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明帝萧岿:以一种截然不同的方式,活出南北朝帝王真正的本色

大定八年,公元562年。

后梁王朝的第一任皇帝萧詧,大行而去,龙驭上宾,领了便当。

后梁政权,源自南梁。

南北朝分南北,江南荆湘为南朝,北方草原为北朝,

南朝有宋齐梁陈,依次交替存在,而北方先有北魏,再有东魏西魏并立,最后是北齐北周相对峙。

梁宣帝萧詧当皇帝的时候,南梁基本上已经灭亡,他这个后梁皇帝,是北方的西魏政权扶持起来的。

到宣帝萧詧驾崩的时候,北方的西魏政权已经脱胎换骨,融资上市,由西魏变成了北周。

所以现在的情况是,后梁看似是一家独立公司,但实际上,却是由北周百分百控股的。

现在后梁的老领导萧詧一死,北周武帝宇文邕立刻安排了新领导,即萧詧的儿子,萧岿。

萧岿当上后梁皇帝的时候,情况属实不是很乐观。

(梁明帝 萧岿)

一来,后梁由北周控股,自己说白了就是个傀儡皇帝。

二来,此时的南方已经不是后梁一家独大,陈武帝陈霸先也已经建立了南陈,打算和自己在江南大地较一较高下。

南陈我们放下先不说,我们主要来聊一聊北周和后梁的关系。

这关系看起来似乎十分简单,北周之所以扶持后梁,不过是因为想要借道后梁,诛灭南朝的另外一个政权,南陈,从而实现一统天下的大业。

后梁也好,萧岿也好,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不过都是北周的一颗棋子。

而一颗被利用的棋子,是没有尊严可言的。

古往今来那些被扶持起来的傀儡政权和傀儡皇帝们,基本上都会毫无意外地走向灭亡。

用你时,留你苟延残喘,不用你时,必要斩尽杀绝。

但北周对后梁的态度,却十分让人出乎意料。

天保十六年,公元577年。

北周武帝宇文邕励精图治,已经灭亡了北齐(东魏的前身),基本上统一了草原北方。

萧岿一听说这事儿,立刻动身跑到北周去给北周皇帝道喜。

没办法,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自己是人家拥立的,人家家里有喜事儿,怎么着也得过去表示表示。

萧岿到了北周,北周皇帝宇文邕虽然对他以礼相待,但是并不热情。

(北周武帝 宇文邕)

萧岿一看这不行啊,我大小也是后梁国主,是分公司的领导,现在总公司的老总宇文邕对自己不冷不热的,这情况不妙啊。

乃陈其父荷太祖拯救之恩,并叙二国艰虞,唇齿掎角之事。——《周书》

于是,萧岿一把拉起宇文邕的手,开始套近乎儿。

萧岿表示,兄弟,当年我爹萧詧,那可是多亏你爹宇文泰照顾,他们那可是过命的交情啊。

这话不假,南梁濒临灭亡的时候,南梁皇室四散,而当时西魏的宇文泰只不过是多看了萧詧一眼,就再也没能忘记他的容颜。

宇文泰明白,南梁的灭亡是个契机,自己如果能趁着这个机会在南方发展自己的势力,那么就可以为以后统一天下提前铺路。

于是,宇文泰把萧詧从天下战乱的水深火热中捞了出来,还推上了皇帝的位置。

萧岿是萧詧的儿子,而宇文邕是宇文泰的儿子,所以这两位仁兄,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还是世交。

萧岿拉着宇文邕的手,那是捶胸顿足,涕泪横流,表示后梁北周一家亲,咱们是唇齿相依,守望相助啊。

高祖亦为之歔欷,自是大加赏异。——《周书》

本来这些话都是场面话,空话,套话,在残酷无情的封禁帝制时代,这种话说出来,恐怕连鬼都不信。

但您还别说,萧岿这么一说,还真就把宇文邕给感动了。

宇文邕一听,自己一寻思,还真是这么一回事儿,于是对萧岿的态度大有改观,立刻摆下筵席,要招待萧岿。

(吒列长义)

推杯换盏之间,宇文邕指着殿上一个叫做吒列长义的大臣,说了这么一句话:

这个吒列长义,以前是北齐大臣,以前我带兵攻打北齐的时候,他对我的态度十分恶劣,还曾经在城头上指着我的鼻子骂我。

萧岿一听,立刻义愤填膺的表示,吒列长义我知道,他是个糊涂人,本来他辅佐北齐就跟辅佐暴君夏桀是一个道理,没想到他知错不改,居然还敢冲着尧舜一样的君王吠叫。

不得不说,萧岿同志别的不行,但是溜须拍马还是有很有两把刷子。

这一顿吹捧,把宇文邕说的是心花怒放,十分高兴, 当即表示,要为萧岿同志表演节目。

按理说,如果表演,皇帝找来一帮舞女乐师意思意思也就差不多了,但宇文邕十分实诚,他拿起琵琶,亲自为萧岿奏乐。

萧岿一看,皇帝都给自己奏乐了,自己必须表示表示啊。

于是,他向宇文邕请求,既然你都奏乐了,那我能不能为你跳一支舞助兴啊。

宇文邕十分震惊,表示你大小也是后梁皇帝,一国之君,你居然肯为我跳舞?

(宴会)

没想到萧岿一摆手,表示大哥你说的这是啥话,我是皇帝,你也是皇帝啊, 你宇文邕能为弹琵琶,我萧岿也能为你跳舞啊。

绝了,真是绝了。

两个不同的国家,两个敌对的政权,两个原本应该拼死搏杀的皇帝,此刻却亲如兄弟,如胶似漆。

并且,这两位仁兄的感情,还真不是装出来的。

人们说历史无情,权谋无情,皇家无情,但作者却在这段十分冷门的历史里,找到了这样一对有情人。

我们知道,后来北周政权出了个叫做杨坚的狠人,架空北周皇室,并在开皇元年,即公元581年,代北周建立了大隋。

风云变幻,南北朝发展到这一步,基本上就算是到了尾声。

隋文帝杨坚就算不是千古一帝,但至少也是个旷世雄主,他当然有着一统天下,结束乱世的梦想。

而且,这个梦想看起来,似乎并不难实现。

南方的后梁是自己的分公司,是自己拥立的,唯自己马首是瞻。

而南陈一无名将,二无明主,灭亡只是时间问题。

如果隋文帝杨坚是一个聪明的战略家,那么他只需要兼并后梁,并以此为据点,逐步蚕食南陈就算完事儿了。

咱们按下隋文帝杨坚先不说,先来看一下后梁的态度。

(隋文帝 杨坚)

后梁皇帝萧岿听说北周的高层来了一次大地震,宇文家族覆灭,杨坚同志又当了家,建立了隋朝,当时就坐不住了。

不管是北周还是大隋,那可都是咱们的顶头上司啊,是总部,咱们后梁是分公司,总部有变动,我作为分公司经理,必须得过去拜访一下啊。

萧岿的想法很简单,北方的政权,无论北周还是大隋,都是我的老大哥,我作为靠谱小弟,必当终生追随。

这可绝不是表面归顺,背后使阴招。

北周和隋朝更替之时,北方草原上也出现过很长一段时间的乱局,萧岿完全可以趁着这段时间出兵偷袭,乃至他身边的很多武将都认为这是光复咱们后梁的大好时机。

没别的,趁他病,要他命,偷袭大隋如果得手,以后统一南北朝的,可就是你梁明帝萧岿了。

这事儿在作者看来,的确是可行的。

无论成功与否,至少值得一试,也省的一直屁颠屁颠跟在别人身后混日子。

但当武将们找到萧岿的时候,皇帝却连连摇头。

人家北周当年为了我们两肋插刀,现在你让我为了帝王功名大业插人家两刀,我实在是干不出这事儿来。

于是,萧岿又屁颠屁颠跑到了大隋,拜见了隋文帝杨坚。

按理说,此时的后梁对杨坚来说,实在是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

扶持后梁的原因不是帮你们南梁复国,而是在南方安插势力。

现在天下即将平定,你们后梁的存在,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但让人再度大跌眼镜的情况发生了。

隋文帝杨坚对萧岿可以说是奉若上宾,比当年的宇文邕还要热情。

皇帝甚至拉着萧岿的手,情深义重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梁主久滞荆、楚,未复旧都,故乡之念,良轸怀抱。朕当振旅长江,相送旋反耳。”——《周书》

这句话什么意思呢?

(建康城)

意思就是,隋文帝表示,你们梁朝的都城,原本是在建康(南京),现在被南陈占据了,所以你这么多年来,只能在荆楚之地生活,我呢,本着人文主义的精神考虑,知道你十分思念故土,所以我一定会带领大隋,尽快统一天下,到时候让你回老家建康享福去。

朋友们,这可真叫作者本人大开眼界。

以上对话,可是出现在南北朝时期,一个可以和自己喜欢的人炖在一个锅里的时代,它黑暗,残忍,血与泪交织,权与谋交锋,这是人性的修罗场,更是历史的埋骨地。

但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梁明帝萧岿,却活出了一种截然不同的姿态。

有人说,萧岿这个皇帝当得十分谄媚,今天奉承这个,明天奉承那个,后梁皇帝的脸都让他给丢尽了。

有人说,萧岿不思进取,只想着寄人篱下,实在是个胸无大志的帝王。

这些评价都很中肯,也很有道理。

但作者却认为,这并非是萧岿的本意。

他看似阿谀奉承,但实则是在保全势力,他看似依附强者,实际上却是在顺应时代。

区区后梁,地狭民寡,在这乱世之下,若不如此,何以盘活?

(后梁)

自古,大奸似忠,大伪似真,真真假假,是或不是,都不是三言两语就能下定论的,但毋庸置疑的是,这位南北朝时期的帝王,却在乱世中,活出了自己真正的本色。

何谓真正的本色?

于那些传统意义上的历史人物来说,是不求金银,不求财宝,更不求千古流传,但却有慷慨豪迈之气,哪怕万仞加身也不改其志。

很显然,梁明帝萧岿并没有这种本色。

他很渺小,但请不要认为,渺小就没有力量。

他很卑微,但也请不要认为,卑微,就没有尊严。

强者和弱者,他们唯一的区别,只在于有没有,坚定的信念。

原文链接:https://www.toutiao.com/i7054454221168476711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