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民为唐朝立下的战功,究竟是真的?还是他自己改史书吹的?

史书记载,唐太宗李世民为秦王时,为唐朝开国统一战争立下了不世之功。

他统帅大军,屡屡施展 “坚壁清野、固守疲敌”战术,连战连捷,令薛仁杲、刘武周、窦建德、王世充、刘黑闼等一个个强悍敌手饮恨,功封天策上将。

在唐朝统一后,李世民在统一战争中借机招降纳叛、不断培植自身势力, 收拢了众多非关陇势力的精英人才。

时评为“龙凤之姿、天日之表”的李世民,本身卓越的个人能力足以让关东群豪们折服,他们更坚信追随李世民前景远大,他们迫切需要在新帝国政治舞台从关陇集团虎口夺食,是以选中了李世民这个代言人。

因此,秦王天策府一时谋臣如云,猛将如虎。 其行文可以号令唐朝各地官府;身兼诸多政府加官,其权势更远超一个正常皇子亲王所应得,足以和皇帝李渊分庭抗礼。

此后,李世民先下手为强发动玄武门之变,弑杀兄长,囚禁父皇,从其短短数日后便接管中枢,没有大的反弹可知,天策府势力之大到了什么程度,之前的一时隐忍,也不过是其策略与假象罢了。

李世民登基后,询问起居注被阻止的记载, 显然是被当成大唐太宗皇帝的纳谏美德之一而记述的, 以当时皇权集中程度,他若是真不想让这个记载传下来,自然就不会传下来。

当然,李世民确实篡改了玄武门事变的相关史料,将自己的对手从李渊变成了李建成李元吉,关键点放在了三兄弟在玄武门的肉搏激战,完全抹杀了政变真正关键,在于突袭并挟制李渊与政事堂诸宰相,把李渊为了保命被逼传位,写成了因为二子被杀,心灰意冷的主动传位。

李世民之所以要抹去自己逼父篡位的记载,正因按封建礼法的标准,他的真实行径肯定是十恶不赦、大逆不道之事,更无以教化子孙万民,所以为后世计,才非改不可。

至于他自己在唐朝统一战争期间的赫赫军功,有修改的必要么? 薛仁杲、刘武周、窦建德、王世充等一个个乱世群雄,难道因为知道他是日后的大唐太宗皇帝,才主动奉上地盘与首级不成?

李渊一个开国皇帝,如果不是因为次子有堪比韩信白起的不世军功,又怎会无限制溺爱,容忍他掌握了足以抗衡自己的实力强大的军政集团?——所以,稍加分析,就足以说明「李世民修改历史、夸大军功」一说的荒谬。

唐朝后来在平定安史之乱后,褒扬历代名将武之忠义,以示朝廷对武人的重视,设置了武庙。 以武成王吕尚(姜太公)为武圣,以张良为亚圣。孙武、吴起、司马穰苴、乐毅、韩信、白起、诸葛亮、李靖、李勣等九人一起,与张良并称【武庙十哲】。

理所当然,一切自立为皇帝、为君主,或被后人追封为皇帝的军事统帅,都没有入选武庙。那么,以李世民的军功,他若不是皇帝,能否入选?

然而,皇权之争何其残酷,李世民最迟只有在虎牢关之战,生擒王世充和窦建德后,迅速“英年早逝”,才有既不当皇帝,又能保住生平功业不被史书篡改,还能在后世武庙被祭祀的可能。

历史分歧一:如果李世民在玄武门之变,失败被杀了,他只能以叛王身份进《唐书·秦庶人传》,

他之前在唐朝统一战争中的各种功劳,要么被分摊给麾下诸将(当然是及时转变阵营,得到李渊李建成父子信任的),要么直接被移花接木给李渊、李建成、李元吉等人。

而且,这样做只是对历史的“合理编撰”,是身为君父的李渊的不容置疑的权力,根本不用像真实历史中,李世民逼父杀兄夺位后,询问起居注那样“小心翼翼”。

因此,李世民想和韩信、白起等古之名将那样,虽然以逆臣之名受戮,仍能保住自己的毕生战绩和军事史上的无上辉光,是绝无可能的!

就如现在还有多少人知道,“汉庶人”朱高煦也曾为朱棣的靖难之役立下了赫赫战功?还让军中大多数中高层将领都支持他夺储?

绝大多数《明朝那些事》的读者,不都把朱高煦当成一个不自量力、志大才疏、蠢笨如猪、众叛亲离、最后活该变成壁炉烤鸭的搞笑存在?

只不过《明事》不曾提到,明宣宗朱瞻基虽然“原谅”了及时转变立场的张辅等国公,那场特别针对中层将领的大清洗,杀了多少人流放了多少人,又是什么缘故?不惜南北各弃土千里,北弃开平,南弃交趾,又是什么缘故?

所以呢,不过二十年后,面对战力孱弱不堪的京营,土木堡之变就来了……

历史分歧二:如果李世民在玄武门之变前夕,个人身体原因,比如多年征战积劳,旧伤复发暴卒了。此时天策府势力已成,夺储之争早如同水火,开弓没有回头箭。

李渊在位时,可能还会给一个“秦武王”的谥号,风光大葬,将其生平事迹交予国史馆。

等李建成一即位,立刻就会有宵小辈上书:【秦王生前意欲谋逆】,然后下旨抄没秦王府,迅速查出各种确凿罪证,开棺戮尸,追废官爵谥号,仍为“秦庶人”,并株连其党羽,将天策府旧将,杀一批,流放一批,罢黜一批。

长孙氏与李承乾等孤儿寡母,若能侥幸得保首级,流放远州,就算是李大郎存心厚道,挂念骨肉亲情了。至于李世民在唐朝统一战争中的各种功劳,在史书上的处理,包括后世的评价,皆同【分歧一】。

历史分歧三:李世民在虎牢之战一战擒两王,攻灭郑夏两国,胜利班师回朝不久,就因为多年征战积劳,旧伤复发暴卒了。

也只有这种情况下,他和李建成的兄弟之情才能迅速得到弥合。同时他为唐朝建立所立下的盖世功勋,同样将最大限度得到认可,毕竟从历史记载来看,李建成似乎也并非刻薄寡情之人。

至于没了李世民,李唐王朝还能否压制此后的刘黑闼起兵?——毕竟还有另一位军神级牛人李靖在啊。唐朝当时的家底,足够惨败十次,刘黑闼一次大败就得伤筋动骨,两次就彻底没戏了,其政权“容错率”太低了。

而其后数百年,大唐子民到百官将士,皆会齐颂秦王世民之盖世英武,绝不亚于韩信白起的绝世军神。

如果李建成的子孙日后还要再立武庙,那么即使主祭仍是武成王吕尚,亚圣还会不会选张良这个单独带兵,被无名秦将甲打飞的谋士,而是以功勋盖世、天纵英才的大唐秦王代之,就真不好说了。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888264213681144332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