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究竟为什么被流放?

三十四岁的李白在江湖上混迹十年,终于获得了入仕的机会。

在困顿的这十年里,李白有过一段婚姻经历。他的元配夫人,便是前任宰相许圉师的亲孙女。按照网络小说的架构来看,李白显然走的是“赘婿流”。因为,文献中明确记载,李白在结婚后住在许府,加上二人的家世背景门不当户不对,所以多半属“倒插门”。

不过,就算普通人有入赘的想法,估计许宰相都没看在眼里。李白之所以能入赘,除了当时的他有点小名气之外,估计还与他的皇室背景有关。

当今天子姓什么?

李。

有学者专门对此进行了深入研究,称李白是有宗室背景的皇族中人。显然,这才合乎逻辑,否则宰相之家怎会招一个风流浪子上门呢?

李白能入仕,着实是一件幸事。唐朝初期,想要进朝廷里吃公粮,只能通过三种途径:

第一种,和普天下的读书人一块,千军万马过独木桥,靠科举入仕;

第二种,是投身行伍,靠战功获得官职爵位;

第三种,就是靠权贵人士的引荐,走“绿色通道”。

李白显然是通过第三种方式入仕的,不是他无法科举和参军,着实是他的籍贯不明,在当时属“黑户”,根本没资格考试或当兵。否则,凭借李白的才学,再加上传闻中他剑仙一般的武功,通过正式渠道出人头地的可能性极大。既然没法科举和参军,李白便只能由人引荐,偏偏这是他最瞧不上的一种入仕方式。

在《上安州裴长史书》里,李白讲了自己往日的经历。

当年,他和东严子隐居在岷山修行,几年都未来到城市里生活,在远离喧嚣的大山里饲养百鸟。这些鸟儿与二人朝夕相伴,与他们成了好朋友,每天鸟儿都会飞到李白的手上啄食谷物。广汉太守听说这件事后,亲自来到深山拜访了他们,说二人的仁慈感动了禽兽,所以希望能引荐李白和东严子入朝为官。不过,当时的李白和好友志向高洁,并没有理会。

从时间上来推算,这件事应该发生于开元初年。当时的李白着实放浪形骸不拘物外,根本没把入朝为官的机会当回事。

不过,理想主义者李白最后不得不屈从于现实。或许是生计所迫,或许是许宰相家里的软饭不好吃,他的心态发生了剧变。

从这天开始,为了跻身仕途的李白开始结交长安城里的显赫人物。

第一个赏识李白文采的,是贺知章。当时,李白将《蜀道难》献给贺知章,贺知章读来觉得非常惊诧,连连说道:“你难道是下凡的太白金星?”靠贺知章、玉真公主等人的引荐,李白得以进入翰林院。对于当时的文人来说,李白的起点非常高,他的文采和际遇震动京师,成为天下读书人仰慕的对象。

然而,在翰林院待了不到一年,李白便辞官离去了。或许是不喜欢官场里的烟火气,所以李白对官僚生涯无所适从,还是选择了自由身。

《流夜郎赠辛判官》有云:“昔在长安醉花柳,五侯七贵同杯酒。气岸遥凌豪士前,风流肯落他人后。”其实他提到的“七贵”,说的或许就是饮中八仙里的其他七位。从杜甫的描述中我们能看到,即便李白已成了体制内的公职人员,可他的行为还与早年差不多。过惯了自由日子的他,怎会每天被限制在条条框框里呢?

在江湖上又漂泊了十年,天宝二年,李白重新回到翰林院。在这十年里,李白离开了喧嚣的长安,心境又有了提升。

因为在游历期间,李白创作了不少脍炙人口佳句,所以他的名气也越来越响亮。当他第二次入朝为官时,李隆基亲自接见了他,并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陪天子与贵妃多次出巡,用生花妙笔记录下帝王身边的点滴。

“承恩初入银台门,著书独在金銮殿。

龙驹雕镫白玉鞍,象床绮席黄金盘。

当时笑我微贱者,却来请谒为交欢。

……”

从这首《赠从弟南平太守》里,我们就能看出这时的李白颇得唐玄宗宠信。虽然有弄臣之嫌,但此时的他绝对是唐玄宗身边的大红人。

靠这种经历发迹的人在历史上并不少见,如果李白能甘于御用文人的身份,每天在玄宗身边舞文弄墨,他一定能获得平步青云的机会。

然而,李白就是李白,他不是谄谀之臣,不擅长拍马屁。没过多久,他便厌倦了每天在唐玄宗身边当跳梁小丑的滋味了。

有人认为,李白之所以被排挤出京,是因为他得罪了贵妃和高力士。这两人一个是天子身边最得宠的禁脔,一个是比李白更懂得谄谀之术的小丑,李白得罪了他们,自然离被赶出皇城不远了。

其实,真正的原因是李白得罪了李林甫,被当朝宰相弹压。

“李林甫为相,凡才望功业出己右及为上所厚,势位将逼己者,必计去之。尤忌文学之士,或阳与之善,啖以甘言而阴陷之。世谓李林甫:口有蜜,腹有剑。”

从《资治通鉴》的记载中我们能够看到,李林甫是非常忌惮文人的。李白曾写过两篇作品,疑似暗讽李林甫。或许正是因为这两首诗,得罪了如日中天的宰相。

“彼妇人之猖狂,不如雀之强强。”

这句诗里的“妇人”,指的并不是某个女性,而正是当朝宰相李林甫。李林甫得罪了太多的人,所以他每天晚上就寝时都会穿着女人的衣服睡觉,生怕被刺客割掉脑袋。

“谬挥紫泥诏,献纳青云际。

谗惑英主心,恩疏佞臣计。”

在天宝年间,朝堂上有不少跳梁小丑,但真正能够得上“佞臣”这一级别的本就不多,有机会“谗惑英主”便只剩李林甫了。

或许对李白这样的人来说,被排挤便被排挤,大不了“仰天长笑出门去”,离开朝堂过逍遥日子,岂不美哉?然而,在安史之乱的时代背景下,天下又岂有李白的容身之处呢?

公元755年,安史之乱爆发,李白逃进了庐山,躲避战祸。按理说,这是唐朝的内部矛盾,与李白这号文人没有半点关系。李白只想在山中当他的闲云野鹤,没成想麻烦竟找上门来。要怪,只能怪李白的才名远播,名气太响亮。

马嵬驿一场兵变,杨国忠与杨贵妃一命呜呼。经此变故,李隆基与儿子李亨分道扬镳,一个龟缩到蜀地,一个临危受命继承大统。李亨当了皇帝,还不忘遥尊父亲为太上皇,表面功夫做得很充分。

说起来,李亨在京城登基,虽然看似颇有作为,却违背了李唐王朝的法度,是违背纲常的。不过,当时李隆基先是被最宠爱的狗安禄山咬了一口,随后又在将士的胁迫下杀掉了宠爱的杨玉环,此时的他对人生已失去信心。

对于唐玄宗来说,李亨登基,只不过是众多打击中最无关紧要的一个,所以李隆基并没有深究。他不深究,不代表其他皇子不深究。李亨继位的消息传出去没多久,十六皇子永王李璘便打着靖难的旗号,带着自己的人马浩浩荡荡地杀向李亨,想要从兄弟手里夺取政权。

之所以李璘能招揽到充足的人手,还要“归功”于李隆基此前的放权。在逃亡蜀地时,李隆基将军国大权下放到各皇子手里,所以当时除李璘之外可能还有其他皇子暗中招兵买马图谋大位。想要发动政变,就得有人才的支持。

李璘听说李白隐居于庐山,便多次派人邀请这位大才出山。李璘三番两次地下达聘书,以至于李白被他的诚意打动,来到永王幕府中做事。在此期间,李白为新主子写下《永王东巡歌》,帮他助长声势。

不过,李白的运气有点差,他投奔永王没多久,这支刚组建不久的军队便被击败了。倒霉的李白被当成叛党,打入大狱。在大狱里,李白写了一些作品,其中“空名适自误,迫胁上楼船”成为李白受永王胁迫的直接证据。

不过,仔细想来永王未必会胁迫李白出山,毕竟当时他若做出这种事,恐怕会将自己置身于天下士子的对立面。所以,李白出山应该是自愿的。他之所以这么写,估计是因为永王垮台了,他必须用这种方式表现出自己并未主动效忠永王。

因为,在《致贾少公书》里,我们还能看到这样的文字:“王命崇重,大总元戎。辟书三至,人轻礼重。”从这里,我们甚至能读出“三顾茅庐”的意味。由此可见,永王对李白极尽礼遇,根本没使用什么暴力手段。

李白究竟有无主动效忠永王,其实已不再重要。这起事件,让李白遭到了流放。直到公元759年得到赦免,这位放浪形骸大半生的诗仙才重获自由。

不过,他的人生亦只剩短短的几年了。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959786557117071902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