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爱女人就有多“怕”女人,这恐怕是隋文帝一生都怕老婆的原因

隋朝(581年-619年)存续的时间实在有点忒短,享国38年,或许正因为其存续的时间比较短,可能没有唐朝有那样有显赫的名声。然而隋朝却是中国历史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朝代,它结束了自西晋末年以来近300余年南北朝分治的局面,也为后世唐朝的繁荣打下了基础。隋朝与唐朝的有着密切的联系:这从这两个朝代的皇室就可以看出来,唐高祖李渊叫隋文帝杨坚亲姨父,李渊的母亲是隋文帝杨坚老婆独孤伽罗的姐姐,隋文帝杨坚和其皇后独孤伽罗对着外甥李渊甚是疼爱和喜欢。隋唐建立的一个重要的武力基础和支撑就是西魏和北周时期的关陇军事贵族集团,唐高祖李渊的祖父李虎(西魏时期)就是关陇集团八柱国(西魏时期受封的八位柱国大将军,史称八柱国)之一,李渊也后来承袭的唐国公,隋文帝杨坚之父杨忠(西魏、北周时期)为关陇集团中的“十二大将军”之一,后来杨坚承袭了随国公。在公元581年杨坚取代南北朝时期的北周建立了隋朝,公元589年杨坚派兵南下灭掉了陈朝,华夏一统。

隋文帝杨坚以及文献皇后独孤伽罗他们之间的爱情应该是发生在他们结婚之后,两人结婚的主要是因为独孤伽罗她爹独孤信被杨坚的“气度”所吸引。隋文帝杨坚(541年-604年)在建立隋朝之前生活在西魏(公元535年―公元556年)和北周(557年—581年)。公元557年,西魏和北周的时期的八柱国之一独孤信被老友大将军杨忠的嫡长子杨坚的器宇不凡所深深吸引,于是把把自己时年十四岁的女儿独孤伽罗嫁给了时年十七岁的杨坚。西晋灭亡之后,晋室南迁建立了东晋,中国历史进入了东晋十六国时期,之后是南北朝(420年—589年)时期,北朝是的第一个朝代是鲜卑族拓跋氏建立的北魏,后来北魏皇室改拓跋为元姓,之后北魏分裂为了西魏和东魏,后西魏被北周所取代,东魏被北齐所取代,后北周灭掉了北齐,南朝则有刘宋、南齐、南梁、南陈四朝。西魏时期的拓跋皇室或者叫元姓皇室只是虚名,实际是由权臣宇文泰控制,公元556年,宇文泰病逝,确定由其年幼的儿子的宇文觉继承他的地位,他的侄子宇文护辅政。公元557年,宇文护在关陇集团将领的支持下,迫使西魏的皇帝魏恭帝禅位于宇文觉,北周建立,577年,北周灭北齐,重新统一了北方。

 

多爱女人就有多“怕”女人,这恐怕是隋文帝一生都怕老婆的原因

宇文泰

在北周的前期,实际是由权臣宇文护掌权,公元557年北周建立后,两个八柱国将军独孤信与赵贵因对宇文护的专权不满,计划将宇文护除掉,事情泄露,两人被宇文护处死。随后宇文护与其堂弟北周孝闵帝宇文觉双方又剑拔弩张,双方都磨刀霍霍,十六岁的宇文觉被幽禁杀害。之后宇文护拥立自己的另一个堂弟宇文毓(宇文泰庶长子)称帝,之后双方发生矛盾,宇文毓又被宇文护毒杀。公元560年,宇文护又拥立自己的另一个堂弟宇文邕(宇文泰第四子)称帝,是为北周武帝。这次北周武帝宇文邕终于吸取两位哥哥的教训,表面与宇文护客客气气,听任其专权,但是却暗中积蓄力量伺机而动,在公元572年,北周武帝宇文邕设计在其同母弟宇文直的协助下,在太后居所击杀了权臣宇文护,并清除了宇文护一党。公元557年,杨坚与独孤伽罗这对小夫妻仅仅结婚月余便遭到了巨大的打击,就这年独孤信被逼自尽,独孤伽罗虽然因为杨坚的夫妻身份保住了贵族身份,但是正因为这层关系,本来被宇文护器重的杨坚从此备受宇文护的猜忌,而杨坚也没有为了保全自己而休妻,同时还不肯依附于宇文护,于是宇文护屡次想加害杨坚,好在杨坚有其父杨忠(北周的十二大将军之一)的庇护,以及后来大将军侯伏、侯寿等人的保护,才得以保全性命。公元572年,北周武帝诛杀宇文护全面掌权后,因为杨忠杨坚父子始终不肯依附于宇文护,在公元573年(北周建德二年),为皇太子宇文赟纳娶杨坚长女杨丽华为皇太子妃。

多爱女人就有多“怕”女人,这恐怕是隋文帝一生都怕老婆的原因

北周武帝

在公元572年北周武帝诛杀权臣宇文护后,杨坚夫妇总算过了几年的消停日子,然而在公元578年北周武帝却英年早逝,皇太子宇文赟继位,是为北周周宣帝。杨坚夫妇作为周宣帝的岳父岳母,看上去应该日子更美了,但是现实往往却比较残酷。周宣帝宇文赟性格乖张,沉溺酒色,终日在后宫淫乐,并且周宣帝对权势比较大的岳父杨坚还比较忌惮,欲除之而后快。周宣帝在元配皇后杨丽华之后相继又册立的四个皇后,并且还想赐死皇后杨丽华,在危机的关头,独孤伽罗毅然闯宫“诣阁陈谢,叩头流血”,面对丈不娘的这般气势,周宣帝蔫吧了,皇后杨丽华没有被赐死,杨家也免于了株连之厄。恶人自有天收,在580年过于沉溺于酒色的周宣帝病死了。此时继位的周静帝宇文阐(573年-581年)只有8岁,此时的杨坚被拜为了大丞相。此时的杨坚又一次面临的重大抉择,是做一个权臣还是干脆代周自立,杨坚对此犹豫不决,又是独孤伽罗给了杨坚信心和勇气,她派人入宫向杨坚传话“大事已然,骑兽之势,必不得下,勉之!”。公元581年二月,北周静帝禅让于杨坚,隋朝建立,589年隋朝南下灭陈,华夏再次一统。

隋文帝

在长期风雨飘摇的日子里,杨坚夫妇始终互相不离不弃,给彼此鼓励与依靠。隋文帝杨坚在称帝后,不置嫔妾、六宫虚设,与独孤伽罗长相厮守,隋文帝这一生所产出总共五个儿子和五个女儿都是他们夫妇两人所生。两人几乎形影不离,独孤伽罗为人聪慧坚强果敢,杨坚对于老婆的话几乎也是言听计从,在隋文帝开创的开皇之治中,独孤伽罗起了很大的作用,在宫中两人被称为“二圣”。曾经吐谷浑部和隋朝其他藩国向杨坚进献美女的请求都被他一一回绝,但隋文帝毕竟是男人,而且是封建社会的男人,关键还是个皇帝,晚年隋文帝也想找一个两个宫女作为生活的调剂,面对爱妻的反对也就作罢。有一次在宫里,隋文帝遇到一个叫尉迟氏宫女,一下子心花怒放没收住就临幸了她。这给独孤伽罗的内心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盛怒之下把这个宫女处死了。杨坚也急眼了,在杨坚看来不就是临幸了一个宫女嘛,至于嘛,杨坚一气之下骑了匹马就“离家出走”了,这下可把大臣们吓坏了,万一皇帝跑丢了咋办?赶紧去追,在大臣们的劝解下杨坚才掉马回头,伤心地说了句“吾贵为天子,不得自由!”。独孤伽罗一看杨坚真的生气了,也主动向杨坚认错,两人又和好如初,尽管美女千千万,毕竟杨坚真爱的只是他的发妻一人。在古代皇权和男权社会的情况下,皇帝被皇后气的离家出走,恐怕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事情了,隋文帝“惧内”,我觉得并不丢人,反而很可爱,其实在多数情况下男人所谓的怕女人并不是真怕,那是爱,那是珍惜。在这里我看到了爱情,一个皇帝与皇后之间的忠贞、患难与共、不离不弃的爱情,仅凭这一点,作为皇帝的隋文帝杨坚得让多少飞黄腾达后就嘚瑟,动不动就换老婆三妻四妾的男人们汗颜,有一句话叫做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

到了晚年,虽然独孤伽罗也变得衰老,但是杨坚对其发妻的爱依然像个热恋中的少年那般率真与放肆。公元602年,59岁的独孤伽罗生病了,杨坚开始变得魂不守舍,日夜陪伴在妻子身旁。公元602年八月二十四日,独孤伽罗病逝,这对62岁的杨坚的心灵造成了摧毁性的打击,身体明显开始衰弱。虽然在独孤伽罗去世后,杨坚纳了宣华夫人、容华夫人等几个妃子,但是发妻的离世已经“带走”他的心灵、他的依靠、他的精神支柱,公元604年杨坚病逝。对于隋文帝杨坚而言,终其一生,独孤伽罗都是他的爱妻,同时是他的精神支柱、战友和最亲爱的人,他的发妻也无时不刻地给他带来了温暖、信心以及最值得信赖的依靠。其实对于男人而言,那个深爱着自己的始终不离不弃的女人有时就是自己最大的精神力量,同理,对于女人也是如此。失恋不可怕,可以再找一个,离婚也不可怕,可以再结,可怕的可能是人类内心中最深处的那份孤独,人为啥会渴望爱情,其实就是希望你爱的那个人如你爱他(她)般那样爱你,不再孤独,不再没有依靠。在爱情里,人需要改变的是认知,找到那个真心爱你的人时,或许就不再有孤独和痛苦了吧。男人“怕”老婆,其实不是真“怕”,那是人类最真挚的爱,比如雄才大略的隋文帝杨坚,他的“怕”老婆在我看来是那么可爱。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776861779319325195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