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相徐阶的多面人生,一面温和无害,一面狠厉狡猾

在明朝历史上,徐阶可说是一个性格复杂的人物。一方面他曾与严嵩沆瀣一气,巴结逢迎;一方面严嵩又倒在了他的脚下,令人扑朔迷离;一方面他身为首辅,政绩斐然,被称为“名相”,一方面他又“霸占”良田二十四万亩,被清官海瑞弹劾;一方面他身为多人的伯乐,识人用人,一方面他又纵容亲属贪脏枉法。徐阶,深谙官场奥妙,寿八十而善终,成就了明朝官场中的一段传奇。

徐阶隐忍严嵩,竟能隐忍二十年

徐阶本来的性格,其实并不是隐忍型性格。他是个才子,“高考”时考中了探花,也就是全国第三名的好成绩,第一步就当了翰林院编修,相当于从地方上一步升天,被分配到中央D校或社科院、中科院工作,可以直接受皇帝接见。当时在单位里,最有权势的人,是内阁大学士张孚敬。这个张孚敬不是个简单的人物,曾经七次京科高考落榜,最后考中时,已年满四十七岁了。但就是这个大器晚成的张孚敬,非常受嘉靖帝的信任,曾经三任首辅。对于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人物,徐阶如果懂点官场逢迎之道,就该巴结才是。然而,在“大礼仪之争”中,徐阶不知犯了什么毛病,在百官和皇帝都依从张孚敬的情况下,竟然直面反对张孚敬。乃至张孚敬说出了“你想背叛我”这样的威胁语言。徐阶对张孚敬的威胁并不惧怕,直接回答:“背叛生于依附。我没有依附你,何来背叛?”。徐阶“以卵击石”的结果,是被从朝廷贬到了地方,当了一名小小的延平府推官。

正是因为有了在朝廷中耿直受挫的经历,才使得徐阶变得越来越圆滑。徐阶被贬到地方任推官后,并没有因此而沉沦,而是积极进取,积累政绩,等待机会。在任期间,他曾平反三百冤狱,又曾捕获盗贼一百二十人,还创办乡学,造福乡里。从这一系列政绩看,徐阶并非庸官,而是能吏,属于有舞台就灿烂的那一种。依靠这些政绩,徐阶又从延平府推官升为黄州府同知,后又升迁为浙江按察佥事、江西按察副使,后又调回朝廷,历任司经局洗马兼翰林院侍讲、国子祭酒、礼部右侍郎、吏部右侍郎等职,直到担任翰林院学士、教习庶吉士、礼部尚书这样的省部级干部。

徐阶再次到了朝廷后,执掌权柄的是“惟一意媚上,窃权罔利”的严嵩父子。严嵩父子深受嘉靖帝的宠信,担任谨身殿大学士、少傅兼太子太师,少师、华盖殿大学士、吏部尚书等职。和历代权臣一样,严嵩属于“上媚昏君,下压群臣”的那一种,对上谄媚嘉靖皇帝,深得嘉靖皇帝信任,对下则贪赃枉法,打击政敌,就连徐阶的恩师礼部尚书兼武英殿大学士夏言也惨遭严嵩的毒手。对此,徐阶记恨在心,却深藏不露。夏言身为首辅都遭了严嵩的毒手,何况地位不如夏言的自己,徐阶对此心知肚明。为了保命等待时机,徐阶采取了巴结逢迎严嵩的办法,就连自己的亲孙女也主动嫁给了严嵩的孙子。严嵩的儿子严世蕃对徐阶不恭,徐阶也隐忍不发,笑胜相迎。严嵩处处向严嵩“学习”,就连巴结逢迎嘉靖帝这一块,徐阶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一次嘉靖帝居住的永寿宫发生火灾,想重建宫殿,严嵩认为不妥,建议嘉靖帝搬到大内住,而徐阶这次逆严嵩所为,谏议用烧毁宫殿的剩余材料重建宫殿,得到嘉靖帝的赞赏。就这样一步一步的,徐阶在皇帝心中的地位超过了严嵩。当嘉靖帝对严嵩起了反感不再宠信时,御史邹应龙告发严嵩父子,终使徐阶取代了严嵩的地位。值得一提的是,即便严嵩被勒令退休,徐阶也对严嵩保持了巴结逢迎的态度,没有“落井下石”,使严嵩父子感激涕零,放松了警惕,认为徐阶真心对严家好。但令严嵩父子没有想到的是,当嘉靖帝想重新启用严嵩父子时,正是巴结逢迎他们二十年的徐阶力劝皇帝打消念头,使严嵩父子复出无望。最后落得个严世蕃被判斩首,严嵩削职为民,家产充公,病死后穷到了连棺木也没有的地步,更无一个吊唁之人,亲身尝到了“穷到闹市无人问”的滋味。

徐阶不愧名相,但并不是清官

前面说了,徐阶其实是一个能吏。早在未拜相之前,他就表现出了他才华横溢的一面。比如审理冤狱,为三百名无辜受害者平反,比如镇压盗匪,捕获为害乡间的盗贼一百二十人。徐除因为在地方上有政绩,才一步一步被提拔到省部级的高官,并不是靠裙带关系上位的。他不是外戚,也没有宦官的关系,巴结严嵩只是为了明哲保身,不被陷害,免遭恩师夏言的覆辙。

即便升迁到朝廷,成为吏部侍郎这样的副部级干部,徐阶也没有表现出高高在上的样子,而是平易近人,注意访察民情。尤其是下面的官员到京城汇报工作,徐阶总是仔细倾听,故而能够比较详细地了解地方上的吏治民情,为以后当上首辅后励精图治打下良好基础。严嵩倒台后,徐阶升为首辅,立即废除严嵩在台上时的弊政,大展拳脚。徐阶采取的措施是:第一,选拔优秀人才,高拱、张居正等人才得以被朝廷重用;第二,平反冤狱,在大礼议中因反对嘉靖帝而获罪的大臣全部被徐阶平反,清官海瑞敢骂皇帝,也被徐阶营救;第三,除暴安良,收回明世宗朱厚熜第四子景王朱载圳霸占的良田数万顷,分给百姓。第四,节俭治国,嘉靖帝信奉道教,浪费了大量的国家钱粮。嘉靖帝驾崩后,徐阶将道教开支及许多造成浪费的项目全部废除;第五,抵抗蒙军,保家卫国。徐阶执政后,指挥明军抵挡蒙古骑兵取得胜利,并上奏停止动辄捕杀边镇大臣。因功被升为建极殿大学士。

徐阶成为首辅后,其执政举措得到了朝廷官员、边境大将及普通老百姓的一致认同,有“名相”之誉。然而,徐阶并不是海瑞一样的清官,原因是他的亲族子弟乃至奴仆依靠徐阶的权势,在老家胡作非为。而徐阶对此采取了纵容的态度。据统计徐家霸占田产高达二十四万亩,乃至引起了民愤,状告他的状纸堆积如山。从这一方面说,徐阶又是个贪官。只不过,他是个贪官里的能吏。是个“严于治人,宽于治己”的典范。

徐阶不愧伯乐,保命只能用钱

徐阶虽然是个能吏,但并称不上政治家、改革家,故而他的执政对于明朝的贡献,是有局限性的。徐阶最大的贡献,其实是当伯乐,提拔人才,这显出他不任人为亲,慧眼识人的一面。正是因为徐阶的大度用人,才使明朝有了一批后起之秀。

经过徐阶举荐的人,包括宋景、张岳、王道、欧阳德、范鏓、高拱、张居正、海瑞等官员。其中宋景曾镇压叛乱有功,累迁官至都察院左都御史;张岳乃“泉州三狂士”之一,创“张岳学派”,集政治家、思想家、军事家、文学家于一身;王道在朝为礼部侍郎兼国子祭酒,多次与严嵩父子争斗并获胜;欧阳德“谠言正论”,不畏权贵,乃当时有名的理学大师;范鏓亦是有名的清官能吏,曾开仓赈济,活民十万。而高拱、张居正、海瑞更是成为明朝的顶梁柱一般的人物。

高拱被徐阶推荐后,后来成为朝廷首辅,接班人。高拱是个神童,“五岁善对偶,八岁诵千言”,徐阶举荐他当了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高拱成为首辅后,兴富国强兵之策,朝政得以振兴,正是他主导促成了与蒙古的“隆庆和议”,保边境五十年之和平。不过,高拱属于恃才傲物的那一种人,掌权后专横跋扈,颐指气使,就连伯乐徐阶也与他反目成仇。

张居正更了不得,后来成为内阁内辅,“万历新政”的主持人,明朝著名的政治家、改革家。徐阶曾经荐举张居正做裕王朱载垕的侍讲侍读,这为张居正获取丰厚的人脉资源打下良好基础。嘉靖帝驾崩,张居正与徐阶共同起草世宗遗诏,纠正世宗时期的修斋建醮、大兴土木的弊端,获得满朝认可。徐阶致仕后,高拱、张居正先后掌权,张居正为了改革,不惜“夺情”不守父母之孝,可谓“鞠躬尽瘁”的典范。

徐阶也是海瑞的恩人。当年海瑞大骂皇帝,引起著名的“海瑞罢官”,正是徐阶救了海瑞一命,不然海瑞早被嘉靖帝一怒之下赐死了。海瑞是个大清官不假,但徐阶救下海瑞,也为自己埋下了“祸根”。徐阶晚年回家,子弟奴仆霸占良田二十四万亩,正是海瑞来清查此案。海瑞以应天巡抚的身份,查办了徐阶的家人。徐阶为了保命,不惜花费黄金三万两行贿给事戴凤翔,又让他曾提拔过的张居正罢了海瑞的官,终于逃过一劫。不然依海瑞这清官脾气,非要了徐阶的老命不可。

徐阶虽然致仕,但“家居之罢相,能逐朝廷之风宪”,可见其势力的强大。徐阶最后得以病逝善终。朝廷“赠太师,谥文贞”,寿高八十一岁。(陆弃)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795692841965191688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