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宣帝萧詧:南北朝的历史很冷门,这位皇帝在南北朝更冷门

大统十五年,公元549年。南梁皇室,即南梁开国皇帝,武帝萧衍的孙子萧詧领兵北上,投诚了北方草原上的西魏政权。

萧詧之投诚,实在是无可奈何。

南梁此时的正牌皇帝,即梁元帝萧绎,是个十分魔幻的帝王。这位皇帝素来有雄心大志,一生中最大的梦想就是可以北上中原,攻灭东西两魏,从而一统天下。

当然了,这个梦想很普通,因为但凡当皇帝,只要不昏庸,都必然会有这个梦想。

如此悠悠南北朝,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一个全国性的统一政权了。如果自己能达成这个成就,那么就可以流传千古,青史留名了。到时候别说秦始皇,汉武帝,就是唐太宗,赵匡胤(当然那个时候这两位还没出生)我也不放在眼里啊。

皇帝是个实践派,说干就干,立刻修书一封,派人送到了隔壁西魏政权的实际统治者,宇文泰的手里。南朝有宋齐梁陈,依次交替,而北朝自北魏开国之初,一直很稳固,到了南梁开国前后,才逐渐走向分裂。北魏的权臣高欢,拿走了北魏政权的百分之五十股份,拥立魏孝文帝的曾孙元善为皇帝,成立了东魏。

另外一位权臣宇文泰,则拿走了另外百分之五十的股份,拥立魏孝文帝的孙子元宝炬,成立了西魏。所以如果梁元帝萧绎想要一统天下,就必须要把东魏和西魏这两位邻居先收拾了。

(梁元帝萧绎 画像)

怎么收拾呢,无非是派兵打仗,起水陆大军数万,跟东西魏拼个你死我活。

东魏离的远,西魏离的近,所以皇帝打算先冲西魏下手。

但问题在于,南梁在军事作战方面,是打不过西魏的。这倒不是南梁太怂,而是南北朝的格局一向是如此。

南朝中无论宋齐梁陈,都侧重以文治国,发展经济,军事能力并不见长,而北朝政权,无论北魏,还是之后的东西魏,乃至北齐北周,虽然论文化发展,经济水平可能不如南朝,但是论打仗,那可是一骑绝尘,无人能敌。

西魏是鲜卑族政权,而鲜卑族是游牧民族,在马上发家,要说打仗,人家可是专业户。萧绎当然不傻,他知道自己如果动武,肯定打不过,所以他决定,采用外交方式来征服西魏。

于是,这位皇帝大手一挥,洋洋洒洒地写了一封几百字的信件,遣使送到了西魏。

信上什么内容呢?很简单,大致是萧绎要求西魏放弃抵挡,赶紧举国投降,归顺西魏,如若不然,我南梁大军片刻就到,到时候把你们西魏夷为平地,你们可别后悔。

(宇文泰 画像)

西魏的宇文泰拿过书信一看,火冒三丈,心说萧绎你这也太狂了啊,别说你,就是你们开国皇帝萧道成,也不敢跟我说这个话啊。

宇文泰认为,南梁皇帝如此猖狂,又对自己如此失礼,实在是需要教育,于是,宇文泰立即下令,起精兵五万,征讨南梁。梁元帝当皇帝的时候,南梁都城已经从建康(南京)搬到了江陵(荆州),而当皇帝在江陵城里听说西魏已经起兵来攻,可算是吓坏了。

之前的雄心壮志也没有了,写信的时候那股豪迈劲儿也不见了,一听说人家西魏大军分分钟就兵临城下,二话不说就举国投降了。

魔幻,十分之魔幻。对于梁元帝萧绎的一生,作者除了魔幻之外,实在是找不到什么别的词才形容他。而本篇文章的主人公萧詧投诚西魏,就是在这种历史背景之下。

(梁宣帝萧詧 画像)

皇帝缺心眼儿,自己得识时务啊。由于萧詧同志提前就归顺了西魏,所以在西魏攻陷江陵之后,萧詧并没有因此受到牵连,反而得以保全。

光是保全性命还不算完,萧詧还因此成为了南梁的新帝。

原因在于,西魏虽然覆灭了南梁,但宇文泰志不在此,支离破碎的南方并不能提起他的兴致,他真正的战略目光,还是高欢手里的东魏。

平定天下是有个先后顺序的,自己北方这一片尚且没能统一,又何必到江南去横叉一杠子?于是,宇文泰干脆把江陵交由萧詧负责,自己则抽身回北方跟东魏接着打仗去了。

懂得审时度势的萧詧成了这场战争的最终受益者,而这位仁兄也相当不含糊,拿下江陵没多久,直接即位登基了。(梁宣帝)

南朝梁在萧绎的手里覆灭,但很快在萧詧的手里光复了。

可此时的南梁今非昔比,领土大都在战乱之中沦陷,非但如此,西魏虽然让自己坐拥江陵,但仍然在江陵城中安排重兵驻防,很显然只不过是想要让萧詧做个傀儡皇帝。所以此时的南梁,倒不如叫做西梁。

皇帝能想明白这个道理,那么皇帝手底下精明强干的大臣们当然也能想明白这个道理。而这帮大臣里,最有远见卓识的,是一个叫做尹德毅的人。尹德毅,生卒年不详,时任西梁大将军。

(尹德毅 形象)

尹德毅时常规劝皇帝,表示如今天下大乱,咱们盘踞在小小的江陵城,也不是办法,这样下去,只能是自取灭亡。

萧詧这个人,从小就有大志向,一听尹德毅这么一说,当时就来劲了,立刻追问:爱卿说得极对啊,我也想建功立业,但是苦于没有办法啊,不知道你有什么妙计?

尹德毅嘿嘿一乐,表示办法我有的是,就不知道皇帝愿不愿意听了。

萧詧一直想要建功立业,听尹德毅这么一说,两眼放光,表示爱卿你说,我绝对洗耳恭听。于是,尹德毅把他的想法和盘托出,一五一十的全都告诉了皇帝。

江陵虽然名义上是你的,你萧詧又是皇帝,但实际上真正掌握主权的,是驻防在江陵的西魏军队。如果不除掉这些西魏守军,那么西梁将始终受制于人。

想要建功,想要成就帝王大业,必须先摆脱西魏。萧詧的心思动了,这正和他一直以来的想法别无二致。

(江陵城)

皇帝看着尹德毅,发出了最后的疑问:若除西魏,如何行事?

想要除掉江陵城里的西魏守军,我们要采用一个什么样的办法呢?

尹德毅表示,这很好办。驻防在西魏的士兵们大都是鲜卑族,他们虽然骁勇善战,但不通汉化,文化水平不怎么样,所以基本上都是武力值偏高,而智力值偏低。

既然他们脑子不好使,咱们就把这支军队的高级将领请到江陵城里吃饭,咱们提前埋伏好刀斧手,等这帮人一来,直接就把他给办了。

办完这帮指挥官,咱们再派一支精兵,奔袭西魏驻军大营,到时候剩下的这帮士兵还不是手拿把捏?

不得不说,尹德毅的这个想法并不聪明,但却十分勇敢。况且,此时此刻的萧詧,并没有太多的选择,尹德毅提出的这个想法,不是最好的,但却几乎是唯一可行的。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既然想要成就大业,那就得冒险啊。

但尹德毅话一说完,萧詧把头摇的就跟拨浪鼓一样,坚决不同意。

这位皇帝反对这么做的理由很简单,那就是他实在不忍心。

皇帝认为,西魏对自己有情有义,又让自己当了皇帝,自己实在是有点下不去手。

(西魏王朝)

这西魏当年为了我可是两肋插刀,如今我为了一己私利插西魏两刀,实在是有点不太够意思。

作为皇帝,我可以不建功立业,但我做人必须讲究啊。

魔幻,十分之魔幻。作者以为南朝梁有且只有一位魔幻帝王,那就是梁元帝萧绎,没想到梁宣帝萧詧比他还魔幻。

最终,萧詧的妇人之仁,愚笨不堪,把他送上了绝路。

在萧詧还在这旮沓犹豫不决的时刻,北方西魏政权已经发展重组,融资上市,由西魏变成了北周。

此时的北周,和当年北攻南策的老实人西魏可大不相同了,大军南下,和江陵城内的驻防守军里应外合,很快攻破江陵,梁宣帝萧詧悔不当初,但此时已经是满盘皆输,只好在江南各地四处逃窜。

他从始至终都没有想明白的一个道理是:自己只不过是西魏的一颗棋子。而棋子如想有活路,就必须变成下棋的人。

大定二年,公元562年,萧詧忧愤过度,背生恶疽而亡。皇帝死了,死在了自己的仁慈和怯懦上。

老实说,这位皇帝非但在中国历史上不太知名,乃至在其所处的时代里也没有什么名气。但在作者看来,萧詧实在是个天选之人。

南朝的这些政权,一生之志向,都在于想要克服北朝,而宋齐梁这三朝生不逢时,偏偏摊上了铁板一块的北魏,实在是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萧詧所处的时期,正是北魏分裂,东西魏初立,十分脆弱的时候。而这,是北朝留给南朝唯一的机会。

(南梁王朝)

如果梁宣帝萧詧能在当时抓住机会,控制江陵,直出长江,一统南朝,再迎头北上,会不会就此改写南北朝的历史?

不过,这只能沦为作者笔下的一场空谈了。因为历史,没有如果。

冥冥之中,历史已经默默写好了所有人的出生,长大,成熟,成长,挫折,巅峰和落幕。

交川路之云拥,理惆怅而未怡。或许,正是因为这种注定,才造就了梁宣帝萧詧,一生的遗憾。

原文链接:https://www.toutiao.com/i7054090708537459214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