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拱为什么对徐阶赶尽杀绝?

徐阶和高拱之间的斗争本质上也是权力争斗,不过由于掺杂了很多信息不对称因素,而产生了喜剧的效果。

徐阶是上海人,明朝的上海远没有如今重要和突出。在当时喜欢按照籍贯互相攀交的文官体系中,徐阶原本是不太起眼。当时江西派系很庞大,原因在于内阁首辅是严嵩。

所以徐阶才得以躲在严嵩的影子下,隐忍了20多年,也装孙子装了20多年。所以徐阶是“狗”的性格。他非常懂得权力是主人的,他只是依附于权力的。

而高拱是河南人,出了名的“老年愤青”。所以他一辈子人缘不好,不过恰恰由于不受整个文官体系待见,他运气却异常爆棚,因为他有个学生叫朱载垕,原本也是个坐冷板凳的。结果熬死了哥哥和弟弟,成了嘉靖唯一的儿子。接班的不是他也是他。

所以虽然高拱当时地位不高,但是他非常高傲,原因很简单,作为朱载垕的老师,朱载垕即位,无论按规则还是论亲疏,他必然入阁,不但入阁,由于和朱载垕的深厚关系,内阁首辅也是时间问题。所以这是典型“猫”的性格,认为自己才是权力的主人。

徐阶扳倒严嵩,成为内阁首辅的时候,开始考虑嘉靖身后的权力格局。

在嘉靖43年,安排自己的学生张居正做了朱载垕老师,为此后入阁打基础;在嘉靖45年,把高拱推荐入阁。

这个操作彻底底惹毛了高拱。我需要你徐阶送这个人情么?朱载垕一即位,你们现在这些内阁首辅、次辅的全部给我滚蛋。内阁才是我的主场。

而徐阶想的是,我才是首辅啊,你们入阁不应该听我的,像当初我对严嵩那样对待我一样毕恭毕敬,感恩戴德么?

当时内阁在嘉靖炼丹的地方有个值班室,随时听奉旨意。徐阶作为首辅,知道谁第一时间得到嘉靖旨意,谁就有话语权,所以老霸着值班室。其他认一看首辅在,就很识趣地躲开。结果高拱脾气了没那么好,阴阳怪气地说,“公元老,常直可矣。”弄得徐阶非常下不来台。

此类小矛盾,得罪人的事情高拱做得很多,但是高拱根本不在乎,因为在裕王朱载垕最艰难的9年中,都是高拱陪着,并给打气的,高拱不需要在乎其他人的想法。

但是高拱最终还是为此事买单了,到了隆庆2年,徐阶退休了。高拱就迫不及待地打压首辅李春芳,准备自己做首辅了。

结果徐阶并不是真心想走,只是自己儿子在乡间鱼肉乡民的把柄抓在人家手里。但是徐阶知道留着高拱,自己就真没机会回去了。

所以动用了身后的资源,让言官胡应嘉、欧阳一敬等人不断上书弹劾高拱。结果朱载垕说,高老师你也回家去吧。

李春芳是个老实人,是挑不起首辅的担子来的。所以朱载垕又想把徐阶或者高拱两个请回一个来。结果在张居正和太监李芳的合谋下,最终请回了高拱,因为只有高拱回来,才能清洗言官集团。

重新回到内阁的高拱就再无顾忌,大肆清扫,做了首辅,并且对徐阶开始了大追杀。

徐阶在职时贪的那些养老本,被自己亲手救出来的海瑞全部查处清退,自己的两个儿子也被充了军,到老孤苦无依。

只不过高拱并没意识到,铁打的内阁,流水的首辅。自己的也不过是人家棋盘上的一颗棋子。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790729838513619459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