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亚夫结局为何太过悲惨?他是汉景帝加强皇权过程中必须除掉的人

西汉时期周亚夫堪称名臣,他的父亲是西汉开国元勋绛侯周勃,是平定诸吕之乱的功臣,周亚夫也是帮助汉景帝,平定了七国之乱,可是说周亚夫身上是有多重光环的,功臣之后,自己又有军功在身,成为汉景帝时期的丞相。

周亚夫结局为何太过悲惨?他是汉景帝加强皇权过程中必须除掉的人

不过他的结局是比较悲惨的,被他人告发谋反,自己绝食五天,最后吐血身亡。

其实看过历史记载的都知道,周亚夫之死,和汉景帝的刻意打压有着直接关系,有人说他是功高震主,也有人说他是居功自傲,不懂得收敛,但个人认为,周亚夫之死,根结原因是他的特殊身份,成为汉景帝加强皇权过程中必须处理掉的一个人。

不可否认的是,周亚夫当初是得到汉景帝重用的。

《史记.绛侯周勃世家》孝文且崩时,诫太子曰:「即有缓急,周亚夫真可任将兵。」文帝崩,拜亚夫为车骑将军。

大家熟悉的就是细柳驻兵的事情了,周亚夫得到了汉文帝的赏识,是汉文帝指定给汉景帝的将领,在汉景帝一朝,周亚夫率军击败了七国之乱,稳定住了局势,可以说汉景帝对他是很器重的。

不同同时不可否认的是,从汉文帝继位开始,西汉的朝政格局就开始逐渐发生变化了。

在诸吕之乱被平定之时,汉文帝起初是不敢进入长安,登基为帝的,因为明摆着,这一去很容易就变成了陈平周勃为首的功臣集团控制的傀儡。不过最后汉文帝还是经过精心部署,入主朝堂,并且通过一系列操作,巩固了自己地位,最直接有效的举措就是用身边亲信,掌握禁军,有了兵权,其他的就好说了。

西汉建立之初,其实整个国家准确来讲是刘氏代表的皇权和功臣集团共同治理的局面,而汉文帝继位后,就开始有意转变这个局面了,也就是逐步加强皇权,削弱功臣集团的权势。

到了汉景帝时期,这个意图就更加明显了。

周亚夫结局为何太过悲惨?他是汉景帝加强皇权过程中必须除掉的人

汉景帝继位之初,下达的第一份诏令就是建立“祖宗之庙”。

《汉书.景帝纪》高皇帝庙宜为帝者太祖之庙,孝文皇帝庙宜为帝者太宗之庙。天子宜世世献祖宗之庙。郡国诸侯宜各为孝文皇帝立太宗之庙。诸侯王、列侯使者侍祠天子所献祖宗之庙。

说白了,汉景帝这么做就是为了增强藩王入继的合法性,进而为加强中央集权打下基础。

《汉书.景帝纪》三年冬十一月,罢诸侯御史大夫官。

而在平定七国之乱,待局势彻底稳定后,汉景帝下诏罢免了各封国的御史大夫,进一步削弱地方封国的行政司法系统,这一切都在为汉景帝的大棋做准备。

周亚夫结局为何太过悲惨?他是汉景帝加强皇权过程中必须除掉的人

说这些,主要是想说,汉景帝一朝,都在有意向着加强中央集权这条道路走,而功臣集团,这个可以影响皇权的存在,必然会被汉景帝所忌惮,而周亚夫恰恰是周勃之子,无论周亚夫想不想,他都已经是功臣集团的代表之一。

而汉景帝有意打压他,也不是过于鲁莽,而是通过很多事情去试探周亚夫的态度,可以说周亚夫的行为让汉景帝下定决心,要处理掉他了,周亚夫成为西汉皇权和功臣集团爆发的不可避免矛盾的牺牲品。

在周亚夫成为丞相之后,在太子废立的问题上,周亚夫就惹恼过汉景帝。

周亚夫结局为何太过悲惨?他是汉景帝加强皇权过程中必须除掉的人

最主要的是,两次封侯事件上,周亚夫已然触及到汉景帝的逆鳞。

《史记.绛侯周勃世家》窦太后曰:「皇后兄王信可侯也。」……景帝曰:「请得与丞相议之。」丞相议之,亚夫曰:「高皇帝曰『非刘氏不得王,非有功不得侯。不如约,天下共击之』。今信虽皇后兄,无功,侯之,非约也。」景帝默然而止。

其後匈奴王徐卢等五人降,景帝欲侯之以劝後。丞相亚夫曰:「彼背其主降陛下,陛下侯之,则何以责人臣不守节者乎?」景帝曰:「丞相议不可用。」乃悉封徐卢等为列侯。亚夫因谢病。景帝中三年,以病免相。

一件是,汉景帝询问周亚夫,给皇后的兄长王信封侯的事情,周亚夫是以刘邦当初的约定,无功不得封侯为由,严词反对。

另外一件是汉景帝想给匈奴投降过来的五人封侯,结果周亚夫还是反对,他的意思是,怎么可以给叛臣高官厚禄,但这就是扯了,给敌对势力叛逃过来的人封赏,这不是常规操作吗?哪里惹得周亚夫这么激烈地反对?

周亚夫结局为何太过悲惨?他是汉景帝加强皇权过程中必须除掉的人

结果汉景帝没有理会周亚夫的意见,果断给五人封侯。

其实这两件事,说的是同一件事。

那就是汉景帝希望通过封赏,去组建一个新的势力集团,这个势力集团必须是以汉景帝为核心的利益集团,只有这样,汉景帝的所有政策才能够得到实施,皇权自然也就得到了巩固。

同时这个新兴的势力集团也必然会逐渐和功臣集团相抗衡,这样的话,皇权就更安全了。

周亚夫结局为何太过悲惨?他是汉景帝加强皇权过程中必须除掉的人

可是周亚夫的反对态度,会让汉景帝极度反感,他会认为周亚夫这是在可以阻挠汉景帝加强集权的计划,自然对周亚夫不满了,刻意打压也就开始了。

《史记.绛侯周勃世家》顷之,景帝居禁中,召条侯,赐食。独置大胾,无切肉,又不置櫡。条侯心不平,顾谓尚席取櫡。景帝视而笑曰:「此不足君所乎?」条侯免冠谢。上起,条侯因趋出。景帝以目送之,曰:「此怏怏者非少主臣也!」

再后来,一次宴请中,汉景帝故意不给周亚夫筷子,周亚夫心中不高兴,冲管事的要筷子,汉景帝就说了,难道这都会令你不高兴吗?周亚夫虽然即刻跪下谢罪,但是后面也是在汉景帝让他起来后就直接走了,没有理会汉景帝,因为他感觉自己遭受到了羞辱。

周亚夫结局为何太过悲惨?他是汉景帝加强皇权过程中必须除掉的人

正是如此,让汉景帝坚信,作为平定七国之乱的功臣,又是功勋之后的周亚夫,是不足以辅佐自己儿子的,周亚夫被汉景帝彻底抛弃了。

周亚夫的结局也就注定了。

周亚夫的儿子看着自己的父亲日渐衰老,就私下买了五百甲盾,在古代私藏甲胄那是重罪啊,结果有人告发,周亚夫遭到牵连,受审时不堪受辱,就绝食而亡了。

参考资料《史记.绛侯周勃世家》《汉书.景帝纪》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991653901850214950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