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英宗朱祁镇:明朝最惨的皇帝,却是最幸福的人

(一)什么是惨?

就是最不可能发生的坏事,却发生了,且来的措手不及。

什么是幸福?

就是最不可能得到的东西,却得到了,且来的那么不可思议。

在大明朝二百多年的历史中,如果要评集「最惨和最幸福」于一身的皇帝,莫过于这位朱祁镇先生了。

他人生之跌宕起伏、大起大落之吊诡,我只能说来人世间一回,有这样的传奇经历,也是真值了。

他的经历:

抑郁的人看了会立马阳光,因为和朱同志的事比起来,那些事就都不算事;

而落魄之人看了会立马灿烂,因为和朱同志的困境相比,睡大街都是天堂般的生活;

而有钱人看了,又会觉得自己很贫穷,因为和朱祁镇获得的东西相比,手里所有的钱和房,都显得那么不值一文。

我们就来看看,这位朱祁镇到底经历了什么,又获得了什么?

(二)从皇帝到囚徒,却获得了真爱

正统14年(1449年),23岁的朱祁镇在他的老师——死太监王振的怂恿下,御驾亲征北边的瓦剌,在出征前的那一夜,他的钱皇后像千万个士兵的妻子一样,叮嘱他刀剑无眼,出门在外要小心,我等你回来。

虽然祖先朱元璋、朱棣给北元的后代上了几堂教科书般的军事教育课,打得他们找不着北,但经过几十年的休养生息,北元也变成了瓦剌,但兵力之强壮已不可同日而语。

当军事白痴王振听说瓦剌只有两三万军队,立马召集二十万明军出征时,他以为打仗就是旺角卡门里黑社会打群架,双方提着西瓜刀对砍,谁人多谁就能赢,二十万对两三万,每十个人打一个人还搞不赢?

我摔杯为号,大家一起上,踩都踩死他。

但很可惜,王振和从没有出过门的朱祁镇在瓦剌首领也先面前,军事素养就相当于小学生遇到了军事博士。

这一仗,不仅全军覆没,皇帝朱祁镇也被活捉了,史称“土木堡之变”。

钱皇后听到这个消息,如五雷轰顶,听说瓦剌要赎金,她就将自己所有的金银珠宝送了出去,但弄到摇钱树的也先,怎么可能只摇一次呢?不断地索要赎金,而她已身无分文。

大明这边是帝国不可一日无君,直接就把朱祁镇废了,弟弟朱祁钰登场。瓦剌手里的皇上就成了没用啥用的太上皇,钱,再也要不到了!

钱皇后也瞬间变成了前皇后,在漫长的绝望和等待中,这个前皇后哭瞎了眼睛,由于一直趴在地上痛哭,一条腿长期血脉不活络变成了瘸子。

但她没有绝望,虽然已经完全无能为力,但她相信老公一定能回来和他团聚。

现在能做的,就只有一个字——等!死等!

奇迹,会出现吗?

我们暂且按下不表。

这就是朱祁镇的爱情,虽然失去了所有,但获得了真爱,在那个日夜发生着阴险、狡诈、夺权、伸手不见五指的后宫里,竟然有人真爱着他,她不要钱不要权,就只是单纯的要他这个人。

朱祁镇,你不亏!

(三)在异国的监牢里,获得了友谊

我们回到”土木堡事变“的最后战场,虽然朱祁镇没有识人的本事(没看出王振这个死太监早已坏得头顶长疮脚底流脓)但在被俘的那一刻,朱祁镇没有丢祖宗的脸,他虽然几天之间失去了20万军队,但他保留了一样东西:

大明皇帝的尊严。

在二十万军队崩溃,被瓦剌军像猪一样砍杀时,他没有狼狈逃窜,而是安静地坐了下来,虽然这里早已是血流成河的人间地狱,周围全是哭天喊地的人,但他盘腿而坐,竟好像周围的这一切和他无关一样。

一个瓦剌小兵发现了朱祁镇,便上前拿着刀架在他脖子上,要他脱下身上的贵重衣物,但出乎意料的是,眼前这个人根本就理他,看都不看他一眼,任由他拿刀张牙舞爪,这个手无寸铁之人始终镇定自如,毫无畏惧。

这是一种侮辱、极大的侮辱!

正准备一刀下去时,小兵的哥哥来了,看到此人如此气度不凡,必定不是一般人(此非凡人,举动自别),不如我们敬献给首领赛刊王(也先的弟弟),或许能拿到更多封赏,比他这身衣服值钱多了。

塞刊王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但也被震住了,朱祁镇一上来就反客为主,给这瓦剌王爷出了一个三选一的选择题:

也先?伯颜帖木儿(也先之弟)?赛刊王(也先之弟)?

赛刊王大惊失色,俘虏见多了,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于是带着朱祁镇去见了也先。

找来汉奸一看(看来,哪个时候都不缺汉奸啊),眼前之人果然是大明皇帝,众人大喜!

朱祁镇就这样成了也先打明朝的敲门砖,你们的皇帝在这里,还不开门?还成了也先的摇钱树,你们的皇帝在这里,还不拿钱来赎?

虽然朱祁镇毫无办法、只能任人摆布,但他有一项绝技,就是人缘。

在我们身边,经常会有这样一种人,让我们一见如故、感觉温暖、如沐春风,23岁的朱祁镇正是这样的人,他虽然身为皇帝,且无辨认忠奸的能力,但他为人宽厚,对大臣礼遇有加,用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来形容他毫不为过。

虽然身处大漠绝境,面对的还是一群野蛮人,且还是有世仇的野蛮人(朱元璋和朱棣几十年如一日的努力,把他们的祖先从元大都(北京)一路赶到了捕鱼儿海去喂了鱼),但他的镇定和温润打败了野蛮和仇恨。

久而久之,竟有瓦剌的士兵和军官甘愿为朱祁镇效力,这其中甚至还包括瓦剌的二当家——伯颜帖木儿,本来作为武将的他极其看不起这个打了败仗的皇帝,但自从奉命看管此人,这个弱不禁风的年轻人用人格魅力不断地影响着他,即使是在极度危险和艰难的处境,这个人仍镇定自若、待人诚恳,丝毫不见其慌乱,渐渐地,二当家开始欣赏这个人。

此后,这个二当家对朱祁镇不仅礼遇有加,甚至还带着自己的妻儿来牢里看望他,态度十分恭敬就像下级见到领导一般。后来,伯颜帖木儿不但多次要求释放朱祁镇。

你说神奇不神奇?

由于手里的“股票”——皇帝,迅速贬值,二当家也在一直劝说也先放了朱祁镇,毕竟钱也拿不到了,城门也打不开,这么一个“废人”在手里还要消耗粮食,有人建议干脆就止损,杀了得了。

但另一拨聪明人有不同意见,杀了多便宜明朝啊,干脆送回去,现在大明有一个皇帝了,我们再把这个送回去,两皇相见大明必定大乱,到时我们再抢他娘的,不就方便多了吗!

骑马,也先可能是当时的天下第一,但要搞政治,就又变成了小学生,在明朝使臣杨善的巧舌如簧下,也先决定赶紧送朱祁镇回去,一刻都不能等了。

看来,还真是术业有专攻啊!

于是,“北狩”(给皇帝留面子的说法,直接说成了俘虏多不好听,是吧)一年多的朱祁镇准备回家了,他对皇位已没有幻想,只求能回去,因为他知道,有一个人正苦苦的等着他。

在走的那一天,二当家伯颜帖木儿率自己的全部首领为其送行,慢慢地,首领们都走不动往回撤了,只有他,一直送到居庸关,要是有北京身份证,估计他要送到京城才肯回。

在居庸关门前,伯颜帖木儿拉住朱祁镇的马头,一想到从此可能不会再见,竟不能自己,嚎啕大哭起来,声泪俱下说道:

“今日一别,何时方得再见,珍重!”

说罢,掩面上马,向瓦剌方向飞奔而去。

每每看到这里,都会让我目瞪口呆,实在想象不出所谓的人格魅力,竟会有人强大到如此地步!

这真是一种可怕的能力啊!

朱祁镇,在如此逆境中,竟还能得到如此纯真的友谊,你真不亏!

(四)回到北京

当一个完全没有野心之人尝到权力的味道时,就会像吸毒一样,再也忘不了那种爽!

弟弟朱祁钰就忘不了,直接从一个良善之人变成了权力的瘾君子。

在权力面前,再也无兄弟可言!

回到大明的朱祁镇被弟弟囚禁在一个小四合院里,但在这里,有她,两人相依为命,足矣!

直到7年后的(1457年)正月的“夺门之变”,弟弟朱祁钰在后宫病得奄奄一息,前面的朱祁镇宣布上位,再次从太上皇变成皇帝,于是大明朝又一诡异的”奇迹“出现了:

同时有两个皇帝,一个在后面躺着还没有咽气,一个在前面坐着宣布就位。

真是让人目瞪口呆!

又在皇帝岗位上待了7年之后,朱祁镇也躺在了床榻之上,我想,当他回首这一辈子,让他流下眼泪的,应该不只是在大漠之中的孤独和落魄,不只是被亲弟弟囚禁的无奈和痛苦。

应该还有在那悲惨境遇中,收获的纯洁爱情和如雪般的友谊。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981292398051656205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