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桂:乾隆朝降维打击的第一巨魁功臣

福康安够牛了,但有一个人始终凌驾于他之上,将他压得死死的。此人的战功、地位超然于众人,不仅在军事上、政务上、甚至在为人处世圆滑程度上,都是全能人才,乾隆是多么苛刻的人,都挑不出什么大的毛病来,更可怕的是,他的寿命并不在乾隆之下,活到八十善终,这样的一个巨魁大佬,是章佳阿桂。

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9月7日),阿桂诞生,他是根正苗红的满洲人,家世显赫,其父阿克敦,是乾隆朝的协办大学士、刑部尚书,实权大得很。阿桂是他的独苗苗,这种宦官世家,又是独生,阿桂只要不作死,将来的成就绝对不亚于其父,不可限量啊。有其父的聪慧基因遗传,他从小机敏过人,很会抓住本质,听人谈论历史,就知道历史人物做的每一个决策都有背后的权衡,外界影响,经常一语中的。雍正十年,16岁的阿桂入宫读书,乾隆元年,承荫其父大理寺丞,两年后,考中举人,一直到乾隆八年,一直高升充任军机章京。

人不可能一直一帆风顺的,官二代阿桂,很快就领教了什么是官场上的残忍,官场如同血口大盆的吞噬兽,稍有不慎,就会尸骨不留。乾隆十一年,出任户部银库郎中的阿桂,有保卫国库的重任,但在他眼皮下, 居然库银被盗窃,乾隆怎么会容忍,一道手谕将阿桂贬为吏部员外郎。两年后,阿桂跟随兵部尚书班第到四川的金川军营做事。他倒霉的是,攻打大小金川的两个高级领导讷亲、张广泗搞出一个烂摊子,被乾隆下令处死,阿桂明明是一个不起眼的跟班,也被卷入在内,交给刑部审讯。背景硬就是背景硬啊,阿桂的父亲虽然老了,但朝廷影响力还在,乾隆也不想弄死阿桂,本来阿桂就在他刻意培养后备干部的计划中,才格外开恩,没有治罪,释放回家。释放后第二年,阿桂很快东山再起,再任吏部员外郎,五年后,做上了内阁大学士兼礼部侍郎。

靠着父亲的庇护,算什么本事,阿桂心心念念要在战场上立功名。乾隆是什么人,最会花钱的穷兵黩武者,并且他穷兵黩武下来,对大清并没有太大的内伤,而且花出去的钱都得到了丰厚的回报,都打赢了。有这么一个主子热衷于打仗,阿桂不愁无战功可捞。

乾隆二十年(1755年),他想要灭了准噶尔部,这个部落是康熙、雍正想要灭掉却没完成的。乾隆看准了厄鲁特蒙古内乱的机会,派清军分两路对 达瓦齐 为首脑的准噶尔部发动大规模的进攻,力争于搞个歼灭战。6月,阿桂第一次被投到战场,开始的时候,阿桂根本就是小角色,主要是在乌里雅苏台管理站,做做传递公文,供应前方军需的后勤工作。他做事勤勉又高效,乾隆也在默默关注他的工作,对他很满意,给他不少实权职位如参赞大臣、镶红旗蒙古副都统、工部侍郎等。在清军的打击下,准噶尔部土崩瓦解,乾隆二十二年底,基本上都平定,但还有一些漏网的残余分子还在顽抗,这时候,阿桂第一次领兵,他跟着唐喀禄部,追击辉特部首领舍楞,后又与副将军富德一起追捕其余人员。

准噶尔部军事行动即将结束,天山南路的回部又来霍集占兄弟的叛乱。乾隆二十四年5月,阿桂到霍斯库鲁克,和富德一起追击霍集占兄弟,8月,追踪到霍集占,两军在阿勒楚尔激战,叛军有数千人,不会束手待毙的,战事已经呈现焦虑的胶着状态,阿桂奋不顾身,亲率精锐数百,从山麓绕道到叛军右方冲击,叛军猝不及防,阵势大乱,清军趁势掩杀,大破之。阿桂紧咬不放,在伊西洱库河再次将叛军包围,斩草除根,霍集占兄弟所有的家当都砸光了,只能跑到巴达克山,10月巴达克山首领剁下了霍集占兄弟的首级献于清军,天山南路彻底平定。

平定准噶尔部和回部,阿桂留下来收拾烂摊子,他不仅是打仗的好手,更是处理政务的好手,战乱后的军粮已经用得七七八八了,需要重新调拨新的军粮作为储备,他将当地现存的牛羊收集起来作为明年的储粮,让人放牧看管,作位军需。然后他和兆惠商量将阿克苏的农民迁往伊犁屯田,乾隆批准,阿桂率500名索伦兵、100名绿营兵护送浩浩荡荡的移民队伍到伊犁。伊犁这地方刚被战争弄得千疮百孔,想要在那边屯田,需要一支军队长期驻扎在那儿,保护农民让他们安心耕田,大部分大臣认为伊犁太远,花费钱砸在伊犁不值得还是放弃的好,阿桂站出来,痛斥他们的短视,坚决主张驻守伊犁屯田。乾隆也这么想,当场拍板同意。

阿桂组织人力制造农业器具,从事农业生产,从乾隆二十六年开始,阿桂不允许内地到伊犁买马和骆驼,大力招来叶尔羌、喀什噶尔、阿克苏和乌什等地民众来伊犁屯垦,以扩大屯田规模。这么搞下去,阿桂的成绩出色,伊犁兵屯垦种地达8000余亩,收获粮食27100多石;回屯有800户,总产达到32000石左右。

乾隆三十三年,之前三次征缅甸,都是失利而归,大学士傅恒不爽了,要申请出征,乾隆任他为经略,阿桂,阿里衮为副将军,第四次征缅甸,但缅甸很难打,主要是水土不服。连阿里衮病死,傅恒重病,阿桂都独木难支,被乾隆痛骂革职,灰头土脸。

缅甸之战,阿桂心里真不想打了,这战役可能将他前半生辛苦拼下的功名挥之殆尽。东方不亮西方亮,四川金川地区的形势一下子变一塌糊涂,大金川土司莎罗奔老了,莎罗奔的孙子索诺木,小金川的僧格桑,两个家伙公然挑衅乾隆,乾隆这次要打死这两个不懂事的家伙,先派温福从云南到四川,征讨索诺木,阿桂也跟去了。

清军分两路进攻小金川,阿桂跟温福从汶川出西路,桂林从打箭炉出南路。

阿桂毕竟熟悉金川地区,比缅甸好打多了,到了他的主场,势如破竹,连克巴郎拉、达木和巴宗各寨,攻占资哩山和阿喀木雅等地,南路的桂林打了败仗,被革职,阿桂取代他,西路的温福,南路的阿桂。

小金川的僧格桑占据了小金川北的美诺,想要攻取美诺,先要占据门户僧格宗,甲尔木山就成为首先争夺的战略要地。阿桂悄悄集结部队,趁半夜起大雾,发动攻击抢占甲尔木山。11月,占据了僧格总,与温福、丰盛额分兵攻取美诺,僧格桑被迫放弃美诺,跑到大金川,和索诺木会合。

索诺木和僧格桑合兵一处,开始占据了一些优势,弄死了温福。重新占据了小金川。乾隆重新部署兵力,授阿桂为定西将军,丰盛额和明亮为副将军,调遣2000名火器营士兵和2000名索伦兵进攻小金川,有了强兵猛将,阿桂很快收复了小金川全境。

还有大金川,这更不好打,阿桂兵分三路经过两年的鏖战和围攻,众志成城下,在乾隆四十一年1月逼迫索诺木投降,取得了胜利,废除了原来的土司制度。

阿桂回京后,很少再出征打仗了,更多的是留在后方专心致志搞建设,从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到五十四年1789年,他大部分时间不在京城处理政务,经常在外地处理棘手的政务。政务最大的难处就是水利方面的问题,这块硬骨头交给阿桂去啃。

这块阿桂不是专业人士出身,但他硬是从外行慢慢磨炼到内行。黄河在河南仪封、兰阳等地决口,这水灾不可小觑,黄河咆哮,阿桂赶紧过去,先了解黄河为什么决口,然后汇集水利专家商讨方案,决定在郭家庄开引河,修筑拦黄坝,但黄河下流已经积土甚多,上流溢水严重,又刮风下雨,拦黄坝屡次筑成,又屡次被冲开。

阿桂放弃郭家庄,换在王家庄修筑黄坝,地势选对了,黄河泄洪顺利,所修堤坝均告完工,决口被堵住了。在水利方面,乾隆觉得阿桂是块料,回京仅半年多的阿桂,又被派赴浙江勘察海塘工程。 从浙江到河南,黄河频频决口,阿桂多次了解决口的真正情况,采取了很多应急方案,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荆州万城堤决,长江从西北两门淹入荆州,阿桂查勘后,先筑坝,后引河。

多年的治水生涯中,阿桂没有创新治水方法,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但实际上,多次堵塞决口,修筑堤坝,减少水患。

在治水,督师中,阿桂还四处查办案件,感觉乾隆蛮会死曹阿桂的,乾隆一向方针就是,只要是人才就往死里用,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嘛!

从乾隆54年1789年到嘉庆2年1797年,他终于不用四处奔波,九年时光一直在京城处理政务。他一向看不起和珅,不鸟他。和珅痛恨他,但拿他没办法,阿桂的资历和老油条的政治手段在那摆着呢,他手段并不亚于乾隆。

嘉庆二年八月二十三日(1797年10月10日) ,阿桂病逝,终年八十一岁。嘉庆帝闻讣讯,先派使者前往祭奠,追赠阿桂为太保,到九月时又亲临其丧,赐祭葬,赠谥号为“文成”,并允准他入祀贤良祠。

原文链接:https://www.toutiao.com/i7062964722672370208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