惧内小传之隋文帝:“吾贵为天子,而不得自由!”

惧内是夫妻关系里面一种有趣现象,既不分文化深浅,不管你目不识丁,抑或是学识渊博,皆有惧内之人;更不分身份地位高低,从升斗小民,到权贵富豪,哪怕是君主帝王,都有怕老婆的例子。

今天我们要谈的惧内之人,贵为开国帝王,叱咤风云,横扫千军,一统江山,功业卓著。却非常惧内,甚至丢下皇位生气出走,以至于在选择继承人的时候,听妻信妻,废长立幼,最后导致亡朝灭国的结局,这位就是众所周知的隋朝开国皇帝——隋文帝杨坚。

(唐代 阎立本作 《历代帝王图》隋文帝局部 )

隋文帝杨坚,是个毁誉参半的皇帝。军事上统一全中国,使得三百多年南北割据的情形得以改变;政治上确立三省六部制,加强中央集权,并颁布《开皇律》;经济上改革币制,与民生息;文化上实行科举制度,废除九品中正制,从而使得隋朝初期政治稳定,经济繁荣,然而晚年却猜忌苛察,寡恩薄义,诛杀功臣,滥杀无辜,致使辅佐无人,将相凋零,再加上废长立幼,给隋朝灭亡埋下了祸患。

杨坚之所以废长立幼,皆因信妻独孤氏一言。为何隋文帝对妻子言听计从?这要从独孤家族说起。如果要问历史上哪个家族出的皇后最多,估计有不同说法,有的说清代钮钴禄氏曾出过六个皇后,有的甚至去翻历史数数,说历史上琅琊王氏出过30多位皇后等等,不过这些都是同姓并非同门,而且在时间上太过久远。

(独孤信画像)

因而如果要说一门出的皇后最多的是哪个家族,那只能是独孤信家族。独孤信,原名独孤如愿,字期弥头,鲜卑族,云中郡人,西魏、北周时期名将。独孤信不但自己骁勇善战,功勋卓著,从而成为北周八柱国之一,而且女儿地位都非常显赫,其中有三个分别为三个朝代的皇后,堪称历史奇迹。诸如《周书·列传·卷十六·独孤信传》记载:“信长女,周明敬后;第四女,元贞皇后;第七女,隋文献后。周隋及皇家,三代皆为外戚,自古以来,未之有也。”

独孤信大女儿,为北周王朝第二位皇帝周明帝宇文毓皇后,后谥号北周明敬皇后;四女儿嫁给同为八柱国之一李虎的儿子李昞,也就是后来唐高祖李渊的母亲,唐朝建立后被李渊追封为唐世祖元贞皇后;七女儿独孤伽罗,则嫁给柱国大将军杨忠嫡长子杨坚,也就是后来的隋文帝,去世后谥号文献皇后。由此可见,独孤信的三个女儿,分别在北周、隋、唐都为皇后,不能不佩服独孤信择婿识人之明。

有的文章说,独孤信五女儿嫁给北周的上柱国宇文述,是宇文化及的母亲,宇文化及弑杀隋炀帝后,自立为帝,国号为许,追封其母为皇后。然而笔者查找资料,在《隋书·列传·卷二十六·宇文述传》《隋书·列传·卷五十·宇文化及传》等史料中皆无记载,况且如果为真,《周书》、《隋书》等岂能不记载在册?因为此为后人杜撰。

还有的文章说唐代宗朝贞懿皇后也是独孤氏,因而说成一门四皇后,这也是望文生义、不加考据的错误。因为《旧唐书·卷五十二·列传第二·后妃下·贞懿皇后独孤氏传》记载,唐代宗贞懿皇后独孤氏,是独孤颖之女,而独孤颖之祖先为独孤屯,《隋书卷五十五 列传第二十》记载独孤屯“为柱国独孤信所擒,配为士伍,在独孤信家,渐得亲近,因赐姓独孤氏。”因而贞懿皇后不是独孤信后代,这也是后人附会。

(彩绘女立陶俑 隋代)

然而,如果非说一门四皇后,倒是也可以牵强,因为,杨坚和独孤伽罗的长女杨皇后杨丽华,为北周宣帝宇文赟正宫皇后。《周书·列传·卷九·宣帝杨皇后传》记载,周宣帝崩后,被周静帝宇文阐尊为皇太后,后来隋朝代周,隋文帝封长女为乐平公主,被杨丽华拒绝。杨丽华虽然姓杨,不过是独孤伽罗长女,也是同时期被封为皇后,因而可以勉强说得上一门四皇后。

以上是题外话,主要说明了当时独孤家族非常显赫,创造了历史记录,并且独孤信慧眼识英雄,择婿得人,因而把最小女儿嫁给杨坚。《隋书·列传第一·文献独狐皇后传》记载,独孤伽罗嫁给杨坚时才14岁,当时杨坚17岁,二人感情甚笃,“高祖与后相得,誓无异生之子”,独孤伽罗也非常贤惠,“后初亦柔顺恭孝,不失妇道”,“后每谦卑自守,世以为贤”,受到人们称赞。

就在独孤伽罗嫁给杨坚的同一年,《周书·列传·卷十六·独孤信传》记载,独孤信因为牵连到大冢宰赵贵谋逆事件,被晋国公宇文护逼迫自尽。因而独孤伽罗全身心地辅佐杨坚,参与政治。当周宣帝死后,杨坚掌握朝政,独孤伽罗让人给杨坚捎信:“大事已然,骑兽之势,必不得下,勉之!”,于是杨坚才逼迫周静帝禅位,得以建立隋朝,而独孤伽罗也被立为皇后。

据史书记载,独孤皇后对内夫妻恩爱,养育有十个儿女,对外则尽力辅佐隋文帝,独孤皇后通晓经史,信仰佛教,积极参与朝政,《隋书》记载“后每与上言及政事,往往意合,宫中称为‘二圣’。”从而和隋文帝一起开创“开皇盛世”,可以说独孤伽罗功不可没。

不过,独孤伽罗性格善妒,因而宫中很少有嫔妃敢亲近隋文帝。有一次例外,北周重臣尉迟迥因反抗杨坚被杀,孙女被收在宫中,尉迟氏颇有美色,隋文帝在仁寿宫看到非常喜爱,便宠幸了尉迟氏。独孤皇后便趁隋文帝在朝廷听政的时候,让人暗地杀了尉迟氏。隋文帝知道后大怒,又不能发作,于是气得连皇帝都不做了,单骑出走。

《隋书》记载:“上由是大怒,单骑从苑中而出,不由径路,入山谷间二十余里。高颎、杨素等追及上,扣马苦谏。上太息曰:‘吾贵为天子,而不得自由!’”隋文帝被气得不轻,然而对于独孤伽罗又无可奈何,可见做皇帝也有无招之时。好在群臣苦苦劝解,高颎曰:“陛下岂以一妇人而轻天下!”于是才略得平息情绪,不过也“驻马良久,中夜方始还宫”。后来独孤皇后赔罪流涕拜谢,群臣极力劝解,二人才和好如初。

那么,可能有人要问,皇帝不是贵为天子吗?难道不能像其他皇帝一样废掉皇后,另立新皇后?这有几方面原因,第一是杨坚和独孤伽罗结发夫妻,恩爱无比,杨坚虽然晚年刻薄寡恩,不过在隋朝建立之初还是重情重义,非常疼爱独孤伽罗,以至于二人生了10个子女。第二是独孤伽罗聪慧贤淑,谦虚有度,辅政有功,是难得的贤内助,使得杨坚和众大臣非常敬重独孤伽罗。

第三,杨坚建立隋朝,独孤伽罗功不可没,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独孤氏扶持起来的,如果废掉皇后,别说众多子女不同意,就是众大臣也不会向着隋文帝,因而阻力重重。比如,独孤信虽然自尽,可是曾经是八柱国之一,家族势力依然存在。

(唐代 阎立本作 《历代帝王图》隋炀帝)

如远在太原镇守边关的唐国公李渊,就是独孤伽罗外甥;杨坚重用的名臣宰相高颎,原来就是独孤信的家客,后来是皇太子杨勇岳父;其长女杨丽华曾为周皇后,和宇文氏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其次子杨广平定陈国,镇守江南等等,况且废掉皇后关系到社稷大事,皇位继承问题等等,这让杨坚左右为难,一边是夫妻恩爱,难以割舍;一边是独孤伽罗背景显赫,理政有术,支持甚众,因而杨坚由爱生敬,由敬生惧,面对杀其爱妃,却不可奈何,这也算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独孤皇后嫉妒也罢,不过却因为反对男子宠爱女色,导致废长立幼,为亡国埋下祸患。皇太子杨勇和次子杨广,都是独孤伽罗一母所生,杨勇为嫡长子得立皇太子,然而却贪好女色,多内宠,因而不被独孤伽罗喜爱;杨广也好色,不过知道其母喜好,于是善于伪装,平常只是和萧皇妃独处,因而被独孤伽罗偏爱。

在隋文帝杨坚独自出走后,因为高颎以前是自己父亲家客,独孤氏待之非常亲近,结果听高颎说自己为“一妇人”,于是非常生气,衔恨在心。再加上高颎是杨勇岳父,于是在杨坚跟前建议废黜太子和罢黜高颎,立晋王杨广为太子。在众口铄金、积毁销骨之下,杨坚自己也看杨勇不顺眼,便废长立幼,立杨广为皇太子。

结果没想到,杨坚晚年在病榻之上苟延残喘之际,皇太子杨广竟然丑相毕露,非礼宣华夫人,这让杨坚气急将死,最后呼道:“畜生何足付大事,独狐诚误我!”,意思是独孤伽罗害了他,误立太子,并让人宣召杨勇进宫,然而左仆射杨素和杨广交好,于是杨广得进,遣张衡入寝殿,杨坚暴毙,杨广得立,是为隋炀帝。而其生前宠幸的陈后主之女宣华夫人陈氏、容华夫人蔡氏,皆被隋炀帝所烝,随后隋炀帝身死国灭,隋朝即告覆亡。

以后世评之,隋文帝杨坚,因惧内而误立杨广,致使国灭,实则不然。因为就长子杨勇来说,虽然性格宽仁和厚,然而率意任情,也是好色之徒,即便是不被废弃,得以继承皇位,也难免荒淫奢侈,再加上其弟杨广胸有谋略,在旁虎视眈眈,最后依然是兄弟相煎,加速分裂,隋朝依然难免覆亡。

当然历史不可重来,我们只能就隋文帝惧内之事,略作评价。杨坚贵为天子,却不得自由,惧内怕妻,一则因爱,再则因情,三则因势,独孤伽罗能被称为“二圣”之一,固然有其辅佐之功,然则也是隋文帝疼爱有加焉,因而惧内是你情我愿之事,非一人造就。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923141936224322056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