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门之变:冷宫中的太上皇朱祁镇如何重登帝位?

南宋没有迎回二圣,不是不能而是不想。

为了掩盖不想,就要把自己变成不能,于是岳飞死于风波亭。

南宋立国就完成了一场自我阉割的手术,刚好赵构无子。

历史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在这一点大明是强于大宋的,无论如何朱祁钰把哥哥朱祁镇给弄回来了。

可是人回来了,问题也来了,怎么安置这一位前任皇帝,现任太上皇呢?

思来想去,朱祁钰得出两个字,隔离。

迎接朱祁镇的排场并不大,可以说是冷冷清清很寒酸。

这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甚至可以叫朱门之耻了。

23岁的朱祁镇是有些失望的,本以为家是避风的港湾,等着他的是亲人温暖的怀抱。

而一切刚好相反,温暖的港湾变成了高墙之内的冷宫。

他的生活处境甚至不如在草原来的舒服。

草原他还能看到蓝天白云,南宫就是一座监狱。

夺门之变:冷宫中的太上皇朱祁镇如何重登帝位?

朱祁钰将南宫大门上锁灌铅,加派锦衣卫严密看管。

只在门上掏了个小洞,用来送吃送喝。

朱祁镇根本吃不饱,生活水平还不如在草原撸串。

逼得没办法,他的皇后只能做女工,托人变卖给朱祁镇挣伙食费。

生活艰苦也就算了,心灵上也备受摧残。

有一个太监叫阮浪,跟朱祁镇处得挺好。

老阮过生日的时候,朱祁镇送了他一把精致的金刀,事后阮郎又把刀送给宦官王瑶。

很快金刀就被锦衣卫指挥卢忠收走,诬陷朱祁镇要复辟。

敏感的朱祁钰立刻掀起刑狱,最终王瑶被凌迟处死,阮浪囚禁致死。

自此对朱祁镇的看管变本加厉,甚至把南宫里所有的树给砍光了,就是为了防止有人爬树和朱祁镇私通。

这就是著名的金刀案,你想想从小到大朱祁镇受过什么委屈?

就算被抓到蒙古,也先也得客客气气。

再看看今天,送给下人一个小礼物都不行,自己别说保护人了,连棵树都不配有。

这样的生活他整整过了七年,一个生龙活虎的年轻人转眼就成了30岁的中年人。

他很可怜他很无助他无可奈何。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大阴谋正在悄然的酝酿。

景泰八年正月,29岁的朱祁钰出巡郊外祭祀,但疾病缠身无法亲劳,只好命武清侯石亨代祭。

石亨看着朱祁钰这个要死的样子,就动起了脑筋。

他找到前府右都督张鞁和太监曹吉祥,三个人开了个碰头会。

会议主题是:如果朱祁钰死了,我们的前途在哪里?

最后得出的结论,我们的前途在朱祁镇。

于是三人分工,曹吉祥进宫去见孙太后密告复辟一事。

当时有传言,大学士王文力劝朱祁钰立襄王朱瞻墡的长子为皇储。

说起皇储这事得追溯到景泰三年,朱祁钰立朱见济为太子,将原本的太子,朱祁镇的儿子朱见深废为沂王。

可是朱见济这孩子死得早,所以太子之位悬空,才有了今天的局面。

孙太后也有耳闻,朱瞻墡是他的小叔子,和她可没血缘关系,所以她绝对不能做视皇位落到外人之手,原则上她支持复辟。

然后石亨和张鞁找到太常寺正卿许彬,许彬又向他们推荐了左副都御史徐有贞。

徐有贞夜观天象,紫微有变,为复辟提供了理论依据。

俗话说迟者生变,夜长梦多,最终商定正月十六晚动手。

与此同时,京城也在风起云涌。

现在朱祁钰要死了,从法统上朱见深继位最合理不过。

但问题是很多大臣都得罪过朱祁镇,如果朱见深继位,朱祁镇就一定会出来,到时候一定会打击报复,所以才有大臣想立朱瞻墡一脉。

夺门之变:冷宫中的太上皇朱祁镇如何重登帝位?

可是于谦丝毫没有考虑自己的私利,他为了大明的稳定。

正月十六白天,连同吏部尚书王直、礼部尚书胡濙会同群臣,决定复立朱见深为太子。

等奏章完成已经日暮西山,只好决定次日临朝上奏。

可是就在当天晚上,石亨发动了夺门之变。

如果奏疏早一日上达,或许会改变很多人的命运,或许朱祁镇会手下留情。

短短几个时辰,为大明站岗的于谦成了罪人,政治投机的石亨成了功臣,历史就是这么充满无奈。

咱们再说夺门之变,这事就很搞笑,因为这个门根本就没夺下来。

话说石亨一伙杀到南宫,发现南宫的锁撬不开,门又大又坚固,死活也弄不开。

只好拿出攻城的办法,用巨木去撞。

门没撞开,右边的墙却被震开一个大洞,于是大家从洞中一拥而入。

而我们的大宝贝什么情况都不知道。

你们是谁?你们从哪来?你们想干什么?

在知道请他当皇帝后,朱祁镇的态度是:我不想,我不要,我不干!

当年大同城下朱祁镇拒绝冒险逃走,今日他还是拒绝冒险复辟。

可见他是真的胆小,不管朱祁镇乐不乐意,一顶轿子抬着他就走。

经过东华门的时候,被守门侍卫给拦住。

夺门之变:冷宫中的太上皇朱祁镇如何重登帝位?

朱祁镇站出来大喝一声:我太上皇也!

侍卫当即放行,毕竟太上皇也是皇,谁还能动手呀。

一路畅通无阻,朱祁镇坐上了龙位,复辟成功,此处应该有掌声。

大臣们都蒙了,才一晚上的事,怎们皇帝就换人了。

朱祁镇看掌声不够热烈,接着说:卿等以景泰皇帝有疾,迎朕复位,其各仍旧用心办事,共享太平。

不是我自己要来的,是我弟弟请我来的,你们心里要有数。

这下子大家都明白了,皇位上不管是朱祁镇还是朱祁钰,反正都是他们老朱家的人。

人家的家事,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

大家不得不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为什么说现实残酷呢?

复辟之后的朱祁镇究竟做了什么呢?咱们下回再讲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7012527718902350339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