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禧太后西逃并不狼狈:有军队保护,有专人伺候

1900年8月15日上午凌晨,慈禧太后、光绪皇帝等人在八国联军攻陷东华门时,从神武门逃出来,经过德胜门离开京城,继续向西北逃去,途径河北、山西、陕西等省,最后抵达西安。

在官方记载里,慈禧太后、光绪皇帝这段经历被称为“西狩”,意思是去西边打猎。民间的说法则就是逃跑。

慈禧太后西逃并不狼狈:有军队保护,有专人伺候

慈禧太后

许多文章在提及慈禧太后、光绪皇帝这段西逃经历时,总是会大篇幅渲染他们一行人的狼狈,说他们住过破败不堪的寺院,睡过肮脏冰冷的土炕,喝过不堪下咽的苦茶,接连好几天没有换洗的衣服,饿肚子是家常便饭,看上去跟一名乞丐差不多……

逃难的生活,当然不能与紫禁城里的锦衣玉食相提并论。但慈禧太后、光绪皇帝哪怕在西逃时,依然保持着帝王的体面和尊严。

慈禧太后、光绪皇帝西逃,并非三五几人四处游荡。他们有着一支庞大的扈从队伍,人数达1000余人。

慈禧太后西逃并不狼狈:有军队保护,有专人伺候

光绪皇帝

这支扈从队伍由哪些人组成?

首先是王公大臣。扈从队伍里铁帽子王云集,有庆亲王奕劻、肃亲王善耆、庄亲王载勋,以及端亲王载漪和蒙古亲王那彦图,还有在戊戌变法后被确立为皇位继承人的大阿哥溥儁。

在王爷阿哥之下,有镇国公载泽、辅国公载澜、贝勒溥伦、奉国将军溥兴。

庆亲王等一班军机大臣

扈从队伍里有一批忠心耿耿的大臣,他们是军机大臣刚毅、刑部尚书赵舒翘、右都御史英年。当慈禧太后离开紫禁城时,在军机处值班的有刚毅、赵舒翘、王文韶3 人。慈禧太后对王文韶说:“尔年高,吃此辛苦,我心不安。尔可随后赶来。刚毅、赵舒翘孝能骑马, 必须同行。”所以王文韶没有与慈禧太后、光绪皇帝同行。后来,他携带军机处印信在河北怀来追赶上了慈禧太后一行,一同前往西安。

慈禧太后很信任的太监李莲英,也在西逃的队伍中。李莲英照顾慈禧太后、光绪皇帝的衣食住行,无微不至。冬天的夜晚,光绪皇帝睡觉时没有棉被,李莲英特意将自己的棉被送给他,避免他受冻。

慈禧太后西逃并不狼狈:有军队保护,有专人伺候

李莲英剧照

此外,光绪皇帝的隆裕皇后和瑾妃,庆亲王的两个侧福晋和3个女儿,慈禧太后弟弟承恩公桂祥的福晋,也在西逃的队伍里。

不仅如此,随行队伍里还有一支数量不少的军队,由神机营和虎枪营的八旗军和练军组成,归直隶提督马玉昆指挥调度。神机营是一支装备洋枪、洋炮的军队,虎枪营是从康熙时期就设立的禁军,这两支部队都属于精锐武装力量,战斗力比较强,承担了西逃队伍的安全保卫工作。

随行队伍行走了一段行程后,各路勤王军队前来会合,其中甘肃布政使岑春煊率领2000兵马赶来救驾,让这支队伍变得更加浩浩荡荡。

慈禧太后西逃并不狼狈:有军队保护,有专人伺候

神机营

在军队的保卫下,寻常劫匪根本就不敢来打主意。慈禧太后、光绪皇帝一行的人身安全有保障,还找回了昔日前呼后拥的感觉。那时候,许多人一辈子没见过慈禧太后、光绪皇帝,而沿途官民依然毕恭毕敬地迎接他们,不担心他们是“假冒伪劣”,还不是因为他们摆足了架势。

从北京到西安,路程遥远,他们选用什么交通工具?

慈禧太后、光绪皇帝一行离开紫禁城时,乘坐的是辅国公载澜送上的骡车。其余王公大臣,有的骑马,有的徒步,不一而足。他们经过贯市、延庆等地时,当地富商和地方官员献出轿子,供慈禧太后、光绪皇帝等人使用。于是,他们就有了更加舒适的交通工具,“皇太后乘延庆州肩舆,其后驮轿四乘,皇上与伦贝子共一乘,次皇后,次大阿哥,次总管太监李莲英,各坐一乘。”

连李莲英都享受到了乘轿的待遇,可见慈禧太后对他的宠信。

慈禧太后西逃并不狼狈:有军队保护,有专人伺候

晚清时期的轿子

慈禧太后、光绪皇帝一行离京城越远越安全,慢慢地找回了在紫禁城里作威作福的感觉。为了搞好后勤保障服务,慈禧太后任命岑春煊为前路粮台督办,负责筹措粮饷、安排两宫銮驾下榻之所。岑春煊非常卖力,还因为天镇知县额腾准备的食材腐烂而大发雷霆,逼得额腾喝毒药自尽。

慈禧太后、光绪皇帝到了远离战场的山西后,受到了山西富豪的热情款待,起居住行已经与在紫禁城相差无几了。到了西安,他们的生活水平甚至超过了紫禁城,“设在西安专办皇差的支应局开局不到一个多月,就耗费白银29万余两……每餐先由太监呈上菜单百余种,由慈禧挑选,两宫每日需花费白银200多两”。

总体而言,慈禧太后、光绪皇帝没受过什么苦头,如果说最初因为各种原因饿了一会儿肚子,那也只是这场西行豪宴的一道开胃菜而已。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891131212707365384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