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之癖汉哀帝

公元前25年,刘欣出生,其父为定陶恭王刘康,其母为恭王妃丁姬。

公元前23年,刘康去世,年仅三岁的刘欣嗣立为王。

公元前8年,刘欣被汉成帝刘骜封为太子。

公元前7年,汉成帝驾崩,刘欣即位,是为哀帝。

公元前5年,刘欣上演了一场“再受命”的闹剧。

公元前1年,刘欣病逝,葬于义陵。

董贤原本是在宫中管报时辰的,后来因天生的一副好相貌而被哀帝宠幸。一次,哀帝无意中在宫中看到一个“倾世佳人”,就派人把“她”找来。找来一盘问,哀帝才知道自己心仪的“她”原来是个男人。不过,对哀帝来说,一个男人能长得如此美貌动人,实在是非常稀少。于是,哀帝就冲破了伦理限制:既然相爱,性别就不是问题。

汉哀帝对待董贤的确像对自己的“爱妃”一样,极尽男人的体贴与温情。董贤对哀帝是极尽“男嬖”的温柔,哀帝当然“投之以桃,报之以李”,二人十分恩爱。有一回,董贤的老妈生病了,哀帝立即派人到处祭祀祈福,还让路人任意吃喝祭祀所供的供品,以此来为之消灾。平时董贤家里有什么喜庆的事情,哀帝也会命令群臣备礼去祝贺。

汉哀帝将同性恋情演绎得轰轰烈烈,还留下了“断袖之癖”的千古“佳话”。一次,哀帝与他的“爱人”董贤在一张床上睡觉。哀帝醒来后,准备起床,发现自己的袖子被董贤压在了身下。哀帝舍不得弄醒董贤,就用佩刀割断了自己的衣袖。董贤醒来后,发现了哀帝的断袖,弄清原因后,对哀帝越发深情。

汉哀帝爱“美男”爱得发狂,以至于大汉的基业都在“左右摇晃”。哀帝体弱多病,就“挂羊头卖狗肉”地让董贤以侍奉哀帝医药为名长期居住在宫里。由于董贤长期侍奉哀帝,和妻子是两地分居,哀帝就特许其妻可以自由出入宫禁,还诏令董贤的妹妹为昭仪、董贤的其他家人也都得到了封赏。自此,董贤一家在朝中变得不可一世、为所欲为,把朝纲弄得“乌烟瘴气”。

汉哀帝希望与董贤白头到老,死也能同穴。为了表示对董贤的专情、痴情,他竟然命人在自己的陵墓旁边为董贤修建了一座豪华的坟墓。这是他们爱情的坟墓,他们生死都要在一起。一位大臣害怕哀帝步上刘骜的后尘,就劝谏哀帝不要专宠董贤,绝嗣的事情是谁也伤不起的。可处于热恋中的哀帝哪里听得进去,劝谏的人也因此被扔进了大牢。

把孩子教育得太“听话”只会害了孩子,傅太后教育哀帝就是个例子。傅太后是个野心和志向都不缺乏的人,可是却不懂得讲究素质教育。傅太后知道要让孙子好好读书,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才让成帝选中了她的孙子当继承人。可是,在精心培育下成长的哀帝性格却非常软弱,这一点和惠帝刘盈倒是有得一拼。哀帝处处依赖奶奶,以至于他即位之初的改革大都“虎头蛇尾”。

太皇太后王政君的娘家人都是为了权力可以不要命的人,唯独王闳是个另类。汉哀帝为了帮助奶奶傅太后、老妈丁太后夺权,狠狠地打击王氏家族,王家自此变成了霜打的茄子。后来,在太皇太后王政君拉下老脸的哀求下,汉哀帝才勉强同意部分王氏子弟入朝为官,王闳就是这部分王氏子弟中的一员。王闳生性聪明、胸有谋略、有节操风骨,和其他王氏子弟有明显区别。

汉哀帝的奶奶傅昭仪不甘心屈居太皇太后王政君之下,傅、王两大集团开始明争暗斗。论心机,王政君比不过傅昭仪,王政君的伎俩在她面前只不过是一些小儿科。可是,以王政君为首的王氏家族把持朝政多年,傅昭仪又算哪根葱?想扳倒王氏家族没那么容易。于是,傅、王两大集团展开了激烈的斗争。

汉哀帝宠爱董贤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竟然想将皇位让给他。一天,汉哀帝宴请董贤父子及其家人,王闳兄弟在一旁陪侍。汉哀帝喝酒喝得头脑发昏,色迷迷地看着董贤,说他准备效仿古人把皇位让给董贤。王闳听了,如同被蝎子蜇了一般,赶紧站起来反对。汉哀帝听了立即拉下了脸,宴席不欢而散。王闳自此便遭到了哀帝的冷落。

董家因为董贤受到汉哀帝的尊宠而变成了“暴发户”,大臣们对董家是既鄙夷又畏惧。董家人想娶萧咸的女儿,萧咸看不起董家,但又很害怕董家。为了推掉亲事而又不得罪董家,前来说媒的人就对董家人说,萧咸谦卑,不敢高攀。董家人叹息道,我们董家没有得罪什么人啊!

董贤的老爹曾在孔光的手下当过差,可董贤却傍上了皇帝这个“大佬”,一下子由麻雀变成了凤凰。一次,哀帝让董贤私下里去拜访孔光。孔光是个聪明人,知道哀帝宠爱董贤,就对董贤毕恭毕敬。哀帝知道孔光对董贤非常礼遇,十分高兴,就立刻封赏了孔光的两个侄子。

董贤年纪轻轻就已位列三公,汉朝人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可是匈奴不知道这是董贤玩“断背”得来的。一年,匈奴单于来汉朝朝见哀帝,在宴会上看到董贤很年轻,就惊讶地问汉朝的翻译是怎么回事。哀帝为了遮羞,就让翻译回话说大司马是因为能干才居高位的。匈奴单于听了,非常敬佩,赶紧起身拜贺哀帝得了一位贤臣。

汉哀帝荒淫不理朝政,致使社会矛盾激化。王政君面对江河日下的刘氏江山,实在看不过去,就建议哀帝下诏书,限制官员豪绅占田与广蓄奴婢。可是哀帝却带头破坏规定,狠命地封赏董贤,诏书等于放屁。王政君无奈,就诏令自己的娘家人带头节俭,除了自己的祖坟茔地,其余都要分给贫民。自此之后,王政君就得了个慈善国母的美誉。

汉哀帝是一个悲哀的皇帝,面对将要倾倒的西汉“大厦”,他只能坐以待毙。汉哀帝小时候由奶奶傅昭仪亲自抚育,熟读经书,推崇节俭朴素。当了皇帝之后,他也是雄心勃勃,并且还推行了一系列富国强民的政策。可是,大汉的积弊已久,再加上顽固大臣们的阻挠,哀帝只能空有大志。自此,哀帝开始堕落,大汉江山也开始陷入风雨飘摇中。

按照汉朝律法,刘欣过继给成帝后,就要和生父母脱离关系。可是,王政君此时却有了慈悲之心,允许刘欣的奶奶傅昭仪与老妈丁姬十天见一次刘欣。王政君没有想到,她的慈悲招来的竟是两头狼。这两个女人抓住机会就问刘欣她们住哪里。刘欣只好召集群臣开会,最后决定让她们住进北宫。

哀帝初登宝座,就感到皇位如一个烫手的山芋,强劲的王氏家族不是好惹的。汉哀帝的奶奶傅昭仪,仗着是自己把哀帝带大的,就摆布哀帝做这做那。傅昭仪想当皇太后,哀帝就与群臣商议。结果王莽第一个站出来反对。王莽刚说完,哀帝的老师师丹也蹦出来反对。光凭王莽一个人反对,哀亮就已经没有底气了,再加上师丹,这事只好暂且不提。

哀帝知道王氏集团不好惹,于是就试着和他们套近乎。哀帝想封奶奶为皇太后,大臣们不同意,那就找王政君试试吧。让哀帝想不到的是,王政君竟然同意了,而且还大肆封赏傅氏家族。这老太婆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哀帝实在搞不清楚。按说这是个好事,可哀帝心里却砰砰跳个不停。

哀帝刘欣当政时,出现了“一山容二虎”的现象。在丞相朱博的提议下,哀帝封奶奶傅昭仪为太皇太后,封自己的老妈丁姬为丁太后。也就是说,如今出现了两个太皇太后:王太后、傅太后,两个皇太后:丁太后、赵太后。而且,她们级别相同,享受的待遇也相同。在权力的天平上,没有绝对的等同,这样公平的背后,肯定有好戏可看。

哀帝是个胆小的人,他谁也不敢得罪,所以就采取中庸之道。他不敢得罪掌控朝政多年的王政君,更不敢得罪自己的奶奶,于是就想方设法平衡王、傅两大集团的势力。有人提议让王莽“下岗”,哀帝就取了个折中,让王莽停薪留职;至于奶奶那边,他也是能顺从就顺从,不能顺从就折中。

傅昭仪的娘家堂弟傅喜是傅氏家族的另类,给他封赏他却不要。傅喜是傅氏家族中的榜样级人物,他的才学和品行都堪称楷模。可是,此人也不知是哪根筋被抽了,死活不爱权。整个家族都受封了,唯独他不要高官厚禄。老姐傅昭仪想启用他,他却总是和老姐抬杠,这可把傅昭仪给气坏了。为了让自己眼不见为净,少生气,傅昭仪就把傅喜踢出了长安。

王莽是因为一个酒宴被罢黜的。哀帝夹在王、傅两个家族中间不好受,所以十分希望两个太后能和平相处。一次,哀帝办了一个酒宴,宴请了许多皇亲国戚,最主要的是宴请王政君和傅昭仪。王莽提前去酒宴上检查座次,发现傅昭仪和王政君是平起平坐的,立刻就破口大骂,说傅昭仪算得上哪门子太后,怎么能和王政君等同。受到此等侮辱,傅昭仪就让哀帝罢免王莽。王莽见机行事,赶紧辞官,隐居新野。

王莽罢官回家后,竟然名气大涨。王莽之前身居高位,却总能礼贤下士、谦卑节俭,常常把自己的俸禄分给门客和穷人,所以在民间深受爱戴。隐居期间,他的二儿子打死了一个家奴,王莽严厉责罚了儿子,并逼儿子自杀,更是获得好评。因此,许多官吏和平民都为王莽被罢免鸣不平,纷纷要求他复出。哀帝只得重新召王莽回京城侍奉王太后。

王政君忍耐傅昭仪的得寸进尺,只是为了给儿子刘骜报仇。很明显,刘骜是风流致死的,王政君也是心知肚明。赵合德死了,可赵飞燕这个狐狸精还没有死。要不是她魅惑儿子,儿子刘骜怎么会断子绝孙。这笔血债,王政君是要让赵飞燕偿还的。但是,王政君这次打错了算盘,傅氏集团突然觉得赵飞燕是一张好牌,所以就把赵飞燕供奉了起来。

哀帝想当一个优秀的改革家,正当他开始编织自己的美梦时,出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哀帝感觉孔光又老又没有用,就把他贬为了平民;傅喜呢?如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也被哀帝踢出了长安。这下,他准备启用朱博和赵玄为他的改革做准备。就在哀帝封赏二人的那一刻,天空突然惊雷阵阵,像是有巨型的战车从长安的上空辗过一样。长安城内自此流言四起。

朱博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愣头青。傅昭仪在没有得势的时候,就喜欢整人,报复心也是极强的。朱博和傅昭仪正好臭味相投,也爱整人。傅昭仪如今成了傅太后,强烈的报复欲促使她到处找茬报复人。朱博呢?也不掂量一下自己有几斤几两,整天跟在傅太后屁股后煽风点火。哀帝见朱博不把他放在眼里,就想来个敲山震虎之计吓吓他,没想到竟吓得朱博自杀了。

董贤被封侯,是出自“天意”。汉哀帝自幼多病,可他总认为自己的身体是好的,肯定是有人在背后咒他,于是就派人去查。结果查到东平王刘云的夫人在庙里祭祀诅咒哀帝,东平王也有要当皇帝的不臣言论。哀帝一直想封董贤为侯,但苦于没有机会,这下终于逮到了。于是,哀帝就将调查的功劳放在了董贤的头上,董贤终于得以名正言顺地封侯。

王嘉是一个刚直不阿的书呆子。刚开始,朝廷给了王嘉一个看大门的差事。可能是王嘉读书读的脑子都坏了,他只认衣服不认人。一天,一位官员穿了一件家常衣服,他便不认识了,死活不让那位官员进门,耽误了人家办事。后来,上面追查下来,就把王嘉给贬了。

丞相王嘉是因为弹劾董贤而死的。董贤因受哀帝的宠幸而恃宠而骄,可没有人敢站出来反对。丞相王嘉实在是看不过去了,就写了一份控诉奏折,把董贤骂得是狗血淋头。王嘉真是个榆木脑袋,就没有想想热恋中的哀帝是什么都听不进去的。王嘉这次的螃蟹没有吃到,反倒丢了乌纱帽。哀帝将王嘉扔进了大牢,王丞相先是绝食抗议,后来吐血而亡。

哀帝是历史上第一个皇帝保镖。汉哀帝当然不会自己当保镖,他是负责请保镖的人。哀帝的侍卫本来是吃他的饭、拿他的工资来保护他的人身安全。到了后来,却演变成了吃他的饭、拿他的工资来保护董贤一家大小的人身安全,而且是全天负责。这些也就罢了,就连董贤一家上街瞎溜达,哀帝都会专门派人陪同。

哀帝是有政治野心的,可惜力不从心,更不会用人。哀帝的奶奶傅昭仪死后,傅氏集团就彻底散伙了,而王政君的得力助手王莽也被撵回了封地。而今,没有人和哀帝作对,总算可以自己掌权了,真是高兴啊!但是,哀帝的身边除了有董贤这个“花瓶美男”外,其他的有能力又有才华的人几乎没有。更悲哀的是,汉哀帝的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了。

处在热恋中的哀帝,心里只有他的董贤,他对董贤的宠幸打破了汉朝的纪录。但面对董贤的“美色”,哀帝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因为他的身体不行。所以哀帝只好服用大量的春药,终于将身子给掏空了。这真是“死了都要爱”。

帝王之尊尚且没有几个人得以好死,那他就更顾及不了他宠爱之人的身后事了。哀帝死后,董贤就成了一个没有依靠的“寡妇”。命硬的王政君熬死了几个皇帝,现在又是她的天下了。政治眼光非常敏锐的王政君赶紧将传国玉玺藏了起来,然后召见董贤。王莽给董贤安了一个荒诞的罪名,董贤畏罪自杀。

董贤死了也不得安生,还被挖坟验尸。董贤夫妇自杀后,家人大气也不敢出,就连夜将他们随便埋了。王莽消息灵通,很快就知道了,但他又怕董贤是假死,于是就派人挖坟,看看是真是假。最后确认尸体确实是董贤,这才罢休。

原文链接:https://www.toutiao.com/article/7067582198089662988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