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完了这篇文章,可能你就会觉得身受宫刑的司马迁并不值得同情

在读《鬼谷子》的连环捭阖术具体案例时,有一篇是关于司马熹使用连环捭阖术的实例。我慢慢地发现这个司马熹竟然是著名史学家司马迁的爷爷,细细的读了这个记载,以女性的视角来看,这个爷爷不简单!

司马熹使用鬼谷子的连环捭阖术,阴险搅乱中山国谋取私利

战国的末期,作为纵横策士的司马熹想为自己的家族聚敛钱财,便把目光投向了有两个宠妃的中山国王。作为女人,我可能更能感觉到女人都想得到男人唯一的爱!中山国王却有两个最受宠爱的女人阴姬和江姬,而没有王后!

苍蝇不盯没有缝的鸡蛋,司马熹瞅准了这个女人之间的争夺,将捞取利益的手伸到了这里。阴姬长得比江姬更美,家族背后的势力更加强大!

司马熹曾经这么形容过阴姬:”眉清目秀,明眸皓齿,眼似秋波戏潭水,腰如杨柳舞清风!”他的内心觉得阴姬胜算更大,便想方设法接近阴姬身边人,鼓吹若不及早争夺王后之位,一旦后位凤冠落到江姬头上,那时阴姬后半生剩下的就只是冷宫的凄惨生活!

女人总是容易骗的,更何况是皇帝的女人,她的境况也有此可能!阴姬给司马熹送去大量财物,求教封后的办法?司马熹拍着胸脯承诺了这件事,并说事成之后,需要更多的钱财!

因为中山国是个在燕赵之间的小国,经常与燕赵有边境摩擦,需要使臣从中斡旋!因与赵国关系时好时坏,并没有人愿意去做说客沟通。一次,两国又发生矛盾,司马熹自荐出使赵国。在赵国,司马熹极力鼓吹中山国君的宠妃阴姬的美丽,却并未谈及国事,赵王却封他为上宾,请他某帮助谋取阴姬!

拿了赵王的钱财,司马熹来到中山国对国君说:”赵王好色,想要您的美人阴姬!”中山国君和阴姬正是蜜里调油的时候,不同意将阴姬送到赵国,又惧怕赵国的铁蹄踏入中山!

司马熹善于察言观色,连忙对国君说:”若您不想阴姬入赵国,就必须想个办法!”中山国君对司马熹说:”你若想得出办法,就封你做国相!”

于是,司马熹附在国君耳边悄悄地说:”您将阴姬封为王后,没见哪国君主索要别国的王后的?”于是,中山国君将阴姬封为中山国的王后,而赵王对此事耿耿于怀,为将来的两国相争埋下了伏笔。司马熹被封为了中山的相国,并得到了司马熹答谢的大笔财物!

爷爷司马熹用四千石栗米换取九等五大夫的爵位

司马熹虽然一时得利,然而中山国毕竟是小国,在历史长河中一闪而过,这个相国也没干多久。

汉文帝时,已经年迈的司马熹用积累的钱财,从粮食商人那里买了四千石栗,上交到汉朝。此时,正值荒年,司马熹靠此善举换了个汉朝的九等五大夫的下层官吏职位。

该职位并没有实权,最大的好处是给家族子孙后代免除了男丁服徭役!由于,司马家诗书学问深厚,家族里的司马熹儿子司马谈,也是就著名的史学家司马迁的父亲,在汉朝京城做了太史公,随从汉文帝、汉武帝记录历史!

司马谈的黄老思想与汉武帝独尊儒术背离

随着老皇帝汉文帝的去世,汉武帝登基!正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不同于以前的皇帝对于诸子百家的态度。新任皇帝刘彻是个开疆拓土,胸怀大志的帝王,并采取了一系列的政策改革,加强国力和中央集权!

汉武帝刘彻采纳董仲舒独尊儒术的建议,至此,诸子百家里的其它学派精英不再受到皇帝重视,也没有了话语权!司马迁的父亲司马谈,早年是从黄老学派的老师学习,后形成了黄老思想,是黄老学派的继承者。

因此,司马谈抑郁不得志!汉武帝前往泰山封禅之际,司马谈本来可以随皇帝前往泰山,奈何身体出了问题,未能随汉武帝去泰山,这对于一个史学家来说太过残忍!司马谈病情恶化,一命归西!

在弥留之际嘱咐司马迁一定要写出一部世人瞩目的史学著作!

司马迁自述遵父遗嘱,继承遗志;为投敌的李陵辩解

司马迁以此为目标,博学广记,查阅资料,意气风发!正向大家所知道的那样,司马迁为不管是真投敌还是假投敌的李陵辩解,因此获罪,以宫刑代替死刑,留得性命编写了著名的《史记》。

这使得我们都觉得司马迁受了委屈,汉武帝刘彻处置不公,司马家断了香火!其实,据有的史书记载,司马迁是结了婚,有孩子的,司马迁的妻子是李广的外孙女;而李陵则是李广的孙子;他们是有姻亲关系的。

司马迁朝堂之上,未经过任何调查就敢为有投敌嫌疑的李陵辩解,若咱们是皇帝也不会相信司马迁的论调!再加之,司马家历来的投机做派,在当时并未得到皇帝的信任,司马迁却如权臣般的大言不惭的言论,获刑他真的不冤枉!

古代,一人谋反,株连九族!司马迁与李陵那是有姻亲关系,又在朝堂之上公然与皇帝叫板,他的获罪并不冤枉!虽如此,仍然不可磨灭他在史学上的骄人成绩,人均有功过!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871971263951143435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