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邦庙号是汉太祖,为何却被后世称为“汉高祖”?

庙号最早是商朝开创的制度,根据史籍记载,商朝已经有了太祖、世祖、太宗、中宗、高宗、世宗等正统庙号。

商太祖:成汤。商太宗:太甲。商世祖:盘庚。商中宗:太戊或者祖乙。商高宗:武丁。商世宗:祖甲。

分歧在于,《史记》记载,商中宗是太戊。《竹书纪年》称,商中宗是祖乙。

这七位君主,也是上古先秦史籍中,商朝历代君主中公认的明君。【由汤至于武丁,贤圣之君六七作。】【夫汤、太甲、武丁、祖乙,天下之盛君也。】

而商朝对君主的称呼,是生称王,死后称帝,受天命而立,为上天之子。

而根据现代出土的甲骨文卜辞,商朝祭祀时,会将商族的始祖契;商族第七任首领,首次称王的亥;以及商朝建立者成汤(本名:天乙),均称为【高祖】:高祖夔(契)、高祖亥(王亥),高祖乙(成汤)。——或许可以认为,此刻的“高祖”还不是商朝特别正式的庙号,而是对意义重大的祖先的称谓。

周朝废除了庙号,创建了谥号体系,同时正式确定了君主为“天子”的称呼。秦始皇建帝制,首称皇帝,废除谥号制度。

刘氏汉朝:

汉朝刘邦建立新朝后,同时继承周朝的天子制,秦始皇的皇帝制,分别有天子三玺,皇帝三玺,新君登基对天子、皇帝有不同的继承仪式。也同时恢复了商朝的庙号,周朝的谥号。

大汉皇朝首任天子、皇帝:刘邦,庙号太祖,谥号为高皇帝。

其后,汉文帝刘恒,庙号太宗。汉武帝刘彻,庙号世宗。汉宣帝刘询,庙号中宗。汉光武帝刘秀,庙号世祖。汉明帝刘庄,庙号显宗。汉章帝刘炟,庙号肃宗。

汉朝的庙号给得非常严格,以汉武帝与汉宣帝这样旷代的文治武功,也只是“世宗”“中宗”,而不会和后世某些朝代一样,妄称某祖。

延续文景之治,平定七国之乱,同时亦是东汉皇室直系祖先的汉景帝,两汉四百年都没有被加尊庙号。

汉元帝刘奭的“高宗”庙号,本是王莽当政时,为了讨好姑母王政君老太太,给便宜姑父加的,依据是“追斩致支单于”之功,然而此事明明是陈汤自作主张,论汉元帝生平功业完全不配,和武帝的“世宗”,宣帝的“中宗”一比更加碍眼。

刘邦庙号是汉太祖,为何却被后世称为“汉高祖”?

于是光武帝刘秀推翻新莽,复兴汉室后,毫不客气地将其连同汉成帝刘骜的“统宗”,汉平帝刘衎的“元宗”,都以王莽乱政的名义削除了,在王莽当政所上庙号中,只保留了汉宣帝的“中宗”。

汉和帝刘肇,在位期间,灭北匈奴,降伏南匈奴,平定西域三十六国,重建西域都护府,开创“永元之隆”的东汉极盛之世,只得一个“穆宗”普通庙号,

刘邦庙号是汉太祖,为何却被后世称为“汉高祖”?

居然还在汉献帝时代,被连同汉安帝刘祜的“恭宗”,汉顺帝刘保的“敬宗”、汉桓帝刘志的“威宗”,以“无功德,不宜称宗”的理由,一起被削除,确实是一大冤案。

当然,此事本来就是当时专权的董卓,面临各州郡地方军阀起兵时的立威之举。

【是岁,有司奏,和、安、顺、桓四帝无功德,不宜称宗,又恭怀、敬隐、恭愍三皇后并非正嫡,不合称后,皆请除尊号。制曰:”可。”】

至于董卓死后,汉献帝脱离西凉军阀掌控,与曹操合作的建安时代,也一直没想过恢复汉和帝的庙号,大概是因为汉献帝之父汉灵帝刘宏,是汉章帝刘炟的玄孙、河间孝王刘开的曾孙,汉和帝血缘上并非其直系祖先的缘故吧。

另外,此前殷商王朝将商族人的始祖契;首次称王的亥;以及王朝建立者成汤,祭祀时混称为“高祖”,而按照周礼:天子始受命,诸侯始受封。

对汉朝来说,刘邦除了是始受命为天子的“汉太祖”,肯定也是始受封为汉王的“汉高祖”。

从司马迁在《史记》将刘邦这个“汉太祖高皇帝”称为“高祖”起,可以认为,刘邦实际上就同时有了两个庙号,正式祭祀时的“汉太祖”,平时通说的“汉高祖”。

曹魏王朝:

曹魏代汉后,”始受封”魏王的曹操,作为实际上的开国君主,庙号“太祖”。“始受命”,正式成为天子的魏文帝曹丕,庙号“高祖”,也是第一个有正式“高祖”庙号的皇帝。同时明确了【高祖略低于太祖】的次序。

刘邦庙号是汉太祖,为何却被后世称为“汉高祖”?

《三国志》《晋书》都记载得很明确,曹丕是“魏高祖文皇帝”。【武皇帝肇建洪基,拨乱夷险,为魏太祖。文皇帝继天革命,应期受禅,为魏高祖。】

直到《资治通鉴》,曹丕的庙号才莫名其妙改成了“世祖”,《三国演义》沿袭这个用法:王司徒云:「我世祖文皇帝,神文圣武,继承大统,应天合人,法尧禅舜……」

推究原因,可能是司马光抄错了书,也可能是后世北魏王朝,尊元宏为“魏高祖孝文皇帝”,从国号到庙谥和曹丕实在太像,为免混淆,就在他们的书籍里,强行把古人曹丕改成了“魏世祖文皇帝”,然后司马光跟着抄了北魏以后的版本……

而魏明帝曹睿,论其功业,西拒诸葛,东并辽东,南退孙吴,北讨鲜卑,如果称个“大魏太宗皇帝”,还是够格的,然而,曹睿非要在生前就给自己发明一个“烈祖”庙号,成为曹魏永世不祧之“三祖”。可能是他没有亲生儿子,以养子曹芳为嗣,担忧身后事会像汉和帝一样惨?——果然是前人挫跌,后人之警。

刘邦庙号是汉太祖,为何却被后世称为“汉高祖”?

可是曹睿临终前选的这两个辅政大臣:曹爽和司马懿,直接让他年幼的继承人,连同整个曹魏王朝,都短命而亡了。真是机关算尽又何必,反而没有其父曹丕的通达:自古无不亡之国!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975124909689176584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