淝水之战胜利的37年后,东晋就灭亡了。这37年当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东晋时爆发的淝水之战,是中国历史上非常典型的以少胜多的战例,当时东晋以八万人的兵力击败了前秦百万大军,取得了重大胜利,曾经统一北方各部的前秦经历此次惨败,从此一蹶不振,再次陷入分裂。

尽管东晋取胜了,然而在淝水之战结束后不到40年的时间,东晋却灭亡了。宋武帝刘裕建立了南朝第一个朝代-宋。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淝水之战

苻坚是前秦开国之君苻健的侄子,苻坚登基之初,前秦国势非常糟糕,豪强骄纵不法,官员贪赃枉法,人民生不如死。苻坚登基后,立志要做一个明君,让国家安宁和谐,百姓安家乐业。

苻坚即位后,整顿吏治,革除弊政,安抚百姓,惩治豪强,诛杀奸臣。同时广招贤才,苻坚提拔重用了一批德才兼备的汉人,其中最有名的就是王猛了。

由于苻坚和王猛的精诚合作,前秦实力大增。苻坚南征北战,逐渐统一了整个北方。苻坚统一北方后,就开始思考南北统一的问题。当时南方政权是东晋,苻坚想讨伐东晋。但是王猛不同意,极力反对苻坚南征东晋,王猛临死前还在劝苻坚,不要打东晋的主意。建议苻坚考虑消灭鲜卑、羌这样的世仇。

晋虽僻陋吴、越,乃正朔相承。亲仁善邻,国之宝也。臣没之后,愿不以晋为图。鲜卑、羌虏,我之仇也,终为人患,宜渐除之,以便社稷。

尽管苻坚非常信任王猛,甚至把王猛比作前秦的诸葛亮,但是苻坚对伐晋一事特别执着,苻坚没有听取王猛的意见,王猛死后,苻坚立刻着手伐晋之事。但考虑到时机不成熟,苻坚等了七年才正式开打。

公元383年,苻坚统率百万大军,兵分三路讨伐东晋。而东晋主帅就是宰相谢安的侄子谢玄,他统帅八万北府兵抵御前秦。

苻坚面对长江天险,甚至说自己“以吾之众旅,投鞭于江足断其流。”可见苻坚对自己的实力非常自信。创造了成语“投鞭断流”。

苻坚的弟帝苻融率领25万前秦先锋部队,攻取了寿阳。谢玄派部将刘牢之在洛涧偷袭秦军,斩杀秦军将领十人,斩杀秦军士兵五万人。谢玄又派部队阻绝了淮河渡口,歼灭前秦军队一万五千人,同时率部反攻寿阳。

洛涧战役严重挫败了苻坚的信心,他和苻融在寿阳城观察晋军,当他看到八公山附近风吹草动时,以为是晋军布置的埋伏,心生忧虑。又创造了一个成语“草木皆兵”。

坚与苻融登城而望王师,见部阵齐整,将士精锐。又北望八公山上草木,皆类人形,顾谓融曰:‘此亦勍敌也!何谓少乎?’怃然有惧色。

随后,东晋和前秦主力在淝水展开对峙,谢玄派使者拜访苻坚,提议让晋军渡河之后,再跟前秦军队决战,希望秦军能稍退几步,让晋军登岸。苻坚想趁晋军渡河时“半渡而击之”,于是同意了谢玄的提议。

结果秦军刚一后退,此前被前秦俘虏的东晋将领朱序,在秦军中大喊“秦军败了,秦军败了”, 秦军阵脚大乱,随后谢玄率部渡河,大破秦军,并斩杀了苻融。晋军趁胜追击,秦军一路溃败,苻坚落荒而逃,在逃回北方途中,听到风吹的声音和鹤的叫声,还以为是晋军的追兵。这又创造了一个成语“风声鹤唳”。

坚众奔溃,自相蹈藉投水死者不可胜计,淝水为之不流。余众弃甲宵遁。闻风声鹤唳,皆以为王帅已至,草行露宿,重以饥冻,死者十七八。

淝水之战的捷报传到建康,当时谢安正在和朋友下棋,谢安看完捷报后,顺手放在一边,继续下棋。朋友问前线的战况如何,谢安淡定地说“小儿辈已破贼矣”。

淝水之战的胜利,也使得陈郡谢氏的名望达到顶峰。谢安官拜太保之后,受命督十五州军事,同时假黄钺,其余官职如旧。而朝廷加授谢玄前将军、假节,但谢玄坚决推辞不接受。

士族没落

谢氏之盛,让晋孝武帝非常忌惮,如芒刺背。虽然表面上对谢安和谢玄进行了封赏,但没有实质性的嘉奖,都是虚名而已。

谢安看出了晋孝武帝的心思,主动交出手中的权力,到广陵散心,同时让儿子谢琰把兵权交给朝廷,来广陵陪他。

谢安病逝后,陈郡谢氏也没落了,再没有出现和谢安比肩的政治精英。其实不仅是陈郡谢氏,当时整个士族都开始没落,核心在于精英人才断层。

谢安之后,士族出现了严重的人才荒,特别是政治人才极度缺乏,士族没再出现王导、谢安这样的精英人物。这个问题严重威胁到了士族的生死存亡。

东晋末年爆发了孙恩、卢循起义,虽然没能推翻东晋,但也敲响了东晋的丧钟。

孙恩、卢循起义持续了十二年之久,规模庞大,声势浩大,席卷江南,给东晋政权以沉重打击,极大地动摇了东晋的统治基础。

朝廷原先对士族寄予厚望,希望士族大展拳脚,尽快平定孙恩、卢循起义。然而士族的表现,也让朝廷大跌眼镜。以王谢为代表的士族官员,被孙恩、卢循打得落花流水。

当时陈郡谢氏的掌门人谢琰,在打了败仗之后转移途中,被自己的部将杀害,同时遇害的还有他的两个儿子。

琰帐下都督张猛于后斫琰马,琰堕地,与二子肇、峻俱被害,宝亦死之。

琅琊王氏后期的代表人物王羲之,他的几个儿子都是在书法上有成就,而军政方面则毫无建树。王羲之的次子王凝之在会稽内史任上,连同几个儿子一起被孙恩杀掉。

甲寅,恩陷会稽,凝之出走,恩执而杀之,并其诸子。

刘裕崛起

王谢这样的顶级士族,表现尚且如此差劲,其他士族就更别提了。士族如此差劲的表现,让庶族出身的刘裕,登上了历史舞台。

刘裕出身微寒,早年投身北府军将领刘牢之的麾下,他在平定孙恩、卢循起义时,表现出了杰出的军事才华,刘裕每次与孙恩、卢循交战,均能取得胜利,多次击败孙恩、卢循。经过刘裕的连续打击,让东晋元气大伤的孙恩、卢循终于被平定了。

此后,刘裕又出师北伐,取得了一些战果,甚至一度收复了洛阳,不过很快得而复失。与此同时,刘裕还对士族和皇族进发动了攻击,龙亢桓氏的桓玄和荆州刺史、宗室司马休之被刘裕消灭。

刘裕在南征北战的过程中,逐渐掌握了东晋的军政大权,地位越来越高,权力越来越大。刘裕先是受封为宋公,后来进爵为宋王,并能使用天子依仗,和皇帝相差无几。

元熙元年正月,诏遣大使征公入辅。又申前命,进公爵为王…十二月,天子命王冕十有二旒,建天子旌旗,出警入跸,乘金根车,驾六马,备五时副车,置旄头云罕,乐舞八佾,设钟虡宫县。进王太妃为太后,王妃为王后,世子为太子,王子、王孙爵命之号,一如旧仪。

公元420年,刘裕做完了全部功课之后,终于篡晋称帝,建立了南朝第一个朝代-宋。此时距离淝水之战也才过 去了37年。

在这37年当中,士族沉浸在淝水之战的胜利喜悦中,无所作为。而孙恩、卢循起义就把士族打回了原形。士族人才匮乏,精英断层,未能承担起安邦定国的重任。刘裕的崛起,宣告了东晋的灭亡,也宣告了士族门阀政治的灭亡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732428682700259854

留下评论