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门之变:一夜间明英宗再次登位,真相揭开,比顶级大戏还要精彩

历史上,江山易主,故主身怀国仇家恨,重拾河山的事并不鲜见,但在皇帝眼皮底下,一直过着囚徒生活,突然间成功逆袭的却只有一例。

这就是明朝的“夺门之变”。

表面看,夺门之变是一帮朝臣夜闯紫禁大内,砸开南宫城墙,掀明代宗朱祁钰下野,再次拥立旧主(明英宗朱祁镇)登上大位,就当时,一切看起来好象平淡无奇。

事实上,“夺门之变”的真相绝非那么简单,它的诡异程度令人咋舌,个中情节比一部顶级大戏还要精彩。

夺门之变:一夜间明英宗再次登位,真相揭开,比顶级大戏还要精彩

朱祁镇影视剧照

不堪回首的往事

1449年,蒙古瓦剌三路骑兵进犯明朝边境,太师也先亲率一队直扑大同、宣府重镇。

消息传到北京,在太监王振的怂恿下,明英宗朱祁镇不顾朝臣反对,悍然决定御驾亲征,最终在怀柔城郊木土堡被围,所率50万大军几乎被全歼,给明朝带来致命一击。

这就是骇人听闻的“土木之变”。不仅如此,皇帝朱祁镇做了俘虏,瓦剌人还以他为人质,一路叩关问门,目标直指北京。

由此,大幕拉开。

满朝文武惶恐,并在朝堂引发争议一一一主战还是主和,正面迎敌或是南迁。《明史.于谦传》记载:

侍讲徐珵言星象有变,当南迁。

意思是:徐珵(后改名徐有贞)夜观星象,不利于家国,建议朝廷南迁。

这时候,一个人挺身而出,这个人就是时任兵部侍郎,日后誉满天下的于谦。他说:

言南迁者,可斩也。京师天下根本,一动则大事去矣,独不见宋南渡事乎!

意思是:宋朝南迁的悲剧近在眼前,谁再建议南迁,应当斩首。

为这事,徐有贞心中埋下了对于谦仇恨的种子,而于谦却浑然不觉。

夺门之变:一夜间明英宗再次登位,真相揭开,比顶级大戏还要精彩

徐有贞影视剧照

保卫北京

瓦剌军咄咄逼人,表面看起来是想索要巨额赎金,实际对大明王朝唾筵三尺。

值家国兴衰、生死存亡之际,于谦、王直等向孙太后(朱祁镇生母)谏言,为不受瓦剌人威胁,建议立郕王朱祁钰(朱祁镇同父异母弟)为新皇,让他撑起明朝的那片天空。

朱祁钰呢?受宠若惊,一再推让。

于谦则大义凛然,说:

臣等诚忧国家,非为私计。

意思是:我们只是为了国家,绝不掺杂个人功利。

为此,孙太后出来主持大局,进行了一系列人事安排:火线封朱祁钰为新皇,遥尊朱祁镇为太上皇,同时册立朱见深(朱祁镇的长子)为太子,于谦擢升兵部尚书。

不久,北京保卫战打响。

于谦率领十万军民,为培养他们的勇气,用后队斩前队加以震慑,只身战斗前沿,用必死的决心和全体将士浴血奋战,成功击败瓦剌,完成了波澜壮阔的北京保卫战。

此役,于谦功成名就,铸就人生辉煌,同时成为国家的顶梁柱,明代宗朱祁钰的肱股之臣。

随后,大将石亨、石彪叔侄为一血土木前耻,用超凡的战力将瓦剌部逐出边境,可以说,除了几十万将士的众志成城之外,朱祁钰、于谦、石亨等一干人成功扭转了国家局面。

随后,石亨率军还朝,于谦被封少保,石亨晋级忠国公,但石亨深感不公,心中埋下了一颗不甘的种子。

这是第二道导火索,八年后终将引爆。

夺门之变:一夜间明英宗再次登位,真相揭开,比顶级大戏还要精彩

于谦影视剧照

如此纠结

一年后,瓦剌也先觉得朱祁镇再无利用价值,于是派员出使北京,同意无条件释放朱祁镇,实际居心叵测,想用另一种方式瓦解大明朝。

由于北京保卫战朱祁钰扭转乾坤,把明朝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之后坐稳奉天殿,成为帝国第一人,与此同时,站在高山之巅,尝到了权力的甜头。

面对瓦剌的再次挑衅,朱祁钰猜到其中阴谋,所以想把国书压了下来。

然而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消息传开,文武大臣大多希望朱祁镇南归。而此时,朱祁钰却踌躇了,彷徨了。

于是他紧急召集于谦、王直、胡濙等举行朝议,想听听他们的意见。

众人一致建议,迎归太上皇,让他不再经受大漠风霜,实则是维护国家体面。

这样一来,与朱祁钰心中所想大相径庭,一番挣扎后,朱祁钰气急败坏,和朝臣还有一段经典的对话,《明史事纪本末》记载:

朕本不欲登大位,当时见推,实出卿等。

意思是:当初我本无意当这个皇帝,都是被你们推上大位的。

朱祁钰的回答,让一帮臣下面面相觑,这时候于谦站出来,向朱祁钰进言:

天位己定,宁复有他,顾理当速奉迎耳。万一彼果怀诈,我有辞也。

意思是:你已是当朝皇帝,不该顾忌其它,所以当速速迎回太上皇。假如瓦剌人再使什么阴谋诡计,我等难辞其咎。

于谦的话仿佛一剂强心针,让朱祁钰豁然开朗,接下来回答:

从汝、从汝。

意思是:依你、依你。

就这样,埋植了日后第三根导火索。

夺门之变:一夜间明英宗再次登位,真相揭开,比顶级大戏还要精彩

朱祁钰影视剧照

南归

尽管朱祁钰爽快答应迎回兄长,但还是采取了迂回战术,试图阻止朱祁镇南归一一一毕竟皇权的诱惑实在太大。

他火线提拨给事中李实,带着国书出访瓦剌,不过,国书中对迎回朱祁镇却只字不提。

李实无功而返,好在过足了瘾,因为他把朱祁镇训斥了一番,开了历史先河。

李实悻悻而归,文武大臣心知肚明,接下来持续上奏,不久,朱祁钰的案上已堆积如山。

迫于无奈,朱祁钰命左都御史杨善再次去瓦剌,和上次一样,杨善所带的国书同样不涉及如何迎回朱祁镇。

野史载:杨善行前,当掉所有家产,誓言迎回太上皇,之所以当掉全部家产,意即不达目的绝不回还。

不料,杨善巧舌如簧,在忽悠也先的同时竟奇迹般地铸成朱祁镇南归。

得到消息后,朱祁钰惊慌失措,仅用一人一骑在边境相迎,让太上皇回归凄凉如斯。

最后,兄弟两人相逢东华门外,彼此倾诉衷肠,泪满衣襟,但朱祁钰心中欲望膨胀,直接安排朱祁镇去了杂草丛生的南宫,而且一去就是七年。

杨善将一切尽收眼底,从而埋下了第四根导火索。

朱祁镇、朱祁钰影视剧照

南宫七年

《明史纪事本末》记载:

景帝景泰元年八月丙戌,上皇至自迤北,入居南宫……冬十月,命靖远伯王骥守备南宫。

不用解释了吧!朱祁钰一边泪满衣襟,一边命王骥守备南宫。

不仅如此,还着人砍掉南宫周围的大树,命锦衣卫日夜监视,将朱祁镇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把南宫锁头灌上铅,钥匙保管在自己手里,只在宫门上开一小口,递送饭食。

而此时,南归的朱祁镇无欲无求,只想活命。但他的坦荡却感染了周围。

所以,钱皇后为补贴家用,尽管瞎了一只眼,还是做些针线活,托宦官阮浪拿到宫外变卖。天长日久,朱祁镇夫妇为表达感激之情,特将随身仅有的一把金刀相赠。

没曾想,阮浪把这个消息告知了朋友王尧,而王尧又将这个消息传递给了锦衣卫卢忠。卢忠自认为这个机会千载难逢,于是将朱祁镇赠与金刀之事秘告朱祁钰。结果:

南宫谋复皇储,遗刀求外应。

朱祁钰怒不可遏,杀掉阮浪和王尧。

朱祁镇悲痛不已,心如死灰,做起了名符其实的阶下囚。不过,朱祁钰身边的人却瞪着双眼,至此,埋下了第五根导火索。

夺门之变:一夜间明英宗再次登位,真相揭开,比顶级大戏还要精彩

钱皇后影视剧照

易储

前文提到,孙太后懿旨,即便封朱祁钰为皇帝,但同时还有个附加条件,立朱见深为太子,意思是朱祁镇身后还得还政朱祁镇一脉。

时光流逝,随着朱祁钰的长子朱见济出生,朱祁钰便萌生了一个想法。《菽园杂记》载:

一日,与英曰:七月初二日,东宫生日也。英叩头曰:东宫生日乃十一日初二日。

朱祁钰试探近侍金英,故意把朱见深和朱见济的生日颠倒,意在观察他的反应。

金英何许人矣!一点即通。接下来,出现了罕见的一幕。

朱祁钰命人取出库银,行贿臣下,不过,行贿金额却让人啼笑皆非:内阁大臣100两,各部主事50两,其余官员40两或不等。

朱祁钰成功了。于是在景泰三年(1425年)废朱见深的太子位,降他为沂王,移居宫外。同时立朱见济为当朝太子,这意味着日后皇权将归他一脉。

可让朱祁钰想不到的是,有两个人却站了出来。第一个是他的皇后汪氏,指责他践踏盟誓,见利忘义。结果,汪皇后被打入冷宫,不曾想,她的义举得以善终,多年后朱见深挽着她的手,步出冷宫(上迎拜)。

第二个则是吏部尚书王直,他得到行贿的银两后,拍案而起,说:

此何等事,吾辈愧死矣!

意思是:这样的行径,让我们羞愧一生。

朱祁钰易储埋下了第六根导火索。

夺门之变:一夜间明英宗再次登位,真相揭开,比顶级大戏还要精彩

汪皇后、朱祁钰同框影视剧照

惊变

景泰四年(1453年),悲剧发生了一一一太子朱见济莫名死亡。朱祁钰仅有一子,伤痛之时依旧追认他为“怀献太子”。

之后,朱祁钰一头扎进后宫,苦心耕耘,但终究再无所出。

花开花落,时光荏苒,景泰八年(1457年),宫中突出传出消息,朱祁钰卧于床头,一病不起,由于没有子嗣继统,朝内一片惊慌,各方势力暗潮汹湧。

关于再次定立储君,较为可信的有三种说法:

于谦、王直、商辂等人极力主张复立朱见深,并拟好奏疏,打算第二天面呈朱祁钰;

另一种说法:群臣盛传朝廷将奉迎襄王朱膽墡继大统,等同还仁宗(朱高炽)一脉;

第三种:释放南宫朱祁镇,让他二次登位。

就其实,这三种方案都遭至朱祁钰断然否决,因为他坚信,后宫佳丽终究会给他诞下皇嗣。

遗憾的是,朱祁钰再也没有多余的时间了。

为此,朱祁钰自己埋下了最后一根易燃易爆的导火索。

夺门之变:一夜间明英宗再次登位,真相揭开,比顶级大戏还要精彩

王直影视剧照

权力的野望

景泰八年(1457年)正月,朱祁钰病入膏肓,不仅不能视朝,连起床的力气都没有了。为此,他私下召见石亨,《明史》载:

八年,亨受命榻前,见帝病甚,遂与张軏、曹吉祥等谋迎立上皇。

不用解释了吧!但这其中有个巨大的疑问,朱祁钰为什么不召见朝廷的柱石于谦,反而私下会见一介武夫石亨呢?

难道他知道于谦和石亨的梁子?按说,他们之间不该有梁子,也许是石亨的小肚鸡肠罢了!

当年,于谦掌管兵部,石亨是他麾下的一名猛将,石亨为谋求仕途升迁,从而去巴结于谦,奏请朱祁钰给于谦的儿子于冕予官职,其用意不言自明。

而于谦的回答却让石亨羞愧难当。《明史纪事本末》载:

纵臣欲为子求官,自当乞恩于君父,何必假手于石亨。

不用解释吧!于谦的磊落胸襟光照日月,但此语却让石亨怀恨在心,一直试图搬掉横亘在自己面前的那座高山。换句话说,只要于谦在,石亨很难成为领军人物。

由此推测,朱祁钰单独召见石亨,让石亨瞬间便有了野心勃勃的计划,或者说,石亨的贪婪和欲望即将成为点燃所有导线的那支火苗。

夺门之变:一夜间明英宗再次登位,真相揭开,比顶级大戏还要精彩

石亨影视剧照

夺门也许并不是个意外

出得宫来,石亨便与曹吉祥、张軏(英国公张辅之子)、杨善商议,如何掀朱祁钰下台,复立南宫的朱祁镇。但四个人既无兵权,又没高参,于是便想到了声望颇高的许彬。

由于许彬年事已高,无心参与此事,可风声已走漏,许彬为表忠心,便向他们推荐了被朱祁钰钉在耻辱柱上的徐有贞。

接下来,在徐有贞的主导下,一个自认为不得志的小团体便诞生了,而这几个人就是“夺门之变”的核心成员。

有句经典的话说得好:敌人的敌人是朋友,反之,朋友的朋友或许就是敌人。

正月十七日夜,夺门开始,徐有贞安排石亨打开宫门,然后夺过钥匙,一把丢入水中,像在家中与亲人生死告别一样,颇有些马革裹尸、誓不回还的豪情。

安顿好一切之后,石亨与张軏的私人武装埋伏在宫内,他们则分别去往南宫,迎接朱祁镇。

由于南宫宫门实在坚固,一行人只有毁掉宫墙,破墙而入。朱祁镇听得门外响动,手持蜡烛大惊失色,没想到众人一齐跪拜:请陛下登位。

这里有个插曲,前来迎接朱祁镇的士兵由于太害怕,竟吓得四肢无力,徐有贞等充当轿夫,一同抬着龙辇,朝奉天殿奔去,途中朱祁镇还问着他们的名字。

接下来,夺门士兵以朱祁镇为诱饵,突破层层防线,来到奉天殿,等黎明的朝钟响起,满朝文武云里雾里,徐有贞大呼:

上皇复辟矣。趣入贺,百官震戒,乃就班贺。

多条导火索一起点燃了,这就是惊心动魄的“夺门之变”。

夺门之变:一夜间明英宗再次登位,真相揭开,比顶级大戏还要精彩

曹吉祥影视剧照

朱祁钰的反应

上朝的钟声响起,朱祁钰心中狂震,《明史纪事本末》载:

景帝闻钟鼓声,大惊,问左右曰:“于谦耶?”既知为上皇,连声曰:“好、好。”

不用解释了吧!

夺门当天,朱祁镇立即逮捕于谦,不久把他斩首于市;同时大封功臣,从而让徐有贞、石亨、张軏、曹吉祥、杨善等进入权力核心圈。不过,这些人在日后由于贪得无厌,位高震主,都没落得好下场。

朱祁钰呢?朱祁镇头几天还在朝臣面前调侃:“弟昨日食粥,颇无恙”。但不久便离奇死亡。

关于朱祁钰之死,《罪惟录》记载:

是月十有九日,郕王病已愈。太监蒋安希旨,以帛扼杀王,报郕王薨。

意思是:太监蒋安领圣旨,用帛巾活活勒死朱祁钰,然后报告了他死亡的消息。

朱祁钰死后,朱祁镇不承认他的帝位,将其降为郕王,谥号为“戾”,不得归葬皇陵,所以明十三陵才少了一个朱祁钰。

夺门之变:一夜间明英宗再次登位,真相揭开,比顶级大戏还要精彩

朱祁钰影视剧照

后记:

各位亲爱的读者,当我们揭开历史的真相后,你还相信“夺门之变”是偶然吗?个人以为,它像一张无形的大网,网住了人们的贪婪和欲望,或者说,它就像一个局,早已构织得天衣无缝。

夺门之变对推动历史没有任何意义,可惜冤死了英雄于谦,让天地为他落泪。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i6967006832388801036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