宜,俱经朕先期指示,军书文报,络绎不绝,军机大臣承旨书谕、夙夜宣勤,均著劳勚。现在大功告成,福康安等,业经降旨分别锡赏,军机大臣,自应一体加恩,大学士公阿桂、大学士伯和珅、大学士王杰、尚书福长安、董诰、庆桂,俱著交部议叙。

——《清实录·乾隆朝实录·卷之一千四百十二》

嘉庆元年(1796年)五月十三,福长安的三哥福康安,在军中病逝。这样,傅恒的4个儿子,就只有福长安还健在了。

嘉庆二年(1797年)八月二十一日,军机处首席大臣阿桂病逝,和珅便成为了首席军机大臣。

嘉庆三年(1798年)八月初九,因四川白莲教首领王三槐,被清军擒获,军机处首席大臣和珅,被加封为公爵,仅次于和珅的福长安,则被封为侯爵。和珅与福长安,都没有亲自去打仗,他俩仍旧是因为在军机处,辛苦处理军事文书,从而得到嘉奖。

军机大臣大学士伯和珅,襄赞机宜,承旨书谕,一手经理,夙夜宣劳,著加恩晋封公爵。福长安,日直枢禁,劳绩倍著,自办理军务以来,一体始终其事,著加恩赏封侯爵。

——《清实录·乾隆朝实录·卷之一千四百九十九》

但才过了不到半年,即嘉庆四年(1799年)正月初三,乾隆皇帝就去世了。福长安的人生,也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乾隆皇帝去世后,嘉庆故意打压福长安?福长安的结局,还算不错

嘉庆四年(1799年)正月十八,和珅、福长安,都被拟定了死罪,唯一不同的是,和珅被判了凌迟处死,而福长安,则是被判砍头。

和珅肯定是难逃一死,不过,嘉庆最后给他的死法,不是凌迟,也不是被当众砍头,而是在监牢里自尽。

至于福长安,嘉庆替他开脱,说福长安的家产,虽然也不少,但毕竟还不到和珅家财的“十分之一二”,既然和珅都由凌迟,改为自尽了,那福长安,就改个“斩监候”吧。但嘉庆要福长安,亲自去观看和珅自尽的全过程。

福长安,亦著从宽,改为应斩监候,秋后处决,并著监提福长安,前往和珅监所,跪视和珅自尽后,再押回本狱监禁。

——《清实录·嘉庆朝实录·卷之三十八》

福长安的儿子锡麟(也写作西林),虽然没有被牵连坐牢,但被撤掉了侍卫之职,不过,嘉庆仍保留他“云骑尉世职”,这个爵位,原本是属于福长安的大哥福灵安的。锡麟在乾隆朝,就被过继给了福灵安为嗣。

锡麟,原系承袭傅灵安云骑尉世职,福长安获罪,侯爵自应斥革,与傅灵安无涉,著仍加恩准锡麟承袭云骑尉,亦斥退侍卫,不准在乾清门行走,回本旗当闲散差使。

——《清实录·嘉庆朝实录·卷之三十八》

但真到了秋后问斩的时候,嘉庆皇帝又不想让福长安死了。

嘉庆的理由,说是出于对乾隆皇帝的孝心,因为福长安,是在宫里被乾隆养大的,也在乾隆跟前效过力。乾隆生前用过的物件,嘉庆说,他都不舍得丢弃,何况福长安这样一个大活人。

因念福长安蒙皇考豢养二十余年,即使伊冥顽不灵,不念恩遇,而朕方当触目成哀之时,即当年御用器物犬马,犹不忍弃置,况如福长安之稍有趋走微劳,譬如小犬之曾蒙驯饲禁中者乎?

——《清实录·嘉庆朝实录·卷之五十》

嘉庆四年(1799年)八月十九日,嘉庆不但赦免了福长安的死罪,也不用他坐牢,而是将其派往乾隆的裕陵。嘉庆说了,乾隆皇帝活着的时候,福长安就时常给乾隆端茶倒水,现在乾隆去世了,那就去裕陵,永远充当供茶拜唐阿吧。除此之外,嘉庆还将从福长安家抄出的部分物件,还给了他。福长安的儿子锡麟,也被派去了裕陵,到五阿哥儿子绵亿的手下去办差。

福长安,著加恩释放,伊平日在皇考前,常有捧茶之职事,今著前往裕陵,永远充供茶拜唐阿。

——《清实录·嘉庆朝实录·卷之五十》

而从小就锦衣玉食的福长安,显然是无法适应裕陵的生活。嘉庆六年(1801年)三月二十八日,福长安以他患有“腿疾”为由,要请假回京看病。只可惜,嘉庆对福长安的气,还没有完全消除,反倒觉得,福长安是得寸进尺,借机想要重回京城。

谕内阁,去岁福长安,仅生疮疖,即托故并未诣陵当差,今复敢以腿疾,呈请回京医治,实属胆大。

——《清实录·嘉庆朝实录·卷之八十一》

福长安想要回京,嘉庆便故意,将他发遣到更远的地方。于是,福长安被革了职,发去盛京当披甲,其子锡麟,也跟去盛京效力。

福长安,著即革职,发往盛京作为披甲,交晋昌严行管束,数年后再观后效。福长安之子锡麟,亦著随往盛京,即以该处防御补用。

——《清实录·嘉庆朝实录·卷之八十一》

如果你以为,福长安会就此老死在盛京,那就大错特错了。

乾隆皇帝去世后,嘉庆故意打压福长安?福长安的结局,还算不错

福长安被发遣去盛京1年后,即嘉庆七年(1802年)四月初七,嘉庆就以福长安在盛京表现良好为由,封他为骁骑校。

(嘉庆)七年奉旨,福长安自去年发往盛京,甚属安静,一切差使,俱能奋勉,著加恩赏给骁骑校。

——《清国史·第7册·次编卷一》

嘉庆八年(1803年)八月二十日,因为福长安有留心查访,凤凰城树木被偷偷砍伐的情况,嘉庆皇帝又觉得,福长安还算有心,便升他为兴京城守尉。

现在兴京城守尉出缺,著加恩以福长安补授。

——《清实录·嘉庆朝实录·卷之一百十九》

但才过了6个多月,即嘉庆八年(1803年)十一月初三,福长安又被降回了骁骑校。原来,福长安奉命调查永陵附近的树木,是否有被偷偷砍伐的情况时,抓住了十余名偷树的犯人,还抓住了在飞牛岭,放火烧山的纵火犯。但嘉庆看到奏报后,并没有感到高兴,而是怀疑,这是不是福长安为了立功,故意编造出来的业绩?于是,嘉庆就让人好好审审那些被福长安抓住的“犯人”,看是否有冤情。果然,事情的真相是,山上的大火,是野火,并不是人为放火造成的;确实有无辜的百姓,被福长安给抓了起来。

以查拏高丽沟偷砍木植案犯,将荒火捏报放火烧山,拘拏无辜冒功,降兴京城守尉福长安,为骁骑校。

——《清实录·嘉庆朝实录·卷之一百二十三》

福长安这样做,都够得上“欺君”了,但嘉庆,也只是将他降职而已。看来,嘉庆皇帝其实并不是很讨厌福长安。

嘉庆十年(1805年)七月十八日,嘉庆启程去盛京扫墓。福长安便上奏,要亲自为嘉庆“清尘洒道”,得到了嘉庆的批准。八月二十二日,嘉庆不但封福长安为二等侍卫、封福长安的儿子锡麟为三等侍卫,还将他们一起带回了京。

以当差奋勉,赏骁骑校福长安二等侍卫,并其子锡麟三等侍卫,即命随营回京。

——《清实录·嘉庆朝实录·卷之一百四十九》

嘉庆十二年(1807年)四月二十二日,已经是围场总管的福长安,被授予热河副都统一职,并得到三品顶戴。

赏围场总管福长安,三品顶带,为热河副都统。

——《清实录·嘉庆朝实录·卷之一百七十八》

但过了1年多,即嘉庆十四年(1809年)二月初六,福长安又回去当围场总管。这次是因为,之前的古北口提督色克通阿,没有认真照管马匹,以致于那里的军马,都被饿成了营养不良,连走路都费力,更别说要它们跑起来了。福长安在署理古北口提督事务期间,嘉庆皇帝多次询问过福长安,有没有发现什么问题,但福长安,表面上都说没啥大事,私下,却对来接替色克通阿的薛大烈说,那些军马,长得都不膘壮,该好好查查。对于再次欺骗了嘉庆的福长安,嘉庆又表现得很宽容。

谕内阁,福长安系曾获重罪之人,经朕曲加恩宥,复擢为副都统,乃于署理古北口提督任内,明知色克通阿办理该营马匹事务不善,并未纠参。去岁来京屡次召见,经朕询及古北口提督任内有无事件,伊仅奏称无事,转告知薛大烈,嘱其查办,殊属糊涂,不胜副都统之任。福长安著降一级,加恩赏给头等侍卫,补授围场总管。

——《清实录·嘉庆朝实录·卷之二百七》

仅过了4个月,即嘉庆十四年(1809年)六月初六,嘉庆皇帝就任命福长安,为马兰镇总兵官、兼任总管内务府大臣。嘉庆十八年(1813年)九月十二日,福长安又兼署古北口提督。

福长安,为马兰镇总兵官,兼总管内务府大臣。

——《清实录·嘉庆朝实录·卷之二百十三》

嘉庆二十年(1815年)三月初四,嘉庆皇帝去清东陵扫墓。三月十八日,福长安就被封为正黄旗汉军副都统,而山海关副都统文孚,则被派去接任马兰镇总兵官、兼总管内务府大臣的职务。这样,福长安就可以回京了。四月二十四日,嘉庆又将管理健锐营事务的职责,交给了福长安。

乾隆皇帝去世后,嘉庆故意打压福长安?福长安的结局,还算不错

嘉庆二十二年(1817年),福长安病逝。福长安去世时,官职是正黄旗满洲副都统。嘉庆皇帝就赏给他正都统衔,还赏了300两银子,给他办丧事。

赠故正黄旗满洲副都统福长安,都统衔,赏银三百两治丧。

——《清实录·嘉庆朝实录·卷之三百三十五》

福长安的身后事,自然是不会像他的父兄那样风光,但好歹,嘉庆对福长安,算是手下留情。

原文链接:https://www.toutiao.com/i7071116187471561230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