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节不保的李世民!

唐太宗李世民的一生可分为三段,中断纳谏如流,任人唯贤,开创了贞观之治盛唐局面,而前段卑劣阴险,骨肉相残,篡夺皇位,后段则骄奢淫逸,乏善可陈。

贞观中期,唐太宗非常重视大臣的谏言,能够采纳大臣的建议治国安邦,而晚年的唐太宗刚愎自用,自以为是,骄奢淫逸。

以至于出现“正人不得尽其言、大臣莫能与之争”之局面,丝毫不亚于史上那些著名的昏君。

晚年的唐太宗喜好奢华,曾劳民伤财,大兴土木,修建了飞山宫、汤泉宫、翠微宫、襄城宫、九成宫、大明宫等诸多殿宇,对其中不满意的宫殿说拆就拆。

公元645年,正直的大臣刘洎[jì] 担忧皇帝身体,说了句“疾势如此,圣躬可忧!”遭到大臣褚遂良的诬陷,说他想要效仿伊尹、霍光辅佐天子,“谋执朝衡”,昏聩的唐太宗竟赐令刘洎自尽。

贞观十九年,唐太宗穷兵黩武,不顾褚遂良等众多大臣的反对,执意御驾亲征高句丽,不仅没有取得灭掉高句丽的目的,反而劳民伤财,增加了民众的劳役和赋税,造成民怨沸腾,最终激发民变。

唐太宗不信谏言而相信民间谣言。

民间有“女主武王代有天下”的谶语,唐太宗心生厌恶情绪,因“武”、“五”谐音,联想到一个武将,于是将乳名为“五娘子”的武将李君羡杀害。

晚年的唐太宗喜好美色,从民间大肆征召美女,充实后宫,其中就包括十四岁的武氏,册封为才人。

唐太宗没想到的是“代有天下”的“女主”竟然是这位武才人,即日后夺取李唐天下的女皇武则天。

唐太宗终日声色犬马,游猎无度,以至于多次引发御林军哗变。

晚年的唐太宗更是开始篡改史书。

古代的帝王历来都由史官记录举止言行,但都不会干涉史官的记录。

晚年的唐太宗不仅干涉史官的记录,因忌讳玄武门事变,而常常召见史官,暗示史官篡改历史。

唐太宗以“观所为得失,以自警戒”为借口,多次查阅《起居注》、《实录》,一改帝王从不查看史书的惯例,对褚遂良、房玄龄等史官旁敲侧击,横加干涉。

被唐太宗誉为“镜子”的魏征发现唐太宗的巨大变化,痛心疾首,他上疏劝谏:

“陛下贞观之初,无为无欲,清静之化,远被遐荒。考之于今,其风渐堕……损己以利物,至于今日,纵欲以劳人,卑俭之迹岁改,骄侈之情日异……”

这段话的大意是:

陛下在贞观初年能够清心寡欲,励精图治,而如今却奢靡无度,劳民伤财,谦卑节俭的名声销声匿迹,却染上了日益骄奢淫逸的习气。

唐太宗对此大为恼火,魏征去世后,他竟派人推倒了魏征的墓碑,还把墓碑上的铭文磨掉,以此否定魏征的功绩。

魏征剧照

《旧唐书》记载:征伐高句丽失败后,唐太宗染上“痈疮之症”和“风疾”,开始畏惧死亡,追求长生不老,曾征召天下术士炼制丹药。

在王玄策的引荐下,自称活了二百多岁的天竺方士“那逻迩娑婆寐”曾入宫为唐太宗炼制丹药。

公元649年,五月,唐太宗李世民吃了洋和尚炼制的丹药,不仅没有治愈疾病,反而因中毒而过早离世,享年五十二岁。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809901367897883149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