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阶:投身黑暗,最终却战胜了黑暗,他是大明王朝的“无间道”

徐阶有一个十分惊险刺激的童年。

三岁掉入枯井之中,被人从井里捞上来昏睡三天才苏醒。

五岁时跟随父亲到浙江括苍山旅游,千丈高峰,万仞悬崖,徐阶一个不小心,从山崖坠下, 但却被断崖边的树枝挂住衣衫,这才侥幸免死。

这两件事发生之后,十里八乡,左邻右舍都开始对徐阶刮目相看,认为徐阶是个神人,能逢凶化吉,以后一定是能干大事儿的人。

果不其然,嘉靖二年,公元1523年,长大后的徐阶参加科举考试,一举拿下了全国第三名的(探花)的好成绩,被被朝廷授予翰林编修。

翰林院,那可是大明政坛的风水宝地。

所谓“非进士不入翰林,非翰林不入内阁”,如果不是在科举中取得优秀的考试成绩,亦或是被皇帝青睐,是很难直入翰林,被委任职务的。

而如果想要在大明政坛上混一混,爬一爬,当然首推内阁,可如果想要进入内阁,成为学士或首辅,则必须要有在翰林院供职的经历。

如此说来,徐阶同志其实是朝廷非常看重的一名预备干部。

我们知道,翰林院的工作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是十分枯燥的。

(翰林院)

士子们寒窗苦读半生,好不容易考取了功名,被授予编修、编撰、侍读、侍讲等职,听起来十分高端大气上档次,但干的不外乎是编写图书,修缮史料的工作。

他们前半辈子为了科考而读书,后半辈子又为了工作而读书。

但谁的一生是为了读书而读书呢?

大家读书的目的当然不是为了换个地方接着读书,而是希望可以通过读书考取功名,从而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和抱负。

徐阶有理想吗?

有。

但他并不着急实现。

在翰林院里上了没两天班,朝廷就放了徐阶一个大假。

放假的方式非常人性化,工资照常发放,满勤照样结算。

没办法,这是国家重点培养的人才,福利待遇必须到位。

放假回乡的日子里,徐阶的人生中发生了三件大事儿。

第一件,他结婚了,成为了一个丈夫。

第二件,他的父亲去世了,他恪守孝道,丁忧三年。

第三件,回乡赋闲,他广交天下好友,而这帮好朋友中,有一个叫做聂豹的人。

(聂豹)

而聂豹,正是明代大思想家王守仁的徒弟。

如此说来,徐阶也算是王先生的徒孙了。

这件事微不足道,似乎并不值得一提,但请各位读者朋友们记住,这件在当时不值一晒的小事儿,将会彻底的影响徐阶的一生。

放完假的徐阶照常回到翰林院履职,如无意外,他在翰林供职几载,给自己打打底子,盘盘路,那么不久之后,他就能升职加薪,步入朝堂,当个御史或者侍郎之类,由此开启自己人生的第二个阶段。

但天不遂人愿,那些成就大事的人似乎总要经历很多波折。

时年,朝廷里权势最盛的人物是内阁大学士张孚敬。

嘉靖忙于修道炼丹,把自己关在宫里当宅男,所以国家大事基本就是听之任之,让内阁全权处理。

张孚敬曾经向皇帝建议,降低祭祀孔子的规模和标准,以节约宫内的开支。

嘉靖难得有时间,于是让大臣们一起参与讨论。

朝廷里的大臣们碍于张孚敬势大,不敢得罪于他,纷纷附和。

大家都很聪明,孔子是大贤不错,但毕竟已经死了。

(孔子)

谁会替一个死人说话呢?

徐阶会。

在群臣的附和声中,他第一个站了出来。

他坚决反对张孚敬的意见,并且跟他在朝堂上激烈的争吵了起来。

事后,张孚敬大怒,指着徐阶的鼻子质问:

好小子,你是想要背叛我吗?

没想到徐阶毫不畏惧,只是冷冷地说:

背叛的前提是依附,而我并没有依附于你,何来背叛呢?

张孚敬没话了。

他突然发现,这个人微言轻的翰林编修实在是个不好对付的人。

这样的人,假日时日,发展壮大,必然会成为自己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张孚敬决定,趁着徐阶还不成气候,先把他撵走再说。

于是,我们的徐阶同志仕途惨遭滑铁卢,被张孚敬从京城贬出翰林院,分配到了延平府做推官。

(张孚敬)

延平,今福建南平。

今天的福建经济繁荣,工商业发达,但在明代,那里却是十分闭塞落后的蛮夷之地。

本来分的地方就不太好,所任官职“推官”,还是个位居七品的小官。

朋友们,从储备干部到乡野小吏。这落差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住的。

但徐阶并不是很在意。

他在南平任推官时,上午审理冤假错案,中午宣传法制知识,晚上捣毁非法集会,业绩非常出众。

人说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但对徐阶来说,他的百尺竿头,是从基层做起。

人活着,总要承受苦难和折磨,有些苦难小,有些折磨大,很多人因为受到了生活的残酷打击而从此一蹶不振,只有极少数人能够触底反弹,而徐阶,正是这种人。

他从基层做起,一步一步脚印,搞发展,拼业绩,历任黄州府同知,浙江按察佥事,江西按察副使。

长期的基层工作大大开拓了徐阶的眼界,也让他了解了大明王朝底层的民间生态。

坊间奇闻异事,社会民众疾苦。

这是那些整天在京城里勾心斗角的官员们体会不到的。

总而言之一句话,徐阶成长了。

他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莽撞冒失的徐阶,而是一个崭新的稳重老徐。

做到江西道按察副使这种级别,徐阶已经开始重新走入皇帝的视线。

嘉靖皇帝朱厚熜就算再昏庸,打眼一看,也能知道徐阶是个人才,于是果断把他从外地给弄了回来。

重回紫禁城,已经是物是人非。

当年趾高气昂的张孚敬已经不见,现在是属于另外一位权臣的时代,这位权臣的名字叫做严嵩。

(严嵩)

严嵩,子惟中,江西分宜人,弘治十八年进士,在大明朝堂上沉浮数载,最后在嘉靖一朝,受皇帝宠信,坐上了内阁首辅的位置。

严嵩是个什么样的人,想必就不用我说多了。

重回紫禁城的徐阶一开始并不愿意依附严嵩。

从徐阶过往的事迹看来,我们不难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徐阶骨子里是一个十分骄傲的人。

无论是当年对张孚敬的不屑,还是多年基层工作的隐忍,他都不是一个会轻易跟别人低头的人。

而严嵩擅权祸国,堪称巨奸,徐阶当然不屑跟他同流合污。

他时常在公开场合表达自己对严嵩的不满,并且对严嵩的招揽也断然拒绝。

这回算是把严嵩惹恼了。

兄弟,我纵横朝堂数十载,皇帝都让我糊弄的老老实实的,你不过是个新晋的礼部尚书,你跟我牛什么?

于是,我们的严嵩同志充分发挥了自己奸佞狡猾的一面,每天只要一有时间,就跑到皇帝面前打小报告,今天说徐阶徇私枉法,明天说徐阶贪污腐败,后天说徐阶能力一般,不堪大用。

一来二去,皇帝对徐阶开始渐渐疏远。

没办法,架不住严嵩天天说,实在是洗脑。

而此时的徐阶,也在突然之间明白了一个道理。

当年自己骄傲不屈的性格已经让自己付出了十多年被下放乡野的惨痛代价,而此时的严嵩,又何尝不是当年的张孚敬呢?

情况一目了然,自己在皇帝心里的分量远不如严嵩,如果自己还是硬要和严嵩对抗下去,搞不好还会重蹈覆辙,再被贬的远远的。

于是,徐阶开始转变思路。

他主动找到严嵩,表示大哥我错了,我为我之前的行为道歉,从今天开始我跟你混,我做你的靠谱小弟。

严嵩很开心,他认为自己在皇帝面前对徐阶的施压已经奏效,他在朝廷上又收服了一名十分得力的干将。

事实的确如此。徐阶的确成了严嵩的好帮手。

严嵩说一,徐阶绝不说二,严嵩往东,徐阶绝不往西。

严嵩贪污,徐阶帮着算账,严嵩腐败,徐阶负责放风。

他开始和严嵩打得热火朝天,俨然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为了和严嵩拉近关系,他甚至把自己的孙女嫁给了严嵩的孙子。

拉关系拉到这份上,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严嵩原本生性多疑,很难相信别人,但面对徐阶这样火热的攻势,严嵩实在是顶不住了。

现在,徐阶已经彻底的获得了严嵩的信任,他开始将自己的攻势转向另外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嘉靖皇帝朱厚熜。

(朱厚熜)

我们知道,嘉靖皇帝跟大臣们的关系一直不是很好。

文官集团是大明政治体质的一大特点,上到三卿六部御史台,下到大理寺都察院,皇帝如果做的比较好,比较守规矩,可能这帮文官们还比较老实,但如果皇帝喜好玩乐,亦或是爱搞一些和传统价值观相背离的东西,就会招致文臣群起而攻之。

譬如我们的嘉靖皇帝,就每天都水深火热的生活在文官集团的口诛笔伐中。

有批评皇帝不上朝的,有批评皇帝没作为的,还有批评皇帝过分迷信宗教的,皇帝这一天别的不说,光是听大臣们骂自己,就得听两个小时。

文官集团们的厉害,一句两句话是说不明白的。

乃至于崇祯皇帝自杀殉国的时候,甚至发出过“文臣皆可杀”的感叹。

正当皇帝被大臣们骚扰的不厌其烦的时候,徐阶站了出来。

他倒也没有在皇帝面前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儿,他只是选择了无条件的站在了皇帝的这一边。

皇帝不上朝,徐阶认为挺好的,清心寡欲,不醉心于权力才是帝圈清流。

皇帝爱搞什么修仙论道,徐阶举双手表示支持,皇帝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你们管得着吗?

是的,曾经那个刚正不阿的徐阶现在居然也开始谄媚了。

在徐阶的眼里,皇帝说什么都是好的,皇帝做什么都是对的。

哪位大臣要敢批评皇帝,我徐阶第一个跟你拼命。

这一招十分管用,嘉靖皇帝一看徐阶如此支持自己,立刻开始重用徐阶。

但这对徐阶来说,还远远不够。

以他现在的情况,顶多算是和严嵩平起平坐,想要彻底击败严嵩,他还需要等待一个机会。

这个机会很快就到来了。

(明皇宫)

紫禁城里突如其来的一把大火,烧毁了皇帝的寝宫,皇帝表示既然旧房子烧了,我也不打算修缮了,直接给我盖个新的吧。

皇帝盖房子不比普通百姓,普通百姓有纹银十两,就能盖一间茅草屋,有纹银五十两,就能盖一间亮堂的大瓦房。

而皇帝想盖房子,动辄就是琼楼玉宇,再不济也是几进几出的大院子,没个千八百万两是下不来。

所以就算皇帝想盖,他也得把大臣找来,先商量一下。

皇帝找大臣,无非就是自己十分信任的两位,一来严嵩,二来徐阶。

严嵩本来也是个很能谄媚的主,向来是皇帝说什么,他只管点头照办。

但在盖房子的问题上,严嵩却一反常态,率先表示了反对。

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奸佞如严嵩这样的臣子,也知道皇帝闲着没事盖房子是一件十分劳民伤财的举动,会对大明财政造成不小的负担。

而当皇帝将同样的问题抛向徐阶时,徐阶却双手表示赞同。

盖房子?

盖啊,必须盖啊!

皇帝怎么开心怎么来!

不仅要盖,我还要帮着您一起盖呢!

两个人不同的回答,让彼此的命运开始走向了不同的方向。

皇帝开始冷落严嵩,对徐阶却越来越亲近。

原因很简单,皇帝喜欢谄媚的大臣,以前严嵩谄媚,但现在徐阶比他更谄媚。

此时,徐阶已经彻底取代了严嵩在皇帝心中的地位,他即将要做的,就是在接下来的政治角逐中彻底击败他。

至于如何角逐,倒没什么可说的了。

如果作者本人愿意,我大可以用小说的技法把徐阶之后如何在朝堂上收拾严嵩编写的像电视剧《大明王朝1566》那样跌宕起伏,引人入胜。

但那毕竟是电视剧,是戏说,而历史讲的就是一个严谨求实。

现在的徐阶已然不是当年那个被张孚敬发配边疆的小年轻,也不是跟在严嵩身边那个唯唯诺诺的小跟班,更不是在皇帝面前阿谀奉承,一心谄媚的佞臣。

他现在已经无需再依靠任何人,因为他已经做强做大,权力日盛,如果皇帝不发话,那么他徐阶就是大明王朝的头号话事人。

所以,他很快赶走了严嵩,毫不留情地赶走了严嵩。

时机未到时,想要击败权势滔天的严嵩,无异于是痴人说梦。

而现在时机已到,击败严嵩,就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轻松。

我们的严嵩同志混迹朝堂十几载,风里来雨里去,离开紫禁城的那天满脸震惊,他实在不相信,把自己扳倒的人,居然是他最信任的朋友,徐阶。

光明终于驱散了黑暗。

现在,让我们来回首徐阶的一生。

年轻时,他曾经是个壮怀激烈,性情耿直的年轻人,因为自己的性情和冒失顶撞了上司,从而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中年时,他曾经屈身事贼,为了击败政治上的对手,他甘愿放弃自己一直坚持的道德标杆,沦为罪恶的爪牙,甘为权臣的鹰犬。

而现在,他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一切。

皇帝听话了,严嵩下台了,自己摇身一变,成为了新一任的内阁首辅。

嘉靖四十一年,公元1562年。

徐阶正式出任宰辅,天下太平,环宇廓清,四海终得安定。

本篇文章虽然到此就要告一段落,但徐阶的人生传奇,从这一刻才刚刚开始。

他曾投身黑暗,但却战胜了黑暗。

他用他顽强不屈的意志和绝妙的政治智慧上演了一场活色生香的无间道。

但徐阶不知道,自己多年来在大明王朝的厮杀拼搏只是小儿科,自此,他即将迎来更为激烈的乱战。

山雨欲来风满楼,大明,永无宁日。

原文链接:https://www.toutiao.com/i7030364628752286222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