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祸乱朝纲,还是铁拳天下一一一还原明宪宗朱见深

历史上,明宪宗朱见深颇具争议。有人评价他是一代明君,也有人说他怜香惜玉,荒废朝政,放任天下,可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今天让我们一起打开他。

朱见深

1447年十月的那个冬日,朱见深出生了。他的父亲明英宗朱祁镇却喜忧参半,喜的是苍天开眼,添了长子,忧的是他与钱皇后伉俪情深,可钱皇后还没跟上生产的节奏一一一因为他笃信钱皇后一定会诞下嫡子。

1449年,蒙古瓦剌太师也先打破了沉静,举全国之兵入侵大明朝。

经不起太监王振怂恿,朱祁镇率军御驾亲征,兵败土木堡,被瓦剌人俘去漠北,重演了南宋时期靖康之耻的那一幕;随后瓦剌军继续南侵,兵临北京城下,大明朝危如累卵。

为江山社稷,平家国天下事,朱祁镇的母亲孙太后站了出来,尊远在漠北的朱祁镇为太上皇,封和朱祁镇同父异母的郕王朱祁钰为皇帝,同时立下朱见深为太子,换句话说朱祁镇尽管被俘虏,但皇帝一脉仍归他所有,朱祁钰充其量是个过路皇帝。

就这样,朱见深第一次登上了太子位。

是祸乱朝纲,还是铁拳天下一一一还原明宪宗朱见深

也先

接下来,兵部尚书于谦发起了波澜壮阔的北京保卫战,成功击溃瓦剌,将大明朝从生死边缘拉回来,延续了近两百年的生命。

也先部灰溜溜地撤回瓦剌,虽一无所获,但又同情起朱祁镇来。他遣使者向明廷放话,愿意无条件(不要财帛)的把他放回去,但必须要朝廷拿着国书去奉迎。

朱祁钰左右为难,在孙太后和于谦等一帮朝臣的劝说下,安排左都御使杨善把朱祁镇接了回来。

正是这个不经意的决定改变了未来的格局,之后上演了一幕幕斗转星移的精彩大戏。

1450年,太上皇朱祁镇回来了,可他并不能养尊处优,朱祁钰一改慈柔,把他象罪犯一样囚禁在南宫,权当给他一个老死南宫的机会。

1452年,朱祁钰赶尽杀绝,废掉朱见深的太子位,立自己的亲生儿子朱见济为新的太子。

朱见深和父亲一样跌进了无尽的深渊,凄凉和悲怆充斥着每一个角落,父子二人重新定义了恐惧和死亡。

朱祁镇

废太子的滋味比在南宫囚禁的父亲好不了多少。他不被任何人看好,就连刚入宫的宦官也敢对他指手划脚,因为他不再是帝国的启明星,更不是未来的希望,确切地说,他就象田间地头的一根野草,不知哪一天便消声匿迹。

所幸天无绝人之路。朱见深不停地呐喊,渴望有人来振救。奇迹终于出现了,一个比他大十七岁的婢女来到他的身边,这个婢女就是万贞儿。

朱见深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攀附着万贞儿的胳膊,紧紧地依偎在她怀里,唤回了童贞,找到了爱,看到了活下去的勇气和希望。他从小有疝气,没有药物可以治愈,万贞儿那双灵巧的手就是灵丹妙药,抚摸着他,为他驱邪挡灾。

万贞儿呢?为朱见深驱蝇赶蚊,拥他入眠,撵跑欺负他们的小宦官,省下自己那份口粮,日日分食给他,她分明知道朱见深没有未来,但她坚守着那份诚挚,用无私的爱和无畏的真情陪伴朱见深度过了一个又一个漫长的黑夜。

他们相依为命,天长日久,唤醒了内心的那颗种子,滋生起男欢女爱的情愫。个人认为这是一段伟大的爱情,因为日后朱见深的“情深”被体现得淋漓尽致,为了万贞儿他注定“不寿”。

而这个万贞儿就是后来扰乱后宫,飞扬跋扈,不可一世的万贵妃,史书对他们之间这段不伦之恋痛加指责,大肆诟病。对万贞儿巴不得饮其血、食其肉,不过,这是后话。

是祸乱朝纲,还是铁拳天下一一一还原明宪宗朱见深

万贞儿

历史来了个大反转。

1457年,景泰帝朱祁钰病入膏肓,由于太子朱见济早薨,后宫再没给他生下新的接班人,于是大将石亨伙同徐有贞、曹吉祥砸开南宫城墙,重新拥立朱祁镇为帝,朱祁镇二次问鼎,皇位失而复得,史称“夺门之变”。

朱见深告别梦魇,苦尽甘来,第二次被立为太子。1464年,明英宗朱祁镇崩逝,朱见深登大位,年号成化,后世又称其为成化帝(1447年一1487年)。

上任之初,朱见深一扫阴霾,君临天下。

他首先颁旨,免去当年全国三分之一的田租,释放在掖庭历经磨难的宫女,捣毁令人不耻的锦衣卫监狱和刑具,废除祖上积攒下来的沉疴峻法,令内阁九卿考核天下各级官员,着手新吏治。

他再次启用已渐年迈的内阁首辅李贤,李贤“以受知人主,所言无不尽”回馈朱见深。

成化二年(1466年),朱见深否定他的父亲,下旨公祭于谦,对其平反昭雪,授与于谦之子于冕以官职,获得满朝称颂。

成化十一年(1475年),朱见深又创惊人之举,再次否定他的父亲,恢复了郕王朱祁钰的帝号,此等胸襟何等豪迈,何其聪睿,朝廷上下惊讶之余,一片欢呼。

一个明君诞生了,大明朝盛世初现,迎来了又一个黎明。

是祸乱朝纲,还是铁拳天下一一一还原明宪宗朱见深

李贤

对外,朱见深挥动铁拳,象个勇士。

成化十六年(1480年),为一雪土木堡前耻,朱见深派兵向蒙古主动出击,重创蒙古军队,收复了被其吞噬的河套地区,把河套地区作为抵御大军的前哨和据点。接下来,双方大小战事不断,兵戈不息,明朝在这一带修了工事、城寨,与长城相连,蔚为壮观。

还有几场战事,影响后世近两百年。

1467年,那个时候的后金便想叩开山海关,南下中原,偷我华夏疆土。

前期明军小有失利,得到军报后,朱见深雷霆大怒,直接下诏“捣其巢穴,绝其种类”。明军勇敢北上,长驱直入,捣毁所有女真部落,活捉挑起事端的爱新觉罗.董山,此役女真人的军事力量仅剩两人,所有部落差点被灭族。

十二年后(1479年),女真人卷土重来,不断挑衅边境,打砸抢烧。

朱见深再次下令:打、剿、灭虏。

明军由太监汪直监军,抚宁侯朱永领兵,巡抚陈钺参赞军务,分五路人马剿虏于山林高峻,奇寒无比的万山丛中。

“擒斩六百五十九级,俘获四百八十六人,破四百五十余寨,获牛马千余,盔甲军器无算”。

这就是“成化犁庭”。后金被挡在关外,近两百年不能喘息,朱见深的重拳灭了后金斗志,平了明蒙边关。

是祸乱朝纲,还是铁拳天下一一一还原明宪宗朱见深

爱新觉罗.董山

这样说来,朱见深没有缺点了吗?可能吗?这个世上有完人吗?显然没有,他让后世诟病的就是“慧极”。

明朝初年,朱元璋成立了锦衣卫,意欲监视不法臣下,他的儿子朱棣偿了纪纲之乱,又组建了东厂,设北镇府司,并管理诏狱。锦衣卫和东厂你争我夺,相互掣肘,看似增加了一个血腥机构,但双方缠斗之间,权力均分,争着为皇帝服务,表面上要好于单独存在的锦衣卫。

而朱见深又别出心裁,在锦衣卫和东厂的基础上再次成立了个西厂。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同是监察机构的各方又来个三权分立,弄得满朝文武战战兢兢,草木皆兵,创下了明史上的一个奇观。

不仅如此,他还践行了一个大胆的构想,私授“传奉官”,不经科考,不着礼部,自己私下授予官职,在朝堂行走,任人唯亲,肆意权柄,破坏了官场风气,大伤寒门学子的心,让人哭笑不得。

最不可思议的是,安排身边的太监在京畿一带置办钱庄,搜刮民脂民膏,目的是什么呢?用于后宫用度,剩余的放在宫中当私房钱,这不能不说是对帝王家天下莫大的讽刺。

可这到底是为什么呢?也许没有什么理由,我的理解叫“慧极”,朱见深太聪明了,所以“必伤”。

成化二十三年(1487年),朱见深的恩人,他一生的至爱万贵妃因病暴毙,朱见深抱头痛哭,说:“贞儿已不在人世,我亦命不久矣”。他亲自主持了万贞儿的葬礼,和皇后礼制一模一样,并为她辍朝七日。

当年八月,朱见深郁郁寡欢,生无可恋,随万贞儿而去,终年四十一岁。

是祸乱朝纲,还是铁拳天下一一一还原明宪宗朱见深

朱见深画作《一团和气》

历史象面镜子,朱见深一生正好印证了前文的那句话:“情深不寿,慧极必伤”。

参考文献:《明史》.《明实录》

图片:来自头条图库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872978579085328899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