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灭云梦泽:明朝首辅张居正的祸水南引工程

作为典型的河道文明产物,历代中原帝国都需要花很大资源用于水系治理。既有大灾过后的亡羊补牢之举,也不乏夹在着更多因素考量的先见之明。

这些特征,都在公元15-16世纪的明朝身上有集中体现。其中,就包括了首辅大臣张居正的一个重要决定。不仅彻底摧毁了自上古时代起,就是荆襄第一水域的云梦泽,也将洪水泛滥的滔天大灾转嫁到南方的洞庭湖沿岸。

消灭云梦泽:明朝首辅张居正的祸水南引工程

先秦时代的云梦泽面积 超过了彭泽+太湖的总和

早在诸侯争霸不休的先秦时代,云梦泽就是当之无愧的内陆第一大湖。虽然因地形限制,并未形成完整的“超级内海”,却有数个大体联通的淡水湖泊,总面积约在450公里左右。相比下游的彭泽和太湖来说都毫不逊色。而且因为有南面的长江与北面的汉江加持,所以有异常充沛的水流注入,形成相对稳定的湿地生态圈。每当汛期随雨季如期而至,又会成为抵御洪峰的压力疏通管道。楚国王室也将整片地区都划归私有,充当君主郊游、围猎的自然乐园。

消灭云梦泽:明朝首辅张居正的祸水南引工程

从长江中游直通关中盆地的 汉江

然而,正是在列国争相开发荒地的春秋战国,一系列来自北方的变化开始逐步影响到云梦泽生态。尤其当立国关中的秦人大搞扩军备战,就势必要为粮食储备的激增而将把多山林转化为耕地。加之统治者为宫殿、城市扩张和修建个人陵墓而大兴土木,很快便开启了整个关中盆地的环境恶化进程。受此影响,总量远超以往的泥沙,开始由高地冲刷自汉江流域。上古云梦泽的北部便日益沼泽地化,唯有南部区域还能依托长江的滚滚洪流维持原有模样。

消灭云梦泽:明朝首辅张居正的祸水南引工程

秦军就顺着汉江南下云梦泽水域

公元前278年,秦国大将白起奉命沿汉水南下,攻打位于今日湖北荆州的楚国京畿–郢都。鉴于当地军民的一贯激烈反抗,故意选择在上游筑坝拦水,然后用致命的人造洪灾替代士兵为自己开路。至此,维系上古云梦泽整体环境的楚人被逐出这片区域,并由咸阳宫廷直接摆布的江陵县取而代之。

消灭云梦泽:明朝首辅张居正的祸水南引工程

汉朝的农业开垦增加 迫使云梦泽向东搬家

此后,大规模农业开垦继续对原有的云梦泽水域产生压迫。特别是在中央派农官亲自监督基层劳作的汉朝,长江与汉江两侧的湿地被大量开垦出来,却又不能很好的解决汛期大潮问题。于是,云梦泽便顺应时代潮流,利用新注入的两江之水向东转移,落户到今日的潜江市一带。只不过在当时的名称华容,才是足以被后人永远铭记的称呼。因为有来自上游的大量泥沙淤积,逐步在水域周围形成了更多沼泽和泥泞小径。其中的某条还成为了曹操兵败赤壁后的求生之路,也因此成就了一段略显尴尬的千古佳话。

消灭云梦泽:明朝首辅张居正的祸水南引工程

人类的活动 让云梦泽不断向东转移阵地

到了魏晋南北朝阶段,被人力“驱赶”的云梦泽又跑路到今日的武汉附近。所经之处都有留下大片季节性河流或新开湿地,主体部分的面积也日益凋零。但只要汉江与长江的汛期不曾停歇,泛滥的水灾便依旧要定期侵扰四周百姓。为此,历朝历代都开始针对性的小修小补策略,不定期组织人力构筑堤坝段落。虽然总是容易为周期性的改朝换代所阻断,却还是在明朝中期的1524年完成了阶段性胜利。至此,云梦泽彻底退化为一系列中小型湖泊,却也继续蕴藏着巨大隐患。

明朝时 云梦泽的北部已经被大坝封堵

云梦泽之所以能在漫长的历史中保持存在,主要就是因其恰好位于汉江和长江这两大水道之间。尽管屡屡为泥沙堆积和认为围垦而破坏,却又会在稍后利用吸纳来的河水实现重生。利用下游位置的洼地,继续形成全新湖面。在这个过程中,周围的村庄、田地虽屡受波及,但只要还有相对宽裕的输出空间,就不担心酿成太过严重的灾患。然而,当明朝人用大坝彻底封堵住汉江方向的区域,无处释放的洪水便比过去来的更为致命而猛烈。

消灭云梦泽:明朝首辅张居正的祸水南引工程

生于荆州的明朝内阁首辅 张居正

公元1576年后,出生荆州的张居正成为明朝内阁首辅大臣。随即开启了大规模政经改革,并且为改善财政窘境而下令重新丈量地方田产。为了能开垦出更多赋税之源,顺便也惠及自己的家乡父老,决定在云梦泽以南修建新的皇堤。如此一来,原本还能与长江直接相同的湖泊,便彻底为青石+夯土的人造壁垒所隔断。再加之早年的汉江方向阻塞,算是在实际上被判了死刑。日益干涸的沼泽,也就成为各级部门的新地来源。

消灭云梦泽:明朝首辅张居正的祸水南引工程

云梦泽的封堵 直接造就了洞庭湖的面积大增

当然,作为该项工程的代价,位于长江另一头的湖南就不免遭殃。过去,一直以云梦泽为主要泄洪对象的潮水,开始毫无选择的向南倒灌。活生生将面积并不十分巨大的洞庭湖,积累成超越鄱阳湖的近代第一大湖泊。至于原先生活在该区域附近的居民,恐怕就只能在侥幸逃生之余再背井离乡而去。

消灭云梦泽:明朝首辅张居正的祸水南引工程

位于汉江下游附近的 明显陵

此外,即便不为自己的家乡开后门,张居正也有充分的理由将洪涝威胁都引向南方。原来,在毗邻云梦泽区域的汉江下游,还坐落着藩王朱祐杬的陵墓。这位王爷生前的经历并不显赫,却是明武宗明武宗朱厚照的叔叔、世宗嘉靖皇帝朱厚熜的生父,也就是神宗万历皇帝朱翊钧的直系先祖。倘若不以最简单粗暴的手法做到一劳永逸,那么就会给自己的政治前途带来隐患。至于以后还会造成多少次生灾害,则不是老朽之躯所需要顾及的事情。

消灭云梦泽:明朝首辅张居正的祸水南引工程

主持苏州河改道黄浦江工程的 海瑞

事实上,明朝统治者对于不同区域的水系,往往会采取截然不同的处理方式。比如为强行给大运河系统注入流量,对黄河下游就采取疏通河道、多开分支的方案施工。遇到同样因泥沙过量而出现淤积的苏州河,则直接选择以支流黄浦江来取而代之。以便堵住太湖以东的出海口,强化南直隶省的海禁形势。可见并无统一的技术指导准则,只有为满足其他需求而不断衍生的双重标准。

消灭云梦泽:明朝首辅张居正的祸水南引工程

清朝时 云梦泽故地还留有不少湖泊

至于被彻底锁死云梦泽,直到清朝时还有大面积残余依稀可见,留下过不少面积可观的湖泊。但承载洪峰的重任却已完全被洞庭湖所继承,还屡屡酿成南岸大坝的溃堤惨案。最终,连面积大为扩大的洞庭湖都因泥沙过量而无力承受。以至于到1998年的特大洪水过后,还有专家提议对其集中整治。但究竟能有多少实质性的改观,恐怕也只有后来人才能看的清楚。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970678381625016846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