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王朝最后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崇祯皇帝为何非得上吊自杀

公元1644年,春节已经来到,紫禁城里却没有半点欢乐。

崇祯皇帝接到一封封来自前线的奏报,心里充满着悲凉和恐慌。

说来也不凑巧,那年的春节显得格外的悲凉。

北风呼啸,起瓦震屋,沙石横飞,人们咫尺之间都看不清楚。

春节朝班,常年礼数最为隆重。

这一天,崇祯皇帝朱由检起得最早,等待百官朝贺。但只有仪仗,不见大臣。

朱由检下令负责朝贺的内官鸣钟,不要停歇,并开启东西门,但久久仍不见大臣们的影子。

后来朝臣们来了,又仪容不整,萎萎缩缩。朱由检不由得顿生一阵无名之火。

早朝完,崇祯皇帝强压心头之火,叫阁臣们留下来喝茶。

朱由检半晌没说话,后来才有气无力地说:“今日内帑有难以告先生者。”

看来他确有难言之隐:曾想过许多办法集饷,先是加派于民间,后来又叫官员助饷,最后还动员皇亲国戚出饷。

为了筹饷,他曾把万历宫中积留下来的上好人参拿出变卖,又令暂借民间房租一年。以致民怨沸腾,有了“重征”(崇祯谐音)的绰号。

崇祯十二年(1639),他说皇亲有钱,于是便向皇亲们伸手。他首先找的是他曾祖母家的武清侯李国瑞,数目是40万两。李国瑞死活不肯交,相反,拆屋毁房,把器物品摆在大路上变卖,以示一无所有。

周皇后之父、嘉定伯周奎害怕借到自己头上,便替李国瑞说情。他被惹火了,命逮李国瑞入狱,剥夺李的爵位。李惊吓而死,外戚们为了保住自己的家财联合起来抵制借钱。

他还听从过户部尚书倪云璐的建议,实行赎罪与捐纳制度。后来甚至禁止大臣服饰袖长超过一尺,宫中尽撤金银器皿,换上铜器。

为了练兵,他曾与大学士蒋德璟商议良久,可当他听说:正统时兵饷数万,万历时不过300余万,而今兵饷2000余万,但兵反少于前,尽皆耗蠹;过去京卫有47万,畿内有28万,今皆虚冒,也皆丧失了信心。有的大臣请发帑银,他只好说:“三十六衙搜括已尽。”

自从正月初一空朝以后,崇祯一直处于一种大难将至的灰色情绪中。向吴三桂发出那道紧急诏书,并挤出30万两白银送到宁远以后,崇祯松了一口气。

关宁铁骑月余之后肯定能到达京师;李自成目下还刚过黄河,一个多月无论如何攻不到北京城下;只要关宁铁骑劲旅一到京畿,北京城就可变成金城汤池……

然而,所发生的一切,打破了崇祯的梦想。

甲申年(公元1644年)正月初三,还是天寒地冻时。李自成在西安誓师讨明。前锋部队是刘宗敏、李过率领的2万精锐骑兵。

李自成则统大军20万,自禹门东渡黄河北上。

更有甚者,李自成竟派出特使委山西官府飞呈北京兵部战书一封,相约进行总决战!书中断言:三月初十将打到北京城下!

崇祯皇帝相信李自成会打到北京。虽然有吴三桂的关宁铁骑,但那总非根本之计。

他急召左中允李明睿商议御寇急务。

李明睿虽不大,却是个颇有战略头脑的人。

他提出:“唯有南迁,可缓目前之急”并建议立即迁都南京,沿江设防,确保江南,后图恢复北方……这一建议的实质是要大明王朝主动放弃北方而到南方振兴。

在当时的情况下,不失为一条根本大计,而且后来也事实上建立了南明小朝廷。

但在崇祯看来,这是比弃地更为重大的南逃责任,是丢弃社稷宗庙的大罪……崇祯内心虽然想这样做,但却依旧不想承担责任。他郑重叮嘱明睿:“此事不可轻泄。”

正月18日,即接到李自成战书后10天。崇祯发动廷议,讨论南迁。

由李明睿上疏发动,提出如下策略:以皇上亲征为名,先撤入山东,再退入南京;皇上行营驻扎凤阳以待勤王之师,而后西征李自成。

然而主战派坚决反对,主张杀李明睿以安民心安军心!崇祯看众议汹汹,便默然不语,将光时亨(兵科给事中)等主战派责备几句,便不再提南迁之事。

崇祯优柔寡断的行事风格,再一次丧失了自己的一根救命稻草。

2月初,李自成大军由山西一路攻关而来。2月初三攻陷怀庆。2月初八攻克太原。2月初十攻克忻州。2月初十一,攻克代州。

明朝三关总兵周遇吉于惨烈战斗中死守宁武关,大顺军20天内攻关不下,伤亡重大。崇祯皇帝又沾沾自喜,以为,贼兵不足虑。

崇祯这时的姿态是下了一道《罪己诏》,号召臣民忠君爱国,若有人擒斩闯、献二贼,给予通侯封赏!之后于2月20日,又连派内监高起潜、杜勋等10人前往京南十关监军力战。

兵部尚书张缙彦反对,激烈上书:“内臣十员监军,不惟空耗物力,且事权分散,使督抚将军难以指挥,恳请撤回!”但崇祯不同意,他相信监军的作用,认为他们可靠!

监军到达宁武关,周遇吉指挥受制。

李自成大军于3月初破关擒杀周遇吉。战局急转直下。另一路出河南向北进军直隶的大军,攻克彰德、真定、大名。两路大军对北京形成夹击之势!

3月初一,李自成大军进抵宣化府。

崇祯又召廷臣讨论,议决由内监与朝臣组合,分守京师9门,严禁百姓上城(怕百姓与李自成同心)。

3月初七日,大同总兵姜襄开关投降。

3月初八日,宣化监军杜勋、总兵王承恩开宣化门投降李自成。宣化民众热烈欢迎农民军入城。

3月11日,崇祯再颁《罪己诏》,宣布有能擒李自成者封伯爵、奖万金;又下诏命司礼太监王承恩任提督内外京城,有生杀大权!

3月15日,李自成另路大军北面攻克居庸关,明总兵唐通投降。大顺权将军刘宗敏布告京师,宣布将于3月18日入京!京师臣民大为震恐。

3月16日,李自成大军进占昌平,焚烧大明十二陵陵园;同日大败明朝的京师三大营数万军队于沙河;大顺军自西山至沙河,连营于北京城外,前锋数百骑直抵平则门下(今阜城门)。

3月17日,崇祯坚持早朝,满朝君臣相对大哭。

中午,紫禁城内已能听见炮轰彰义门(广安门)的火炮声。襄城伯李国桢匹马驰至大殿,哭声大放:“守城军兵不打仗!鞭打一人起,另一人又卧倒,如之奈何!”崇祯大哭,朝臣大哭……

傍晚崇祯君臣召见降李自成的监军太监杜勋进殿,惊问其故。杜勋说是槌城而入(守军用筐吊进),传达李自成的和议:若大明与大顺分地而王,由大顺帝王而西北;并由明室向大顺献贡白银百万两;则大顺军退至黄河以南……大顺军愿出关与满州作战,驱除外夷,但不受大明皇室任何节制。

崇祯内心同意这个议和,但总不想自己说出,对身旁的首辅大学士魏藻德说:“事情紧急,魏卿一言可以决定矣!”——其意至为明显。但魏怕事态平息后做替罪羊,坚持不开口。崇祯连问四五次,魏终不开言,脸色铁青!

杜勋见时间已到,不再等候,出城回报李自成去了!

崇祯心中冰冷,一把推倒龙椅,丢下群臣,径自入后宫去了。

要是魏藻德开口决定分治,或崇祯自己开口决定,历史也许会是另一种样子……

甲申年3月18日(公元1644年4月25日),这是大明皇朝的第276年的最后一天。

大清早,崇祯帝坚持了他最后的早朝。但没有一个人上朝。他悲哀地走到景阳钟前亲自撞钟,一声一声又一声……他敲的是丧钟。没有一个官员前来上朝。这时内监传来消息:彰仪门(广安门)已被攻破,外城陷落,紫禁城危险……

一听到这个消息,崇祯全身软了。

随伴他的孤忠太监王承恩,扶他回到乾清宫。崇祯这时反倒不再慌乱。他提起朱笔,写上最后一道谕旨:“谕:成国公朱纯臣提督内外诸军事,夹辅东宫。”

他收起这道谕旨;又从一方小盒中拿出早已写好的绝命书,命王承恩缝在内袍衣襟上……他从容的来到皇后寝宫,冷静地说:

“城破国亡,尔为天下国母,应自绝……”

皇后早知必有今日,她眼中含泪表示:“妾事陛下十八年,陛下从未听妾一语。妾今日与社稷同死,我复何憾!”说完,悬梁自尽了。

崇祯又命王承恩传旨:田贵妃、袁贵妃与懿安后均须自尽;所有被幸御过的妃嫔宫女全部杀之!王承恩立即办理去了。

崇祯又命小太监立即传召三位皇子。

太子、永王、定王慌忙而来。

崇祯肃然命令:“立即脱去皇子服装。”

太监捧来准备好的百姓服装。崇祯亲为三位儿子解衣换上布衣。他手扶三个儿子的肩膀,冷静而又语重心长地作了最后告诫:

“社稷倾覆,为父之过也。然我总算是尽心竭力了……你们今日为皇子,明日即为庶民。离乱之中,应当混迹百姓间隐藏名姓;见年老者呼之为翁,少者称之为叔;万一尔等苟全性命,找到忠心之士,应报国仇家恨……去吧,莫忘为父今日之诫。”

说完,他将那道诏书塞到太子的贴身衣袋中,“好自为之,去吧……”

一名小太监领着三位皇子从侧门而出,到田弘遇(田妃父)家暂避去了。

当天,大顺军驾飞梯攻西直、平则、德胜诸门。

由少年组成的“孩儿军”攻城勇猛,守军或逃,或降。“孩儿军师孩儿兵,孩儿攻战管教赢;只消出个孩儿阵,孩儿夺取北京城。”下午,太监曹吉祥开彰义门,农民军一涌而入。

太监王廉急忙禀告崇祯皇帝,朱由检不无纳闷地问:李国桢所练之兵,在哪?王廉说:“陛下那里有兵,唯速走。”

太监张殷劝皇帝投降,被一剑杀死。至此,朱由检才命人分送太子、永王、定王到勋戚周奎、田弘遇家。然后,把袁妃和周皇后叫来,连呼左右进酒,一口气饮了几十杯。

他不能眼看自己的嫔妃落入敌人之手,于是挥剑向袁妃砍去,袁妃应声倒下。

长平公主在一旁痛哭不已,朱由检悲叹道:“汝奈何生我家?”一剑砍去,公主挥臂遮挡,右臂被砍断,昏倒在地。

接着,朱由检又杀了幼女昭仁公主及几个嫔妃。

明朝末代皇帝朱由检完全失去了理智。但此时此刻,他更想求生。便再次换上便服,准备出城。

他没有忘记,第一次微服私访,是在崇祯元年(1628)为了考察京城民情及城守情况。那时,他刚即位不久,踌躇满志。而这一次,却是为了活命。

只得换上这普通百姓的便装,混在宦官中间,出东华门,到朝阳门,假言王太监奉命出城,但守门士兵坚持天亮后验明再放行。

太监们试图夺门,却被守门军人放炮轰走。朱由检无奈,只好派人去负责城守的戚国公朱纯臣家,朱纯臣的家人说朱纯臣赴宴未归。

不得已,又赶到安定门,门闸沉重,怎么也打不开。他求生的路被彻底堵住,只好返回皇宫。

19日天刚破晓,太监王相尧以宣武门投降,大顺军将领刘宗敏的军队浩浩荡荡开入城中。守卫正阳门的兵部尚书张缙彦、朝阳门的朱纯臣也先后开门迎降。

北京内城落入农民起义军之手。朱由检得知后,亲自在前殿鸣钟召集百官,可是,钟声再响,也没召来一人。

于是,他与宦官王承恩登上煤山寿皇亭。这里曾是他检阅内操的地方,而今却成了他要去面见列祖列宗之所。

此时此刻,他只想早点死,早点离开这绝望的尘寰。

他脱下黄袍,在衣襟上愤然写道:

“朕凉德藐躬,上干天咎,致逆贼直逼京师,皆诸臣误朕。朕死,无面目见祖宗,自去冠冕,以发覆面。任贼分裂,无伤百姓一人。”

随后他赤足轻衣,乱发盖脸,与王承恩相对,上吊自杀。

朱由检做梦也不会想到他会葬身于农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真有点死不瞑目。

执政276年的明王朝彻底灭亡了。

原文链接:https://www.toutiao.com/i6988309639997981215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