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皇帝,果真称得上“千古一帝”?在这3方面,他与昏君无异

导读:清康熙三十年,继对噶尔丹的乌兰布通之战胜利后,康熙皇帝亲率官兵前往多伦,召集喀尔喀蒙古三大部、内蒙古四十九旗王公贵族会盟,从根本上巩固了清王朝对漠北地区的有效统治。“怀柔蒙古、不筑长城”的历史创举,被后世学者视为“康熙帝为国家统一大业建立的又一大历史功绩”。

清康熙三十五年,准噶尔部首领噶尔丹兵败流窜,众叛亲离,绝望而死。经过前后三次亲征,康熙皇帝用数年征战维护并巩固了西南边陲的稳定,打击了沙皇俄国进犯中国准噶尔的野心。此番胜利,再次让康熙皇帝拥有了“平定内部分裂叛乱、维护国家统一”的历史功绩。

继挫败鳌拜、平定“三藩之乱”、收复台湾、挫败沙俄以后,康熙三十五年的康熙皇帝真正站在了历史的制高点。这一年,康熙皇帝43岁,年富力强、风光无限;这一年,大清王朝疆域辽阔、边疆安稳;这一年,康熙皇帝的皇权稳固,朝政大权尽揽于己手。这一年,康熙皇帝真正对得起《清史稿》对其“经文纬武,寰宇一统,虽曰守成,实同开创”的至高评价。

如果历史就此停止,如果这就是康熙皇帝全部的人生,那么他理当被后世评价为“千古一帝”!

但如果你真正了解了康熙皇帝的另一面,你还会不会将其视为“千古一帝”呢?

清初法国传教士白晋,曾经将康熙皇帝评价为“具备天下所有人的优点,在全世界的君主中,康熙帝应列为第一等的英主”;美国当代学者甚至认为“康熙有理由这样自信。他统治的大清帝国是世界上最强大、最富庶的国家,就连那些自命不凡的欧洲来访者都不得不承认这一点”。著名清史研究学者阎崇年先生,更是将康熙皇帝视为“奠定中华版图、稳定民族关系、承续中华文化、恢复经济发展、安定社会秩序”的伟大政治家,认为其理应被称为“千古一帝”

不可否认,不管是对大清王朝而言,还是对现今中国而言,康熙皇帝的历史功绩绝对不容抹杀。他对西南边疆的统一、对台湾的收复,对巩固东北边疆所作出的历史贡献,也值得后世学者大书特书,流传千古。

而且,就康熙皇帝“圣学高深,崇儒重道;几暇格物,豁贯天人”的个人修养;“早承大业,勤政爱民;道盛德至善,民之不能忘”的为君表现;同样值得后世敬仰和钦佩。

可就这样一位“救当时之兵灾,除当来之苦集”的有为君主,为何随着历史文献和时人笔记的进一步发掘而逐渐跌落神坛,距离“千古一帝”的称号越来越远呢?

阎崇年先生为康熙皇帝总结的“五项缺憾”,我们不做讨论;我们经对影响其晚年名声的三大负面表现,予以说明。

皇子教育中的一大败笔

在中国历代的皇子教育中,清朝对于皇子教育的重视程度,严厉程度乃至所取得的骄人成绩,都是前朝历代无法比拟的。而这种成功的皇子教育制度的奠基人,就是康熙皇帝。在康熙皇帝的精心教育和培养下,其20多位皇子大都发展较为全 面,具有较高的满汉文化素养,无论处理行政事务,编纂书籍;或率师出征,都可找出堪当其任者。

如此成功的皇子教育,康熙皇帝怎会有“败笔”一说?

我们来看康熙皇帝首次废除太子胤礽时,给出的罪证说明:

允礽不法祖德,不遵朕训,肆恶虐众,暴戾淫乱,朕包容二十年矣。乃其恶愈张,僇辱廷臣,专擅威权,鸠聚党与,窥伺朕躬起居动作。平郡王讷尔素、贝勒海善、公普奇遭其殴挞,大臣官员亦罹其毒。

也就是说,在康熙皇帝看来,皇太子胤礽的“肆恶虐众”已经到了无法容忍的地步;尤其对于诸多王公大臣的随便侮辱、殴打甚至“窥伺朕躬起居动作”;逼得康熙皇帝不得不将其太子之位废除。

可太子胤礽的此等表现,竟全部来自于康熙皇帝的“上梁不正”:

1、康熙二十六年四月,康熙皇帝率诸位皇子于西苑瀛台练习射箭,时任皇子师傅的清朝名家徐元梦,就因为“不能骑射”而惹得康熙皇帝震怒。先是当着所以皇子的面,命侍卫将其打至重伤;而后将其父母发配黑龙江并予以抄家严惩。

2、康熙二十六年六月,因为太子师傅汤斌、耿介未能回答出康熙皇帝的问题,康熙皇帝便在太子胤礽面前,对两人极尽羞辱、百般挖苦,可怜两位名满天下的一代名士,竟在自己的学生面前颜面扫地。

3、康熙四十六年,因为三位年幼皇子背书吐字不清晰、对书中内容不太熟悉,南巡途中的康熙皇帝特意向京城发出谕旨,命皇三子胤祉刷领所有留京皇子监刑,对皇子师傅徐元梦再次予以“杖笞”严惩。

康熙皇帝如此表现,会让皇子们造成何种影响,可想而知。我们以皇太子胤礽为例,说明一下康熙皇帝诸位皇子的“下梁歪”:

1、太子胤礽上课,老师要先给胤礽下跪请安;上课过程中,如果老师说话必须先跪下,说完再起来;胤礽背诵课本,老师必须跪着聆听,直到背诵完毕。

2、不管是暑热难当的夏季,还是寒风刺骨的冬季,太子胤礽几乎从来没给自己年迈的师傅们赐过座,甚至连师傅们出现“昏倦,几至颤扑”、“不能支撑,斜立昏盹而已”等明显体力不支的情况时,他也视若无睹。

在康熙皇帝的负面表率下,太子胤礽将自己的师傅、臣属全都视为奴仆,根本不顾及他们的尊严。长此久往,他会发展到何种模样,可想而知。

康熙二十七年,康熙皇帝亲征噶尔丹期间病重,奉命前来随侍的太子胤礽“既无伤心忧戚之色,又无关切问候之语”,以致康熙皇帝大为震怒,将其评价为“绝无忠爱君父之意”。这就是康熙皇帝一废太子时,那句“朕包容二十年矣”的由来。

康熙四十七年,康熙皇帝历数胤礽数十年来的诸多罪行,除了上述对王公大臣肆意侮辱和鞭笞外,他还对皇室兄弟甚至康熙皇帝全无感情:

皇十八子抱病,诸臣以朕年高,无不为朕忧,允礽乃亲兄,绝无友爱之意。朕加以责让,忿然发怒,每夜偪近布城,裂缝窃视。从前索额图欲谋大事,朕知而诛之,今允礽欲为复仇。朕不卜今日被鸩、明日遇害,昼夜戒慎不宁。

“上则祖庙社稷之福,下则臣民之造化也”的太子胤礽,之所以变成了康熙皇帝口中“不孝不仁,绝无忠爱君父之意”的负面典型,还不是康熙皇帝的影响使然!太子胤礽的被废,直接引发了“九子夺嫡”事件的爆发,更引得朝臣结党、朝野动荡。一手造成如此负面后果的康熙皇帝,实难称为“千古一帝”!

“九子夺嫡”人物图志

沉迷声色,一个标准的无道昏君形象

康熙皇帝一生拥有后宫妃嫔之多,乃系清朝皇帝之冠,仅官方文献记载的就多达66位;繁育皇嗣人数,也是清朝帝王中最多的,仅有55位。但从如此数据来看,或许并不能说明康熙皇帝沉迷后宫、荒废朝政,毕竟纳取后妃、繁育皇嗣对于皇帝而言绝非私事,而是关乎皇权稳固、皇位传承的头等大事。

对于康熙皇帝是否沉迷声色,清朝官方文献自然没有记载,但在国外历史资料和时人笔记中,我们或能发现一个不一样的康熙皇帝。

根据《朝鲜李朝实录》的记载,康熙皇帝自成年开始了“不恤国事,淫嬉日甚”的荒唐生活,甚至有过“游戏无度,掠人妻妾”的流氓举动。

朝鲜使臣对于康熙皇帝“掠人妻妾”的描述,并非一家之言,《满清外史》对这件事也有过相关记载:

会皇太后万寿,预诏汉官命归,随满人一体入宫叩祝。届期,张、姚两家妇女,俾尽一日之欢,始散。及抵家,诸人俱无恙。而所谓某京卿妻者,衣饰犹是,面目全非,盖已另易一人矣。两家心知其故,然畏祸,俱不敢言。

清代皇太后万寿景象

除此之外,清初意大利传教士马国贤所著《清廷十三年》,更是为我们呈现了一个足以颠覆我们认知的康熙皇帝:

鞑靼君主将假造的蛇、癞蛤蟆及其它令人憎恶的小动物抛向妃嫔中间,她们跛着小脚疾跑,以求躲避,鞑靼君主看了大笑不已;

鞑靼君主佯装想得到长在树上的果实,于是让妃嫔们到附近小山上摘取,在他的催促下,可怜的跛子们争先恐后,叫嚷着朝山上奔去,以致有摔倒在地的,引起他的开怀大笑。

康熙皇帝晚年对于汉族女性的情有独钟,中国社科院历史系教授杨珍女士也曾予以过认真考证,得出的结论和马国贤的描述基本无异。

在跟随康熙皇帝驻跸承德避暑山庄期间,马国贤时常能见到有诸多女性陪伴的康熙皇帝,在那里嬉笑游戏。甚至在一次偶然机会之下,“通过纸窗的孔眼,我看见鞑靼君主在寻欢作乐”。

标榜仁政、倦于政务

在诸多电视局面和大家著作中,我们时常能看到有关康熙皇帝晚年“倦于朝政、以致政务荒废”、“标榜仁政,以致官员贪腐成风”的记载。那么,晚年的康熙皇帝究竟荒废朝政、纵容官员到什么程度?

我们以几个具体事例予以说明:

1、康熙四十九年七月,吏部尚书萧永藻弹劾湖南巡抚、提督“侵冒兵饷”;游击将军“将银换钱、少与多取”;总兵官“不能约束兵丁、在任所开设店铺”。总之,湖南一省武职官员几乎出现了塌方式的“有负皇恩”。因此,吏部尚书会同兵部尚书向康熙皇帝建议“罢免”巡抚、提督;“降三级调用”总兵官、游击将军的处罚建议。

康熙皇帝却将“罢免”改为了“免职留任”、“降三级调用”改为了“降三级,从宽免调”的决定,基本等于没处罚。

2、康熙六十年,时任江南提督的高其位向康熙皇帝汇报了“江南营伍,急需整顿”的原因说明:

江南营伍虚冒甚多,扣克不少,自安庆府入境时,细心查阅,发现营伍不成营伍,塘讯不成塘讯,总由虚冒克扣积致废弛不堪。

如此军队作风、如此武装力量,如不整顿,如何保家卫国?但康熙皇帝却不以为然,对高其位做出如此批示:作大官者,须要得体,宽严和中,平安无事方好。若一味大破情面整理一番,恐其多事,而得罪者广。须留心斟酌。

啥意思?想要官职坐得稳,就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3、康熙晚年,曾经对诸多功勋老臣有过一段“情深意切”的保全态度说明:

“朕自幼读书,见大臣多不能保其初终,故立志待大臣如手足,不论满汉蒙古非大奸大恶法不容者,皆务全保之。凡在朝诸大臣,朕待之甚厚,伊等亦矢忠尽力数十年之久,与朕同须发皤然矣。”

只要你不是犯下了“大奸大恶法不容”的重罪,康熙皇帝都会予以宽恕。

至于康熙皇帝晚年“倦于朝政”的表现,我们从其晚年发出的“牢骚声”中就能明确看出:

朕数十年来,殚心竭力,有如一日,此岂仅劳苦二字所能概括耶?臣下可仕则仕,可止则止,年老致政而归,抱子弄孙,犹得优游自适。为君者勤劬一生,了无休息,鞠躬尽瘁,诚谓此也!诸臣视朕如驾车之马,纵至背疮足瘸,不能拽载,仍加鞭策,以为尔即踣毙,必有更换者。惟从旁笑视,竟无一人怜恤,俾其更换休息者。

总结起来,康熙皇帝一共表达了三个“不满”:

1、我数十年如一日,“劳苦”二字不足以形容我的精疲力尽;

2、官员能退休,能享受天伦之乐,我不行;

3、即使我身患重病,也得担任掌舵重任,否则就会受到臣属鞭策,还得不到可怜疼惜。

由此可见,逐渐步入晚年的康熙皇帝已经开始在抱怨、不满声中慢慢变得懒惰、糊涂甚至消极。自此以后,康熙皇帝几乎每逢丧仪、祭祀、节日等重大事件,都会发表一通“为君之难”的消极言论,此时的康熙皇帝依然全然没有了往日的雄风,他变成了一个只想躺在功劳簿上养老的老人。

在康熙皇帝诸多消极乃至昏聩行为下,其好不容易开创的“康熙盛世”逐渐没落甚至光剩下了一副躯壳。步入晚年以后,康熙皇帝的“标榜仁政、倦于朝政”更是悄悄蔓延到了大清王朝的各个方面,如果没有雍正皇帝“在位十三载,日夜忧勤,毫无土木、声色之娱”,清朝恐怕早就没落,早就倒在了列强的炮火之下。

参考文献:《清实录·圣祖实录》、《清史稿·列传七·诸王六》、《满清外史》、《朝鲜李朝实录》、《清廷十三年》、《康熙起居注》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831895558429344269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