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毁长城的不是崇祯,而是袁崇焕

在有良知的学者看来,历史从来不是一种自我感受或主观臆断,而应该是当时事件的真实还原,一旦记录者和评述者加入了个人的情感和统治者希望看到的价值观,就会背离了历史的真相,让事实成为自说自说的呓语,让历史的本来面目和历史人物被无限扭曲放大。

袁崇焕就是如此,作为抗清名将,袁崇焕是一位争议较大的人物,在他刚被处死时明朝百姓争食其肉,而到了清乾隆时期,他的形象被无限放大,一跃成为岳飞一样级别的人物。

关于袁崇焕功罪的争论,从明末就一直延续下来,“挺袁”和“倒袁”两派现在依然在争论不休。

熹宗崩,崇祯即位,魏忠贤被诛。朝臣纷请召袁崇焕还朝。崇祯元年(1628年)四月,崇祯任命袁崇焕兵部尚书兼右副都御史,督师蓟﹑辽军务。七月,袁崇焕入都,崇祯帝召见其参与平台议政。袁崇焕慷慨陈词,“方略已具疏中。臣受陛下特眷,愿假以便宜,计五年,全辽可复。”

—《崇祯纪事》

此言一出,满朝皆惊,这话就好比今天的微商断言:跟我做三个月时间,包你开上保时捷,袁崇焕一下子上了当时的热搜。

皇帝大喜,授袁崇焕尚方宝剑,制掣辽东众臣。袁崇焕一下子成为崇祯朝开年的风云人物,然而,时间过了没多久,也就两年不到。他又第二次上了热搜,这次和毛文龙有关。

崇祯二年五月,袁崇焕以阅兵为由去见毛文龙,后邀请毛文龙观看士兵射箭,袁崇焕预先在帐外设置好埋伏,毛文龙到了之后,他的部下被挡在外面。袁崇焕下令将毛文龙的冠服去除并捆绑,列数毛文龙的十二条罪状,拿出尚方宝剑,将其斩杀。

崇焕因诘文龙违令数事,文龙抗辩。崇焕厉色叱之,命去冠带絷缚,文龙犹倔强。崇焕曰:“尔有十二斩罪,知之乎?遂取尚方剑斩之帐前。乃出谕其将士曰:“诛止文龙,余无罪。”

—《明史·袁崇焕传》

在明朝要想杀一个人是很难的,所有人犯都要先接受“三法司”(都察院、大理寺、刑部)共同审理,三法司审完案子,定案后才能确定是否要处以死刑。每年刑部官员会把判死刑的人的全部名单让皇帝打钩,皇帝首肯后才能行刑。杀一个普通人都有这么多程序,何况是朝廷大员呢?有人会说袁崇焕有尚方宝剑,所以可以替天子杀人,而明朝祖制规定,即便有尚方宝剑,杀三品以上官员也要奏报天子批准方可,毛文龙是东江镇总兵、太子太保,朝廷的一品大员,整个明朝260多年间,敢拿着尚方宝剑不经奏报就直接杀一品大员的,唯袁崇焕一人而已。而且尚方宝剑这种东西毛文龙也有,只不过是天启帝给的,新朝建立后,崇祯收回了前朝的所有尚方宝剑,唯独赐给毛文龙的没有收回。可见崇祯本身是很器重毛文龙的,他本意是希望两人精诚合作,互为犄角,搞好辽东战场。

然而袁崇焕绕开三法司,擅自杀了毛文龙,他自己并不知道其实已经闯了大祸,这为他自己的结局埋下了祸根。毛文龙被诛杀的消息传遍了北方,北京的崇祯和盛京的皇太极同时惊掉了下巴,皇太极急召军机众大臣议政,询问袁崇焕是不是他们其中一人派去的卧底。众大臣面面相觑,不知道皇帝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得知袁崇焕不是己方卧底后,皇太极大喜过望,置酒高会,此真天助我也,立即着手安排入关事宜。皇太极为什么这么高兴呢?要从毛文龙的生平说起:

毛文龙,浙江杭州人,万历四年出生,他相貌奇伟,曾有相面之人对其言:“你铁面银牙,髯虬虎威,他日必像霍去病、班超那样建功立业!”毛文龙听后心中窃喜,从此投笔从戎,去辽东历练,当了李成梁的亲兵,不久又升为千总,守备。万历四十七年,熊廷弼经略辽东,毛文龙屡立战功,深受其赏识,被升为都司。

天启三年三月,毛文龙、沈有容联兵夜袭金州,收复旅顺,连克金、复、盖三卫等多处要地,收复辽南海岛疆土千余里,使登莱、旅顺、皮岛、石城等地连为一线,对后金形成了一道大大的屏障和包围圈,这是明清战争史上仅有的主动出击开疆复土的战例。

崇祯元年九月,皇太极因“丁卯之役”不胜,派莽古尔泰、济尔哈朗、副总兵刘兴祚等率两万大军进攻东江,被毛文龙击败,“降者二千人”,刘兴祚率四百骑兵于阵上投诚,刘兴祚成为后金立国以来,归正明朝的最高级别将领,引起后金方面的极大震动。

崇祯元年十月初八,毛文龙派大将耿仲明千里奔袭,昼伏夜行,抵达萨尔浒城下,暗通城中刘兴祚之弟刘兴贤、刘兴治等,里应外合,一举攻破城池。耿仲明等入城后,对城中八旗军民,大开杀戒,“斩级三千,擒生六十九人”。 —《表忠录》

后金军曾夜袭毛文龙,毛文龙提前侦知,毛文龙于是下令把冰面凿漏,天气严寒,冰面不久就会被重新冻上,但无论如何都没有原先冻得结实。等到八旗铁骑杀到冰面中央时,毛文龙令部下擂鼓,鼓声的共振作用使得刚冻上不久的冰面塌陷,敌军掉入冰水,死伤惨重。毛文龙有勇有谋,后金军中一直流传一句话:“勿轻犯毛都督!”

毛文龙在皮岛,屡次出兵,骚扰满清后方,是当时海上唯一的一支机动特种部队,毛文龙的无间手段,使后金方面寝食难安,努尔哈赤、皇太极两代首领都曾被其玩弄于股掌之上,他展现了非凡的才智与谋略。这样的一个战神般的人物,袁崇焕为何要杀他呢?

这一切还有从他那个“五年平辽”的战略说起,平台议政时,袁崇焕胸有成竹,五年平辽的豪言,掷地有声,这给了年轻的崇祯莫大的安慰。崇祯年轻,可其他大臣不是啊,五年复辽如同儿戏,强大的后金岂是五年就能打败的?很多人都对袁崇焕的五年平辽的战略产生疑问,其中就包括事中许菁卿:

“少憩,给事中许菁卿叩以五年之略。崇焕言: “圣心劳,聊以是相慰耳。许誉卿日:’上英明,安可漫对。异日桉期责效,奈何?”崇焕抚然自失。” —《明·袁崇焕传》

袁崇焕给许菁卿解释说这个五年平辽只不过是想让皇上高兴一下而已,自己根本做不到,然而君无戏言,一言出,驷马难追。袁崇焕敢把自己在皇帝面前做的承诺当做儿戏,说轻了是书生意气,说重了就是不知死活,崇祯如果亲耳听到他的解释,心中必有一万匹羊驼呼啸而过,袁崇焕的政治素质在那一刻简直如同小儿一般。五年平辽是袁崇焕自己把自己逼上了绝路,只要他不能实现,那么他的下场一定更惨,事实果然如此。这可以举个现代的例子来说明:假设有一家全国性的公司,连年亏损,快要支撑不下去了,这时候,公司出来个人说,把公司账面的剩余的资金都给我,我来做东北区域经理,只要五年,我就能扭亏为盈,利润翻倍,然而,他到任以后,不但没有扭亏为盈的措施,而且还把唯一盈利的一个东北区域公司给关闭了,把原来经理给辞了,并且他还对别人说:“我哪有五年扭亏为盈的这种能力,我那么说只是为了让董事长高兴而已!”你说,这种人,公司能留着他吗?你是董事长,你是崇祯,你会怎么做呢?

五年平辽根本就不能实现,但是牛逼已经吹出去了,怎么办呢?袁崇焕打算取得几次小胜,收复一些失地,这样即使五年平不了辽,也算有个交代。要实现这个目标,就必须要有一支精良的骑兵部队,袁崇焕的长处在于守城,骑兵野战并非其所能,而且他也没有这样的力量,有人会说,辽东不是有一支关宁铁骑吗?其实关宁铁骑只是祖大寿组建的一支私军,后期才在吴三桂手中发扬光大,在袁督师的时候,不过几千人,尚不满一万,仅凭这点力量,能自保守城就不错了,实际上袁崇焕成名的那几战,都是以红衣大炮守城为主,鲜有主动出击的案例。

关内没有足够的骑兵,但是海上有,袁崇焕看上了毛文龙的东江军,东江军可是毛文龙一把屎一把尿拉起来的,朝廷不发军饷,毛文龙利用地形,走私贸易筹措军需,他不是为自己,而是为朝廷、为江山社稷做这些,皇帝也知道,也没加以干涉,毛文龙在皮岛军民中享有巨大的威信,你袁崇焕不过空降的朝廷大员,想直接拿走东江兵,凭什么?谁服他啊?可袁崇焕不这么想,他认为他是朝廷任命的封疆大吏,总督蓟﹑辽军务,当然有资格指挥东江兵。

东江兵如果不听话,只要杀掉领头的毛文龙,再多赏点黄金白银给其部下就可以了,这种想法幼稚得可笑,这种头脑的人有什么可能在明末去力挽狂澜?眼看后金就要被毛文龙搞得崩溃的时候,毛文龙却被袁崇焕意外杀了,于是一切都结束了。

毛文龙的死讯传开后,天下冤之,

《李朝实录》记载:“袁以经略差官来到椵岛,安顿军兵。岛中将卒闻其死,皆哭云……”

《明季北略》说:“袁崇焕捏造十二条罪状,矫制杀毛文龙,与秦桧以十二道金牌矫诏杀岳飞,古今如出一辙!”

敌未亡兮弓已藏,令人挥泪吁苍苍。驱除未竟英雄志,萋菲犹污烈士肠。

岛上的将卒听说毛文龙的死讯后,都哭了,毛文龙麾下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率诸将哗变,拒绝再听蓟辽督师袁崇焕号令,他们远赴登州投奔莱州巡抚孙元化,崇祯四年八月登州兵变后,三人不得已带着红衣大炮等先进武器降清,皇太极得信大喜,封孔有德恭顺王、耿仲明怀顺王、尚可喜智顺王。从此三人成为满清入关后的汉奸军队的主要力量。这就是袁崇焕酿下的大祸。有毛文龙在,这些勇将都能为大明效力,毛文龙一死,群龙无首,东江镇无法维持,最终导致他们投敌。从这个角度说,袁崇焕算不上一个名将,他的眼光和胆略比他的前任熊廷弼差了好几条街。

五年平辽梦未醒,后金铁骑已破关。擅杀毛文龙留下的烂摊子还没收拾好,后方就乱了,就在毛文龙死后不到三个多月,没有后顾之忧的后金在皇太极率领下长驱直入,杀到北京城下,这就是历史上的“己巳之变”。假设有毛文龙在,后金必不敢走远,一走远就会被毛文龙端掉老窝,所以皇太极一直只能在辽西进攻,袁崇焕的关宁防线才能起到作用;毛文龙一死,后金再无所顾及,皇太极绕开关宁防线,从蒙古直扑北京。史书上说崇祯杀了袁崇焕是自毁长城,很多学者都不敢苟同,从这件事的前因后果来看,袁崇焕擅杀毛文龙才是自毁长城啊!

在朝在野的无数史料,都记载着:毛文龙是伟大的民族英雄。而到了清朝修撰的《明史》部分,毛文龙的名字竟然消失了,而与此同时袁崇焕被大大地拔高了,他被塑造成能够使明朝避免灭亡的人物,是跟岳飞、于谦同等伟大的英雄,而野史上记载,满清奠基人努尔哈赤就是被袁崇焕用大炮给打死的,满清统治者怎会把杀害祖宗的人拔得那么高?不奇怪吗?有的满清学者说这是清朝皇帝胸怀广大,不是普通人能比的,这都是屁话,你看看康熙、乾隆定的那些文字狱的冤案和政策,你就知道,这种政策的制定者心理究竟有多么的狭窄和阴暗。

其实原因很简单,努尔哈赤死于大炮之下只是民间的意淫,没有任何一本史书有过这样的记载。清朝统治者把袁崇焕塑造成跟岳飞、于谦一样伟大的英雄,就可以顺理成章把崇祯塑造成宋高宗那样的昏君,昏君当道下,“我大清”入关替天行道,这是顺应历史潮流,这是合法的。

于是就有了袁崇焕的神话和毛文龙的“消失”,毛文龙在清朝自己的档案《满文老档》中出现百次,可到了乾隆年间编修的《明史》,却连个列传都没有,足见乾隆对于历史篡改之彻底。来自敌人的痛恨才是真正的肯定,据女真人的《满文老档》记载,毛文龙是被攻击咒骂次数最多的汉人,要比熊廷弼、孙承宗还多,当然,更比袁崇焕多。如此,到底谁在抵抗后金,就不言自明了。每每看到这里,我不禁想说,五年平辽,毛文龙喊出来还有一点可能性,袁崇焕提出来就太能扯了。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870375814882558475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