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让袁术彻底衰败的战役,但因为史料匮乏,极易被人忽视

在汉末三国时期,曹操采取“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战略,把汉献帝迁徙到许都,作为东汉朝廷的代言人;而袁术早就内有异心,后来更是自称天子僭号仲氏,虽然次于汉献帝,但还是把自己和汉献帝摆在一个行列上。从立场上来看,二者属于水火不容的敌人。袁术僭越之后,曹操也发挥政治上的影响力,号召其他势力打击袁术。在曹操与袁术的战争中,有一场“蕲阳之战”值得注意,在曹操进位魏公的诏书中就提到这场战役。下面小编就来简单说一说这场战役。

“蕲阳之战”的历史背景

“蕲阳之战”发生的时间是在东汉建安二年(即公元197年),在这之前,袁术作为进攻的一方,已经攻取蕲阳县,就是豫州沛国的蕲县,现在的位置大概在安徽省宿州市以南一带。

在《三国志·魏书·何夔传》中记载,袁术和大将桥蕤曾经一起围攻蕲阳,蕲阳支持曹操坚守不降。袁术劫持名士何夔说服蕲阳投降,但是何夔没有听从。这件事的时间大概是在建安元年(即公元196年)。虽然《何夔传》没有后续的记载,不过从后续的情况来看,最后袁术应该还是成功攻陷蕲阳。

在次年袁术僭号仲氏,坚持实现自己取代汉室的野心。这个时候袁术有两个倾向。第一是争取吕布这个盟友。当时吕布占领徐州,算是袁术的近邻。袁术打算让自己的儿子娶吕布的女儿,用这层联姻关系巩固二者的关系。失去徐州的东顾之忧后,袁术就可以专心对付曹操。北上进攻曹操所控制的东汉朝廷就是第二个倾向。

吕布本来也是想和袁术联姻,但是被对吕布阳奉阴违的沛相陈珪劝阻。陈珪一方面是忠于汉室,不愿意看到吕布和袁术连成一片,另一方面也是和袁术有私仇,袁术曾经劫持陈珪的儿子要挟陈珪辅佐自己。总而言之吕布是听从了陈珪的话,不但拒绝袁术的橄榄枝,还把袁术的使者韩胤送到曹操那里,表示对曹操的臣服。

袁术和吕布的关系破裂,袁术派遣数万大军进攻吕布,由张勋、桥蕤以及刚刚投奔袁术的杨奉、韩暹等人率领。吕布名义上统治徐州,实际上只有三千兵力。但是在陈珪献计下,吕布策反了杨奉、韩暹,一举击溃袁术的大军。进攻吕布失利,袁术又北上进攻陈国。按史料中记载,袁术进攻陈国的动机是缺粮,向陈国相骆俊借粮被拒绝,于是派刺客张闿刺杀骆俊、刘琮,然后攻克陈国。

陈国距离许都是非常近的,袁术的军队突然出现在这里,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想弄粮食还是突袭许都。为了保证东汉朝廷无虞,曹操率领军队亲自迎击袁术。袁术这个时候却撤退避让,只是留下桥蕤、刘勋、李丰、梁纲、乐就等人抵抗曹操。这就是“蕲阳之战”的历史背景。

“蕲阳之战”的简述

“蕲阳之战”虽然名字是“蕲阳之战”,很多史料也都强调蕲阳这个地方,比如《后汉书·吕布传》记载袁术留张勋、桥蕤留守蕲阳对抗曹操;《三国志·魏书·武帝纪》中记载曹操在“蕲阳之战”中斩杀桥蕤。不过具体交战的地点却并不仅仅局限于蕲阳一县。

因为史料记载十分地匮乏,导致原本在历史上应该还算比较重要的一场战役,在现在却模糊不清,无法还原原貌。关于“蕲阳之战”的直接的记载,是在《三国志·魏书·乐进传》和《于禁传》。二者都提到,乐进和于禁围攻桥蕤于苦县。虽然时间上有点错乱,放在“宛城之战”之前。但是《于禁传》中提到于禁从攻桥蕤,“斩蕤等四将”,可以判断出这场战役就是“蕲阳之战”。

苦县在蕲阳的西北方,是陈国所辖的一个县,距离陈国的距离远比蕲阳更近。由此可以判断袁术虽然撤退,但是面对曹操的战线并没有退缩。还布置在陈国一带。而结果却不能让袁术满意,袁术的抵抗力量被曹操全部摧毁,从苦县到蕲阳县,曹操的军队一度逼近淮南,桥蕤、李丰、梁纲、乐就四个将领悉数阵亡,只有张勋顺利逃脱。

袁术的两个重要的大将被折其一,曹操取得一场大胜之后,没有趁势渡过淮水,而是返回许都。给袁术留下喘息的机会。尽管没有彻底动摇袁术的基本盘,但是“蕲阳之战”还是给袁术重创。史料中对“蕲阳之战”的记载实在有限,寥寥数语,但是都提到在这场战役之后,袁术的势力一蹶不振,不敢再轻易扩张。

《三国志·魏书·武帝纪》:“蕲阳之役,桥蕤授首,棱威南迈,术以陨溃。”

“袁术自败於陈,稍困。”

《三国志·魏书·袁术传》:“术前为吕布所破,后为太祖所败……忧惧不知所出。”

《后汉书·袁术传》:“操击破斩蕤……术兵弱,大将死,众情离叛。”

余论

曹操集团和袁术集团的“蕲阳之战”,也被叫做“陈国之战”,并不能算是曹操与袁术之间的直接对抗,因为当时袁术不知道什么缘由撤退。史料中给出的解释是袁术畏惧曹操,不过这都是站在曹操一方的史料。现在很多人提出新的解释,比如袁术要应对吕布、孙策、陈瑀等人的威胁,才给曹操顺利击溃桥蕤、张勋的机会。

一场让袁术彻底衰败的战役,但因为史料匮乏,极易被人忽视

不管怎么说,这场战役终究是以曹操的彻底胜利而结束。由于史料匮乏,“蕲阳之战”很容易被人忽略。不过史料当中反复强调,此战之后袁术的力量还是衰弱和收缩。在“蕲阳之战”之后,袁术集团再没有出现大动作,反而是因为严重的饥荒而困苦不堪。

在两年之后,也就是建安四年(即公元199年),袁术集团的财政终于难以坚持下去,袁术本人也放弃了称帝的美梦。他烧掉自己的宫殿,选择投奔自己原先的部曲陈简、雷薄。陈简、雷薄早已脱离袁术,成为一支活跃于潜山的山贼豪强。他们也拒绝了袁术的投奔。袁术又想到同样有野心,实力更盛的袁绍,打算将帝号让给袁绍。袁绍自然欢迎袁术来投,不过袁术在北上的过程当中就病死,死之前连一口蜜水也没喝到,实在是很令人唏嘘的事情了。

参考文献:《三国志》、《后汉书》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944273058098102815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