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穷国想和晚清签不平等条约,李鸿章:我签就行,当签名练笔了

中国近代史,是由血泪和屈辱组成的。历史书上的近现代部分,中国签下的丧权辱国的条约令人不敢细数。

从第一次鸦片战争开始,《南京条约》就开启了中国被殖民统治的屈辱史。再来是赔款八百万两的《北京条约》,赔款两亿两的《马关条约》,再到赔款本息高达九亿八千多万两、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

随着清政府要赔的钱越来越多,割让的土地也越来越多,清朝在近现代史上被列强凌辱至极,交出了一份近乎零分答卷。

如果说只是列强也就算了,毕竟落后就要挨打。但令人疑惑的是,清朝末期,大臣李鸿章甚至跟远在非洲的落后国家也签了一个不平等条约。

这个国家就是刚果(金),也就是如今的刚果民主共和国。许多人对这个条约一知半解,只想着是清朝真的没落至此吗?李鸿章是不是疯了?

其实,这里面有许多常人不知的内情。

非洲穷国想和晚清签不平等条约,李鸿章:我签就行,当签名练笔了

一、不要脸的程度令人匪夷所思

首先说一个问题,刚果(金)到底有多穷呢?

刚果民主共和国位于非洲中部,整个国家就有多达254个民族。信仰的宗教也很分裂,天主教徒、伊斯兰教徒、基督新教徒纵横其中。一个无法在思想中达成统一的国家,是很难团结一致走向富裕的。

刚果(金)就是如此,它至今都是联合国公布的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其贫穷程度,令听者见者都只能为之叹息。但就是这样一个贫穷得时常揭不开锅的国家,在清朝末期,竟然跑去打劫当时的清政府,实在是勇气可嘉,也让人匪夷所思。

毕竟刚果(金)跟清政府甚至都不在一个大洲上,从地理位置来看更是隔了十万八千里。唐僧西天取经都不用去到那么远,悟空翻跟斗也要连着翻好几个才能从中国翻到刚果(金)。

非洲穷国想和晚清签不平等条约,李鸿章:我签就行,当签名练笔了

更令人咋舌的是,就是这种八辈子打不着边的地理关系下,李鸿章还与刚果(金)签订了一个不平等条约——《中刚天津专章》。

要知道,李鸿章可是一直有“东方卑斯麦”之称,这铁血手段也是在与列强周旋下才练就出来的。列强都只能靠多年积攒的武力才能逼得李鸿章步步皆退,而小小一个刚果(金),是怎么让李鸿章乖乖就范的呢?

更加耸人听闻的是,这个不平等条约其实只有简单的两项约定:一、中国与各国所订条约规定之人身、财产与审案之权,刚果亦得享有;中国民人可随意迁往刚果,买卖动产、不动产,经营工商业,均得享受最惠国待遇。

刚果(金)实在是太不要脸面。

这条约看上去似乎对中国人民极为有利,但细细琢磨之下,才知道处处是坑。这等于是直接跟中国人民索取人身自由权,还要中国人民好好感激他们。

既然当时的刚果(金)和如今的刚果民主共和国都很穷,清政府完全得罪得起这种“宵小”,那为什么李鸿章还是要签这份条约呢?

非洲穷国想和晚清签不平等条约,李鸿章:我签就行,当签名练笔了

二、螳螂捕蝉,比利时在后

答案是:打狗也要看主人。

李鸿章虽得罪得起刚果(金)这个小小国家,但却得罪不起它背后的大佬——比利时国王。

这要从刚果(金)屈辱的被侵略史讲起。

葡萄牙从15世纪年就已经入侵了非洲刚果(金),在往后的4个多世纪里,一直在刚果(金)建立自己殖民统治的据点,并且在刚果(金)捣鼓奴隶贸易。

英、法、德等列强国家都馋得不得了,毕竟奴隶贸易真的赚钱。所以这些列强国家也开始效仿葡萄牙,入侵当时还不发达的非洲。其中,面对列强的武器毫无还手之力的刚果就成了首当其冲、挨欺负的对象。

在这样众人撕饼的情况下,法国就吞掉了刚果河西岸的一大片土地,就是后来的刚果(布)。法国开始插上自己的国旗,象征自己对这片土地的殖民统治。

而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二世也一直有扩张的心,他把想入侵刚果的心昭然若揭在比利时的议会上,却遭到了议会的强烈反对。

非洲穷国想和晚清签不平等条约,李鸿章:我签就行,当签名练笔了

但利奥波德二世不是吃素的,议会反对也没关系,自己还是国王,有钱!于是利奥波德二世拿出巨额资金雇佣军队冲向“大饼”非洲刚果,并开始在刚果建立殖民统治的据点。

然而法国已经螳螂捕蝉在前,一山绝对容不下二虎,谁都不想退出刚果。

就在两国吵得不可开交之际,德国铁血宰相卑斯麦出来说话了,他建议在柏林聊一聊刚果应该归谁殖民统治的问题。

于是一出荒诞大戏就这样上演了,各国列强齐聚在柏林讨论非洲人民的归属权。归给比利时或者法国或者任何一个国家都可以,但不可以归给非洲人民自己。

这场会议在各方都打自己的小算盘下结束,德国不希望老冤家法国占太多便宜,于是支持比利时国王拿下刚果。就这样,刚果(金)成为利奥波德二世的“私人采地”。

非洲穷国想和晚清签不平等条约,李鸿章:我签就行,当签名练笔了

三、狼子野心,却没有狼

而利奥波德二世得到了刚果(金)之后,却发现这块“大饼”并不如想象中那么美好。

甚至,这块饼有点馊了。

在被葡萄牙统治的四百多年里,刚果的黑人奴隶已经再也榨不出什么油水了。这让利奥波德二世发愁得很,不能这样赔了夫人又折兵,要遭他国耻笑的。

不过,油田,只要愿挤,还是挤得出来的。利奥波德二世很快就想到了办法,他可以剥削到刚果的土地上。土地可以种植农作物,开采矿田,发展经济!

而要发展经济,人力资源必不可少。有了这个想法之后,利奥波德二世马上想到了远在万里之外的清王朝——那里有很多长得很像奴隶,毫无还手之力的人。

当时正是光绪二十四年,清王朝不知道已经签下多少丧权辱国的条约,臭名远扬在外。这就是比利时国王的底气。

于是利奥波德二世派了余式尔前往中国,并吃准了李鸿章有大局观,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公然对抗比利时,以及比利时后面的诸多列强。

非洲穷国想和晚清签不平等条约,李鸿章:我签就行,当签名练笔了

利奥波德二世果然赌对了,《天津专章》毫无悬念被李鸿章签下。然而李鸿章也留了个心眼:这个条约是李鸿章签的,并不是清政府签的。

慈禧虽然是个敢跟十一国列强宣战的无脑狠女人,但如果真的被刚果(金)这样的落后国家欺负,也是万万不肯的。

于是,李鸿章把这个条约当成了签名练笔的纸,清政府直接将这份所谓的《天津专章》当成利奥波德二世的一个屁放了。

可利奥波德二世还想提出更过分的要求,比如派遣军队进入清王朝。清王朝的耐心也到了极限,直接理都不想理利奥波德二世了。

就这样,一个狼子野心在爱答不理的处事方法之下,只能无奈放弃了。

毕竟,会吠的狗,不咬人。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941206129670242855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