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妲己:我不是一代妖姬,却是一代背锅侠

殷商是中国历史上极为强盛的一个时代,其疆域广袤,国力强大,但到了纣王时期,却被周所灭。溯其灭亡的原由,妖姬苏妲己毫无疑问是一个重要的“罪魁祸首”。相传妲己以美色迷惑纣王,使纣王沉醉于声色犬马中不能自拔,不理朝政,致使被周打败。所以,妲己成了“红颜祸水”的代名词,成了以色乱政的后宫姬妾的代表人物,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永世不得翻身。

更有甚者,说她是狐狸精,是妖孽,祸国乱政,剁人足、挖人心、用尽酷刑、酒池肉林,以致殷商败亡。这一观点伴随着《封神演义》及各种影视作品的不断推波助澜而被人们广为接受,这就更加一步步地坐实了妲己的罪孽,让她背负起千古第一恶女的骂名,直到今天。

那么,妲己究竟是不是一个祸国殃民、死有余辜的妖姬呢?

01,开始的形象很正面

首先应当声明的是,大家对妲己的印象,绝大多数来源于《封神演义》及以其为蓝本而衍生的各种文学作品和影视剧。不过,《封神演义》只不过是一部小说,并不能当做正史来看。不说别的,单是“妲己是千年狐精附体,受女娲之命来祸乱殷商”这一内容,怎么看都十分离谱,显然不可能是真正的历史。所以说,妲己根深蒂固的“狐狸精”形象,只是这部小说的臆构而已。

那么,妲己最初的形象是怎样的?她又是怎样一步步被黑化为狐狸精的呢?

妲己在历史上确有其人,她本是有苏氏之女,后被商纣王所获。但纣王是如何得到妲己的,说法不一。《竹书纪年》载:“王师伐有苏,获妲己以归。”《国语•晋书》载:“殷辛伐有苏,有苏以妲己女焉。”通过上述记载,可以得知,妲己是有苏部落族长的女儿,在与商军交战时,因有苏氏不敌,故而只得将妲己献出,以换取商军退兵。这么看来,妲己是在个人利益与部族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不得不抛弃了自己的幸福,为了部族牺牲自己,成为了纣王的战利品。不管她愿不愿意,以一己之力承担了部族的耻辱,妲己称得上是响当当的女中丈夫,值得尊敬。

02,非要拿她说事儿

现在问题来了,既然妲己的初始形象十分正面,为何到了后来却十分不堪呢?这一转变其实有一个漫长的过程。商亡后,后人分析商亡之因、警示当权者戒骄戒奢时,便开始拿妲己说事儿了。例如,《尚书•周书》云:“今商王受惟妇言是用,昏弃厥肆祀弗答……俾暴虐于百姓,以奸宄商邑。”《逸周书•克殷》云:“乃适二女之所,既缢,王又射之三发,乃右击之以轻吕,斩之以玄钺,悬诸小白。”如果说《尚书》中武王伐纣时说“受惟妇言是用”,只是为了谴责纣王不听良言而捎带手误伤了妲己。那么《逸周书》记载的周军对已经上吊的妲己又是箭射,又是斩杀,又是悬首的举动,则说明了大家对妲己的深恶痛绝,妲己祸水的形象有了眉目。

再之后《国语•晋语》《荀子•解蔽》进一步落实这一形象,“妲己有宠,于是乎与膠鬲比而亡殷。”“纣蔽于妲己、飞廉而不知微子启,以惑其心而乱其行。”妲己的“罪名”算是洗不掉了。

归根到底,这还是中国史家传统的“为圣人讳”的写作笔法作的祟,知识分子执笔写史,不敢明目张胆批评帝王,只好把本应由帝王承担的罪责转移到别人头上。就像宋高宗杀了岳飞,结果跪在岳王墓前的是秦桧,其实是一个道理。

03,越来越糟了

在西周及春秋一系列史家不同程度的影响下,妲己的形象开始越来越糟糕。到了战国,《吕氏春秋》干脆直接把妲己置于政治舞台上,将牝鸡司晨干预政治的罪名加给了她。例如:“殷内史向挚见纣之愈乱迷惑也,于是载其图法,出亡之周。武王大说,以告诸侯曰:‘商王大乱,沈于酒德,辟远箕子,爰近姑与息。妲己为政,赏罚无方,不用法式,杀三不辜,民大不服,守法之臣,出奔周国。’”

到了汉代,因汉独尊儒术,而儒家又尊崇周公,向往周朝,所以被周取代的商自然不招汉人待见,故而纣王无道、妲己妖媚在他们看来理所应当。于是乎,大量罪行遂肆无忌惮地安在了妲己头上。

比如,我们熟知的酒池肉林、炮烙、虐杀比干,最早见于西汉刘向的《列女传》。刘向因见汉成帝沉溺于赵飞燕、赵合德姐妹而荒废国政,遂写此书劝谏成帝。为证明宠幸妖妇会致亡国,其张冠李戴地将很多罪行的始作俑者转移给了妲己:流酒为池,悬肉为林,使人裸行相逐其间,为长夜之饮,妲己好之。百姓怨望,诸侯有畔者,乃为炮烙之法,膏铜柱加之炭,另有罪者行其上,辄堕炭中,妲己乃笑。比干谏之,纣怒,妲己曰:“吾闻圣人之心有七窍。”于是剖心而观之。妲己从此被塑造成一个狐媚君主、心狠手辣、以杀人为乐的妖姬。

而另一个与妲己的形象密不可分的元素——狐狸精,则是魏晋以来狐狸精形象的形成与演绎所致。在上古时期,很多部族都将狐狸作为图腾。《山海经》载:“青丘奇兽,九尾之狐。有道祥见,出则衔书。”可见九尾狐在当时被视为神明的象征,初始的形象也是很正面的。

但随着狐仙文化的发展,到了汉代,狐的形象开始多用来代表妖精。魏晋南北朝时期,出现了狐妖幻化成美女,在凡间迷惑伤害好色之徒的记载。唐以后,狐妖和女人被“紧密结合”,很多蛊惑人心的狐媚女子都被刻画为狐妖。在这种大背景下,妲己渐渐也被狐妖“附身”了。例如白居易就曾写道“狐假女妖害犹浅,一朝一夕迷人眼。女为狐媚害即深,日长月长溺人心。何况褒妲之色善蛊惑,能丧人家覆人国。”他把狐妖与狐媚的美女视为一路货,用来告诫世人美色害人害国不浅。

到这里,我们可以下结论了:妲己的妖姬形象,其实是在漫长的历史发展中被一步步黑化出来的。在中国古代士大夫的传统观念中,都倾向于把亡国的责任归结到后妃身上,称其为“红颜祸水”。随着后世的发展,这种观念愈加根深蒂固。

其实专制社会中,除了极少数能够走到前台执政的女汉子外,像妲己这样待在后宫中的女子,能够影响到政治决策的可能实在微乎其微。这真是应了那句老话,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纣王自焚了,妲己要被砍头;唐明皇丢了江山,杨贵妃要被赐死。中国的历史总会有这样让人无语的循环出现——男人犯下的错,总要让女人来承担!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745792765180772872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