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器晚成”的鼻祖姜子牙,看完原著我才知,为何他等80年才成事

最近,看了两本酣畅淋漓的书,一本是《儒林外史》,看得是茶饭不思,爱不释手;一本是《封神演义》,我们现在所有的修仙穿越小说,在它面前都被秒成渣。

《封神演义》写姜子牙出现时,是西伯侯姬昌被纣王囚于朝歌七年期满,此时姜子牙封元始天尊之命,命其下山助文王成就周朝八百年基业,商汤气数将尽,妲己的任务就是天命让她来倾覆商朝六百年基业的,一切都逃不过“气数”。

“大器晚成”的鼻祖姜子牙,看完原著我才知,为何他等80年才成事

碌碌无为80年

此时成汤合灭,周室当兴,又逢神仙犯戒,元始封神;姜子牙享将相之福,恰逢其数,非是偶然。所以五百年有王者起,其间必有名世者。——《封神演义》

姜子牙32岁上山跟随元始天尊学道,寒来暑往,劈柴挑水,山中一晃40年便过去了,本以为自己可以修成正果,可元始天尊却突然让他下山,原因却是,姜子牙生来命薄,命数里决定他修不成仙,只能去人间享富贵,姜子牙祈求再三无果,只能收拾行装下山。

元始天尊说:“你生来命薄,仙道难成,只可受人间之福:成汤数尽,周室当兴。你与我代劳封神,下山扶助明主,身为将相,也不枉你上山修行四十年之功,此处亦非汝久居之地,可早早收拾下山。”

可四十年光阴变迁,人间早换了模样,姜子牙无亲无故,下山去投靠谁呢?天下之大,又该去往何处?思来想去,才想到四十年前在宋家庄有一故友叫宋异人,唯此一人可投靠。

这宋异人也算是个好心肠,又家大业大,开了五十多家餐馆,坐享人间清福,见四十年不曾有音讯的老故人姜子牙前来,热情招待他住在府中,还为他偷偷去说了一门亲事,马家庄马员外68岁的黄花闺女马氏,宋异人付聘礼白金四锭。

成亲以后,马氏就开始操心两人的生计了,觉得不可以一直这么依靠老朋友宋异人生活,要自己去谋些生路,她说:“人生天地间,以营运为生”,就问姜子牙会些什么?姜子牙说他会编篾笊,于是砍了一些篾子编好后挑去朝歌贩卖,一来一回就七十里路,还挑着一担篾笊,结果一天也不曾卖出去一个,还累得半死,遂另想办法。

宋异人劝他夫妻俩别折腾了,他养着就是,可马氏坚持做人要靠自己,宋异人说,那要么去他仓库里弄些麦子磨成面去卖,这个家家户户都有需求,一定好卖,于是姜子牙挑着一担面去往朝歌,放下扁担低头撮面,却没有留心绳子乱扔在地上,被路上经过的马蹄勾着拖了一路,面也散了一地,一阵风吹来,把面吹个干净,无奈,姜子牙只好挑着空担而归。

进家门后一肚子气无处发,就怪妻子马氏出的主意去卖面,结果弄成这般狼狈的模样,马氏反骂姜子牙是饭囊衣架,饮食之徒,两人揪打起来。宋异人见状问其缘由,姜子牙自觉做事一无是处,羞愧难当,可宋异人安慰他说:黄河尚有澄清日,岂可人无得运时。

宋异人在朝歌有五十家餐馆,他让姜子牙每家去经营一天,轮流着就可以维持生计了,可是到了姜子牙经营的时候,一天到晚也不见有一个客人上门,做好的饭菜也只好让店里的伙计们吃了,没赚到钱,还赔了肉菜的本钱。

宋异人又给姜子牙出主意,给了他五十两银子买了一些猪羊,让他赶着去往朝歌贩卖,结果遇到朝廷禁屠,只为向天祈雨,姜子牙这一群猪羊也充了公,人还差点被官兵拿了,幸好跑得快。

做啥啥不成的姜子牙,便无心营生了,和宋异人在后院闲逛时,见此地的风水当建一五间楼才好,宋异人说建了数次便烧了数次,也不知怎地,姜子牙让他这次只管建,剩下的他来,果然是五个精灵在作怪,姜子牙欲降了他们,精灵祈求,姜子牙命其去往西岐搬泥土,待罪立功,等候差遣,楼建好后自然相安无事。

宋异人和马氏知道姜子牙居然还懂风水,干脆开一命馆与人相命倒好,于是宋异人寻到闹市一间房,姜子牙的命馆就开起来了,总算做了自己擅长的事情,也是这里才出现了他命里的转机。

其实写到这里,我最感叹的是,宋异人和马氏,这两位姜子牙身边的好友和妻子,真是他修行四十年的大福报,能有这么明理又无私慷慨相助的朋友,实属难遇,马氏更是懂靠自己的道理,挣多挣少,起码不做寄生虫。

“大器晚成”的鼻祖姜子牙,看完原著我才知,为何他等80年才成事

铺子里外总共挂了三幅对联(由外到内):

“只言玄妙一区理,不说寻常半句虚”

“一张铁口,诚破人问凶与吉:两只怪眼,善观世上败和与”

“袖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

可风风火火地开了四五个月,却一个客人也没有,一日,有一叫刘乾的樵夫路过,看见对联写得如此霸气,好奇进来算算,说如果算得准给20文,如果不准就受他几拳,还不准在这里开铺了。

刘乾取一卦,姜子牙看后给他写了四句话:一直往南走,柳阴一老叟,青蚨(铜钱)一百二十文,四个点心两碗酒。

刘乾一听就觉得骗人,他打柴二十多年,从不曾有人会给他点心和酒吃,估摸着老头儿胡说八道输定了,于是出门卖柴去,故意只收100文,刘乾帮买家把柴搬到房里,又随手打扫了一下院子,又遇着买家今日娶媳妇这等喜事,于是又给了他一个20文的红包和四个点心两碗酒吃。刘乾这下傻眼了,立马回去找姜子牙,神人也。

当下,刘乾还有点将信将疑,想再拉一人来应验一番,于是看到路上有一急匆匆的人,拉他来到姜子牙面前算算,那人说他急着去催钱粮,姜子牙说你这次去会收103锭回来,果然那人收完账一个数都不差,坊间开始传姜子牙乃神仙出世,前来命馆的人渐渐增多。

这时的姜子牙总算有了自己准确的定位,先前折腾了那么长时间,都没有找对自己的路子,原来人最擅长什么,才是一生糊口与声名的关键。

“大器晚成”的鼻祖姜子牙,看完原著我才知,为何他等80年才成事

琵琶精去朝歌看望姐姐狐狸精妲己回程时,在天上看到姜子牙的命馆前堆满了人,想一探究竟,也试试他是否真如神人,戏耍一下,便化作一老妇人去找姜子牙也算算,谁料姜子牙一眼视破她的真身,抓住就不放,旁人皆以为他调戏良妇,于是闹到纣王面前,姜子牙说明他的观点,并当场将琵琶精用三昧真火烧出原形,乃一玉石琵琶。

姜子牙被纣王封为下大夫司天监,被敢怒不敢言的妲已恨之入骨,生心一计造“鹿台”让姜子牙监造,姜子牙觉得劳民伤财,不愿领命,惹怒纣王后转身跑到九龙桥向下一跳,用水遁之法回到家中,大家都以为他投河自尽。

姜子牙回到家后让马氏跟他一起去往西岐,时来运至,将官拜显爵,马氏不信,说他异想天开,况且一辈子都在朝歌,又岂能离乡背井。无奈,马氏让姜子牙写一休书予她,两人从此各天涯,皆随各命。

姜子牙叹道:“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针。两般由是可,最毒妇人心?”

独身一人去往西岐的姜子牙,独钓于渭水河边,静候他命中的贵人,也是他命运的拐点。

“大器晚成”的鼻祖姜子牙,看完原著我才知,为何他等80年才成事

时来运至,大器晚成

那日,姜子牙如同往常一般独钓于渭水,一樵夫常常见他在此钓鱼,钓钩却又是一直针,不是弯钩,便笑话他愚拙,又问其名,姜子牙说他叫姜尚,号飞熊,那人叫武吉,更是大笑,说你又不是圣人高人,还取一号。

姜子牙笑答:宁在直中取,不在曲中求!我自意不在鱼,不过守青云而得路,拨尘翳而腾霄。

武吉取笑姜子牙嘴脸长得哪像个王侯,倒像个泼猴,姜子牙不生气,说我长得倒比你好些,你这长相也不怎么好,你两眼睛一青一红,今天你要打死人了。武吉这下急眼了,说我跟你开玩笑,你却毒口伤人,挑起柴转身进城去。

武吉挑着柴在西岐城里走着,突然见文王车驾驶来,他想把路让宽一点,就把身上那担些换到里面来挑着,谁知却不小心夹死了门军王相,为自己遭来了杀身之祸。文王正赶往灵台占验吉凶,便为武吉画地为牢三日,到时再来发落。

武吉哀求家中独身老母担心他几日不归又无人照顾,便恩准他回家先去料理好家中事再回来受审,母亲让武吉去找姜子牙相救,能预知你吉凶,必定能有办法为你化解。

武吉找到姜子牙出手相救,姜子牙却说这是命中定数,又岂能改变,要么你拜我为师,我救徒弟可以,于是武吉跪拜子牙为师,姜子牙让武吉回到家中在床前挖一四尺深的坑,黄昏时躺进去,在头脚两处各点上一灯,身上盖些草,让母亲用饭或米撒在武吉身上,睡过一觉,第二天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不用再担心了。

回去后武吉照做,此后相安无事。早上去卖柴为生,下午就去姜子牙那儿学兵法武艺。眼见这武吉一去不回,怕是一不忠义之徒,文王会“先天数”,一算却说武吉并非逃跑,而是自愧跳崖生亡,不觉感叹罪不至死。

“大器晚成”的鼻祖姜子牙,看完原著我才知,为何他等80年才成事

春日到了,景媚柳舒,文王与大臣们出外打猎,欣赏春光,见一群渔夫唱着歌而来,歌词是数落纣王无度的罪行,文王问作歌者何人,渔夫们说前方有一溪中老人所作,文王寻路前来,见有一樵夫也在唱歌,那人却是武吉,呵住问他当日缘由,武吉从实招来,说是一号称飞熊的人叫他拜师,又教他方法躲过此劫。

文王一听,他的先天数都有人可以使障眼法 ,那人会是多高明,而且号称飞熊,几日前, 文王做了一个梦,梦见飞熊和一白额老虎生又翼,这是上天垂象,今天果真遇到一人号飞熊的隐世高人,一定要前去拜会,可来到姜子牙住处时,家中只有一小童出来说出外寻访道友去了,不知何时归。

文王回到殿堂后,命所有大臣在殿内斋戒三日后,一起去迎请高人回朝。

姜子牙知道他一直在等侯的命中贵人今日就要来了,他时来运至,装作照常垂钓,文王步行至背后,姜子牙起身与文王互相行礼毕回到茅屋内高谈,文王拿出送给姜子牙的见面礼,姜子牙收下,跪下感激文王的知遇之恩。

文王让姜子牙坐他的銮舆回朝,但几番推诿,姜子牙都不肯,后来姜子牙坐文王的逍遥马,文王坐銮舆,欢声载道地回朝。文王封姜子牙为“右灵生丞相”,封武吉为“武德将军”。从此,姜子牙便开启了他辅佐周王室八百年基业的征途。

此年,姜子牙80岁,才迎来了他人生中的贵人与贤人,才时来运至,大器终晚成。折腾了半生,但对他139岁寿命的时间段来说,此时的他也不过中年有为,这距离他寿终还有近60年的大好奋斗时光。

“大器晚成”的鼻祖姜子牙,看完原著我才知,为何他等80年才成事

天道

看《封神演义》,最大的体会便是:一切皆有定数,冥冥中自有安排。

不管是人、国、宇宙、自然万物,都有气数,而气数却又跟自身所散发出来的一切有关,正所谓:天垂象,见吉凶。一切都有天道,因果。

明代许仲琳写《封神演义》,狐妖妲己迷惑商纣王,也只不过是在完成商王朝毁于第二十八代纣王之手的“天命”,商朝六百年基业,因纣王暴虐荒淫无度,亲佞远贤所致气数已至,而西岐周王室爱民亲贤,与民休息,百姓礼貌忠诚,夜不闭户,于是,天垂爱,周王室兴。

《封神演义》里的语句读来相当霸气,琅琅上口,写得又有趣又精彩,比看电视剧过瘾太多, 这就是经典的魅力,时光荏苒,未曾掩住它的璀璨,在文字的岁月里,静待有缘人的开启。

原文链接:https://www.toutiao.com/i7053318229292368396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